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软糖阮甜许诺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小软糖阮甜许诺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阮甜许诺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小软糖(阮甜许诺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作者是沐雨经霜,讲述了阮甜在高二的时候偷偷喜欢上一个男生。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阮甜许诺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小软糖(阮甜许诺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作者是沐雨经霜,讲述了阮甜在高二的时候偷偷喜欢上一个男生。冷白色的皮肤,微卷的黑发,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角,便成为了她整个十七岁最难忘的绘卷——

    小软糖章节全文阅读

    许诺眉眼淡淡地看着那群小流氓狼狈下车,被倾盆大雨浇得像一只只的落汤鸡。
    他手里被破洞女生如同扔炸弹一般塞了一把粉色的折叠伞,少年嫌弃地看了一眼,转头准备物归原主,垂眸便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
    就算是卡姿兰纤长浓密大眼睛,也挡不住那扑面而来的单蠢天真之气。许诺面无表情地将雨伞扔到她怀里,转身走到原本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坐好。
    少年掏出耳机,白色的耳机线并不像一般毛躁的男生那样打着乱七八糟的结,分分明明,整整齐齐。
    窗外的雨水在镜面上滑落一道又一道的痕迹,少年精致的侧脸望向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是这一整个被阴雨遮蔽的昏暗车厢,最为亮眼的风景线。好像所有的外物全部都被虚化,就连背景也变成了或浓或淡的斑驳色团,只有他宛如那首《断章》中的明月,皎皎地亮着微冷却绚丽的光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阮甜很想坐在他身边,这个少年身上有她梦寐以求的勇敢与自信,好像坐得近了一点,便能从他身上汲取到无限的勇气与信念。
    但是她又不敢离他特别近,仿佛太近了会被那样的光芒灼伤。踌躇了一会,她便在少年前面一排的过道边座位上坐下。
    这个位置很微妙,如果靠在椅背上,用眼睛的余光,正好能够看到少年细碎微卷的黑发,和映在镜面上模糊不清的面容。
    她的双手握紧,放置于腿上,脊背笔直地靠在椅子上,一双手臂就只能绷得挺直,偏偏脑袋还不敢明目张胆地转过去,只能靠眼睛拼命地向斜后方的少年那个方向瞅过去。坐在座椅上的姿态,比公园里的雕像还一丝不苟。
    许诺差点被逗笑了。
    女生不敢正大光明地看他,但是他坐在女生的后面却要随意自由得多。只见他突然抬起手,正在偷看的阮甜一惊,黑葡萄一般眼珠嗖地一下便转了回去,随后才小心翼翼地往后面观察了一番,许诺抬起手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
    阮甜:...吓,吓死了QWQ
    掩藏在手心下,许诺的嘴角微微地勾起。
    他若无其事地将手放下,原本看向窗外的侧脸转过,阮甜刚刚松了口气,大着胆子准备继续用眼角偷瞄的动作立刻收了回来,生怕和他的眼神撞到一般,正襟危坐,端正得不了。
    许诺:噗。
    少年又若无其事地转过脸,似乎刚才的动作只是因为看着外面久了,动一动脖子。
    阮甜鼓了鼓腮帮子,垂着小脑袋,盯着握着拳头放在腿上的双手,好像要盯出一朵花来。半响,到底是没忍住,她又开始偷偷地,偷偷地往后面看过去。
    小姑娘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在做出这样失礼的动作,以她的家教,从小被耳提面命地教育过,礼仪不良有两种第一种是忸怩羞怯,第二种是行为不检点和轻慢,我们阮家的孩子,哪一种都不能有。
    她现在这副模样,可不就是一副“忸怩羞怯”的糗样么。
    这样想着,阮甜不由得垮下了肩膀。她一点都不像是阮家的孩子,比起优秀的哥哥,真是差太远了。
    好像小兔子竖起的耳朵都慢慢地垂了下来。许诺细瘦的手指卷了卷耳机线,忽然转过头冲着她道:“喂,你叫阮甜是吧?”
    阮甜差点没惊得站起来,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小小地点了点头,便看到他指了指两旁的玻璃窗,说道:“大冷的天儿,你去把窗户关上。”
    他的态度很是随意,虽然没有用敬语,但是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一股颐指气使的嚣张。
    击玉敲金的嗓音让阮甜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女孩站起身,鼓着腮帮子将靠近自己的窗户关上,然后蹬蹬地跑到他这一边,将前排的窗户也用力地关上,随后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许诺觉得,像是看到了一只讨要胡萝卜的小白兔。
    “多谢了。”他道。
    女生的眼睛似乎更亮了,手指捏着椅背,扬起一抹笑容道:“不,不客气!”
    这是她与少年的第一句对话,有了这个开头以后,似乎之后的话也不那么难以继续。
    她小声地说道:“我也要谢谢你,在他们都欺负我的时候,你那么厉害,还把我的雨伞要了回来。”
    少年轻笑了一声,公交车拐了个弯儿,阮甜晃了晃,他指了指前面的座位,示意她坐好。
    待到女生坐下,他才收起了耳机线,挑了挑眉,对她之前的话回道:“雨伞被抢走了还可以要回来,但是一味的懦弱只能换来更加嚣张的得寸进尺。如果你自己不率先迈开步伐,谁也不可能帮得了你。到了最后,可能就不是要回一把雨伞这么简单的事情。”
    他其实不想多费这般口舌,因为校园欺凌这种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果那个被欺负的不能想清楚,坚强起来,是不可能指望欺负人的那个幡然悔悟。
    许诺自认不是个热心肠的老好人,也不想做什么高高在上的说教者,最初插手这件事,也不过是那几个人声音太吵,吵了他诺爷的清净。
    此刻,他看着嗫嚅着说不出话的女生,也不打算再继续说些其他。
    “景苑即将到达,请下车,开门请当心,交警提醒您,走路千万注意安全,横穿马路要走斑马线,为了您和您家人的幸福,请自觉遵守交通法规,谢谢您的合作。”
    公交车吱哟着慢慢停站,许诺站起身将手机耳机线放在书包里。敞开的车门刮进一阵凉意的秋风,他看了一眼打了个哆嗦的白裙少女,将肩上的书包放在了一边的座位上,驼色的外套随意地扔到女孩怀里。
    阮甜被少年的一番话正说的心里乱糟糟的,又看到他站起身准备下车的动作,到现在不过搭了两句话,甚至连少年的名字都不知道,偌大的一个S市,恐怕以后都不一定能再见到。她低着头,轻轻地咬了咬下唇,怀里便被扔了一件外套。
    “下次记得看天气预报。”
    少年抖开格子伞,在雨幕中渐行渐远,阮甜慌忙从这边的座位跑到另一边,透过被雨水打湿分隔的窗户,在公交车再次慢悠悠地驶开后,越来越模糊,知道一个拐弯,再也消失不见。
    又是数站以后,同样熟悉的到站提醒响起。阮甜小心翼翼地披上那件少年的外套,车外的秋雨越发急促,连带着秋风也更加强劲,吹得外套猎猎作响。
    她细瘦的手指抓住外套衣领那一片布料,裸露在外面的胳膊被无孔不入的冷风吹得抖起鸡皮疙瘩。
    然而,想起少年将外套脱下扔给自己时,只穿着一件短袖衬衫的样子,出于某种隐秘的,只有自己能体会到的心情,少女脸上浮起红晕,缩在那足够厚实温暖的外套中,却没有伸出手将冻得发抖的胳膊套进去。
    阮家的小别墅在小区里面,阮甜举着伞慢悠悠地走在过道上,虽然秋风很冷,但是心情却很不错。
    直到一辆熟悉的小轿车停在她身旁。
    车窗缓缓摇下来,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面容冷峻,看向她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极快的柔光,随后将视线落在她单薄的白裙和驼色的外套上以后,似乎又沉了两分。
    那外套,明显是男式的。
    哪个小肥猪试图拱我水灵灵的小白菜了?这件事哥哥绝对不答应!
    阮玺阮总经理这么想着,脸上的表情就更凶了三分。
    差点被他这表情吓哭的阮甜:噫呜呜咦QWQ
    “上车。”天生一副凶脸的兄长大人打开车门用自认为非常温柔的声音说道,然后吩咐前面的司机,“开暖气,开到四十度。”
    阮甜:......
    司机:......
    司机师父看了眼这离阮家别墅也就三百米的距离,镇定地转过头对着老板回道:“抱歉阮总,这辆车最高只有30度,40度的暖风它做不到啊。”
    阮玺:“...那就30度!明天记得提醒张助理,给我换一辆能开到40度的,OK?”
    妹控晚期的霸道总裁真是够了!
    然而,司机小刘无意中看了一眼恨不得缩成一团,与阮总保持最远距离的阮甜,真是心中油然而生出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
    阮玺:......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不过绝望的也不只是他一个,阮玺在推开门以后,看到坐在沙发上“脸色严肃”的父母,以及眼睛余光看到身旁已经恨不得缩到那驼色外套里滚成一个圆球的妹妹,同是天涯沦落人,你比我惨真开心的心情也油然而生。
    “这么晚不回家,去哪了?”阮父努力撑起笑容“和蔼”地问道。
    这皮笑肉不笑的凶巴巴的表情——
    阮甜:好,好凶!QWQ
    “好女孩是不可以这么晚回家的,你这身上的外套——”阮母接过他的话,“温柔”地说道。
    犹如教导主任一般精光闪烁的鹰眸!
    阮甜:噫呜呜咦QWQ
    阮玺:“母亲说得极是,甜甜这外套赶紧脱下来。”最好剪吧剪吧直接扔到垃圾箱!
    眼看着外套就要被抢,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勇气,阮甜死死地捏住外套,低着头冲了进去,一股气跑到二楼,抓着栏杆才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许动我的外套!”
    阮父&阮母&阮玺:!!!凶萌凶萌超可爱呀!
    小姑娘自认为第一次反抗了“严肃”的父母兄长,关上门趴在床上,抓着手里那件驼色外套,忍不住心头直跳。
    一楼的大厅里,阮玺松了松领带,坐在沙发上,与阮父阮母互相看了一眼。
    “学校那边怎么样?”阮母率先问道。
    阮甜是他们阮家的老来女,从小当成宝一般的宠着,玉雪可爱,乖巧懂事,阮母完全无法想象,会有人狠得下心欺负她辣么可爱的闺女!
    但是这话是沈妍说的,那孩子她清楚,不是个口出妄言的性子。
    提到这个,阮玺就不由得狠狠地拧了拧眉,原本就挺凶的表情,似乎更加凶悍了两分。他长得其实很英俊,只是表情太过凶悍,所以总会让人忽略他的长相,只注意他的气势。
    “今天放学,我没接到甜甜。”
    “学校的老师没说什么,但是——”阮玺冷声说道,“我敢肯定,甜甜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不止一两天了,这群瓜皮给老子等着!”
    他放完狠话,一向高傲的头颅却猛地垂了下来,“父亲,母亲,沈妍没说错,我们对甜甜的关心,实在太少了。”
    此话一出,饶是阮母这样的女强人,也差点落泪。
    父母似乎总是这样,越是爱她,就越是希望她可以好好的,可以变得更加优秀。又或者他们都是优秀的人,阮玺自小也是精英教育,高压学习这么过来的,阮父阮母不愿意女儿做漂亮的金丝雀,在日常的言传身教中,便一边忍着宠溺,一边严上三分。
    他们本来以为,甜甜这么软弱胆小的性子是因为家庭原因,但是他们已经在努力释放出和蔼可亲的信号,甜甜却还是一副惊弓之鸟的表现。
    到现在,被沈妍一语惊醒梦中人,做家长的终于恍然大悟。
    阮父目光沉沉,当机立断道:“转学!裕华高中,我会亲自和校长好好谈上一谈!”
    或许高二转学显得有些草率,但是相比较她的成绩,相比较他们对她的期许,做父母的更希望孩子过得快乐。他们曾经做错了,但是现在想要改正,或许还不算太晚?
    阮母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我会好好挑选的。”
    阮玺补充道:“母亲,记得征求一下甜甜的意见,这次也让甜甜来做选择。”
    三人又就转学事宜商量了一番,二楼房间内,转学事件的主人公也在考虑着同样的问题。
    从驼色外套口袋中掉出一枚校徽,阮甜捏着那枚校徽,“第一高中,么?”
    那个昏暗的公交车内,仿佛从璀璨银河中走下的少年,他说,如果你自己不率先迈开步伐,谁也不可能帮得了你。
    阮甜的眼睛微微地亮了起来,那枚校徽胸章安静地躺在她手心里,被紧紧地握住。

    小软糖章节在线阅读

    S市第一高中,建校百年,历史悠久。这里有最优秀的教学资源,最优秀的老师团体,所要求的学生,自然也是整个S市最优秀的那一部分。
    阮甜的学习成绩很好,阮父并不担心她无法通过入学考试的笔试测试。但是S市高中的转学,还需要进行一次面试。
    阮家家境富裕,阮父思索了良久,却仍然没有打算用金钱或者人脉等东西,给女儿考入一高打开方便之门。
    他将公司的所有事宜都交给了儿子,然后亲自坐着车陪女儿一起去参加考试,余光便看见了甜甜脸上实打实的期待之情。
    想起一高那堪称变态的转学通过率,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阮总,难得犹豫了许久,在心里琢磨了一下语言,才试探性地问道:“甜甜,为什么会想要来这一所高中呢?”
    昨天在饭桌前,阮甜鼓起了全部的勇气,说完那句“我想要转学,去S市一高”以后,就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不止立刻低着头不敢看他们,甚至因为震惊的他们没能及时回应,差点急得哭了出来。
    阮父只得答应,并且完全没得到答案。现在有机会,他自然不想错过女儿的一点一滴的心思。
    被父亲这么一问,阮甜捏着书包带的手一紧,那件驼色外套被她认认真真地洗好,叠整齐以后放在书包里,镶着金丝边的校徽放在胸口前的口袋中,随着心跳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地跃动。
    为什么会想要转学呢?为什么能够鼓起勇气和父母提出这么任性的请求呢?阮甜想,她或许可以找到很多借口,但是归根究底,她想要在离少年更近一些的地方,做出一些需要勇气与坚强的改变。
    她不想再,这么软弱下去了。
    女孩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父亲,郑重地说道:“这场考试我,我会全力以赴。父亲,请在考试之后,让我自己选择班级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阮父一口答应,鼓励道:“还有其他想要的吗?比如要不要爸爸来接你放学回家?或者上下学都可以哦,有新认识的朋友也可以邀请她们来家里玩,爸爸和妈妈非常欢迎哦。”软糯的女儿第二次鼓起勇气向他提出请求,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爸爸也给你够下来!
    “嗳?!朋,朋友?”她从没敢想过这个词,也从来与这个词无缘,只是不忍父母为她担忧,故而从未说过,此刻慌忙摆手道:“不,不用麻烦了。我会安排好的!”
    反正也不可能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
    她有些沮丧地想着,不期然地想到那个在公交车上对她伸出援助之手的少年。
    或许,那个男生,会愿意?不不不,他那么好,肯定会有很多人,很多人喜欢他的!
    被阮甜认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许诺此刻正挎着单肩包走进学校。
    长腿高个,面容俊美,最普通的校服在他身上愣是穿出了时尚街拍的酷帅,这个可以凭脸横扫一整个S市高中校草的男生,此刻却完全没有享受到校草应有的夹道欢呼,小鹿乱撞。
    究其原因——
    “呦呵,李奇你这发型很别致啊,昨天给你剃的光头,怎么着,今天自己琢磨琢磨,搁旁边整两丛椰子林,想要赶超地中海啊?”余光瞧见昨个儿篮球队挑头的刺头,诺爷发威x1。
    挑衅不成惨败剃头的李奇:...MMP!你这许诺坏得很,我说你剃完头还好心给我介绍了一家植发所,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
    李奇K.O!
    “什么玩意?”走到书桌前抽出桌洞里一张粉色的信封,少年修长的两指夹住薄薄的纸张,拆开后,看了一会。
    班上的同学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唯有那还未认清许诺的真面目,前仆后继地注定牺牲在毒舌的利刃中的妹子,还在□□地扒着教室门,期待地看着他的回应。
    他啧了一声,抽出一杆签字笔龙飞凤舞地在情书上画了几笔,站起身,单手插在口袋中,交还给了等在门口的女生。
    激动的女生打开信封,映入眼帘的是——
    一篇堪比语文老师教科书级别的错别字、病句、不当成语改错指南。
    这是,什么鬼?
    一脸懵逼的女生抬起头,便听到懒洋洋的带着倦意的嗓音。
    “高二五班的是吧?我看你们语文老师老刘见天儿地在讲台前声嘶力竭地给你们上课,怎么写一封信还这么错漏百出?连情书都写成这样,对得起老刘那一天一盒的胖大海含片不?”
    女生目瞪口呆,半晌后回神,看了他俊秀精致的外貌一眼,最后挣扎道:“我没有许诺同学那么好的成绩,所以如果在学习上有不会的问题,可以向你请教吗?”
    她这话并没有吹嘘,常年霸占年级第一的许诺在不知道他真面目的小女生面前,是妥妥的男神学霸校草级偶像人物。
    然而这位校草并没有男神的和善,只见他露出“核善”的微笑,慢条斯理地说道:“有问题找老师,诺爷可不是你能请得起的家教。”
    终于从他这张脸带来的迷惑中清醒的女生:...MMP!谁要请你做家教啊!
    她可算明白为什么她说要给许诺告白,小姐妹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了!
    这敢于直面许诺的勇士谁爱来做谁来吧!
    娇俏可爱的少女捧着一颗破碎的少女心转头就跑,身后的同班同学对她致以崇敬而同情的眼神。
    真要细数一下,在诺爷手上碎掉的少女心,两麻袋都不够装。感谢诺爷让他们一众□□丝认识到,脸其实也不是万能的,即使许诺这样天怒人怨的盛世美颜,也抵消不了那比刀子还要利上三分的嘴所带来成吨伤害。
    “诺爷啊诺爷,”坐在他身后的男生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对上他转过头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怂了一下,却还是坚强地,不抱希望地询问道:“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抵挡得住你诺爷的刀子嘴,看透你掩藏于心底的那一丝柔软吗?”他说着,还诗兴大发地咏唱起来。
    许诺:“...闭嘴,你那比乌鸦还难听的嗓音已经造成了十级污染。”
    男生:...QWQ
    他在嘴边划拉了一下,许诺转过身,轻嗤一声。
    心底的温柔?开什么玩笑?他诺爷像是温柔的人么?
    “那,那个,我找许诺同学。”
    喧闹的教室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扒着门口的墙壁的阮甜被这齐齐的注目礼吓了一跳,手脚都快要不知道放在哪里。
    忽然,她看见了人群中那个鹤立鸡群的少年,圆润的眼睛猛地一亮,好像小奶猫看见了主人,遇难者看见了救世主,抬起手冲着他挥舞道:“我,我是阮甜呀。许诺同学,又见面啦。”
    她圆满地通过转学考试,又从校长那里得到了关于少年的姓名和班级,便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
    说着,阮甜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将手中提着的纸袋从背后拿到了身前,认真地说道:“许诺同学昨天帮助了我,还好心地送我外套,提醒我记得看天气预报。我已经决定听从许诺同学的建议,多谢你的提醒和帮助。”
    “以后,我可以,可以成为你的朋友么,许诺同学?”
    所有人:哇哦~还有英雄救美?想不到你是这样的诺爷!
    说好的诺爷是一个冷酷绝情的男人呢?→_→
    被当众处刑的许诺:......
    他可以装作不认识这个女生,并且把她轰出去么?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小软糖章节免费阅读,小说细节描写很细腻,构思巧妙,故事情节一环紧扣一环,耐人寻味,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