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许阳光恰似你岑诺蓝愿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 几许阳光恰似你岑诺蓝愿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岑诺蓝愿小说书名叫《几许阳光恰似你》,小说讲述岑诺蓝愿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岑诺蓝愿小说全集阅读。月色悄无声息地在小礼堂外的空间流淌,当一阵透心凉的寒冷袭卷全身,岑诺往外套里缩了缩,大脑的混沌随之被凉气驱散。岑诺先是将双眼微微睁开一小道缝,小礼堂内灯光如昼,有些刺眼。

    岑诺蓝愿小说书名叫《几许阳光恰似你》,小说讲述岑诺蓝愿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几许阳光恰似你岑诺蓝愿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月色悄无声息地在小礼堂外的空间流淌,当一阵透心凉的寒冷袭卷全身,岑诺往外套里缩了缩,大脑的混沌随之被凉气驱散。岑诺先是将双眼微微睁开一小道缝,小礼堂内灯光如昼,有些刺眼。

    几许阳光恰似你免费章节阅读

    十月下旬的夜晚,寒意已浓。

    月色悄无声息地在小礼堂外的空间流淌,当一阵透心凉的寒冷袭卷全身,岑诺往外套里缩了缩,大脑的混沌随之被凉气驱散。

    岑诺先是将双眼微微睁开一小道缝,小礼堂内灯光如昼,有些刺眼,当她慢慢适应了光亮,才发觉自己坐在观众席第一排正中位置,舞台和睡前一模一样的空旷。

    但有哪里不对劲,她的脑袋好像并不是往后仰着,这就意味着她并没有靠在椅背,那她头枕的是什么东西?

    岑诺视线下移,看到一身眼熟的白色运动服……没错,确实眼熟,好像几分钟前还看到过……

    就此,岑诺彻底清醒,她迅速摆直脖颈,第一件事竟是摸了摸嘴角看自己有没有流口水。

    确定没有做出糗事后,岑诺停顿了一会儿,等待右侧发出声音,她以为蓝愿会和她说些什么。

    但小鹿乱撞地等待过后,依然只是一片宁静。

    岑诺缓慢地侧过脑袋,见蓝愿微仰着头,沉酣的闭着双眼,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晃得发亮,让岑诺好生羡慕。较浅的发丝零散在额头,柔和了他英挺的轮廓。

    他无意识地移了下手的位置,岑诺才发现他的衣袖依然处于臂肘上方,他的双手正抱住暴露在冷空气里的小臂。

    岑诺观察他的袖口,比较宽松,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帮他把袖子放下。

    岑诺动作极其谨慎,生怕把他弄醒,她可不想被误以为对他图谋不轨,落得一个‘女流氓’之类的称号。

    岑诺紧抿双唇,神情肃穆,轻手轻脚一寸寸地往下拽拉他的衣袖。想着此刻的自己简直比手持手术刀的外科医生还要小心谨慎。

    终于通过他覆盖在小臂的掌心,成功抵达手腕处。岑诺放松地呼了口气,自认和刚做完大手术的医生的神态如出一辙。

    “早啊。”带着忍笑的颤音,那个只听过几次,却好像已扎根心底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岑诺立刻惊得转变为背着教导主任上课偷吃零食,却被抓到现行的小学生,直接原地站起,慌乱的眼神直勾勾盯着蓝愿。然而慌乱之余,她还是看了眼手表确认时间——凌晨两点。

    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蓝愿的问好,是说好晚还是好早?神情一时有些苦恼。

    蓝愿向上伸直双臂,左手握住右手手腕,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同时扯出希望得到谅解的笑容,解释道:“我在咖啡厅打工,没到点老板不让走。回来这里看你睡着了,本想等你醒来,没想到我也睡着了。”胳膊刚放下,又习惯性地捋起衣袖,“抱歉,又让你等这么久。”

    这个‘又’字,用的就很微妙。

    蓝愿站起身,高出岑诺整整一头的挺拔身姿让岑诺又是一阵心神荡漾

    蓝愿掏出钥匙,确认过后,递给岑诺:“这次肯定没错了。”

    岑诺应了一声,连忙伸手去接,碰到钥匙的同时,指尖也触碰到蓝愿冰凉、异常白皙的手指。

    岑诺触电般‘噌’地收回手,钥匙应声而落。

    看着一个滑步溜到椅子底下的钥匙,岑诺懊恼得憋红了脸,质问自己只是稍稍碰了一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这下子情何以堪?

    岑诺立刻蹲下去捡钥匙,在蓝愿之前,急迫的把钥匙握在手中。

    蓝愿觉得岑诺突然莫名的、充满魄力的气势很有意思,他不知道这是岑诺对她自己恼羞成怒的结果。

    蓝愿张开口,刚想说话,却被一声回荡在剧场里的‘咕噜噜’的空旷巨响打断,声源来自岑诺的肚子。

    岑诺无地自容地半捂着脸,催促起他:“你赶紧回宿舍吧。”

    “宿舍十一点就宵禁了。”蓝愿修长的手放在肚子上揉了揉,“我好像也有些饿了,等天亮一起去吃早饭吧。”说完,重新坐回刚才的座位。

    一起吃早饭?这算是对她发出的约会邀请吗?岑诺满脑子想入非非,然而刚坐下沾到椅子,又是一阵叫嚣饥饿的声响。岑诺把外套的帽子扣在头上,掩耳盗铃般掩饰尴尬。

    蓝愿的语调变得有些认真:“没吃晚饭?”

    “如果你是指昨天的晚饭,确实没吃。”岑诺在‘昨天’二字上加了重音,因为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天了。昨晚她原本打算参加完戏剧社活动再去吃晚饭的。

    “怪我。”这一次蓝愿是很认真地感到抱歉。

    岑诺以缄默不语从侧面表示认同和接受他的道歉。

    时间在手表的滴答声中流逝,或是因夜已深引发的疲惫,或是静默的空气中弥漫的微妙感,岑诺托着腮不知该假装睡觉还是寻找话题。

    她用余光瞄向蓝愿,蓝愿正脑袋仰靠在椅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轻闭双眼,半晌微睁,口吻如山间雾霭,迷蒙不真切,氤氲岑诺无法感知的情绪,平静而幽深不知所踪:“我叫蓝愿。”

    为什么要把自我介绍说的如此……高深莫测?岑诺挠了挠落到唇边的发丝,“我知道,瑾姐跟我说了。”

    蓝愿细长的手指微不可觉地抬动,蜻蜓点水般没有留下痕迹。

    岑诺想到还没有介绍自己,礼尚往来地说:“我叫岑诺。”

    蓝愿兀自歪头,若有所思地低喃重复:“岑诺……”

    蓝愿的声音对于岑诺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确切说他整个人都充斥着这种——可以让岑诺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的魔力。

    岑诺觉得,这种感觉,像极了情窦初开。

    几许阳光恰似你全文阅读

    岑诺所在宿舍一共有四个人,除了中文系的魏瑾和贾园圆,还有一个与金融系的岑诺是同班同学的女生——安已。

    大一入学时,岑诺以为她会和这个同班又同宿舍的女生相处得很融洽,却不曾想安已独自在校外租房,鲜少回宿舍。

    虽然宿舍里也有她的床位,但一年过去了,至今仍没有铺被褥,上面散落的是各种各类的专业书籍,属于她的柜子里也堆满了书和宣纸。她似乎是把宿舍当成了一个临时仓库。

    贾园圆粗暴地把安已的书推到床铺里侧,急不可耐地拉过岑诺,坐在安已的床上,脸上明确写有‘八卦’二字:“你昨晚和蓝愿什么情况?”

    岑诺知道一夜未归,肯定要对贾园圆和魏槿做个解释,可贾园圆偏挑魏槿参加学生会的空档问这个问题,“能不能等槿姐回来后,我向你俩一起解释?”

    “不行!”不料贾园圆一口否决,“我特意等她走了问的!”

    “为什么?”岑诺被贾园圆的态度搞得莫名其妙。

    “这你就别管了!”贾园圆催促着:“你就直说你俩昨晚到底做了什么?”

    “就坐了一晚。”岑诺单纯地眨巴着清澈的眼睛,“然后早上吃了顿早餐。”现在想想,吃早餐时对面坐的是蓝愿,还有种轻飘飘的不真切感。

    “看你这表情,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贾园圆指着岑诺,眼睛瞪得溜圆。

    “这么明显吗?”此话一出,也就相当于大方承认了她对蓝愿的喜爱。

    贾园圆咋舌,搭配古怪的笑容:“这下有好戏看了。”

    “什么好戏?”岑诺感觉她怪怪的。

    宿舍房门被打开,贾园圆赶紧闭上嘴,好像差一点就泄露天机似的,但当她看到来人不是魏槿,立刻换上极度反感的表情。

    经久不见人影的安已沉默地扫了一眼坐在她床位的两人,随即熟视无睹地径直走来。

    岑诺赶紧不好意思地起身,对她打招呼:“你回来啦,椅子被撒了水,我们就坐在你床上了。”

    贾园圆却拉下脸,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最后还是岑诺给她硬生生拽起来的。

    安已弯身拿了几本放在床上的书,其中一本被压在贾园圆的手机下面,安已刚要挪开手机,贾园圆先一步迅速把手机拿走,就像躲避细菌似的刻意避免安已的触碰。

    岑诺在一旁直踢贾园圆鞋侧,让她不要把不友好的态度表现得如此明显。

    从来不压抑情绪的贾园圆,反倒来了劲头。她厌恶地盯着安已,声音满是讽刺:“八百年不回一趟宿舍,回来一次还板着张臭脸,跟全世界都欠她钱似的,看着就不顺眼!”

    一贯秉承沉默是金的原则的安已,默默放下书,回身简单直接地问:“想打架吗?”

    虽然宿舍因安已的一句话立刻硝烟四起,但岑诺竟在心里高声呐喊:太帅了!简直霸气侧漏!安已要是个男生绝对迷倒万千少女!

    内心这样想着,说出来的话却是息事宁人:“俗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都是女生,何必自相残杀?”岑诺拦在贾园圆面前,笑眯眯地想让她认可自己的话。

    然而贾园圆的暴脾气一上来,哪顾得上许多,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直接就要扑过去。

    岑诺见说的不管用,随即死命抱住贾园圆的腰,豪气冲天地对安已说:“你快走!我掩护你!”她记得大一体检时,在她前一位体检的安已体重只有八十斤出头,如此弱不禁风,哪里是彪悍的贾园圆的对手?

    安已默默瞥了岑诺一眼,转身拿起书,未再发一言。关门的声音不轻不重,听不出她是庆幸还是愤怒。

    “你为什么护着她?!”贾园圆倒是明显被气得不轻,恼怒地推开岑诺。

    岑诺大大舒了口气,反问道:“你为什么对安已这么不友好?”

    “原因我已经说过了,就是看她不顺眼!”

    “我觉得她只是性子比较闷,不太爱说话。”

    “哼,是不爱说话。”贾园圆冷笑:“但是一开口就能把人怼死。”

    岑诺顿时大悟,看来贾园圆曾经被安已怼过,以她的暴脾气,吃了哑巴亏,肯定会单方面记恨安已。

    贾园圆看岑诺抿着嘴似乎在笑,摆出恶狠狠的模样,“你笑什么?再笑小心我把你喜欢蓝愿的事情捅出去!”

    岑诺倒是不甚在意,大喇喇地眯着笑眼打趣道:“正好!省的我去告白了!”

    岑诺乐呵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却忘了那里被贾园圆不小心洒了水。随着‘嗷’的一声叫喊,岑诺一蹦三尺高。

    贾园圆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岑诺抖落沾到水的裤子,感觉裤兜里沉甸甸的,还有金属碰撞的响声。将东西掏出,是两把宿舍钥匙。

    怎么会多出一把宿舍钥匙?岑诺愣住片刻,随即喜上眉梢,把裤子的灾祸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回想起来,昨晚蓝愿把戏剧社的钥匙交给了她,她却忘记还蓝愿的宿舍钥匙。

    这么说来……岑诺暗自窃喜,她又可以见到蓝愿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几许阳光恰似你岑诺蓝愿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全部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喜欢的宝宝们冒个泡吱一声,给小编爱的鼓励,好咩~~爱你们~~笔芯~~!!希望大家每天有一个好心情~~暴富暴瘦变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