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比光年更遥远乔湘顾以琛六月流萤小说火热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爱比光年更遥远乔湘顾以琛六月流萤小说火热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女主角叫乔湘的小说——爱比光年更遥远乔湘顾以琛六月流萤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带给你:的爱情像一种过期的商品。最初他们很珍惜,把爱情藏在保险柜里。后来,藏着藏着,他的爱就过了期。

    爱比光年更遥远完整版阅读

    西郊一间公寓。
    乔湘缓缓睁眼,旋即便是一惊,周围是陌生的环境,并不是在医院。
    她忐忑不安的想起身,却发现手被紧紧绑在床头,一股浓烈的不安围绕着她。
    “有人吗!救命啊!”她喊道。
    话刚落音,不远处的门被打开,一张苍白中带着恨意的脸出现在门口。
    乔湘这才觉得事情有些超脱控制,她皱眉问道:“冷洁,你想干什么?”
    冷洁阴狠的笑了笑:“我想干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来人,去把她衣服给我扒了。”
    乔湘瞳孔猛然收缩,她挣扎起来,却还是无济于事,很快,两个下人便将她衣服扒的七零八落。
    在乔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闪光灯闪过,她惊慌的看去,说道:“冷洁,你到底想干什么?顾以琛不会放过你的!”
    “乔湘,难道以琛没跟你说,他就要跟我结婚了?”冷洁说。
    说完,冷洁也不管乔湘是什么反应,关上门走了出去:“去找人把我手机的相片合成一下,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
    乔湘,我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就这么没了,你以为你真的不需要付出代价?
    冷洁想着,嘴角浮起冷笑。
    乔湘怔怔的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低声道:“不可能,顾以琛不会这么做的,不会的。”
    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寻找着一切可能逃脱的可能……
    另一边,顾以琛听着沈辞口中吐出的那句话,整个人如遭雷击。
    直到半晌后,他才回过神来,声音沙哑的不似自己:“血癌?你在开什么玩笑?”
    沈辞手指交叉,淡漠的开口:“身为她的丈夫,你难道看不到她日益破败的身体?难道看不到她日复一日苍白的脸色?难道她没有对你说过,她的病情?”
    顾以琛承受不住的倒退两步,沈辞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清醒的听到耳朵里,越是这样越是难受,称得上是字字诛心。
    血癌,那么可怕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乔湘身上?
    沈辞看着脸色大变的男人,没有丝毫怜悯,只是冷声道:“顾先生,乔湘没多少时间好活了,你现在满意了吗?”
    说完,沈辞披上外套,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一连三天,顾以琛动用了手上的所有资源,可乔湘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毫无踪影。
    时间越久,顾以琛的心便越沉,他一想起沈辞说的血癌,便浑身发冷。
    乔湘拖着一身病痛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顾以琛手指**发间,心里后悔不已,他想起乔湘对自己说“我确实得了血癌”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后面的事情,他不愿去想。

    爱比光年更遥远在线阅读

    王和有些为难的撇过眼,并未说话。
    顶头上司的家事,自己该怎么说呢?看着半个月前还好好的顾以琛,现在像失去了所有属于人世间的生气,说不惋惜是不可能的,可是要说同情,他实在做不到。
    顾以琛扯了扯嘴角,自嘲的说:“怎么算得上的好呢?你说,那个女人为什么不离开我?为什么要留在我这种人身边?”
    男人闭了闭眼,掩饰下眼眶的湿热。
    病房里寂静无声,只剩两人的呼吸起伏,半晌后,顾以琛说:“王和,你去查查,乔湘所有的病历和进出医院的记录。”
    “好的。”王和转身欲走,又听顾以琛说:“冷洁那边,你看好了,别让人跑了。”
    顾以琛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冷洁,一想起他和冷洁的事,心里说不清是恼怒还是悔恨。
    他能怪谁呢?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下的,那些好的坏的伤人的,统统都是他自愿,可是,对于伤害了乔湘的冷洁,他也不会放过。
    顾以琛想,等处理了冷洁,就找沈辞要回乔湘的骨灰,到时候外面的大好河山,他会带着她一一走遍。
    可是他不知道,乔湘等了他整整三年都没有等到他的回心转意,他又真的能等到事情完了之后去带回她吗?
    当顾以琛再次踏进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进门的鞋柜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灰,空气中满是寒凉,甚至比外面还要冷。
    “湘湘,我回来了。”顾以琛说,手里捏着乔湘的病历,他想去沙发上坐下,却在迈步的那一瞬间,整个人踉跄着摔倒。
    轻薄的纸张就这么散落在地上,上面触目惊心的血癌那么显眼,乔湘病情的变化他都一一看在眼里。
    顾以琛默然的将病历重新拢好,抱在怀里缓缓靠着墙壁,终于落下泪来。
    在外面,他是雷厉风行的顾总,所以他不能被人看到悲伤,直到回到这方天地,他才能真真切切的将心里的痛尽情宣泄。
    只是,再也没有一个乔湘能安慰他了。
    “湘湘,我错了,我错了……”顾以琛眼眶通红,整个人蜷成一个极其没安全感的姿势,发出痛苦的呜咽。
    他恨自己,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乔湘不惜跟父母决裂跟着他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打拼,他本应该给她一个完美的未来,一个充满温暖的家庭。
    可是他做了什么,名利场上的追逐,商业圈里的夸赞,让他迷失了自我,忘了那九年,甚至让一个微不足道的冷洁欺上了门。
    乔湘一身病痛,再看到怀着他孩子的冷洁,是怎样的心情?
    顾以琛光是想,心就痛到快要撕裂。
    “湘湘,你回来,你回来啊!”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顾以琛低低的嘶吼。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全部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