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楼萧忆情舒靖容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听雪楼萧忆情舒靖容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若问读书为何故?只为真实快乐幸福故。小说听雪楼萧忆情舒靖容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带给读者朋友们,“恩,看来,这一次总算有人可以对抗听雪楼了。起码,萧忆情如果要继续吞并武林,就先要过了武当新掌教这一关!”“不错!这下,有好戏看了。”

    若问读书为何故?只为真实快乐幸福故。小说听雪楼萧忆情舒靖容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带给读者朋友们,“恩,看来,这一次总算有人可以对抗听雪楼了。起码,萧忆情如果要继续吞并武林,就先要过了武当新掌教这一关!”“不错!这下,有好戏看了。”

    听雪楼免费阅读

    此刻,在这昏暗密闭的墓室里,整整九天粒米未进的麦任侠只是如同垂死的野兽般在角落里喘息。幻觉……那由于极度饥饿困顿而产生的幻觉让他又看见了那个人——那个将他骗进墓室、活生生将他反锁在里面的二师弟……好恨,他好恨!
    恍惚中,看见二师弟张佩宁向他走了过来,带着狞笑。他大怒,不顾一切地举剑刺过去,然而,没有用……师弟忽然就到了他身边,仍然狞笑地看他。
    笑什么?不准笑!不准!
    他忽然张口,对着近在咫尺的那狞笑的脸一口咬了下去!
    好腥……好热的血啊……让他已经纸一般薄的胃异常地兴奋起来,他用力地舔着、吸着……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传来剧烈的刺痛——剧烈得足以让半死的他也暂时恢复了一点清醒。
    抬手一摸,脸上、手上到处是温热的血……他居然在昏迷中因为饥饿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血,血……饿,好饿!他要吃的!
    然而,他知道自己是没有救了的——这里是武当山历代掌门的墓室,为了完好地保存各位掌门的遗体,石门一旦关闭,是人力永远无法从内部开启的。平日绝少有人来这里,他又经常出门远游,所以,即使几个月没见他,弟子和门人也不会觉得奇怪。
    陷入了半疯狂的状态,他在昏暗中到处摸索着,用嘴舔着石壁上渗出的水滴,缓解着胃里极度的痛苦——和着血的水流在舌上,更加刺激起他无限的欲·望。
    他近乎痴迷地啃着一切所能碰上的东西,然而,一路咬过去,什么都不能吃……木头,岩石……墓室里,就只有这两件东西。
    果然只是死人呆的地方啊——他绝望得发狂起来,拔出七星剑四处无力地砍杀——这里是死人才呆的地方!而他才二十七岁!
    死人…………他的手蓦然顿住了。
    奇异而热切的目光,停在了那一具具坚实的楠木棺材上。他的喉结上下滚动。
    喉咙里呻·吟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喜悦的声音,他用尽所有余力举起了剑,然后让它顺着惯性落下——楠木在吹毛断发宝剑下如豆腐般剖开……幸亏……幸亏有七星剑呢……
    “哎呀,说起来大师兄还真的是游侠心性——都到师傅的忌日了,还不回山,看来少不得要我这个二师哥带大家来祭扫了。”
    一个月以后,石墓的门忽然洞开,一群弟子拥着二师弟走入。
    门打开后,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棺盖上那柄斜插的七星剑——鞘上的七颗红宝石如同要滴出血来。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墓里一片狼籍的***景象——所有的棺木都被劈开了,尸体的残肢凌乱地铺了一地,那个正野兽般贪婪地啃着某只腐烂的人手的,居然、居然是——“你又赢了。”在夕阳映照下的白色小楼里,带着面纱的女子微微叹息着,对旁边一个披着貂裘执着金杯的青年道,“果然而,人和兽其实没有多少区别。”
    “阿靖……”青年没有接着她的话题,只是微闭着眼睛,拍了拍她的手背,淡淡问,“高欢如今把他训练得怎么样了?”
    “很顺利——他已经从内心里完全被摧毁了——再给他套上笼头他就会毫不反抗地跟我们走……”阿靖颔首,沉吟着,“麦任侠本来的武功实在是不错,一旦训练成了杀手、吹花小筑的实力将大大提高。”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个人才,我早叫张佩宁杀了他了……何必那么费事地把他关在那种地方折磨他。”萧忆情啜了口酒,神色淡漠,随手把玩着横在膝上的七星剑,仿佛那无上的权威象征只是一个玩具,冷笑——“什么正派名门的子弟,从小的忠孝礼义……其实人人的心里都是一只野兽。那些道德伦理只是象一个坚硬的面具,如果你敲破了它,会看见内里藏的只是丑陋不堪的畜类而已——“那才是人的本性啊……”

    听雪楼在线阅读

    高梦非的身子蓦然一震,眼光也瞬间雪亮——
    他明白了楼主让少年逃脱的意图。
    他是看过那个密室的人。如果有官差走进那个密室,相信长安一带很多悬而未解的大案都可以应声而破:被劫的大宗财物;被谋夺的剑谱秘笈;甚至在一个角落里,还捆绑着那个近日失踪的、程员外家出名漂亮的女儿,被毒哑了喉咙,泪流满面的看着他。
    在打开这个秘密的暗门时,甚至连见多识广的他、都被眼前所看见的情景所震惊!这就是那个一向标榜正义的天理会?!如此黑暗而肮脏的真像,让他这个经历过那么多江湖风的人都在瞬间瞠目结舌。
    高梦非忽然想起了方才紫陌说起那个孩子的幼年故事,心中一冷,不由握紧了手中的剑,看向坐在碧梧下的楼主——那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却居然有如此冷酷的洞察人性弱点的能力。
    在一瞬间,听雪楼的二楼主,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寒意。
    这种寒意,或许成了他日后反叛听雪楼,离开这个武林传奇的最终原因。
    “紫陌,你发觉了么?那个孩子,他的眼睛很纯澈——”萧忆情看着密室的方向,仿佛期待着什么,喃喃自语,眼光复杂莫辨,“在黑或者白之外,没有任何颜色。”
    “啊?”不大能明白公子的意思,紫陌脱口应了一声,正准备问下去,却听见密室方向传来了一声模糊的呜咽和嘶喊——已经很远了,隔了重门传出来的声音已不可辨,却仍然让所有听见的人心头一震。
    那是难以言表的震惊与痛苦,夹着崩溃般的痛哭。深入骨髓。
    已经毁掉了。
    旁人还都没有明白那一声呜咽的原因,只有听雪楼主蓦然拂袖站起,眼光闪亮如电。萧忆情疾步沿着属下让出来的路走了过去,一直沿着廊道,走向那个半开着门的暗室。在改名为“黄泉”,成为听雪楼司掌刑法的四护法之一以来,他的武功与历练都与五年前不可同日而语——然而,他始终无法再次直视萧忆情的眼睛。
    自从那一日,十八岁的他跪倒在楼主脚下痛哭之时开始,他就再也不敢直视那一双冷酷而洞穿一切的眼睛。
    从灭门之难中逃脱后,他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样不知方向的狂奔逃命,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在道路尽头推开那扇命运之门,也不记得自己是用怎样的声音对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切做出反应——那一段时间的记忆只是一片空白。
    在白衣的楼主推开密室之门时,只看见那个倔强的少年仿佛被雷击一般,正跪在地上,眼神呆滞而空洞的看着前方,手里抓了一把堆放在密室里的赃物,反复地端详着,甚至对屋角捆绑着的女子的哀哭都木无反应。
    萧忆情缓缓踏入室内,看了看这个充满了肮脏证据的房间,又低头看了看瘫坐在地上的少年,仿佛被房间里沉闷的空气所迫,微微咳嗽了一声。少年盯着地面,依旧不动,眼眸是暗淡的灰色,涣散的直视着眼前的一切东西。
    听雪楼主叹息着在他面前停下脚步,低下头去,将手递给那个孩子:“起来吧。”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少年似乎有一些反应,迟钝而茫茫然的抬头,视线停在白衣公子脸上,然后,慢慢凝聚,直到定住。
    他认出了这个人是谁,眼里却闪过了一丝极为复杂的表情。
    “起来。”萧忆情的手伸过来,停在他的眼前,声音轻而冷,“即使是在面对不愿意看东西的时候,也要站着正视它——你,绝不能被这些肮脏的真相***。”
    视线慢慢清晰起来,对方的眸子是那样冷漠而飘忽,仿佛刺穿一切,却依稀带着一种悲悯的温暖。似乎是受不了这样洞穿一切的目光,一直顽强反击着的少年蓦然将头扭到了一边,崩溃般的痛哭起来。
    “啊!啊啊啊啊……”无意义的音符从少年的咽喉中激烈的吐出来。所有的理想都破灭之后,在敌人的脚下,他再也没有力气保持什么尊严,只是跪下去,猛烈的用头撞击着地面,撕扯着那些天理会暗中敛来的赃物,低沉的咬牙嘶喊。
    那一瞬间,对于片刻前还为之浴血奋战的天理会,几乎厌恶到了疯狂的地步。少年清澈的眼睛中泛起了整片的灰色,蒙住了眼前的一切。
    “该死……该死的!我杀了你们……杀了你们这群混蛋!”咬牙诅咒着,撕扯着手中的东西,他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同样的痛恨,却在转瞬间转移到了此前还拼死保护的同门和帮会身上!片刻之前,他竟然还曾为这么肮脏的事血战!

    以上是给大家带来的听雪楼萧忆情舒靖容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想看更多精彩小说,记得关注本站哦,祝您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