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厌眉林慕容璟完结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 春花厌眉林慕容璟完结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小编为大家准备了春花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个人为了生存能做什么?别人眉林不知道,但她可以为之付出一切,包括身体和尊严。她渴望生命能像二月里的春花一样开得肆无忌惮。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小编为大家准备了春花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个人为了生存能做什么?别人眉林不知道,但她可以为之付出一切,包括身体和尊严。她渴望生命能像二月里的春花一样开得肆无忌惮,哪怕短暂!现实中她却活得如同淤泥里面的癞蛤蟆,缩头缩脑,丑陋而肮脏。

    春花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次日天还没亮,眉林便被踢醒了。慕容璟和一边任近侍给他整理衣服,一边用脚不轻不重地踢着她,看她睁开眼才作罢。
    “起来,今天准你跟我去打猎。”说这话时,他一副给了人莫大恩赐的样子。
    眉林眼睛还很酸涩,闻言有些迷茫,藏在毯子下面的**的身体动了动,立即疼得她倒抽一口冷气,五官都挤在了一块。但是在慕容璟和下一个眼神递过来的时候,她还是撑着酸软得像是已经化掉的腰坐了起来,躲在毯子后面摸摸索索地穿好衣服。
    大抵是已经习惯了带伤训练,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仍然没想过自己或许可以试着找借口不去。
    出去的时候,最终仍留在慕容璟和身边的阿玳早已穿戴整齐地站在帐门处,微垂着头恭谨地送两人。然而,当眉林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抬起了头,毫不掩饰眼中的轻鄙和嫌恶,显然很看不起眉林的自甘堕落。
    眉林笑笑,没理会她。
    慕容璟和并没让人多准备一匹马,而是让眉林和他共骑。眉林想不明白他的意图,她当然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一夜之后他就对自己宠爱有加,甚至不惜为此激怒老皇帝。
    忆及出发前,慕容帝在看到自己竟坐在慕容璟和怀中的时候,气得脸发黑、胡须抖动却又顾及场合不好发作的样子,好笑之余,更加猜不透慕容璟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到遇上那个一身戎装的女子,一切疑惑才豁然而解,包括阿玳的特殊待遇。
    相遇之处是在山林的边缘,就在眉林被马颠得浑身都开始颤抖抗议的时候,那女子骑着一匹通体乌黑的高大骏马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又或者说,慕容璟和一直在山林边缘徘徊不入,就是为了等这个人,因此才会在一见到她便迎了上去。
    “落梅。”不必回头,眉林也能感觉出慕容璟和的情绪一下子变得高昂起来。
    牧野落梅,身为大炎第一位女将军,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眉林没有理由不知道,然而却想不到会是这样年轻的一个女子。
    随着距离的接近,那张掩在卷边羽帽下的容颜逐渐变得清晰,明眸樱唇,肤白如脂,竟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只是眼神太过犀利,配着一身利落的软甲战袍,倒在妩媚中多出几分英姿飒爽来。
    美人淡淡地扫了眼偎靠在慕容璟和胸前的眉林,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径直策马往林中去。眉林注意到她的鼻子削尖,并带着些俏皮地往上翘着,与阿玳的极相似,却没有阿玳那种违和感。那一刻她突然就明白了,阿玳被一眼相中,大约便是因为与这女将军极相像的鼻子。
    慕容璟和显然早已习惯了这种冷漠,也不以为意,一拉马头跟在了她后面,同时挥手阻止侍卫相随。
    经过了昨日的那一场狩猎,林中被踏出了无数小路,马儿走在其间并不吃力,但自然也见不到什么猎物。今日想要有所收获,必要进入山林深处。不过一炷香工夫,便遇到了几拨人马,其中包括慕容玄烈和他的亲卫。
    见到慕容璟和怀中抱着一个女人,又跟在一个女人后面,慕容玄烈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调侃了几句,然后在牧野落梅发作前带着手下快速离开,转瞬消失在繁茂的林木间。
    牧野落梅一肚子火气没处发,于是转头瞪向慕容璟和,冷冷地道:“殿下休要再跟着卑职,以免惹人闲话。”说着,一夹马腹快速往前跑去。
    这一次慕容璟和并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带着眉林坐在马上慢慢地往她走的方向踱去。
    “你可会打猎?”突然,他问眉林。
    眉林正坐得难受,闻言先是摇了摇头,而后方觉得不妥,忙道:“回爷,奴不会。”说话时,她没敢看男人,说不上为什么,心底对他总有些畏惧,也不知是不是昨夜落下的阴影?
    本以为这个临时兴起的话题大约会这样草草结束,没想到慕容璟和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兴致勃勃地道:“我教你。”说着,当真取下马背上的弩弓,手把手认真地教导她怎么使用,对于牧野落梅的离去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眉林在暗厂的时候当然学过怎么使用强弓劲弩,但现在武功被废,一般的弓也拉不开。好在慕容璟和用的是精悍轻巧的小连弩,她用起来倒是不吃力。只是被他那突然变得温柔亲昵的态度弄得有些不自在,手脚都不知要怎么摆,更不用说使用弩弓了。慕容璟和被她笨拙的动作逗得连连失笑,更加不懈地想要教会她怎么射杀猎物。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进入密林深处,四周再看不到其他人的踪影。就在此时,草丛一阵晃动,慕容璟和拉住马,然后附在眉林耳边悄声道:“注意那边。”一边说,一边抬起她握着弩弓的双臂,然后扶着她瞄准。
    感觉到灼热的气息扑在耳上,加上他近于环抱的姿势,眉林不由得一阵恍惚,还没回过神,弩上箭已射出,“咻”的一声钻入草中。
    “射中了。”慕容璟和放开手,声音恢复如常。
    背部仍能感觉到他说话时胸膛的细微震动,有那么一瞬间,眉林突然觉得那略带沉哑的声音很好听。甩了甩头,咬唇,轻而尖锐的疼痛让她神志一清,顿时知道自己方才差点魔怔了,背上不由得惊出一身薄汗。
    自有记忆以来,她所面对的都是各种恶劣的环境和冷漠残酷的人情,对于这些,她早已能应对自如。但是没人告诉她,如果别人对她好时,她该怎么办?
    “下去看看。”就在彷徨无计的时候,慕容璟和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她的身体被抱离马背,轻轻落在地上。
    大约是在马上坐得久了,加上昨夜的折腾,眉林脚刚触地,立觉一阵虚乏,差点跪倒。所幸被慕容璟和及时扶住,直到她站稳,才放开手。
    定了定神,眉林姿势别扭地走向草丛,拨开,一只灰色的野兔侧倒在里面,肚腹上插着一支箭,已没了气息。她撑着酸软的腰缓缓地蹲下,然后探身抓住野兔的耳朵将它拎了起来,回头向慕容璟和看去。
    男人高踞马上,背对着初升的朝阳,看不清脸上惯有的轻浮神色,那映在晨光中的身形竟让人产生威凌迫人的错觉。
    自以为遇到一个无用也无害的人,现在看来将要面对的只怕是一个比任何人都狠戾的角色。眉林微皱眉,为自己的判断而烦恼。
    “在想什么?”慕容璟和见她蹲在那里半天不起身,于是一扯缰绳,让马儿慢慢地踱了过去。
    看他走近,眉林心中莫名地一慌,忙站起身笑道:“在想爷的箭法可真准。”
    “既然要射,自然要一矢即中的。否则等猎物有了警觉,想要再捕获便要耗费一番周折了。”慕容璟和慢悠悠地道,声音中隐约流露出一丝让人心发寒的冰冷。
    眉林突然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他这话中大有深意。
    没容她多想,慕容璟和弯腰探下身又将她抱上了马背,不紧不慢地往没有人到访的密林更深处走去。不时有雉鸡又或者鹿麂从面前跳过,他却再也没出手,眉林疑惑起来。
    “爷,不猎点什么吗?”从昨晚赏赐美人就可以看出,猎物的多少代表着能力的强弱,是与自身荣耀切身相关的事。
    哪知慕容璟和一拍挂在马屁股上晃悠晃悠的野兔,笑着反问:“这不是?”
    眉林一时无语。
    他顿了顿,又道:“射杀这些没什么反抗能力又没什么用处的小东西有什么好……”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儿,一道火红的影子突然从不远处的乱石荒草间一闪而过,慕容璟和话声戛然而止,举弩便射。不料斜刺里蓦地飞来一支疾箭,硬生生地将他的箭给撞开了。这一阻挠,那道红影立即消失在了密林中。
    牧野落梅骑着她那头异常高大的黑马出现在左后方的树下,挑眉看着慕容璟和,淡淡道:“慕容璟和,来场比赛吧。”比赛内容不言而喻,自然是那个突然出现又飞快逃逸掉的火红小东西。

    春花厌精彩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也不知她是怎么走到两人身后去的,在注意到她是连名带姓地叫慕容璟和的时候,眉林立即知道她或许并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不待见他。更有可能的是,两人间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更深一层的关系。当然这些都只是猜测,不需要猜测的是,在看到她出现时慕容璟和一下子变得愉悦的神情。
    “落梅既然有兴致,璟自当奉陪。”他笑吟吟地道,一手执弩,一手环着眉林的腰,腿夹马腹就要往红影消失的地方驰去,却被牧野落梅横马拦住。
    “你带着她……”只见她小巧圆润的下巴一点眉林,傲然道,“本将就算赢了,也胜之不武。”
    眉林心中打了个突,不及有所反应,就听到慕容璟和笑了声,然后身体一晃,人已被放在了地上。
    “你在此等我。”他俯身对上她惊愕的眼,温和地道,注意力却不在她身上。话音未落他已直起身,一拽缰绳与牧野落梅一前一后消失在了林子里。
    眉林站在荒草间,一阵风穿过林隙吹到身上,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眉林也没多想,就在原地找了一个草叶柔软的所在压平了坐下,就这样靠着旁边的野石上打盹。虽然就这样被丢下,但一直疲惫疼痛的身体终于可以得到休息,这也不能说不好。
    其实她心中明白,慕容璟和带她出来的目的已经达到。牧野落梅所表现出来的反应就算不能证明她对他有多喜欢,但起码她是在意的,在意她所得到的关注被另一个女人分散。否则她不会回转,并借公平比赛的名义让他将碍眼的存在丢下。当然,那个碍眼的存在就是眉林。
    刚开始,眉林以为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所以不敢睡沉了。然而眼看着太阳越升越高,她的肚子已经开始唱起了空城计,却始终看不到人影,心中便想自己大约是被遗忘了。
    明白到这一点,她索性倒卧在草丛中,趁着阳光正暖,安安心心地大睡起来,也不管是否会有危险。
    这一觉直睡到落日西沉,秋寒渐上。
    揉着一天不曾进食的肚子,眉林坐起来,看着头顶枝叶间露出的青蓝天空以及更远处被夕阳染红的薄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是不是应该趁这个机会逃走,逃离这一切,然后像普通人一样活着?她心口一阵骚动,眸中浮起浓烈的憧憬,但很快便被敛了去。她当然不会忘记自己体内的毒,那是每个月都需要拿解药才行的,否则只是毒发的煎熬已足以令她生死不能。更何况她身上什么也没有,目前连自保都难,又能逃到哪里去,莫不是去做乞丐?别说慕容璟和没说不要她的话,就算他真开口让她走,只怕她还得哭着求着让他留下自己。
    从怀中掏出木梳,她散开沾满草屑的头发梳顺,松松地挽了个髻,便起身循着来时的路往回走。此时若不走,再晚一些时候,便走不出去了。夜晚的山林危机四伏,就算是经验丰富的猎人也要倍加小心,何况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她。
    到目前为止唯一值得她庆幸的就是,休息过后,身体的不适感大减,让她行走起来不像早上那么吃力。她倒是不担心会否迷失在山林中,毕竟在暗厂的训练不是白训练的,只是肚子饿得难受。
    一只山蚂蚱突然从眼前草叶上跳过,落在树皮上,她一把抓住,掐掉头,就这样放进嘴里嚼了两口咽下。
    她没有时间再慢慢地寻觅食物,只能边走边顺手找些能吃的东西,有涩苦的野果,也有一些让普通人汗毛直立的虫豸。事实上,当一个人饿到一定程度,只要没毒,是什么都能入口的。她现在当然没到那个地步,但以前有过。既然能吃,就没理由饿着,毕竟走出山林也是需要体力的。
    入秋之后,太阳一旦下山,天黑得便快了起来。没走多久,林子里就暗了下来,好在月亮已经升起,虽然光线淡薄,却总胜于无。眉林便借着这黯淡的光线在暗林中一边寻找着来时留下的痕迹,一边小心避开夜间出来觅食的野兽,走得颇为艰难。在这个时候,她不得不怀念起自己那被废掉的武功了。然后再由武功想到那个神秘莫测的主人。
    若那个时候她不能明白主人为什么会废她的武功,在知道自己的任务之后,她也自当明白。有没有武功很容易就能被人试探出来,作为一个和亲的陪嫁女子,会武功绝对不能算是一件让人感到放心的事。
    她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想到以前的暗厂,想到昨夜,再想到以后将要面对的生活,一种说不出的疲惫瞬间席卷全身,让她几乎无力再走。
    顿了顿,她将额头磕在粗糙的树干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然后甩掉那些只要在黑暗中便会不请自来的念头,咬紧牙继续往前走。
    “无论如何,我总是要摆脱这一切的。”蚊虫在耳边嗡嗡地飞绕,她一边挥袖赶开,一边对自己说。说这话时,脑子里浮现出那一年透过车窗看到的满野春花,她不由得微微笑了。
    走出山林时已是月上中天。眉林看着远处营帐间的灯火,重如沉铅的腿几乎迈不动。
    实在是不想过去呐!她笑自己的踯躅。
    不过这次并没容她犹豫太久,一声严厉的喝问已传了过来:“谁在那里?”
    有马蹄声响起,一队人马拿着火把由另一边的山林中冲了出来,当先一人身着玄色武士服,肩立海冬青,俊美得让人心生压力,竟是大皇子慕容玄烈。他身后的侍卫马背上清一色挂满了猎物,其中竟然有一头金钱豹,显然收获极丰。
    眉林没想到会遇到他们,呆了呆,才屈身行礼。
    “奴婢见过大皇子。”看他们的样子,显然也是才归营,就不知慕容璟和与牧野落梅有没有回来了。
    慕容玄烈眯眼打量了她半晌,仿似才想起是谁,不由得有些疑惑。
    “你不是早上跟老三一起入林的那个?怎么一人在此?三皇子呢?”
    一连串的问话让眉林不知该如何回答,却又不能不回答,斟酌了一下用词,她道:“奴婢跟三殿下在林中失散了,正想回营问问殿下有没有回去……”直到这会儿,她才知道慕容璟和排行第三,那么在他之上还有一个皇子,她昨日好像并没看到。
    她说话间,慕容玄烈身后的一个侍卫突然凑前,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他再看向她,狭长的凤眸里便带上了不加掩饰的同情。不知是知道了她被丢下的事,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那你跟我们一起走吧。”说着,他示意手下让出一匹马来,然后扶她坐上。
    事实上因为难以启齿的原因,眉林宁可走路,也不愿骑马,然而却又无法拒绝。她只能不着痕迹地偏侧着身子,尽量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正常一点。
    她大约已算是慕容璟和的内眷,因此接下的路程慕容玄烈并没再同她说话。
    眉林骑着马走在后面,偶尔抬头看到他颀长英挺的背影,不由得想到昨晚跌在他身上时闻到的熏香,心中便是一阵不安。
    慕容玄烈的人一直将眉林送到慕容璟和的营帐,又探知慕容璟和已安然归来,方才返转回报。
    眉林进去的时候,慕容璟和正懒洋洋地靠在软枕上,一边喝酒,一边眯眼看跪坐在他身边的阿玳逗弄一只火红色的小东西。
    眉林就站在帐门边敛衽行礼,没有再往里走。好一会儿,慕容璟和像是才意识到她的存在,抬眼,向她招手。
    眉林走过去,因为他是半躺着的,她不敢再站着,便如阿玳那样屈膝跪坐下。不过她还没坐稳,便被慕容璟和一把扯进了怀里。他将鼻子贴在她颈间一阵嗅闻,然后语气亲昵地问:“你在哪里沾得这一身的花香?”神情语气间竟是像从未将她独自一人丢在深山野林中般,别说愧疚,便是连敷衍的借口也没有。
    也许眉林在别人对她好时会不知所措,但是应对眼前这种情况却是没什么困难的。
    “爷就会逗人家,这大秋天的,哪来的花香?不过是些山草树叶的味道罢了。”她佯嗔,一边说一边作势扯起衣袖放到鼻子下轻嗅。对于早间的事,竟是一字也不提,一字也未抱怨。
    “是吗?待本王仔细闻闻……”慕容璟和笑,当真又凑过头来,只是这次的目标却是她比一般女子更加***的胸部。
    眉林心口一跳,想到昨夜的经历,便觉得浑身似乎又都疼起来了。情急生智,她仓促抬手轻轻在胸前挡了一挡,动作却又不会生硬到让人产生被拒绝的感觉,倒更像是羞涩,嘴里同时吞吞吐吐地道:“爷……奴……奴婢……饿了……”
    她倒没说谎话,虽然回来的路上找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填肚子,却哪里管饱。
    慕容璟和一怔,似乎这时才想起她一天未曾进食。大约是被扫了兴致,他抬起头来时一脸的悻悻,却仍然道:“去旁边的营帐找清宴,让他给你弄点吃的,顺便安排歇宿的地方。”话中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让她吃过饭就休息,不必再过来了。
    眉林心中暗松口气,忙从他怀中起身跪谢,然后便急急地退了出去,连做做样子的心思都没有,倒真像是饿极了的样子。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怕倔脾气的阿玳再出什么妖蛾子,他又牵怒到她身上。
    她当然看得出来,因为与牧野落梅有几分相像的关系,慕容璟和对阿玳也特别纵容。她自不敢也不想跟阿玳争什么宠,只希望别总遭无妄之灾就好,再然后就是能够无风无险地完成任务,安然脱身。
    出得帐来,她大大地舒了口气,抬头看着天上淡淡的月以及稀疏的星辰,算了算时间,再过十天就要换解药了,只是不知围猎能不能在这之前结束?
    清宴是一个内侍,二十来岁的样子,白面无须。看上去比慕容璟和小,实际上是大了几岁的。大抵是去了势的人总是会显得脸嫩些。
    慕容璟和还没睡,他自然也不敢睡,听到眉林的要求,仍丧了脸,吊起眼角。他出去好半会儿才回来,端的却是盘冷了的烤肉。
    “吃吧。”他抬着下巴,几乎是以鼻孔看着眉林,拿腔捏调地道。
    眉林也不嫌弃,道了谢。
    “不要以为上了主子的床,就以为自己也是半个主子……”
    她这边正用薄刀努力地切着冷硬的烤肉,那边又阴阳怪气地教训了起来。
    “公公教训得是。”眉林毫不动怒,她停下手上的动作,低眉顺目地说。她的脾气早在暗厂的时候便被磨平了,清宴这样的态度激不起她心底丝毫的波澜。
    见她这样,清宴又念叨了几句,觉得无趣,便自动地停了下来。
    眉林放轻手上的动作,咀嚼的时候也尽量不发出声音,然而速度却不慢,或者还能称得上快,不过盏茶工夫,便消灭了一盘烤肉。
    当清宴看到干干净净的盘子时,惊得半天合不拢嘴。
    “你这是几天没吃饭啊?”他脸色变来变去,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虽然是冷掉的烤肉,他端的却是足够他两餐的分量,怎么想她也是吃不完的。
    “一天。”眉林笑了笑,没有过多地解释,然后问,“还劳公公指点,这盘子奴婢该当送到何处去?”这食罢善后的事自然不敢再劳动他。
    对她的谦恭清宴显然很受用,不再刁难,摆了摆手道:“搁那儿吧,明日自会有人来收。”说着,像突然想起什么,他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皱眉道,“你这个样子要怎么侍候王爷?”说着,就走了出去。
    眉林有些呆,低头检视自己,这才发现在山林中折腾了一天,身上穿的白色衣衫不仅被挂得皱巴巴,还染上了些草叶野花的汁液,看上去黄黄绿绿的好不精彩。想到之前慕容璟和竟然毫不嫌弃地将这样的自己抱进怀里,她心里不由得浮起一抹古怪的感觉,同时也明白了他话中沾染一身花香所指的真正意思。
    她这边胡思乱想,那边清宴已经转回来,身后跟着两个禁军装束的大汉。一个扛着大木桶,一个提着两桶热水。
    清宴指挥着两人将桶放下,又把水倒了进去,看他们离开,他才将手中拿的干净衣服和巾帕胰子放到一旁,对眉林道:“把自己打理干净,别让人说咱们荆北王府的人不知礼仪,跟肮脏的乞丐似的。”
    不等眉林说话,他又道:“洗完水放那儿,今晚就在此将就一夜。明儿我让人给你们搭个营帐。”语罢出帐,之后便再也没回来。
    桶内水冒着薄薄的白雾,清澈的水面上撒着金黄色米粒大小的碎花瓣,被热气一蒸,芬芳满帐,让人一看就很想泡进去。
    眉林在原地站了半晌,确定确实无人再进来后,才慢吞吞地脱去衣裳,踏入水中。
    坐下时,桶中的水荡漾着上升,刚刚漫过胸部,微烫的水温刺激抚慰着全身酸疼的肌肉,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靠着桶沿彻底放松下来。
    这个清宴虽然说话刻薄了点,为人倒是细心体贴。眉林想,不管他是因为慕容璟和的面子,还是尽自己的职责,这些并不妨碍她对他心生感激。
    泡了一会儿,疲乏稍去之后,眉林才探手抽出发簪,长发散下,深吸口气,她身体下滑,让水没过头顶,脑子越发清晰起来。
    之前听慕容璟和偶尔自称本王,她只当是失口,如今方才知道他竟然已被封王。皇子封王,若不是因巨大的功绩,便是被另类放逐。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老皇帝那个位置都是注定没他的份了。
    荆北。那个地方……
    一口气将尽,她“哗啦”一声破水而出,抹开贴在脸上的湿发以及水珠,看着烛火的双眼发亮。
    那里……那里是她来的地方啊。
    那一年她跟其他孩子挤在摇晃颠簸的马车厢里,看着一道一道的青山从眼前远去,碎白的花朵在雨雾中摇曳,心中为不知要被带到什么地方而彷徨无措。就在那个旅程最开始的时候,偶听路人交谈,被提及最多的就是荆北。
    也许慕容璟和会带着她们回荆北。想到这个可能性,眉林就不由得一阵激动,心中隐隐升起了自己也不明白的期盼。
    不过这种期盼并没持续太久。因为自次日起,直到围猎结束,她都没能再见到慕容璟和的面,仿佛已经被遗忘了般。
    与她恰恰相反的是,终于向现实屈服的阿玳一直住在慕容璟和的主帐中,荣宠一时。导致清宴每次见到她,眼中都不由得流露出怜悯之色。
    而让她对那个念想完全绝望的是,围猎结束后,慕容璟和并没回荆北,而是随驾进京。那个时候她才知道他一直都是住在昭京。至于荆北,或许只能算一个名义上的封地罢了。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到这里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春花厌眉林慕容璟完结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就结束了,想看的就继续关注吧!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5月14日08:33:4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1179.html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这里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提供乔书言司南宸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但是她长的漂亮,朝着你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来,顾盼生辉,清透的像一块毫无杂质的粉水晶,让人移...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看呗为大家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司南宸从教师专区借了一本金融学的书本看,乔书言则光明正大的托着腮,滴溜溜的眼珠子快要沾到司南宸的脸上了。 推荐...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主人公是乔书言司南宸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这里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免费完整章阅读,构思巧妙,情感细腻。上次碰到他是这个表情,这次还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困扰了他? 推荐指数:★★★★★ 大佬非要喜...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主角是傅斯琛顾晚栀,由网络人气作家彭十一为您提供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精彩节选:下午,结果出来,顾晚栀和云星的骨髓配上了,手术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 推荐指数:★★★★★ 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