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动我心的你樊星贺隽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撩动我心的你樊星贺隽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撩动我心的你樊星贺隽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请欣赏: 以前,有人夸贺隽长着一双迷人笑眼,笑起来超级无敌好看时,樊星总在心里各种狂吐槽:什么迷人笑眼啊!就他那双小眼睛。

    撩动我心的你樊星贺隽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请欣赏: 以前,有人夸贺隽长着一双迷人笑眼,笑起来超级无敌好看时,樊星总在心里各种狂吐槽:什么迷人笑眼啊!就他那双小眼睛,一笑起来眯得只剩两条缝。这也叫好看?你们一个个真应该去挂眼科了! 后来,樊星却不得不自我啪啪打脸地承认:我去,这家伙笑起来还真是好看呢!虽然眼睛小,但是电力足啊!笑成月牙状时巨撩人!感觉……自己……好像……被撩到了……

    撩动我心的你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这个清晨,胸腔里已经积累了满满一腔怒火的樊星,在见到贺隽的那一刻,终于像一座活火山那样爆发了。 她像一只愤怒的小母狮那样朝他猛扑过去,连拳打带脚踢地对他展开攻击,别提多彪悍多生猛了!贺隽虽然比她高出一截,但也不能真的跟她对打,只能伸出双臂想要尽可能地阻挡她。 “喂喂喂,你干吗?疯了吗?” 在樊星势如疯虎般的进攻下,贺隽的阻挡也乱了分寸。两条胳膊伸得笔直,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往外推,试图推开她。慌乱中他完全没有考虑过落点的问题,直到掌心突然传来一种很特别的触感。 特别的柔软; 特别的丰盈; 特别的有弹性; 那种感觉十分奇异。 贺隽呆了一下:我……该不是……碰到她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准确判断,耳朵里已经刺进一声女生独有的尖锐叫声。与之同时樊星的攻击停止了,因为贺隽无意识的袭胸行为,让她的身体本能地向后弹,弹出了好几米远。 这时候,走廊上的动静已经引来好几位老师跑出教室查看情况。当英语老师发现樊星不但没有好好罚站,还跟(3)班的一个男生打起来了,当然是更生气了。 “樊星,你今天怎么回事?居然跟男生打架,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像话的女生。” 樊星委屈坏了,明明是贺隽各种欺负她,现在挨老师批评的人却是她。满心的愤怒委屈郁闷伤心简直没法不爆表,令她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不是我的错,是他欺负我。呜呜呜。” 英语教师就是(3)的班主任,他把樊星和贺隽双双带回了教师办公室进行批评教育。 樊星来到办公室后还一直在哭,一双大眼睛一边流着泪水,一边喷着怒焰地怒视贺隽。如果说小学时代,他是她眼里最可爱的人;这一刻,他已经彻底质变为最讨厌的生物,没有之一。 英语老师本来对樊星很生气,可是女生只要一哭他就会有所顾忌,不敢再冲她发火。因为在他的教学生涯中,曾经有个相当玻璃心的女生被骂哭后居然闹着要跳楼,把他吓得不轻。从此看见爱哭的女生就心怀忌惮。 不能再训斥樊星了,英语老师只能板起脸来质问贺隽,问他身为一个男生为什么要欺负女生。 贺隽实在是莫名其妙:“我没欺负她呀!我刚上楼她就扑过来打我,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喂,你干吗无缘无故就打我?” “才不是无缘无故呢,是你该打。” “我为什么该打?请问我到底干什么了?” 樊星不可能当着老师的面叙述来龙去脉,一来“绯闻”这种事不适宜传到老师耳中;二来学生时代也不流行向老师打小报告,否则大家都会觉得你是叛徒一个。 憋了好半天,樊星最后憋出一句语焉不详的话:“他……说我坏话了!呜呜呜。” 英语老师实在是哭笑不得:这些学生娃真是太年轻了!被人说上几句坏话就闹成这样,以后踏上社会知道人心险恶了还有得你们哭呢。 “贺隽,你说她什么坏话了?” “我说什么?我都不知道啊!” 贺隽感觉好冤枉啊!他什么时候说过樊星的坏话呀,根本就没有的事啊!而且他又能说她什么坏话呢? 一念至此,他忽然心里一动:她最担心我把小时候的事说出来。难道……她的意思就是我说了那件事吗? “喂,你不是指我说了小学时的那件事吧?我没有啊!” “你别抵赖了!那件事已经传遍了,而且有人告诉我是你亲口说的。” 英语老师不明所以然地敲了一下桌子问:“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事,你们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樊星不肯说,只是一味呜呜地哭着。她不说的话贺隽当然更加不会开口,因为他知道那样只会把她得罪得更深。 两个人都不肯详细说明发生了什么事,英语老师也不可能棍棒齐上大刑伺候地逼供。而且看着女生哭得那副稀里哗啦的泪兮兮模样,他还要担心她再哭下去哭出毛病没法交代,只得先把樊星“无罪释放”了。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先回教室上课去吧。” 英语老师原想先把樊星打发走,然后再来单独击破贺隽的防线,让他供出来龙去脉。可是这个聪明的男生并不好对付,无论怎么盘问,他始终像个地下党员那样的守口如瓶。 最后英语老师只能无奈地把贺隽也“无罪释放”了。 如果是那种三天两头惹事生非的差生,或许老师还会借题发挥地严惩一下,又是责令写检查又是要求叫家长之类的。但贺隽是高一年级排名第一的尖子生,第一次月考的成绩甩开第二名足足好几十分。老师舍不得把他怎么样,所以像这种只是“说人坏话”的小问题,就睁一眼闭一眼的算了。 这天早读课期间樊星跟贺隽打架的事,在短短半个上午的时间就已经传遍全校,成为学校当天轰动一时的特大新闻。 如果是男生和男生打架绝对不会这么轰动,但是女生和男生打架就不一样了。毕竟因为性别导致的力量差距,让女生轻易不会去挑战一个男生。而男生也不会随便动手打女生,这种胜之不武的行为一定会招来鄙夷与唾弃。 对于樊星一个女生居然动手暴打贺隽的原因,大家都深感好奇:她为什么要打他?她不是很喜欢他吗? 对于这种想法,樊星气冲冲地表态:“放屁!我才不喜欢他——就算全世界的男生都死绝了我也绝对不会喜欢他,绝对绝对不会。” 虽然樊星用这样的狠话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但是许多人对此还是半信半疑,毕竟她偷偷给贺隽送口香糖的事有人亲眼所见。 所以,有些自以为聪明的人这么认为:“应该是因为贺隽拒绝了她,她因爱生恨,所以才跑去打他的。” 从曾子云嘴里听到这些“聪明人”的“聪明想法”后,樊星真是差点没活活气死。 “为什么,为什么老是要说我喜欢那个混蛋。我明明都已经否认得那么清楚了!” “他们可能觉得你的否认是口是心非吧。” 樊星无法不抓狂:“我怎么就口是心非了?我要怎么样说他们才肯信啊!真是要疯了!” 更让樊星生气的事还在后头呢。这天中午,她和曾子云在校食堂吃完午饭返回教室后,黑板上居然不知被谁写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大字。 “樊星好不要脸,上小学就知道勾引男人了!” 这句话差点把樊星的鼻子都气歪了:有没有搞错?小学时说的傻话跟勾引男人有一毛钱关系吗?这种智障逻辑是怎么产生的? 曾子云赶紧拿了黑板擦去擦,一边擦一边问已经坐在教室里的几位同学,是否看见了是谁写下的这行字,所有人都摇头表示不清楚。 找不到写字的罪魁祸首,樊星一肚子气没处撒,只能继续咬牙切齿地恨贺隽: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嘴贱,贱人贱人贱人!超级无敌的贱贱贱! 这天的天气终于没下雨了,下午四点半,高一年级篮球队的训练照常进行。 在篮球场上见到贺隽时,樊星就当他是透明的空气般视若无睹,休息时段更是坐得离他远远的,恨不能远到天边才好呢。 虽然明知会碰钉子,贺隽还是走过去试图再次跟她解释:“樊星……” 刚开了一个头,就已经被她没好气地打断了:“死开了,我不跟贱人说话。” 两个体育老师并不在场,因为他们有烟瘾,每次都会很有公德心地跑出很远去抽烟,不让学生们吸到二手烟。所以樊星说话无需太多顾忌。 尽管碰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钉子,贺隽仍然坚持往下说:“你真的误会了!我真的什么也没说。” “你没说大家怎么会知道?总不会是我说的吧?” “我也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知道的,但这件事真的跟我没关系啊!” “事到如今还要抵赖,姓贺的,你的脸皮真是厚到一定境界了!你给我死远点,看见你就烦。” 樊星怎么都不肯相信自己,贺隽知道这无效的沟通不必再继续了,只能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转身走开。 在场的队员们都已经听说了他们今天早晨爆发的“战役”,在他俩进行谈话时,十几双的眼睛一直瞟着他们的方向,十几双耳朵都竖得高高的想要旁听,完完全全的好奇心爆棚模式。 但是再怎么好奇,在樊星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别招惹我”的强大气场下,大家也还是知趣地没来问他们什么问题。

    撩动我心的你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当年贺隽跟樊星解释这件事时,她怎么都不肯相信他。现在旧事重提,他再次声明并非自己嘴贱说出去的事,她依然抱着强烈的怀疑态度。 “只有你和我才知道的事,不是我说的,就只能是你说的。如果你说也不是你说的,那还能有谁呢?当时学校还会有别人知道我们以前的事吗?如果知道他早就说了,根本不用拖上那么久吧?” “这一点我也想了很久,后来想到了唯一一个可能的答案——我们那天在天台上的谈话,可能被谁暗中听见了,然后当成八卦新闻四处传播。” 樊星摸着下巴想了半天,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性的确是存在的。当年她和他在天台谈话,如果期间也有同学上了天台,真是有可能偷听到了他们说的一切,然后开启了小喇叭广播模式。 “怎么样?现在你是不是可以相信我了?” “半信半疑吧,毕竟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就是你说的,但也同样没有证据证明不是你说的。对吧?” “真不是我说的。如果我骗你,那我明天出门就被车撞。怎么样,这种毒誓能让你相信我了吗? 樊星一脸严肃地回答:“这就得要看你明天出门后会不会被车撞了。如果真撞了,那就意味着绝对不能相信你。是吧?” “唉呀,这个毒誓好像发得不太好。如果明天我不走运真被车撞了,那岂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谈话间,他俩已经进了电梯,上了十五楼。樊星一边径自打开房门进屋,一边甩给贺隽最后一句话。 “是啊,所以明天你自求多福吧。” 第二天一早,樊星出门上班时,运气欠佳地又在电梯门口遇上贺隽了。 他含笑跟她打招呼:“早啊!” 她苦笑着点了点头:“早。” 一边回复着同样的问候,她一边在心底有些不解地想:奇怪,过去的几天一次也没遇上过他,怎么现在偶遇的频率却变高了? 这个疑惑在脑子里刚一浮现,她忽然想起昨天傍晚在楼下遇见他时,他拉着行李箱一副刚出差回来的模样,立马就有所明了。 ——看来之前他是去了外地出差不在家,所以才一直没遇上过。 “你前几天是不是出差了?” “是啊,去了北京出差。对了,我这次在北京和刘星宇见面了,他还请我吃了一顿很地道的涮羊肉。” “刘星宇也在北京?他不是在俄罗斯吗?” “他正好来北京出差,我们就约在一起见个面吃顿饭。他下个月打算回青城一趟,到时候可能会在省城逗留一天,我也准备抽时间回请一下他。你和曾子云要是有空的话,不妨一块来聚聚吧?” “嗯……到时候看情况吧。如果没事当然可以一块聚聚,毕竟是好久不见的老同学。” 迟疑了一下后,樊星还是没有一口回绝掉。虽然贺隽的饭局她并不感兴趣,但如果饭局的主宾是刘星宇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这个少女时代的男神,多年来一直是她心底的白月光与朱砂痣。 高三毕业那年,刘星宇拿到了莫斯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四年后大学毕业时,他选择继续留在莫斯科做外贸。 樊星已经N年没有见过他,只是通过校友群能偶尔了解到他的一些近况。知道他交往了一个颜值爆表的俄罗斯白富美,还打算今年夏天跟未婚妻正式结婚。 男神就要结婚了,而且婚后肯定要定居莫斯科,以后见到他的机会只会更少。所以,难得有机会与之重逢,樊星实在有些舍不得错过。 走出公寓楼后,樊星和贺隽一起步行去附近的地铁站。 他们俩走在一起回头率很高。男的一米九三,女的穿着一双坡跟鞋将近一米七八,堪称一对巨人组合。路过的行人们都免不了多看他们两眼。 “怎么高上大的建筑师也要走路去上班,公司不给你们配车吗?” “我去年硕士毕业后才入职的,还只是助理建筑师,在公司属于菜鸟级别的新人。哪家公司会给菜鸟新人配车啊!想自己买一辆车代步呢,目前在省城又没有摇车号的资格。所以,每天上下班只能和公共交通打交道了。” “就算有资格也没那么容易摇到号的,我已经摇了三四年的号都没摇中。再说了,像你这么高的个,这么长的腿,还买什么车啊!走路动作快一点,还不跑得像车一样快嘛,既省钱又环保!” 他们一边走一边闲聊着,忽然,斜地里有个中学生模样的男生骑着一辆单车冲过来,笔直地撞向贺隽。好在他的反应够快,运动细胞也发达,及时伸出两只手撑住了失控的车把手,只是腿被车前轮稍微碰了一下。 男生再三道歉后离去了,贺隽低下头拍打着西裤大腿部分被弄脏的地方时,耳边响起了樊星挪揄的声音。 “嗯,某人的誓言好像灵验了呢。” 贺隽苦笑着地抬起头说:“啊,不是吧?自行车应该不算吧?” “为什么不算,自行车也是车啊!你还想开除它的车籍不成。看来你这人不可信,以后别再跟我说话了,不想理你。” 半真半假地丢下这句话,樊星加快脚步走进了地铁站。可是贺隽人高腿长,很快就追上来了。 “不是吧?这样也算的话,我真是超级委屈的。” “你委屈跟我有个毛线关系呀!你往哪边走?这边通往三号线,你应该要去搭九号线吧?” “是啊!我搭九号线。” “那就别跟着我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OK,那这个问题我们下班回家后再讨论。” 贺隽话一说完就扭头朝着九号线方向跑了,樊星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嚷嚷:“谁下班回家后再跟你讨论啊!没啥可讨论的,你千万别来烦我啊!” 因为担心贺隽下班回家后真会跑来找自己继续讨论同一话题,傍晚时分,下班后的樊星决定先不回家。她跑去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书店,在书店泡到晚上十点多钟才离开。 樊星回到家的时候将近十一点,可是从楼下看贺隽家的灯光依然亮着,害得她开门时的动作特别小心。明明是回自己家也跟做贼似的,唯恐他听到动静过来找她。 晚餐吃的那份卤肉饭已经消化掉了,樊星回来的路上觉得肚子饿。出地铁站经过路旁一家潮汕小食摊时,就打包了两串现炸鱼丸。 进门换了拖鞋放下挎包后,樊星就坐在沙发上吃炸鱼丸。鱼丸刚炸出来很烫,现在的温度却刚则好。咬上一口酥脆可口,香气扑鼻,让她的饥饿感翻倍增加,吃得又快又急。反正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吃相难看一点也无所谓了。 吃相难看无所谓,但是吃得太快容易出事。一连吃了两个鱼丸后,吃第三个鱼丸时樊星不小心噎到了。 半粒鱼丸不上不下地卡在她的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最要命的是不能呼吸了。虽然她拼命地想要咳嗽却根本使不上力,憋得满脸通红。 樊星一开始试图自救,她知道异物卡喉时最佳的施救方案是海姆立克急救法。但是在慌乱与窒息的模式下,她无法做到动作正确有力。 氧气正在慢慢地耗尽,她已经被憋得不行了。她知道自己必须找人求助,就算找到的人不懂海姆立克急救法,至少也能帮她打电话叫急救车。她现在连正常呼吸都做不到,更别提冲着话筒喊救命了,必须找外援才行啊! 樊星跌跌撞撞地冲出自家房门,跑去用力捶打起了隔壁贺隽家的大门。此时此刻,这个她一直以来都不待见的邻居兼老同学,就是距离她最近的求救对象。 贺隽没有第一时间开门,而是隔着房门扬声询问:“谁呀?” 樊星说不出话,一只手呈V形捂着自己的喉咙处,另一只手更加用力地砸门。每一下都带着“啊啊啊我不想活活憋死啊”的紧迫感与恐惧感。 ——我这条小命今晚该不会就这样断送吧?不要啊!这种死法也太丢脸了! 门眼上的猫眼暗了一下,那是贺隽透过猫眼在查看外头敲门的人到底是谁。 几秒钟过后,房门被打开了,站在门里的贺隽几乎是全-裸模式,只是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流淌着晶莹透明的水珠,湿漉漉的头发上还有没冲干净的白色泡沫。很显然,他刚才人在浴室洗澡,所以没有即时开门。 如果还有其他选择,樊星一定会马上掉头走人。可是她已经没得选了,她已经憋气憋到了两眼翻白两腿发软的地步,她不可能还有力气再走到其他住户家去求救。只能踉跄着扑进屋里,拼命对着贺隽打手势示意自己喉咙被堵住了。 刚才透过猫眼看见外面敲门的人是樊星时,贺隽就已经看出她一定是出了事。所以十万火急地只围上一条浴巾就开了门,这种情况可没时间让他穿好衣服裤子。 意识到樊星是被什么异物卡到喉咙了,贺隽立刻一把把她转过去,让她背对着自己。然后他伸出一条腿站在她的两腿中间,身体贴近她的后背,一只手握拳顶在她的上腹部,另一只手包住拳头,用力快速地往后上方按压冲击。 这是十分标准的海姆立克急救法动作,贺隽这样按压冲击了大概四五下后,堵在樊星喉咙里的那半粒鱼丸,终于从她嘴里喷了出来。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撩动我心的你樊星贺隽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