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宠溺沈薇酒段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 偏执宠溺沈薇酒段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主角们是沈薇酒段钦的小说好看吗啊?请欣赏由作家我有解药所写的言情小说偏执宠溺沈薇酒段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瘫痪了的拳王段钦原本以为世界只剩下黑暗,但他却遇到了沈薇酒。 她是最炙热的光,

    主角们是沈薇酒段钦的小说好看吗啊?请欣赏由作家我有解药所写的言情小说偏执宠溺沈薇酒段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瘫痪了的拳王段钦原本以为世界只剩下黑暗,但他却遇到了沈薇酒。 她是最炙热的光,是他身体里流淌的滚烫血液,将他从黑暗中拉了出来。 他们彼此相爱缠绵,在订婚的前一天,沈薇酒却逃走了。 段钦杵着拐杖摔倒在地,阴郁的眼神中藏在偏执,他要抓住她,独占她,让她再也不敢离开他。 三年后,段钦重回擂台,却看到擂台下眸光闪闪的少女,忍不住的捏紧了拳头,一局结束之后,少女就像这么多年的梦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段钦身上带着***,眼神中充满着极深的爱恋,“你逃不了了。”

    偏执宠溺精彩章节全文阅读

    篝火渐渐熄灭,外面的人大部分醉的不轻。 喝醉的段钦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非要拉着沈薇酒的手才愿意回去,丹帮忙将段钦抬到楼上,段钦的目光却一直黏在沈薇酒的身上。 沈薇酒脸上的艳色就没有消失过,她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姑娘,只是被喜欢的人看一眼便面红耳赤,看到段钦上了楼,她刚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楼上传来带着醉意的喊声:“阿酒。” 沈薇酒的脚步顿住,然后转身就往楼上跑去,狭窄的楼梯像是穿梭了十年,她正奔跑在阳光炙热的街上,头顶飘过几朵白云,她飞身扑进他的怀抱。 丹看到沈薇酒进来便退了出去。 屋子里点了一盏小灯,朦朦胧胧的,段钦坐在轮椅上呼吸中带着醉意,像是将整个房间都染了酒香,他锋利的眼神如今变得茫然,毫不掩饰的直勾勾的看着沈薇酒。段钦若是清醒,看到他自己的眼神便知道他一直掩藏的情意早就暴露在空气中。 沈薇酒慢慢的靠近段钦:“你刚刚在喊谁?” 段钦的眸色随着少女的靠近逐渐变深,他向沈薇酒伸出双手,“阿酒。” 沈薇酒猛的扑进段钦的怀里,段钦被撞的低咳一声却紧紧的搂住沈薇酒,舍不得松开。 她又扑进他的怀里了。 段钦本来体温就高,喝了酒之后,更是烫人,他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沈薇酒的脖颈:“我醉了。”这句话像是对他自己说的一样,他只敢在喝醉之后如此放肆的拥抱夜夜入他梦的少女。 沈薇酒听着段钦的心跳,有点委屈的道:“你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想起我。” 她想到那个夏日,她同样撞进段钦的怀里,段钦拥着她,在她耳边低语:“阿酒,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过了一会,段钦道:“阿酒,我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我将她一个人留在那里。” 沈薇酒不知道段钦在说什么,但她却听出了来段钦声音中含着的醉意,似乎这些话只能在喝醉了说出来,她轻轻的道:“没关系的。” 段钦将沈薇酒搂的更紧了。 外面传来羞涩的笑声,沈薇酒才像惊醒了一样从段钦的怀里起来,段钦的眸子里露出了一丝不高兴,仿佛在怪下面的人打扰他们一样。沈薇酒跑到窗户往下看去,原来是帕布洛酒醒之后非要抱着他的老婆回家,玛蒂娜的妈妈脸上带着羞涩的笑意,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我们回去了。”然后搂着帕布洛的脸大声的亲了一口,帕布洛立马飞奔起来,两个人在深夜的大街上狂奔。 沈薇酒不禁想到,幸好玛蒂娜早就回家睡觉了,不然估计这两个人会把自己的女儿弄忘记。 段钦原本迷茫的眼神渐渐清明然后就被浓重的墨色遮掩,他也想抱起沈薇酒,让她飘扬的裙摆在瓦伦西亚的上空旋转,但是他做不到,段钦闭上眼睛,他只能扯着她的裙角,将她带入最黑暗的深渊。 沈薇酒看了一会,转过头才看到段钦似乎已经睡着了,这人就算是睡着了也死死的叩着轮椅,不知道在想什么。 段钦可以感受到柔软的毛巾在他脸上擦过,少女缓缓的呼吸靠近,一个轻柔的吻落到他的脸上,段钦心中一窒,他的手指却被少女一个个***,整齐的放在他的胸前,然后被盖上一个毯子,带着软意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晚安。” 房间里渐渐只剩下他自己的呼吸,孤独躁动,段钦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腿,眸色深沉。 * 陈末将段钦放到瓦伦西亚的时候,不仅替他找了护工,还给他预约了医师,那个医师已经来过两次了,今日又到了段钦见医师的日子。 沈薇酒正歪在沙发上,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明明困急了的模样却不舍得回去睡觉。 段钦道:“既然不想回去,就在这里躺着睡一会吧。” 沈薇酒睡意朦胧,“阿钦.....” 舌尖抵住上颚,发出的气流轻而柔软,沈薇酒喊完之后便睡着了。 段钦冷硬的神色微微缓和了一点,听到外面的敲门声,护工去开了门,门口却站着一个金色头发的女人,她套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眼神轻佻:“我是胡安的助手贝妮塔,他今日来不了了,所以我先给段先生做检查。” 段钦皱眉看着外面的女人,胡安确实打过电话说今天来不了了,但是并没有说会派助手过来。 贝妮塔看到段钦的时候眼睛明显一亮,她原本以为亚洲的拳击手都是丑陋矮小的,但是面前这个男人却完全相反,光是从他的上半身她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若是没有瘫痪该有多高。 “段先生,我是贝妮塔,今天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 段钦看了一眼被吵的翻了一个身的少女,放轻了声音道:“跟我来。” 贝妮塔做调查的时候,从这里被辞退的护工都说段钦脾气不好,但是这个男人对她说话却这么的轻柔,难道她连脸都没有露出来这个男人就知道她长得好看吗? 有一个专门的理疗室,段钦平日里也会让护工按摩,防止肌肉萎缩,贝妮塔仰着头走进理疗室指挥着护工将段钦给放上去。 段钦半靠在专门的床上,声音冷硬,丝毫没有在外面时的轻柔:“你说有个好消息是什么好消息?” 贝妮塔将口罩摘下露出她引以为傲的脸庞,“段先生,别急,我先给你检查一下可以吗?” 段钦点头。 贝妮塔看着段钦的长腿道:“方便把裤子脱了吗?” 段钦微微颔首,护工过来便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他的里面早就穿了检查时穿的短裤,贝妮塔有些遗憾。 段钦的腿经常被按摩,就算这么久没有运动也没有萎缩。 因为很久没有晒过太阳,腿上透着苍白,但是上面还是覆着流利的肌肉线条,仿佛下面还蕴含着蓬勃的朝气,贝妮塔伸手碰了碰,发现段钦的眸色冷静,不带丝毫感情的看着她,她被这眼神看的心中一跳。 看来段钦的腿确实毫无感觉了。 贝妮塔对着护工道:“你先出去吧,我有一些事情只能告诉段先生。” 段钦手指轻敲床边,“出去吧。” 他倒是想看这个贝妮塔能说出什么东西。 等到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贝妮塔将白大褂脱下,她的里面穿的是紧身的衣服,十分衬托她的身材,她原本以为段钦的目光会稍微变一下,但是对方还是那个样子,仿佛看不到她的身材。 “有什么话快点说。” 贝妮塔有点气恼,但是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还是轻轻的碰上段钦的腿,“我来给你检查一下。” 她的双手轻轻的揉捏段钦的小腿正准备往上面揉捏的时候就被段钦捏住胳膊,段钦的一拳有五百斤,他捏住贝妮塔的手丝毫没有手软,直接让贝妮塔哭喊出来:“痛,痛!松手!” 段钦冷冷的道:“检查好了吗?” 贝妮塔脸上布满泪水:“好了,好了。” 段钦松开手,贝妮塔就看到自己的胳膊上青了一块,顿时也不敢撩拨段钦了,“胡安这次没有来就是因为发现有一个方法可以帮你恢复腿,可能效果很慢,但是时间一长,重新站起来不是问题。” “你说什么?”段钦的声音带着低哑,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蛇,如果下一秒说的不符合他心意他就会拎着拳头揍过来,贝妮塔有点胆战心惊的:“我说你的腿能好,难道你不想好吗?” 段钦绷紧了下颚,“我知道了。” “你只要听我的,保证没多久就可以站起来。”贝妮塔才不敢=管自己说的话有多夸张,她只要取得段钦的信任就可以了。 沈薇酒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丹在忧心忡忡的看着她,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坐了起来,“我昨晚睡太晚了,所以就睡着了。” 丹道:“沈小姐你醒了就好了,刚刚先生的医师过来了。” 沈薇酒点头,她知道今天是医师给段钦检查的日子,但是胡安不是说今天无法过来了吗? 丹担心的道:“之前那个医师没有过来,来的是一个女人,但是我感觉那个女人有点奇怪。” 沈薇酒眸子微睁:“啊?” 丹道:“她给先生做检查让他们护工都出来,而且......我总觉得她不像是医师。” 沈薇酒道:“我上楼看看。” 沈薇酒直接从沙发上下来没有穿鞋就直接的跑上楼,理疗室站着护工,护工道:“沈小姐......先生让我们都出来。” 外面的门被敲响,贝妮塔有点烦躁可是又不敢发脾气,只能好声好气的和段钦道:“这个理疗要十分安静,能不能让.....”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就被从外面打开了,这个护工怎么都不问段钦的意见就进来了,都不怕惹段钦不高兴的吗? 贝妮塔以为段钦会将进来的人赶走,她转身准备看好戏的时候却发现进来的是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长得比她还要好看。 贝妮塔瞅了一眼段钦,段钦的脸色很黑,仿佛海上即将来临的暴风雨,贝妮塔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就算是长得比她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被段钦凶,说不定这个东方美人要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贝妮塔正准备欣赏女人哭唧唧的样子,却看到那个女人走了过来气势汹汹的道:“段钦,你为什么不穿裤子?” 竟然还敢说段钦。 贝妮塔以为段钦会让这个女人滚,谁想到段钦却猛地将旁边的毯子盖自己的腿上,黑着脸,语气却十分的轻柔:“你怎么又忘记穿鞋?” 贝妮塔张大了嘴巴,他.....难道不是应该让她滚吗? 竟然这么温柔的问她怎么不穿鞋。 贝妮塔的目光放到女人的脚上,才发现那双脚一点都不好看,不禁讥笑了一下。 她刚刚笑完就看到段钦看过来的目光,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沈薇酒没有去管自己的脚,而是在段钦旁边站着:“我要看怎么理疗的,以后我帮你。” “这个治疗人太多不好。”贝妮塔弱弱的说了一句,她刚刚说完就听到段钦道:“好。” 看着少女一张小脸气鼓鼓的,仿佛碰他一下,她就要扑上去告诉别人,他是她的。 段钦觉得他真的没救了。 他爱惨了少女脸上的这种表情,甚至忍不住的心情愉悦。

    偏执宠溺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段钦既然同意,贝妮塔也不能说什么,她现在才发现这个少女对于段钦来说实在是不一样。 贝妮塔的手指轻轻的摩擦了段钦的皮肤,但是这样也好,她原本以为段钦是性冷淡,现在看来她没有理由比不过一个傻丫头。 她向来对自己的外貌有自信。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捏住了,贝妮塔打了一个颤,这种钳制和炙热,段钦又要干什么,她可什么都没有干。 段钦这次没有用力,只将贝妮塔的手从他的腿上拿开:“今天的理疗就到这里吧。” 贝妮塔诧异,她怎么听到的消息是段钦很想腿好,怎么她才按一会,就结束了? “可是今天的理疗时间还没有到。”贝妮塔道。 “下次。”段钦的眼神里是不容人拒绝的神色。贝妮塔歪头看了看正在生闷气的少女,勾起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那好,段先生,那咱们过几天见。”就算今天不用理疗,她相信段钦不会放过这次腿能好的机会。 “这是我的名片,段先生可以联系我。”贝妮塔将名片放在段钦的腿边然后施施然的离开了。 等到她出来,贝妮塔才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摸了摸自己被捏青的胳膊,想到刚刚段钦强劲炙热的手不禁打了一个颤。 要是他不是残疾就好了。 贝妮塔走过,沈薇酒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你怎么让她离开了?” 段钦道:“我要是不让她离开,我怕你会扑上去咬她。” 沈薇酒脸上泛上一层薄红,呐呐的道:“我不会的。” 段钦轻笑一下,然后拿手遮挡住嘴角,沈薇酒猛地回头看着段钦,然后扑上去拿下段钦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段钦微扬的唇角,“你笑了。” 沈薇酒心中高兴,但是过了一会就低沉下去,段钦看的有趣,低声道:“怎么了?” 沈薇酒道:“你只有见到那个女人才会笑。” 段钦的眸子里只有沈薇酒一个人,“可是这里只有你啊。” 沈薇酒愣愣的看着段钦的眼睛,里面像是大海深处,带着魔力,沈薇酒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段钦移开目光,看着自己腿上的毯子,还好他把腿上盖上了毯子。 他忽视了少女对他的致命吸引。 “沈薇酒,我有一件事告诉你。” 听到段钦的声音,沈薇酒才回过神,“什么事情?” “她说我的腿会好。”段钦说完就看到沈薇酒还傻傻的模样,忍不住的摸了摸少女的脑袋。 “啊?真的吗?” “真的。” “啊啊啊,太好了!”沈薇酒兴奋的喊了起来,一张小脸红扑扑的。 是啊,真好。 段钦目光缠绕在沈薇酒的身上。 这样......以后他也可以抱起她了。 沈薇酒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脸上带着忐忑:“可是刚刚她都没有理疗完,你就让她走了,是不是因为我?” “那我下次不过来了。”沈薇酒轻咬下唇,她不应该过来打扰的,可是一想到那个女人对段钦又摸又捏的样子。 沈薇酒摇了摇头,那是正常的治疗过程,自己不能打扰他们了。 段钦的神色莫名:“真的不过来了吗?” 沈薇酒点头,“我会乖乖在楼下等你的。” 少女即使心中再不舒服,还是说她会乖乖的。 段钦的呼吸一滞,其他的事情也会乖乖的吗? “你刚刚学会没有?”段钦没有再问这个问题,而是换了一个话题。 “看了一点点。” “要试试吗?”段钦提议完就后悔了。 少女的双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腿上,他毫无知觉的腿似乎在这个时候通过空气中的气流恢复了知觉,他可以想象少女的手有多么的柔软,他开始庆幸自己的腿没有萎缩,不然会吓到少女的。 沈薇酒揉捏的很认真却在段钦的腿上看到一块被手指甲划到的痕迹,心中不由得紧了紧,那个女人......说的话是可信的吗? 她不想段钦再受到伤害了。 小腿捏完之后,沈薇酒就准备给段钦捏大腿,她才发现段钦的大腿上一直盖着一块毯子,“我要给你捏大腿了。” 段钦道:“不用。” 沈薇酒奇怪的嗯了一声:“难道你嫌我捏的不好吗?” “不是。”段钦的声音中带着喑哑。 “那为什么不让我捏?” 段钦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里是一片幽深,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点点喑哑:“沈薇酒。” 沈薇酒刚刚开始还有点迷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脸颊上飘着两朵红云,结结巴巴的道:“我先下去。” 看着少女慌张的样子,段钦轻扬嘴角:“你去我房间帮我找一套衣服,我等会换。” 沈薇酒慌里慌张的答应之后,到了段钦房间才反应过来,这人为什么要好好的换衣服啊! 但是沈薇酒还是乖巧的找了一套衣服,只不过拿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有一个东西,她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段钦的拳套。 拳套是全红色的,就像在擂台上的段钦,霸道张扬,沈薇酒每次看段钦打拳都觉得自己的心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在擂台上的段钦整个人都像是发着光,他是一头骄傲的雄狮,他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现在这头雄狮因为某件事情要换衣服。 沈薇酒轻轻的抚摸着拳套,眼神中带着怀念。 段钦本来不准备换衣服的,但是害怕沈薇酒因为太害羞跑回家才让她过来拿衣服,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沈薇酒在看他的拳套。 他以前是一眼都不想再看到自己的拳套了,但是现在他的心里很平静,甚至觉得那个拳套很适合少女。 “这是我以前戴的拳套。”段钦轻声道。 沈薇酒点头,将拳套放在旁边:“喏,衣服给你找好了,我回去了。” 段钦看到少女的眼神还落在他身边的拳套上,不由得拿起来看了看,“你看过我打拳的样子吗?” 沈薇酒微咳一声:“没有。” 她要是看过他打拳的样子,岂不是会暴露她之前说不认识段钦吗? 段钦并没有起疑,“你想看吗?” 段钦一拿出箱子,沈薇酒就认出那个箱子是之前网上爆出来视频里面的箱子,段钦从箱子底下拿出一张碟片,然后就看到少女眼神落到他母亲的遗照上面。 因为他母亲之后几年神志不清,所以遗照也是拿她很久之前的照片做的,段钦解释道:“那是我母亲。” 沈薇酒还记得段钦的母亲,每年夏天少年过去的时候这个温柔的母亲都会再三叮嘱,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儿子,她去世了吗? 在网上能搜到段钦的事情大多数都是关于拳击的事情,很少有关于段钦的家庭,沈薇酒一直以为段钦打拳是他父母在背后支持,他的母亲怎么会去世? “我十八岁的时候父亲因为破产跳楼***了,母亲从那之后神志便不清楚了,前段时间去世了。”段钦轻描淡写的道。 视频已经在慢慢播放,那是在国外中的一段友谊赛,观众的欢呼声在耳边响起,沈薇酒却神情有些恍惚,所以段钦比赛的那天他去取回了他母亲的遗像,所以那天晚上段钦喝醉了说他没有见到她的最后一面是没有见到他的母亲,所以他在擂台上会输,然后赔上了两腿。 而他最终得到的只是无尽的猜疑和诬蔑。 视频里的段钦身材高大,眼神中带着傲气,拳头狠厉,躲闪迅速...... 而视频外却传来小声的泣音,段钦身子僵硬的轻拍沈薇酒的后背,他怎么也不知道看自己打拳的视频会让少女哭出来。 难道是自己太恐怖了,吓到少女了? 段钦有些苦恼。 “我只有在擂台上会这样。”段钦觉得自己的解释有些苍白,视频里的自己还嚣张的朝着镜头笑了笑。 “要不,不看了?”段钦感受到少女的身子已经哭的一抽一抽了,轻声问道。 “不要,我要看。”沈薇酒的眼角带着泪水,鼻尖红红的,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整个下午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将段钦的视频给看完了。 沈薇酒今天没有去跳舞是因为瓦伦西亚发布了今晚会有大面积暴雨和风暴预警,学课的家庭安排暴风雨会提前过来就没有让沈薇酒过去,等到两个人看完视频,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棕榈树被吹得左右摇晃。 沈薇酒的眼睛还带着一点红肿,“你赶紧让护工他们回去吧,不然等会风大他们就回不去了。” 段钦点头。 沈薇酒可怜兮兮的道:“我晚上能不能不回去了?” 外面的风声又大了,段钦冷酷的道:“可以,你睡客房。” 沈薇酒和段钦窝在房间吃完饭之后,沈薇酒踌躇了一会,眼睛中带着水润:“那我回房间睡觉了。” 段钦点头,“晚安。” 海岸边的风暴总是来得迅猛又恐怖,大风将海浪卷起,棕榈树的叶子被吹得飒飒作响,天色完全暗沉下来。 回到房间之后,沈薇酒正在洗澡,突然一下电停了,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水流也在渐渐变小,只留下怒吼的风声。 段钦皱眉,看着眼前一片黑暗,慢慢的推动轮椅到客房门口:“沈薇酒,你还好吗?” 段钦的眼前闪过少女下午被吓哭的样子,担心现在的状况少女会哭鼻子,“你把门打开。” 除了风声,并没有少女的声音,段钦不知道怎么了心中突然紧张起来,试探的开了一下门,发现沈薇酒并没有锁门,而进去之后段钦才发现沈薇酒是在洗澡。 昏暗的房间里,细小的水流声十分的明显,就算是外面的风声也无法遮掩。 段钦刚刚准备退出去,房门就被打开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偏执宠溺沈薇酒段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5月25日13:01:1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1952.html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这里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提供乔书言司南宸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但是她长的漂亮,朝着你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来,顾盼生辉,清透的像一块毫无杂质的粉水晶,让人移...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看呗为大家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司南宸从教师专区借了一本金融学的书本看,乔书言则光明正大的托着腮,滴溜溜的眼珠子快要沾到司南宸的脸上了。 推荐...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主人公是乔书言司南宸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这里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免费完整章阅读,构思巧妙,情感细腻。上次碰到他是这个表情,这次还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困扰了他? 推荐指数:★★★★★ 大佬非要喜...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主角是傅斯琛顾晚栀,由网络人气作家彭十一为您提供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精彩节选:下午,结果出来,顾晚栀和云星的骨髓配上了,手术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 推荐指数:★★★★★ 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