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深几许白首不分离夏槿凉安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 情深深几许白首不分离夏槿凉安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情深深几许白首不分离夏槿凉安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夏瑾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那个暴力的所谓的父亲打死,这个给夏瑾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一夜之间夏瑾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妈妈。

    情深深几许白首不分离夏槿凉安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夏瑾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那个暴力的所谓的父亲打死,这个给夏瑾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一夜之间夏瑾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妈妈。夏瑾听妈妈的话,如果有一天她死了,就要去找凉安之,夏瑾吃了好多的苦才来到凉氏集团,但是她能见到这个凉安之!

    情深深几许白首不分离完结章节免费阅读

    第二天。 清晨偶尔有鸟儿的歌声在吟唱。 习惯早起的凉安刚走下旋转楼梯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凉安疑惑的睁大了眼睛,漂亮的眼睛充满了疑惑,他小心翼翼的朝院子里走去。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声音清晰的传达进他的耳中。 他躲在门边,深吸了一口气才把头探出去。 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漂亮的眼睛忍不住睁大。 他着急的跑过去,一把抓住女孩的手,怒瞪着她,“你在干什么?” 夏槿被吓的全身都在瑟瑟发抖,小鹿般的眼睛瞬间湿润,“我……我在拔草啊……” 凉安看了眼她手中的绿油油小草后,松开手,说,“夏槿,谁准许你乱拔草的?我要告诉妈妈去。” 凉安刚转身走了几步就看到从屋里走过来的凉安之和陈若星。 凉安之淡漠的看了一眼凉安,然后便直径走向一脸恐惧模样的夏槿。 陈若星复杂的看了一眼凉安之,然后走到凉安身边轻敲他的脑门,嗔怪道:“凉安,都是七岁的小大人了,怎么就不知道让让妹妹呢?” “妹妹?”凉安睁大了眼睛,“什么妹妹?” 陈若星怜爱的揉了揉凉安柔顺的头发,然后伸手指向远处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充满了害怕的小女孩,她蹲下身,温柔的对凉安说,“我的小宝贝,喏,看到了吗?那个可爱的女孩将成为我们家的一员,作为哥哥,你可要担负起做哥哥的职责哦!” 家里突如其来多出了一员,而且还是自己带回来的,凉安感到非常的不开心,“凭什么?她为什么要成为我的妹妹?” 陈若星有些无奈的看着倔犟的凉安,“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难道我的小凉安不想有一个妹妹吗?” “不想。” “……那也没办法凉安,你不应该如此不近人情,现在,跟我一起去问问你的妹妹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拔草!” 陈若星不再搭理凉安,扯着一脸不情愿的凉安朝夏槿走去。 一走到夏槿身边,陈若星仿佛忘记了自己儿子的存在,替夏槿理了理头发,然后轻声的问,“怎么了夏槿?起的那么早,怎么不多睡会儿?哦……你拔草干什么呢……” 院子里的大部分都是草坪草,可唯独夏槿周围却都只残留几根草坪草,泥土都被拔出了些。显得整个院子难看极了。 夏槿害怕的退后了几步,小鹿般的眼睛闪烁着泪花,清澈的眸子倒影着前面的三个人。 她小声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帮忙……” 凉安之快步走到一直退后的夏槿面前,拉住她,轻柔的揉着她的头发,“傻孩子,没什么好怕的,能跟我说说你想帮什么忙吗?” 在凉安之慈爱的目光下,夏槿极速跳动的心脏才慢慢恢复到原来的速度,她有些委屈的说,“我看到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想要帮你们拔掉。别看我小,其实我拔草很厉害的呢!”夏槿突然变得很兴奋,那双眸子闪烁着光芒,“每次田里长杂草了,我都会帮妈妈拔杂草,妈妈每次都会夸我特别棒呢!” 揉着夏槿毛茸茸脑袋的手突然僵硬在空中。 凉安之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他蹲下身来,把小小的夏槿拥入怀中,不再言语。 夏槿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的惊在原地,不再动一下,只是睁大了一双眼睛望着凉安。 她觉得凉安是她从小到大见过长的最好看的男孩了。 可是似乎这男孩不喜欢她。 凉安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几秒过后,他轻扯着陈若星的手,抬头仰望着她,黑如宝石般的眼睛深不见底,“妈妈,为什么爸爸就从来不抱我?现在却抱了这家伙?” 陈若星低头,正好迎上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她不自在的笑了笑,然后蹲下身,认真的看着凉安,“宝贝,听我说,爸爸对你的爱都蕴藏在严格之中,他是爱你的,不要怀疑爸爸对你的爱好吗?” “可是妈妈,我已经按照爸爸所说的去做了,别的小孩在这个年龄都在玩,可是我却要去公司帮爸爸处理一些小事,妈妈,可是为什么爸爸都不给我一个拥抱?” “凉安,你难道没感觉到爸爸对你的爱吗?他那么严格对你,只是希望你变得完美,以后过得好些。” “我无法理解。” “相信你以后会懂得。” “但妈妈,我现在非常不喜欢这个家伙,我想要她立刻离开我们家。” “凉安,这样就是你不对了。”背后突然响起凉安之的声音,凉安震惊的回头。 凉安之牵着胆小的夏槿走上前来,对凉安说,“不管你喜不喜欢,但从今天起她将成为你的妹妹,等会我带小槿出去玩,凉安,希望你能做好当哥哥的职责。” 夏槿躲在凉安之的腿后,伸出小脑袋好奇的盯着凉安。 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慢慢覆上一层冰,眼神冰冷的毫无温度,凉安淡笑,“是,爸爸。” 凉安之看了一眼凉安,然后牵着夏槿朝屋里走去,陈若星停顿了几秒才牵着凉安跟随在凉安之和夏槿后面。 一路走过前院,到达大门外,目送着凉安之和夏槿坐着的车子扬长而去。 直到再也看不到车影,陈若星却仍站在原地久久伫立。 直到好久好久,陈若星才回过神来,却发现凉安竟站在身边陪自己站了很久。 她心里百感交集,又自责却也又高兴,“凉安,怎么不叫妈妈呢?或者怎么不先自己回屋去?” 凉安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脚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想陪在妈妈身边。” 突然,脸颊被人轻轻捏起,凉安被迫看向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 陈若星笑嘻嘻的说,“凉安,这样是不行的哦!整天冷着一张脸的话可是会交不到朋友的呢!” “朋友?这种东西有没有都无所谓吧?” 陈若星愣在原地,她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种话竟然是从一个七岁小孩身上说出来的。 黄昏时,凉安之终于带着夏槿回来了。 佣人也急忙把饭菜端上来。 饭桌上,看到那么多自己从未见过的菜,夏槿直直吞口水却也不敢夹哪个菜来吃。 凉安就坐在夏槿的对面,所以夏槿总能感觉到凉安那冰冷的目光。 她害怕看凉安的眼睛,总感觉很恐怖。 凉安之多次给夏槿夹菜,也叫她多吃些。 陈若星似乎看出了夏槿在颤抖,笑着说,“不要害怕,凉安虽然外表冷漠,但是他心肠很好哦。” “喂,你话很多诶!”凉安不满的看向自己的妈妈。 “臭小子,对妈妈能这么说话吗?”陈若星笑着捏凉安的脸。 “那……那个我是知道的。”夏槿小心翼翼的开口,“大哥哥他是个好人,是他带我找到凉安之叔叔的。” “该叫爸爸了。”凉安之又夹了一块鸡腿放在她碗里,笑着说。 “诶?为什么要叫爸爸?” “因为你现在属于凉家人,你以后将会跟我们生活。” 夏槿睁着一双疑惑的眼睛。 凉安之笑了笑,不再多解释什么。 “哐——” 凉安重重的放下碗筷,站起身,“我去练钢琴了。”头也不回的朝楼上走去。

    情深深几许白首不分离免费讲座在线阅读

    刚吃完晚饭一会儿,家里就照常来了一位小客人。 她穿着一条极为美丽的公主裙。 波纹层叠的丝质设计,若有若现的缕缕蕾丝裙摆十分美丽,配上一条淡粉色的丝质飘带,环绕于身,随风飘摆,简直美丽极了。 没有束缚的长发跟随着她轻快的脚步一起一伏。 她本身就比衣服还要美丽,宛如一只高贵的白天鹅。 她轻哼着欢快的小曲,在看到夏槿的时候突然愣住,过了一会后,她连忙跑向坐在沙发上的陈若星怀里,悄悄的问,“陈阿姨,那小孩是谁?” “她已经成为凉家的一份子了。” “什么意思?是说她是凉安的妹妹吗?” “半岛真聪明。”在一旁的凉安之拉过半岛,对她说,“正巧你来了,把凉安喊下来吧。” “yes,sir!”半岛做了一个敬礼的动作,赶紧朝楼上跑去,经过夏槿旁边的时候,还不忘给予夏槿一个友好的笑容。 夏槿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小腿在不停地颤抖,所有的一切都陌生的可怕。 不到一会儿后,半岛和凉安就下楼来了。 凉安之抱着全身瑟瑟发抖的夏槿对凉安说,“凉安,现在已经到你去乡下锻炼的日子了,我已经给你找了一户人家。明天就出发。” “那里有钢琴吗?” “没有。” “那我不去。” “凉安,我这是通知你,你该明白。” 陈若星明白这是凉安之家族一贯流传下来的风俗,便对凉安说,“凉安,去那边也才几个月而已,过不了一段时间就可以回来了,你该明白你爸爸的苦心不是么?” 漆黑如夜的眸子仿佛一个空洞在吸附着什么,他的脸冰冷如霜,“嗯。” “我也要去!”一直沉默的夏槿突然说道。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凉安之最先回过神来,“小槿,你可以不用去哦,毕竟你刚来凉家。” “我想陪哥哥一起去!” 最后拗不过夏槿,凉安之便允许她跟凉安一起去乡下。 “我也要去!”半岛也兴奋的大叫起来。 “不行哦,半岛的话可不行,你家人肯定不同意。” “没关系!我可以劝妈妈!妈妈可疼我了。” “哈哈哈!”凉安之忍不住大笑起来,“就是因为疼你,所以才舍不得你去受苦啊!” 半岛委屈的垂下脑袋,无精打采的看向凉安,“凉安,也许我真的无法陪你去了,我等你回来!” 凉安淡漠的看了一眼半岛,便朝楼上走去。 …… 清晨。 一大早凉安和夏槿就出发了,等半岛赶来准备送他们的时候,人都离开了很久。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兰基博尼才终于到达小村外。 望着曲折陡峭的小路,凉安轻皱眉头。 司机替他们把行李拿下来后,恭敬的说,“少爷,接下来的路你得自己走。这上面画红圈的就是你要住的家。”随即递给凉安一张地图。 凉安接过地图之后,司机仿佛怕凉安反悔要回去便急忙上车,调转车头,扬长而去。 “猴子。”凉安对着快要消失不见的车影,轻声说道。 “诶?哥哥喜欢猴子?” 夏槿睁大了眼睛,望着凉安。 凉安淡漠的看了一眼夏槿,然后提起行李的手把朝前走去,行李的轮子在凸凹不平的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夏槿愣了一下,然后拉出自己的行李紧跟上去。 “猪头,你是不是有病?”凉安一边行走一边说,“竟然放弃过好日子来这种地方陪我受苦,脑子被烧坏了吧?” 夏槿着急的直直摇晃着脑袋,“哥哥说错了,夏槿没有病!夏槿非常的健康!” 似乎理解错了吧…… 凉安坚决相信他跟这家伙有语言沟通障碍。 在来的时候凉安坚决说过不会帮夏槿,但在途中凉安还是忍不住替累的气喘吁吁的夏槿拿行李。 等找到那户人家时,天气微微暗下来了。 凉安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座瓦房子。 那是一间低矮破旧的南房,屋里终年不见阳光,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凹凸不平,危危地立在陌旁。 凉安拉着行李走到窗户边,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得脖子上有点凉飕飕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在朦胧日光的照射下,隐隐约约有些白光,一片片幽幽亮亮的。 好半一天,凉安才终于消化他要住在这破房子几个月的事实,他提着行李慢悠悠的走进去。 他仔细打量着这个并不属于他的房子,灯罩上的蜘蛛网在微弱晨光下随风颤动,而桌上的相框里是被撕掉一半的相片。房里只有一个不到一平米的窗户,深蓝色的壁纸常年在潮湿的环境下已经开始腐烂发臭。 走了一天疲倦的凉安此刻只想倒头就睡,可是土坑上的床凌乱不堪,让他不由自主的感到厌恶。 夏槿放下行李,整理了一下床,顺便拍掉上面的灰尘,然后笑嘻嘻的说,“哥哥,请坐!” 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流动时如空中飞走的星星此刻倒影着夏槿的模样。 她刚才的动作仿佛在做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 难道说,她以前的生活都是这样的么? 凉安不想再多想。他并没有坐下,而是放下行李走了出去。 屋里难闻的气味让他忍受不住。 凉安一直在门外晃荡,夏槿陪伴在他身边。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凉安透过黑幕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影走来。 等终于看清的时候,才发现是一个已经有些苍老的女人。 她扛着锄头,手里提着篮筐。 看到两个孩子,她淡漠了望了一眼,然后走进残破不堪的小屋。 把东西放下后,女人直接倒在床上,对随后进来的凉安和夏槿说,“你们两个现在去做饭,土豆放在篮筐里了。哦。对了,以后叫我程二嫂就行了。” 凉安的一双眼睛冷冷地闪着寒光,似乎是自森森的剑影。“凭什么?” “凭什么?”程二嫂突然直起腰,两只沧桑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凉安,“凭你现在在我家!” “谁稀罕。”凉安冷笑。 程二嫂因为生气面部微微扭曲,如鹰般的眸子闪着凶光,她仿佛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怒气,喘着粗气。 “那你现在给我滚?” 凉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离开却被夏槿拉住。 夏槿惊慌的来回看着他们,然后着急的朝程二嫂鞠躬一直说着对不起。 凉安甩开夏槿拉住他手臂的手,厌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着程二嫂说,“说到底,你不也是收了我爸爸的钱么?有什么资格赶我走?” 程二嫂凶恶的瞪着凉安,然后快步的走过去,拉住凉安的手臂,恶狠狠的说,“臭小子,你也别忘记了,你爸送你过来就是让你受到考验,而且你爸可跟我说了,怎么样对你都没关系呢!” 程二嫂肆意的笑着,鱼尾纹皱成了一团。 夏槿害怕的看着程二嫂,全身都在颤抖着,仿佛眼前是一个恶魔。 凉安毫不畏惧的与程二嫂恐怖的视线对上。 两个人互瞪了许久,程二嫂终于松手,继续躺回在床上,“小鬼,你最好是别再惹我,还有,晚饭要么自己做,要么就饿肚子,至于睡觉的地方,你们自己想办法。” 凉安冷漠的看了程二嫂一眼,然后提起行李准备离开,程二嫂的话却又传入耳中,“你应该知道你离开的后果,凉安,你也应该明白你爸爸送你来这里的目的,若你没有学会独立,经历磨难,你认为你有资格回去么?才刚来就畏缩害怕了吗?小鬼,还是滚回你妈妈的肚子里去吧。没用的母亲生出一个没用的儿子,呵。” “砰——” 行李被狠狠推倒在地,凉安仇恨的斜视程二嫂,一双漆黑如夜的眼睛此刻像在夜晚中闪着凶光的恶狼。 程二嫂冷笑,还未来得及开口就看到凉安捡起土坑旁边的砖头狠狠的朝她砸去。 “谁准你说我妈妈的!”凉安怒吼。 程二嫂反应灵敏的急忙闪到一边去,才防止被砸到。 可是砖头却砸在了床上,碎掉的砖块堆在了床上。 程二嫂怒瞪着凉安,青筋在她额头上若隐若现,她大步流星的抓住凉安的手,把七岁的他拖到门外。 夏槿害怕的全身都在颤抖,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是恐怖的,只想离开这个让她感到害怕的地方。她恐惧地畏缩着,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把她吞噬掉,迎面是无尽的黑暗。可立马她仿佛意识到什么,着急的跑出去。 刚跑出屋外,就看到程二嫂一只手禁锢住凉安的手,另一只手拿着木棍狠狠的打向凉安的屁股。 七岁的凉安挣脱不开一个大人的束缚,只能瞪着程二嫂,忍受着木棍砸下来的疼痛。 一下一下又一下的砸下去。 可他却强忍住不哭出声来,每当木棍砸下去的时候,他只会发出轻微的闷哼声,他倔犟的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堆积在眼眶中的泪水还是泄露了他的心情。 夜空,亮晶晶的星儿,像宝石似的,密密麻麻地撒满了辽阔无垠的夜空。乳白色的银河,从西北天际,横贯中天,斜斜地泻向那东南大地。 夏槿害怕极了,连大气都不敢出,心砰砰直跳,仿佛有小兔子在心中蹦来蹦去,总觉得有个灾难飞鸟似的在天空中飞来飞去,随时都有可能砸到她的头上。 可明明心惊胆寒,冷汗直流,双腿发软的她却痛哭的跑上前,紧紧的抱住凉安。 木棍便无情的落在了她屁股上。 因为疼痛,她哭出了声,可却不松开护着凉安的手。 满天的星星,像黑夜里无数眨动的眼睛,像一颗颗光闪闪、亮晶晶的夜明珠。而天空则像无边的海洋,海面上闪着点点银光。 星星银色的光辉散在凉安脸上那两滴终于从泪眶中滑落下来的泪花。 就在夏槿冲过来抱住凉安的那一瞬间,他泪眶中的泪水终究还是悄无声息的滑落在俊美的脸上。 毕竟,他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听到夏槿哀嚎的哭泣声,凉安使劲全部的力气推开程二嫂,把夏槿拉到自己身后,冰冷的眸子仿若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块,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传来的,在黑夜中显得诡异恐怖。 “宰了你!” 程二嫂愣住,夜的漆黑巧妙的掩饰住了她眸中的恐惧,内心一闪而过的惊慌让她心生自嘲,她那么大的人了,竟然会怕一个七岁的小屁孩。 可事实告诉她,她的确不敢了。可尊严不允许她屈服,于是她说,“别给我捣乱!”然后急忙进屋。 凉安看到程二嫂进屋后,才转身冷视着夏槿,“你那么多管闲事干什么?” 夏槿全身都在颤抖,泪水挂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她低声抽泣着,“可是哥哥被打啊!我不想要哥哥被打!” “我们才认识两天而已,不要装的好像真是我的亲妹妹,还有,别妄想我会感激你。” 夏槿感到委屈极了,她小声的抽噎着,“可是哥哥,你帮了我很多忙,凉安之叔……爸爸说了你就是我的亲哥哥。” “爸爸?”凉安冷笑出声,“帮你找到我的爸爸么?这也是我所后悔的事情,竟然会帮助一个陌生人。还有,爸爸说什么你就照做的么?” “诶?那是当然的啊,妈妈说了凉安之爸爸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而且我也好喜欢好喜欢凉安之做我的爸爸啊!妈妈说……”提到妈妈,夏槿突然低下头,不再说下去。 此时满空的星星像在天宇上镶嵌的小宝石,密密麻麻,把点点滴滴的星光交织在一起,点缀着黯淡无光的夜空,衬托着皎洁的月亮,把梦幻般的光洒向人间。 凉安沉默了一会,才说,“夏槿,你想离开这里吗?” “想啊……但是不可以离开,哥哥,爸爸说了,我们必须在这里住三个月!” “还真是记得清楚……你确定你还能住的下去么?” “当然啊!我感觉这里已经很好了!”夏槿猛的抬起头,那双小鹿般的眼睛此刻仿佛星星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她认真的看着凉安,“遇到一点挫折就退缩,这是懦弱的人才会做的事!” “竟然被教训了……”凉安小声的低吟,然后仿佛不满似的伸手弹了一下夏槿的额头,看到夏槿吃痛的样子凉安终于开心的笑了起来。 “谁要做懦弱的人啊……这点挫折算的了什么?” 听到凉安这样说,夏槿终于开心的捂住额头咧嘴笑了起来。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情深深几许白首不分离夏槿凉安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