媚色可餐楚妧祁湛精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 媚色可餐楚妧祁湛精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如果今色的阳光,停止了它耀眼的光芒那么你的一个微笑,将照亮我的整个世界。楚妧,祁湛是来自《媚色可餐》免费章节阅读小说的里面的主角,是六月拾玖所著,小说人物描写非常生动,文笔极佳,值得一看。

    如果今色的阳光,停止了它耀眼的光芒那么你的一个微笑,将照亮我的整个世界。楚妧,祁湛是来自《媚色可餐》免费章节阅读小说的里面的主角,是六月拾玖所著,小说人物描写非常生动,文笔极佳,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祁湛目光一凛,忽地将手按在她背上,道:“抱紧我。”楚妧还没反正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听远处马蹄声起,二十余个彪悍强壮的马贼从前方山坡上俯冲下来,手中或刀或棍,森森然闪着寒光,不消片刻便已冲到他们十米开外。

    段落标题

    楚妧一直睡到第二日午时才醒。
    祁湛正靠在床边,一只手压在她胳膊上,似乎是怕她在睡着时挠自己,见她醒了,低垂的羽睫动了动,扇状阴影下的眼眸一阵明暗。
    “可还痒?”他问。
    楚妧脑中骤然想起了昨夜的事,仿佛那只滚烫炽热的手还在她背上摩挲似的,吓得她忙往后缩了一下,轻声道:“不、不痒了……”
    祁湛瞥了她一眼,静静把手收了回去,走到门外唤店小二备了碗香菇瘦肉粥,亲自端着放到床头柜子上,道:“吃了。”
    浓郁的香气顺着鼻子钻了进来,引得楚妧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她昨天就没怎么吃东西,挨到现在确实很饿了。可祁湛就这么坐在床边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倒让她不敢从被窝里出来了。
    她忘不了祁湛昨晚那可怕的样子。
    饿虎扑食似的,不顾她的挣扎,箍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动,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游走,将她的肚兜都揉皱了。
    最后,还在她锁骨上咬了一口。
    就咬在上次伤口的旁边,和上次一样咬出了血,缓缓吸吮舔舐着,弄得她又痒又痛,折磨了她好久,才放开了她。
    又过了一会儿,他眼里那诡异的炽热才渐渐冷却。
    噩梦一样。
    楚妧不想再被祁湛蹂.躏第二次,她又把被子攥紧了些。
    祁湛看着楚妧怯生生的样子,忽地笑了一声,道:“我不碰你了,吃吧。”
    楚妧这才冒出了头,她本想把衣服穿上,却发现衣服不知何时让祁湛送去洗了,现在正挂在窗外,也不知干了没,她只能裹着被子挪到了床边,翠绿色的被面映着她雪白的皮肤,活像一只巨大的粽子。
    让人直想把皮剥了去,尝尝里面那软糯清甜的滋味。
    越是遮掩着,就越是勾人。
    可楚妧明显不知这个理,反而觉得被薄被包裹着的她很安全。
    她拿勺子舀了一口粥送入口中,香咸滑嫩的触感刺激着味蕾,好吃的她眼睛都眯了起来,可正当她要吃第二口的时候,祁湛的手就探了过来。
    “刚发了疹子,别捂着了。”
    说着,祁湛就要把被子扯了去。
    楚妧一惊,忙攥住被子,道:“刚发了汗,不能着凉!”
    祁湛挑眉看了楚妧一眼,倒是个警惕的丫头。
    祁湛并没有把手撤开,一手拉着被子,一手将风氅拿了过来,语声不咸不淡的说:“被子太厚,披着这个就好。”
    看着好像确实是在关心自己呢。
    楚妧觉得自己似乎误会他了,便松了手,由着祁湛把被子撤了下去。
    那一整片光滑细腻的肌肤再次落入了祁湛的视线里。
    她背上的红痕已经淡去不少,触目所及的雪白之色,仿若上好的汝窑白瓷,莹润通透的不见丝毫瑕疵,上面朦朦胧胧遮掩着如云似雾的头发,比昨晚还要美。
    祁湛的手不由得僵了一僵,迟迟没有把手里的风氅给她盖上。
    “……世子?”
    楚妧小声提醒他。
    “嗯。”
    祁湛面上不显任何神情,将淡粉色的缎面风氅一抖,轻轻披在了她身上,微垂着羽睫,给楚妧系起风氅上的带子来。
    楚妧这才放心的吃了一口粥。
    祁湛静静抬起眼,眸底墨色正浓。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碰了楚妧的耳根一下,蜻蜓点水一般转瞬即逝,丝毫不会让人有别的想法。
    楚妧自然也没察觉,一门心思扑在面前的美食上。
    祁湛的唇角微不可闻的弯了弯,指尖顺着那光滑缎面缓缓往下,又隔着缎面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腰。
    楚妧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真是……呆的可爱。
    祁湛的手拢上她垂在脑后的青丝,动作缓慢地把她乌黑的头发从风氅里勾了出来,丝丝缕缕的绕在他指尖,仿佛比那缎面还要顺滑。
    记忆里那细腻温软的触感仿佛回到指尖,昨晚烛光下那若隐若现的腰窝又从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挥之不去。
    祁湛的眼眸深了深,视线顺着她的长发一路往下,停留在了她骶椎骨的地方。
    他记得那两个凹进去的小点,是在这里……?
    祁湛的手覆了上去,在光滑的缎面后,果然摸到了两个浅浅的窝,莫名的带着一股奇异的吸引力,让他的手再也舍不得移开。
    这么直接的接触终于让楚妧反应了过来,她手中的勺‘啪嗒’一下掉到了碗里,猛地转过头来,问道:“你做什么?!”
    略显生气的语调,清亮的眸子里写满了不开心。
    祁湛也不遮掩,嘴角上扬,薄薄的唇缓缓吐出两个字:“摸你。”
    楚妧脸‘刷’的一下红了,忙把碗放到矮柜上,刚想往后躲,祁湛的却忽然收紧了。
    他淡淡道:“昨晚还没记住,躲是什么结果么?”
    祁湛的眼神冰冷而幽暗,透着淡淡威胁的意味,楚妧瞬间就不敢动了。
    她带着哭腔道:“你你你,不是说了不碰我的么?你说话不算话!”
    “我说的话向来都不能作数。”
    祁湛丝毫没有把楚妧的质问放在眼里,反而更过分的把手从风氅下伸了进去,直接将整个手掌都贴到了她的背上,用指尖轻轻抚弄着那两个小窝窝,低声道:“你接着吃。”
    这还怎么吃?
    楚妧委屈的快哭了出来,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楚妧将头扭了过去,咬着唇道:“我不吃了!”
    小兔子还生气了?
    祁湛笑了笑,忽然俯下身去,压低了嗓子,对着她的耳边道:“你若不把它吃完,那你今天一天都别穿衣服了。”
    说着,他的手就勾上了她后背系着的肚兜带子,轻轻扯了一下。
    楚妧赶忙把矮柜上的碗捧了起来,颤声道:“我吃我吃。”
    “乖。”
    祁湛指尖一松,带子‘啪’的一声打在楚妧的背上,带着些疼,楚妧的肩膀跟着一颤,她腰间的小窝便又深了深。
    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在祁湛心底的小兽要冲破牢笼之前,楚妧终于将那一碗粥喝完了,祁湛又恋恋不舍的在她腰窝上挠了两下,方才收回了手。
    楚妧怕极了祁湛,根本不想再与他独处下去了,忙把碗丢到了一旁,将身上的风氅又裹紧了一些,问道:“我们……下午回去吗?”
    楚妧方才吃的极快,嘴角上沾了几粒米,祁湛眸色深了深,抬手将那粒米抹去了,轻声道:“你若想多留一天……”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妧打断:“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今天就走吧,因为我耽搁了行军路程就不好了。”
    祁湛的眼眸冷了下来,看的楚妧一阵心慌,但他终是没有说什么,抬手将床幔拉了下来,拿起桌上的碗出了门,命小二抬了一大桶热水进来,待小二出去后,方才掀开帷幔,道:“去泡个澡,我们晚上就走。”
    泡个……澡?
    楚妧一怔,敏锐的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她连连摇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祁湛嗤笑一声,指尖绕上她的一缕长发,望着她的眼,低幽幽的说:“我若想看,昨晚便看了,乖乖去洗吧,这次我不动你。”
    吃了一次亏的楚妧根本不愿意相信他的鬼话。
    她张了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就听祁湛道:“洗好澡就可以穿衣服了,”
    楚妧听出了他的话外音。
    如果自己不洗澡她就不给自己衣服了?
    楚妧相信祁湛确实做的出这种事,她对祁湛强横的控制欲无可奈何,只能乖乖从床上下去,磨磨蹭蹭走到屏风后的水盆后,脱下小肚兜和亵裤泡了进去。
    屏风另一边的祁湛听到水声,眸色不禁又深了些许,但他终究是闭上了眼,静静靠在床上没有动。
    粗麻布的床单上,还有她残留的淡淡体温。
    他对楚妧的身子,确实是十分渴求的。
    她那娇弱可怜的样子,总是轻易地勾起他心底***的欲.望,总让他忍不住的想欺负,欺负的她哭出声,欺负的她连连讨饶,然后……再狠狠占有了她,在她身上烙下自己的印迹,拉着她一起陷入泥沼中,看看她的眼神会不会因此失了纯粹,会不会变得和他一样阴暗。
    他从未对谁有过这样的想法。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她抱着兔子要他退婚的时候,还是……她第一次缩在他怀里的时候?
    祁湛的睫毛颤了颤,听到屏风旁水声响起,像是洗好了,他便走到窗前,将挂窗户外的襦裙拿了进来,隔着屏风递给楚妧。
    楚妧接过襦裙穿起衣服来,心里却越想越不对劲,到最后干脆咬着唇,小声质问道:“你不是说不看吗?”
    屏风另一头的祁湛一怔:“是没看。”
    “那你怎么知道我洗好了?!”
    “……”
    她出水的声音那么大,是人都能听出来好么!
    祁湛也有些恼了,不想与她解释什么,冷着嗓子道:“对,从你进去我就在看,把你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怎样?”
    话音刚落,楚妧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臭……臭流氓!”

    段落标题

    傍晚时分,祁湛带着楚妧离开了客栈。
    两人来到马厩前,祁湛的那匹纯黑的马驹威风凛凛,在一众无精打采的马儿面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楚妧先前生着病,并没有注意过这匹马,此刻一看到那光滑如黑缎的鬃毛,竟是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两下。
    可她刚刚伸出手,就被祁湛制止住了:“别碰它。”
    楚妧一怔,想起了祁湛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略显失落的收回了手。
    祁湛袖中的手动了动,终是忍不住轻声解释道:“惊鸿性烈,不喜人碰。”
    原来这马叫惊鸿,楚妧眨了眨眼,倒是个好听的名字,不过这性格还真和祁湛一模一样,果然是谁养的东西像谁。
    楚妧乖乖站在原地不动,看着祁湛把马牵了出来。
    祁湛回头看到楚妧的目光还落在马上,那神情犹带几分好奇的可爱。祁湛眸光微动,没有急着上马,而是握住了她的手,轻轻放在了惊鸿的鬃毛上。
    惊鸿被楚妧一碰,果然恼了,鼻孔瞬间放大了数倍,猛地哼出了一口气,低吼着看向楚妧,楚妧被吓得一哆嗦,若不是祁湛握着她的手,她差点就把手缩回去了。
    祁湛目光一冷,带着些许警告的意味,定定的看着惊鸿的眼睛,惊鸿被祁湛那目光一瞧,当即老实了下来,不满的哼哼了两声,扭过头由着楚妧摸去了。
    楚妧的手放在马背上,而祁湛的手正包裹着她的手,顺着那马毛滑下去,冰冷的指尖若有若无的触碰着她的指缝,似是在感受着掌心的柔软,一下又一下的缓缓摩挲着,像是在安抚马,又像是在安抚她。
    惊鸿渐渐安静下来,楚妧回过头问:“它刚才生气了?”
    “嗯。”
    “是因为我摸它吗?”
    “嗯。”
    楚妧的眼眸亮了亮,看着祁湛的眼,道:“既然它不喜欢我摸,那我就不摸了,我不强马所难。”
    说完,楚妧就收回了手。
    祁湛略微一怔,紧接着他就回过神来,她似乎……话有所指?
    强人所难?
    是个好词。
    这明显是在说自己下午欺负她的事。
    祁湛眸色沉了沉,面上却不显露出来,只是默默在心里记下一笔,翻身上马,对她伸出了一只手:“上来。”
    楚妧把手搭在他的掌心,正要踩着马蹬上去,祁湛却忽然道:“转个身。”
    转个身?
    楚妧一怔,转个身不就和他面对面了么?祁湛要自己和他面对着坐?
    楚妧很犹豫,祁湛淡淡道:“惊鸿跑的快,你抱着我,能坐稳些。”
    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楚妧听话的转过身去,由祁湛拉上了马背。
    男人的气息萦绕在鼻间,她一抬头就能看到祁湛深邃的眼,似是将满天星辰都汇入其中,比头顶的夜空还要好看,便是楚妧也不由得痴了一瞬,怔怔地缩着手,不知该不该抱上去。
    祁湛眸色深深,忽地一夹马腹,马儿瞬间就跑了起来,吓得楚妧立刻抱紧了他的腰。
    祁湛唇角微不可闻的勾了勾,抬手轻轻将她护住了。
    她只是偶尔机灵一下罢了,最后还不是要到他怀里。
    俞县地处大邺边境,四面环山,马贼横行,朝廷曾派官员剿匪多次都因为地势原因失败了,俞县渐渐沦为弃城,入目所及皆是荒凉景色,与先前赶路的官道都不相同,楚妧不禁问道:“俞县郊外怎么这么荒芜,连颗树也没有?”
    祁湛道:“被人吃完了。”
    楚妧一怔:“人怎么会吃树?”
    祁湛垂眸看她一眼,淡淡道:“朝廷剿匪不成,马贼掳掠百姓,到了荒年百姓没吃的,只能吃树皮充饥。”
    人吃树皮,楚妧只在书上见过,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也有,那位端茶送水店小二和给她看病的大夫,也吃过树皮吗?
    楚妧心里有些悲切。
    祁湛见她不说话了,闲聊似的问了一句:“没见过荒年?”
    “没……”
    没?
    这意思是在说大靖没闹过饥荒么?
    祁湛微微皱眉,道:“你那边要是闹起灾荒来,比俞县还严重。”
    “不会啊。”楚妧不假思索道:“就算遇上天灾,政府也会发救济粮款救济百姓,往年发水淹死的人都很少,根本不会有人因为灾荒饿死。”
    这话和吹牛没什么两样。
    祁湛嗤笑道:“大靖国库空的军饷都发不起了,哪来的救济粮款?”
    原来他说的是大靖……
    楚妧这才反应过来,大靖什么情况,她确实不知道,但是听祁湛这么说,估计比俞县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代人的生活对那些灾民而言,恐怕只有梦里才能见到。
    楚妧沉默着不再言语,坐下惊鸿忽地一声长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危险气息一样,前蹄都顿在了半空中。
    祁湛目光一凛,忽地将手按在她背上,道:“抱紧我。”
    楚妧还没反正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听远处马蹄声起,二十余个彪悍强壮的马贼从前方山坡上俯冲下来,手中或刀或棍,森森然闪着寒光,不消片刻便已冲到他们十米开外。
    祁湛也不避让,反而驱马向他们行去,众马贼摆着的本是追赶的阵型,没想到祁湛会转身冲过来,一时间竟有些措手不及。
    他们刚想转换阵型,祁湛的马鞭便如银蛇一般绞了过来,击向右侧最近马贼脖颈,那马贼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当即便落到马下不动了。
    一鞭便要了人命,这身手实在骇人了些!
    众马贼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人,纷纷乱了阵脚。心里琢磨着,下山前老大明明说这一男一女是两只肥羊,若是抓到了就一年不愁吃喝,现在这女人看着还是肥羊,这男人怎么就跟匹恶狼似的?
    马贼本就欺软怕硬,自然也不愿赔上性命,有几个已萌生退意,正要调转马头跑了,为首马贼忽然呵斥道:“这芽儿手里没兵器还带个娘们儿,你们就这么跑了,若是总瓢把子怪罪下来你们还有命?!”
    众马贼这才止住了脚,他们知道总瓢把子对这两人很是在意,昨天深夜收到传书后便召了他们齐聚一堂,挑选了二十余个武艺高强的,要他们守在这里,说是务必要将这二人拿下,如今自己若是跑了,以总瓢把子那脾气,还不得把自己的脑袋瓜摘了?
    自己伙人多势众,这男人手里就一条马鞭,又带着个毫无战斗力的娘们,再凶悍也不过一人而已,又怎么敌得过他们手里的刀棍?
    他们两年前可是连官兵都劫了的,又怎么会让一个男人吓跑?!
    马贼被首领这一呵斥,脑袋顿时清醒了许多,当即便握紧手中武器向祁湛冲去,数十道寒光夹杂着长棍破空之声直劈而下,瑟瑟风声从楚妧耳边呼啸而过,她吓得牙齿都打了颤,只能死死地抓着祁湛,仿佛他是暴雨中唯一的风帆,她得抓紧了才不会被卷入洪涛之中。
    祁湛一手护着楚妧,一手拿着马鞭,向着马腿横扫而去,只听得‘咚咚’几声闷响,五六个马贼连人带马翻倒地在地,还未爬起身子,长鞭便再度抡过,几人脖颈上瞬间炸出了血花。
    长鞭本就利于夜战,在祁湛手里便如流星赶月,众马贼还未看到祁湛是怎么出手的,便又有几人倒下,那股强烈的煞气就连他们的马也受了惊,险些控制不住。
    为首的马贼心知不能再这样下去,忽地高声喊道:“马鞭,注意马鞭!”
    他并未说的太明白,可剩下的马贼当即便领会了他的意思,舞着长棍向软鞭挑去,左右一卷,软鞭瞬间便被缠在了棍上,再难发挥威力。
    马贼心中一喜,道:“缠上了,缠上了,哥几个快上,杀了这芽儿,抢了他娘们,为兄弟们报仇!”
    余下马贼纷纷挥着刀棍上前,祁湛右手猛地一抖,那拿着长棍的马贼便觉得手上棍子犹如千斤之重,长棍顷刻间脱手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到了祁湛手里。
    那棍到了祁湛手里便如长.枪一样,夹着强劲的风声向最近的马贼刺去,强横的力道直扑马贼面门,那马贼脸霎时便凹陷进去,未发出一点声响便倒地。
    这种***而暴力的打法看的众马贼惊慌失措,刚想要四下逃窜,祁湛便又追赶过来,冷白的皮在月光下森然可怖,杀气之盛,竟是一个活口也没打算留!
    众马贼见祁湛这样,纷纷下了必死之心,接二连三的向祁湛冲来,祁湛长棍一挥,风声夹杂着鲜血溅射在半空中,又如雨而下。漫天血光惊的楚妧脸色煞白,血雨眼看就要楚妧身上了,祁湛忽地将风氅一扬盖住楚妧,低声在她耳边道:“闭上眼,别看。”
    那语声在瑟瑟风声中竟显得有些温和。
    楚妧马上闭上双眼缩到祁湛怀里,耳边强有力的心跳让她心安了些许,感受到祁湛的左手还护在自己背上,楚妧忙道:“你安心应敌,不用管我,我自己会抱紧你。”
    她嘴上虽说着临危不惧的话,可那环着祁湛的双手却明显打着颤,显然是害怕到了极点。
    “嗯。”
    祁湛应了一声,护在她背上的手却未放松分毫,反而又将她抱紧了些,再度策马冲向余下马贼。
    染满鲜血的风氅在空中扬起一道风帆,一如那黄沙之中矗立的战旗,挟着马蹄号角冲破阵型,那骑在黑马之上的高大男人带着浑身煞气冲杀而来,眉目间的狠戾宛如索命的恶鬼,棍棒扫过之处血花四溅,将周围变成一片炼狱般的景象。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媚色可餐楚妧祁湛精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5月11日09:01:5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1018.html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这里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提供乔书言司南宸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但是她长的漂亮,朝着你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来,顾盼生辉,清透的像一块毫无杂质的粉水晶,让人移...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看呗为大家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司南宸从教师专区借了一本金融学的书本看,乔书言则光明正大的托着腮,滴溜溜的眼珠子快要沾到司南宸的脸上了。 推荐...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主人公是乔书言司南宸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这里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免费完整章阅读,构思巧妙,情感细腻。上次碰到他是这个表情,这次还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困扰了他? 推荐指数:★★★★★ 大佬非要喜...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主角是傅斯琛顾晚栀,由网络人气作家彭十一为您提供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精彩节选:下午,结果出来,顾晚栀和云星的骨髓配上了,手术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 推荐指数:★★★★★ 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