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婿临门秦立楚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 豪婿临门秦立楚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豪婿临门秦立楚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秦立的父母一夜之间全都失踪了,为了找到自己的父母秦立得到高人指点,但是想要拥有这个高人的毕生绝学,条件是十年不能开口说话。

    豪婿临门秦立楚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秦立的父母一夜之间全都失踪了,为了找到自己的父母秦立得到高人指点,但是想要拥有这个高人的毕生绝学,条件是十年不能开口说话,十年间秦立作为楚清音家的上门女婿是受尽了屈辱和折磨。如今十年期限已到,秦立不仅仅能开口说话还拥有一身的本领!

    豪婿临门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刘杰此刻的所作所为,让刘正和他妻子彻底愣了。 秦立果断出手,两步追上刘杰,一个手刀将刘杰给彻底打晕! "小杰!"刘正的老婆陈婧浑身一颤,"你打我孩子做什么,你算什么东西!"她大喊着,非要将秦立手中的刘杰给抢过去! 秦立皱眉:"您的孩子被脏东西附体,必须把脏东西给逼出来。"秦立只好解释。 "我呸,你才被附体!胡扯,刘正,你找来的什么垃圾东西,我儿子是他能动的吗?一个生病而已,竟然说被脏东西附体,这就是个神经病!"陈婧一脸的阴狠,看着秦立的脸色满是恶毒。 秦立皱眉,那东西的影响太厉害,这陈婧的思维也受到了影响。 "秦先生……"刘正也紧皱眉头,实在是秦立刚刚的话,确实让人听着有些扯淡。 现在的社会,哪里还有牛鬼蛇神论? 更何况,刘正可是书记,一心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又怎么可能接受这种迷信之道? 秦立自然懂,所以他一开始没有说,但现在这陈婧明显干扰他的行动。 好在这时,刚刚出去买玉观音的人回来了,秦立立刻将玉观音给拿在手中,将手指割破口子,鲜血滴在玉观音上! 接着他用被鲜血沾染的玉观音,贴在刘杰的眉心。 一瞬间,刘杰的身体彻底软下去,那东西出来了! 秦立看到黑影出来的一瞬间,手中的银针灌入灵力,猛地凌空一射! 接着,陈婧就和刘正目瞪口呆的看到,那银针砸好像在空中扎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出现在地面! 但不过一瞬间的事情,那人影彻底消失! 这一刻,秦立才松了一口气,至少,这脏东西是被他给处理掉了,接着,只需要看看刘家到底被人给搞了什么鬼便可。 他松口气,但刘正和陈婧却傻眼了。 他们敢确定刚刚绝对没有看错,凭空出现的黑色影子,根本不是个人! 陈婧吓怕了,不敢再说话,抱着刘杰躺在床上浑身发抖。 秦立见此叹了口气:"放心吧刘书记,您夫人的理智被那东西干扰了思绪,只要我将您家里的情况给解决,夫人就会恢复。"刘正愣愣的点头,他此刻也砸克制自己,当下跟着秦立在院子里转了一圈。 但奇怪的是,秦立到处都看了,还是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最后他想起来刚进刘家的时候,门口的异样。 当下秦立走向门口:"刘书记,最近有没有接待什么特殊的人?"刘正此刻也恢复了正常,毕竟是在社会上摸爬打滚过的人,心理承受能力绝非普通人可比。 "特殊的人?"刘正思考起来,"没有啊。" 秦立奇怪了:"我说的特殊,比如和您不对头的,或者您拒绝了什么人拜访。"刘正一愣:"对了,我想起来了。一年前,我刚刚来阳城的时候,当时副书记来找过我。有意思让我和他为伍,我没有答应。"秦立点头,看来这事情极有可能出现在副书记身上。 不过,他没有证据,自然不会乱下定论。 "当时,他走的时候,在门口哪个位置?"秦立再度开口。 "他?那我倒是记得,因为我当时连门也没让他进,所以我和他隔着门说的话,他当时就站在那个位置。"刘正指了指秦立左边,也就是门边墙根处。 秦立心里倒是有些无语,这刘正也太正了。 竟然连门都不给进,也怪不得人家会记恨在心。 不过,就在秦立看过去的时候,猛地看到墙根处一个透亮的东西。 秦立当即将之拿起来。 那是一个石头,准确的说是玉石。 上好的羊脂玉,可是奇怪的是,这玉石不是发凉,而是发烫,犹如被火烧一样的烫。 而这玉上面,还有着浓郁的黑气,这黑气,比当时的元青花的黑气,要浓郁一百倍不止! 秦立当即手中用力,将玉石一把捏碎:"好了。""好了?"刘正不明所以。 秦立点头:"您感受一下现在的身体便知道。" 刘正奇怪的动了动脖子,突然发现这段时间沉重的身体突然恢复了,脖子也不疼了,脑袋也不晕了。 想到此,他赶紧回去房间,正好看到陈婧揉着脑袋站起身,重新恢复了温婉的模样。 "我这是……好了?"她看着刘正不可思议,"脑袋一点也不晕了。""神了啊……"刘正咽了口吐沫,转身看向秦立,当即就要下跪。 秦立赶紧扶着刘正:"使不得使不得!医者父母心,我不过治病而已。"刘正明白,却也不得不赞叹,这么多的医生谁也没有秦立神,这病因竟然还有这种情况。 今天,他也算是涨了见识了。 "那当时说好的厚报,可不能不收。"刘正呵呵大笑,对秦立更加上心。 "这样,诊金我还按照我姐的给你,另外,我找人给你成立个医馆,你看如何?"医馆? 秦立一愣,他倒是没有想过,因为他确实没有想着会一直给人治病。 不过这两天的情况,却让他有些喜欢上了帮助人的感觉。 "好。" 若是能帮人,这一身的能力也算是没有白学,就算是回头找到了父母,他们也一定会为自己高兴吧。 收下了刘正的感谢,秦立刚要离开,刘正突然想起来什么。 "对了,我姐让我给你要个东西。"刘正拍了拍脑门,"差点忘了。""你上次帮她治疙瘩的那药,不知道还有没有,她想要大批量采购,可以给你高价格。"秦立愣了一下,治疙瘩的药? "有是有,不知道要多少?" "那这样,我让她回头去找你,我把你的号码给她。"刘正也不太清楚,干脆让秦立和刘婉聊。 秦立答应下来,拒绝了司机的护送,他自己往家里走着。 此刻的天色已经大黑了,从刘正家到楚家不远,这条路秦立以前也走过。 以前,他也以为自己会和普通人一样,上学,入社会,成家立业一辈子。 但父母的消失,老头的出现,哑巴十年。 连最梦寐的大学,都没能好好上,而是承受了四年的指指点点和辱骂欺凌。 直到入赘楚家,昨天为止,他才再次看到了光明。 秦立想着以前的事情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小胡同内,后面传来隐约的脚步声参差不齐。 一瞬间,秦立浑身惊醒,猛地驻足。 "谁?" 他转头看向身后:"还不出来?" "哟,警惕性还不错,可惜那又如何?"阴影处走出来一个人,面容上满是对秦立的憎恨。 "秦立,又见面了,这一次,我会让你下地狱!"秦立眸子闪了闪,他看清了来人,便放松的笑了笑。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想让秦立去死的刘明昊。 "没错,是我!看来你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算你还有自知之明。既然如此,也别等我动手了,只要你自断你的两只手,今天的一切就此罢休。"刘明昊抱着双臂,看玩物一样看着秦立。 他并不知道秦立已经不是曾经的秦立,更不知道秦立如今连刘书记都尤为喜爱。 若是他知道这些,恐怕今天也不敢再来了。 "断我两只手你是别想了,不过断你两只手倒是可以。"秦立摇头,"刘明昊,在楚家的那天我没有动手,不是怕你,而是我讨厌麻烦。"刘明昊笑了:"懦弱就懦弱,哪有那么多的废话。傻子喜欢做白日梦,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既然你不愿意自己东叔,那好。""兄弟们,谁先把他两只手给我废了,我就送谁一万块钱!"刘明昊声音刚落下,暗处十几个人猛地冲了出来! 秦立见此脸色阴沉下来,没想到刘明昊竟然真的对他出手,也罢,既然如此他也不会躲避。 来人都是一些小混混,手中虽然拿着棍棒但是毫无章法。 秦立干脆上前,三下五除二,几个飞踢,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 原本冷笑的刘明昊,面容突然僵硬下来。 "你……怎么可能?" 这秦立不是个弱鸡吗?不是个废物吗? 怎么闪电一瞬间,一切就定性了? 反应过来的刘明昊猛地抬头,便看到秦立朝着自己一步步走了过来,当下他心脏狂跳,猛地转身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不要过来啊!" 秦立没有追上去,只是静静的看傻子一样看着刘明昊。 良久他摇头转身回家,刘明昊对他而言,不过一个人生过客而已,他并不放在心上。 现在让他有兴趣的,便是刘正送他的医馆。 回到家的时候,一楼已经灭灯了,秦立直接上去二楼推开房门将衣服脱了下来,刚刚稍微运动出了点汗,他打算洗洗。 就在他刚脱了遗腹子打开浴室门要进去的时候,浴室门内楚清音也刚刚洗完,正在裹浴巾。 两人一进一出,正好撞在了门口。 "秦立!谁准你在这里脱衣服的!你给我滚出去睡沙发!"楚清音脸色涨红,下一刻大怒出声,砰的一声关上浴室门。 秦立皱眉,不明白这女人的火气打哪来,想着好男不跟女斗,秦立穿上衣服打算是大浴室。 但就在这时,楚清音放在外面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立转头看过去,一眼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亲爱的老公。 嗯? 秦立愣了一下,他这是…… 被绿了?

    豪婿临门完结章节免费阅读

    "砰!" 浴室门被快速打开,楚清音立刻走出来将手机拿起来,又走向浴室去接电话。 从头到尾没有给秦立一个眼神,更是没有一句解释。 秦立默了……他有点方。 什么时候的事他都不知道,但这事情,是个男人都不会忍! 当下秦立走到浴室门口,很没有底线的听楚清音在里面的聊天。 但是让秦立很震惊的不是别的,而是楚清音竟然和对方约好了,一会老地方见! 老地方?这说明,楚清音与这电话里的人,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这还得了? 你不光绿,竟然还光明正大的绿! 既然他看到了,那他必须过去搞个明白。 第一他很好奇把楚清音勾引走的是什么人,第二他想要确定,是不是自己误会了。 再一个便是,他怕楚清音被骗了,会有危险。 秦立抿了抿嘴,哑巴的时候他谨记那老头的话,能忍则忍,但现在既然已经可以开口说话。 他便会以新的姿态活在这世上,绝不枉费这一身能力。 秦立下楼之后在客厅沙发上躺下,假装睡觉。 不多时果然看到楚清音穿着衣服,拿着家门钥匙快步走出去,脸上明显带着开心的笑。 楚清音一出门,秦立立刻跟了上去,刚好看到楚清音打了车离开。 好在这片地区晚上车不少,秦立也立刻打了一辆车坐上去:"师傅,麻烦跟上前面那辆车。"那师傅愣了一下,看了看前面的车子,随后道:"小伙子,喜欢人家就去告白,这样尾随可是犯法的。"秦立本来心里在想一会真的看到那种场面,他该怎么解决。 冷不丁的听到司机的话,他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旋即哭笑不得:"师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师傅摇摇头,明显不听秦立的解释,这大半夜的跟着一个坐了女孩的车子,除了是喜欢人家,难不成还要杀人啊? 楚清音并不知道秦立跟着她,车子到了地方停下之后,她立刻迫不及待的朝着里面走去。 而在后面的秦立眉头则是皱了一下。 这里是……酒吧? 秦立在车上没有立刻下来,而是给司机多加了十块钱,要求在车上坐两分钟看看情况。 这个酒吧是阳城这边区域比较有名的,里面大多都是青年人。 楚清音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一个穿着露脐装的女孩走了出来,迎面和楚清音抱在了一起。 秦立以为是楚清音的闺蜜,结果下一刻他险些戳瞎自己的双眼。 只见楚清音和那女孩,竟然在大门口忘我的亲了起来! 一瞬间,秦立的脑袋里面炸开一道响雷,才明白那来电显示老公竟然是个女的! 怪不得楚清音要选他一个哑巴做老公,也怪不得楚清音不愿意和他睡觉。 原来楚清音爱好是女的。 秦立叹了一口气,如果是男的他还真有些接受不了,是个女的话,他倒是有些无所谓了。 正当他打算让司机返回的时候,却在楚清音和那女人走向酒吧里面的一刻,看到那女人朝着黑暗处的一个地方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这个手势,让秦立瞬间警醒! 当即他直接下车,跟着走进酒吧,他总觉得刚刚那个手势让他觉得有些阴谋的味道。 酒吧里面震天响,里面男男女女女围成一团,秦立走到角落坐下的时候,便看到楚清音被那女人搂着不停地灌酒。 但是楚清音脸上的表情,明显在享受。 秦立眉头紧皱,紧紧盯着两个人的动静,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楚清音便直接倒在了桌子上。 秦立瞬间确定自己的想法! 以楚清音的酒量,绝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倒下! 只能说明,酒精里面有东西。 而果不其然,那女人搂着楚清音站起来,朝着二楼走了过去。 上了二楼,那女人让楚清音倚在一个包厢门前,接着她敲响了包厢门,便直接离开。 不过两三秒,包厢门打开,里面伸出来一双大手,一把将楚清音给抱了进去! 秦立见到这一幕,眸子瞬间一片冰冷,大步走向那包厢门。 他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动他秦立的女人! 而此刻的包厢内,楚清音已经昏的一塌糊涂,她的盈盈细腰给一双手紧紧勒住,接着她便被扔在了一张大床上。 "清音,希望你不要怪我。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既然你不愿意和那废物离婚,我又打不过那废物,只好出此下策。"男人的声音在包厢里面,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接着男人从角落搬出一架摄像机,对准了大床。 "今天晚上之后,你就是我的人。"男人眼中充斥着激动的神色。 只要他有了这个视频,不管楚清音愿不愿意,都永远只能被他给掌控! 想到这里,他胸口急速起伏,犹如恶狼一样,猛地扑向大床,伸手去撕扯楚清音的衣服。 但就在这时,包厢门被突然敲响,男人一愣不耐烦的转头:"谁啊?"门外的秦立眸子疯狂闪烁:"送酒的。" 男人皱眉,难不成是刚刚那女人让人送的?想到此,他微微笑起来,把酒精泼在楚清音身上,由他一点点舔干净,那岂不是更刺激? 当即他站起身猛地打开门,但那一脸猥琐的笑容在看清楚来人的一刻,彻底凝固! "秦,秦立?怎么是你这个废物!"他大惊失色,抬手就要把门给关上! 但下一刻,他还没来得及关上,便被秦立给推进了房间。 "刘明昊,敢作敢当,怎么还怕被看到?"秦立冷冷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他当时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有想到这个人,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在没打过他之后,立刻找人吧楚清音约了出来,还下了东西! "你可真是煞费苦心。"秦立一步步走近刘明昊,"看来我今天真不应该放你走。"刘明昊慌了,他原本还想着,做了楚清音之后,明天秦立听到楚清音要和他离婚的消息,该是什么表情。 刘明昊本来还在幻想中兴奋不已,下一刻,就看到秦立站在自己的面前。 "不……不是,你,你误会了。"刘明昊咽了口吐沫,手颤抖得放在背后,想要将身后的花瓶拿起来。 秦立眼中冷光一闪,不再给刘明昊任何的脸面,一脚踹出去! 砰! 刘明昊一直是养尊处优温室里的花朵,哪里经受过这样的疼痛,当即疼的差点昏了过去。 而这一脚,彻底将刘明昊想要暗算秦立的想法给扼杀,但是秦立并不打算就此作罢。 "我给了你几次机会?"秦立冷喝。 刘明昊抖得跟个鹌鹑似的,普通一下跪在了秦立面前,"我错了我错了哥,饶了我吧!""饶了你?你想我饶了你?"秦立眯眼,手中冷光一闪,一根银针被他捏住。 刘明昊现在只想赶快离开,他不知道秦立会做什么,他只记得他带的那十几个混混,在秦立面前也不过一瞬间就被打趴了。 "对对,饶了我,我立刻就滚,我再也不敢了!"秦立点头:"好,你想走,那就走吧。" 嗯? 刘明昊惊愕的抬头,秦立这么好说话? 他皱眉,暗道难不成秦立是因为他的身份,所以不敢乱动手? 一时间,恶向胆边生,刘明昊一把抓起旁边的花瓶,抬手就砸向秦立! 可就在这一瞬间,秦立手中的银针猛地飞出,噗呲扎到刘明昊的裤裆中间! 下一刻,噗噗好几声,刘明昊裤裆里屎尿味冲天! 竟然是当场大小便失禁! 刘明昊瞬间崩溃了,啪的一声扔掉了手中的花瓶,疯了似的冲出了包厢。 秦立冷冷的看着刘明昊跑出去,他知道,从今天开始,刘明昊的命根子,再也无法用了。 此刻他才转身,将一地碎片清理干净,而后快速拿出银针,用针灸帮楚清音清除药力。 好在他今天跟过来了,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楚清音悠悠转醒,睁开眼就看到秦立的脸,她瞬间一愣,突然想起来自己被灌醉的事情。 但她第一反应却不是自己一直信任的爱人,对自己做了什么。而是一巴掌甩在了秦立的脸上! "你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秦立被打懵了,***我刚刚救了你,你转头打我这算几个意思? "你竟然想要对我用强的!" 楚清音满眼怒火,指着这张床大喊。 秦立默了,看来楚清音以为自己自己要对她做什么。 当下秦立也不说话,他不想要解释什么,反正他在楚清音的心里,一直都没什么地位。 他只让自己问心无愧。 "我没做,你爱信不信。"秦立起身,推开房门直接离开。 看到秦立如此干脆的离开,楚清音气不打一处来,抓起枕头狠狠的朝着门口扔过去! "秦立你个***!" 她话落,突然想起什么,立刻看向自己的身体,衣服好好地穿在自己身上,下面也咩有异样。 难不成秦立真的没有动自己? "哼!就算没有动,也有歪心思,就算是个哑巴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楚清音一脸愤怒,陡然看到倒在地上的录像机。 "好啊,秦立!你竟然还准备好了录像机,还说没对我做什么!"想到自己可能会被秦立给威胁,楚清音抬脚就要踹了过去! 但脚在半空中却停下了。 她死死盯着录像机咬牙,她要看看,秦立拍了什么,若是秦立手里有复印件,那她岂不是要完了。 当即她把录像机取下来,一边咒骂秦立一边打开了回放。 可就在看到回放的一瞬间,楚清音突然犹如被电击一样,怔在了原地。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豪婿临门秦立楚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