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严牧深唐言夏凉笙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所爱隔山海严牧深唐言夏凉笙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女主角叫唐言的小说——所爱隔山海严牧深唐言夏凉笙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带给你:世间的爱大同小异,可恨却形态各异。畸形的爱和畸形的恨是一样的,无论多爱多恨,最后都是无疾而终。

    所爱隔山海完整版阅读

    见他还想说什么,我抢先道,“我还有些作业,打算回去做。”  他点头,应了,起身去结账。  跟在他身后,我背着背包,自动忽视了在另外一边坐着的两人,可没走两步,便察觉一股恶心感上涌。  起先还能控制,但多走一步,便浑身无力,大脑也眩晕了起来,额头布了汗,身体难受得厉害。  严牧函在付账,没注意到我的变化,有人上前询问,我扯了抹笑,礼貌回应,但笑却格外的惨白。  应该是食物过敏,刚才那粥里怕是加了虾仁,我一直低头吃,所以没注意到这些。  意识陷入昏暗前,感觉有人把我抱了起来,清冽的香烟味,淡淡的,不像是严牧函的味道。  。。。。。。  醒来,是在急症室,手臂上还输着液,身边站着唐诺兰,病房外面有男人的争执声。  脑袋不舒服,我没注意细细听。  唐诺兰见我醒来,冷哼了一声,“唐言,你说你怎么不直接死了?”  扫了她一眼,我淡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高兴,自然不会给我好脸色,“你在餐厅里晕倒,牧深将你送来的,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  我失笑,讽刺道,“原来是打扰了你们约会,抱歉。”  她自然能听出我话里的讽刺,冷哼一声便出去了。  进来的是严牧深,男人双手抄兜,冷冽淡漠,修长如玉的身子立在病床头,漆黑如夜的黑眸看着我,一动不动的。  他不开口,我心里有些发毛,主动开了口,“你今天不出差么?”  昨晚他似乎说过,要出差。  “我没去,你很失望?”他心情不要,话里就能听出来了。  他的目光太晦暗难测了,移开目光不和他对视,我开口,“你送我来医院的?”  “你希望是谁?严牧函?还是你别的情人?”  压下心里的不悦,看向他,我开口,“严牧深,我们之间的事,一定要扯上牧函么?你和我妈之间,我说什么了么?”  他不开口了,走向我,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抬眸看了看输液的瓶子,最后将目光落在我身上,“我和你妈从一开始就没什么。”  我愣了一下,这是.....解释?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没兴趣知道。”我是真的没心情知道,所有的事情乱成一团,这些事,剪不断理还乱。  病房里太过安静,我知道他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怒意,若不是因为我此时躺在病床上,恐怕他会发作。  但最后,他只是看着我,无声叹了口气,开口道,“疼么?”  我:“.....”  “还好!”  这样突然随和,让我不适。  他几不可闻的冷哼了一声,倒是明显的表明自己生气了,“疼点好,不长记性的下场。”  我.....  这人怎么了?  空气里就这么沉默了。  严牧深给我办理了住院手续,安排了我的事之后,就一直坐在病房里守着我。  其实不是什么大病,就是简单的食物过敏。  我一直没见到严牧函,病房里没有旁人,不可能问他的去处,索性也就不开口了。  到了傍晚,严牧深起身出了病房,我才给严牧函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那头便接听了,“言言,你怎么样了?”  “没事!”应了他一声,我道,“严牧深没找你麻烦吧?”  他似乎有些自责,开口道,“没有,抱歉,我不知道粥里加了虾仁,是我大意了。”  我摇头,意识到电话那头看不到,便道,“怪不到你头上,我没什么大事,你现在既然已经回费城了,有什么打算么?”  他静默了一会,开口道,“言言,我唯一的打算是带你离开....”  “严牧函,我已经嫁给你哥了,”打断他的话,我蹙眉开口。  “你爱他?”  我沉默了,他开口道,“言言,我迟早会将你抢回来的。”  “牧函.....”  话未曾出口,手机已经被抽走,我愣住,回头,对上严牧函阴冷冰寒的黑眸。  “唐言。”他看着我,黑眸里布满了冷冽,“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男人低冷沉郁的声音里泛着一层轻薄的自嘲,他扶着我的肩膀,完完全全的面对着我,眼神格外阴郁。  我看着他,目光落在他手中的手机上,电话还没挂断,淡淡开口道,“是很有成就感,何况你们还是兄弟。”  “啪!”他手中的手机直接被扔出去了,砸在墙上被反弹回来,直接四分五裂了。

    所爱隔山海在线阅读

    卸了物品,陈妍妍甩了甩被塑料袋勒成紫色发麻的手,笑着说道:“你在外漂了这么多年,一定很想念家乡的味道,我提前二十分钟交了班去的超市,也不知道你想吃什么,就都买了一些,你看我还买了酒呢,给你接风。”
    听到陈妍妍说这些个东西都是给自己买的,苏雨桐十分的感动,心里的归属感变得满满的,嘴角的笑立马变得柔软无比,看着陈妍妍说了一句,“谢谢你妍妍。”
    老天虽然给了她坎坷的人生,但是她很庆幸自己能有真熙和妍妍这两个好朋友。
    他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陈妍妍听到她说谢字,笑意渐渐褪去,换上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认真的说道:“雨桐,你先不要忙着谢我,有件事我要跟你说,希望你不要怪我,同时也做好心里准备。”
    其实在医院刚见面的时候她就想说了,但是护士长打断了她。
    这件事对于雨桐来说太重要,她实在等不及慢慢说,现在一定要说。
    见妍妍突然这样,苏雨桐不知道她怎么了,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妍妍,你说吧。”
    陈妍妍是一个很善良又富有正义感的人,她迫不及待的现在就要和她说事情,这件事绝对很重要。
    经过这些年的磨砺,她不再是一个脆弱的人。
    见苏雨桐有了心里准备,陈妍妍眼中流露出愧疚的神色,说道:“你生下的那个男孩,我三年前在孤儿院找到了,他的身体情况不是太好,我带回家调养了不到三天,林嫣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孩子被我找到,于是就让人来抢。
    你也知道我一个人根本保护不了孩子,于是我写了一个纸条用纸箱装着他悄悄的放在了慕家的大门口。”
    陈妍妍说完,垂下了头。
    她本来是想偷偷帮雨桐养着孩子的,到最后却把孩子送给了慕家,不知道雨桐会不会怪她自作主张?
    毕竟那孩子对她的意义不一般。
    不仅是她儿子还是她被害的证据。
    苏雨桐听完,心猛然一收,握住陈妍妍的手快速收紧,激动的说道:“妍妍我怎么会怪你呢,你快告诉我那孩子他现在是在慕家吗!”
    血浓于水,那孩子出生后她都还没有好好看过一眼,这一千八百多个昼夜,分分秒秒时时刻刻,她没有一天不在想他。
    当时情况紧急,她情愿孩子在慕家也不想他落在林嫣然手里,妍妍做的对。
    陈妍妍看见苏雨桐那么激动,将头抬了起来,越发的惭愧说道:“当时事情紧急,我纸条上只写了这孩子姓慕,其他的也不敢多写,我为了引开林嫣然派来的人,放下箱子就快速的离开了慕家大门口,这三年里我用尽各种办法打听,但是就是没有那孩子的消息,慕家从上倒下如铁通一般,一点风都不漏,雨桐对不起,我太没用了。”
    看见陈妍妍越发自责,苏雨桐赶紧安慰道:“妍妍你不要这么说,你能帮我找孩子已经是很大的恩情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现在她至少有了找孩子的方向,不用去大海捞针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全部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