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都有金手指顾妆成沈烟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主角都有金手指顾妆成沈烟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热门小说哪里看?顾妆成沈烟的小说好看吗?小编给大家带来了主角都有金手指顾妆成沈烟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顾妆成重生了无数次,从一开始的只想跟沈烟好好过日子,到后来的拼命抢夺两人的生机,无论哪一件事,都不得不与天道作对。他自问没什么太大的野心,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性子。既然天道不公,那他也没有继续遵循的理由了。

    热门小说哪里看?顾妆成沈烟的小说好看吗?小编给大家带来了主角都有金手指顾妆成沈烟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顾妆成重生了无数次,从一开始的只想跟沈烟好好过日子,到后来的拼命抢夺两人的生机,无论哪一件事,都不得不与天道作对。他自问没什么太大的野心,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性子。既然天道不公,那他也没有继续遵循的理由了。

    主角都有金手指精彩章节阅读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敲着梆子,漫不经心地拖长了声音,困倦地走过大街小巷。
    昨儿个下了一整天的雨,今天下午才将停,青月巷湿漉漉滑溜溜的,一不小心就要跌一跤。更夫在摔了第三个大马趴之后,恼怒地啐了一口,吐出一口浓痰,骂骂咧咧往前继续走。
    突然,他脚下似乎踢到了什么,感觉软软的。更夫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两步,提了灯笼去瞧——
    只见地上趴了一个人,衣衫尽毁,发丝凌乱,双目瞪圆,面露惊恐。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是伤痕,血迹还未完全干涸。
    更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又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这里:“杀人啦——救命——杀人啦!!!”
    而他遗落在原地的灯笼,被一只素白的手拾了起来,没将尸体烧成灰烬。手的主人轻笑一声,提着灯笼慢慢地走出巷子。在他后腰处,别着两把漆黑的短剑。
    他走后不久,更夫就带着人急急忙忙赶来了。兴许人多壮胆,来的又都是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将不怕虎的牛犊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
    其中一个,更是胆大超群,在一众人拉拉扯扯不知该不该上前查看的时候,他就一马当先,直接蹿到尸体跟前去了。
    小伙子举着火把,蹲下来,恨不得将手里那根烧火棍子杵到尸体脸上。
    “你不要命了你!”更夫见了,吓得魂飞魄散,上前一步,一巴掌拍到那小伙子头上,语气非常的恨铁不成钢。
    小伙子哎哟一声,捂着脑袋站了起来,抱怨道:“打我作甚?一个死人而已,难不成他还能诈尸啊?”
    “还胡说!”更夫气得又是一巴掌。
    “哎哎,先别急着打。”人群中有人阻止道,“六哥,你刚刚看那么久,看出什么门道了吗?”
    被称作“六哥”的小伙子挠挠头,道:“看样子像是修炼者打架,这个输了,就死了的样子。不过……”
    “不过什么?”
    “他身上的伤口不太对劲,不像是修炼者弄出来的,看手法,反而有点儿像老道的修仙者。”六哥迟疑道。
    “可是……如果真的是修仙者,为什么要跟一个修炼者过不去?难道他们俩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人家宁愿拼着天罚也要先下手为强么?”
    “这……我也不懂。”六哥撇撇嘴,他又不是捕快,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哎对了,娉婷小筑的少主不是在咱们这儿吗?不如咱们去求求他,让他帮忙瞧瞧到底是咋回事儿?”
    “对对!让少主帮咱们查一下,免得又有魔头出世,胡作非为!”立马有人高声附和。
    修炼者无故被杀,还是在娉婷小筑的地盘上。莫说少主在此,就算没有在此,也少不了要亲自走一趟,查探一番。
    只是很不凑巧,娉婷小筑的少主前一夜收拾了东西,刚走,只留下两三个收租子的随从在此地。六哥一行人找不到人,心里也没了主意。
    那几个随从倒是好说话,看他们实在有些心慌,就跟着去瞧了瞧。
    此时天光乍破,东方被烧得一片红。熹微的光落到尸体上,照亮了那张写满惊恐的脸。
    其中一个随从仔细观察片刻,“咦”了一声,道:“这不是少主半个月前,请九烟楼的楼主解决的那个叛徒吗?原来他逃到这儿了啊?”
    众人听着有点懵:等会儿等会儿,你说谁?
    九烟楼五年前大乱了一场。老楼主突然发狂,***成性,杀了不少楼里精英才俊,三个月后就暴毙了,死因成谜。
    不过,那段时间正好是天壤修仙者大换血的时期,因此,别说死了一个楼主,就是全天下的修仙者都死光了,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只是,老楼主一死,九烟楼群龙无首,散布在各地的分楼主就起了自己的心思。他们一面打着吊唁的旗号回了主楼,一面明争暗斗,恨不得将大权掌握手中。
    这场内乱一直持续了三年,中间断断续续地消停了一段时间,就又开始打打杀杀。不少刚刚开始聚气的修炼者,就因为那场内乱而丧命。
    两年前,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突然横空出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得了烟楼楼主的信物,成为了新的楼主。
    其他分楼主不满他一个小娃娃的统领,却因为三年的厮杀,自己的实力大打折扣,别说单枪匹马找新楼主决斗,就算是他们联起手来,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就这样,在众位分楼主不情不愿的臣服下,那少年稳稳当当地坐了烟楼楼主的位子。并很任性地,将烟楼的名字,改成了“九烟楼”。
    对此,楼里众人没啥异议,毕竟他们都知道烟楼名字的由来,并不会因为这个反对楼主的决定。
    “烟楼的名字,还有来历?”
    “那可不!据说,烟楼的第一任楼主喜欢抽烟,因此将自己的实力起名为‘烟楼’。而后来,先后出现了八个爱抽烟的楼主,烟楼的名字也就一改再改。这不,新楼主就是第八个抽烟的,改成‘九烟楼’不奇怪!”他不改才是怪事呢!
    这名字的来历听着有点耳熟。六哥摸着下巴苦思冥想,感觉在哪儿听说过。
    “六哥,想什么呢?赶紧走了!”有人回头唤了他一声。
    六哥连忙应道:“哎,来啦!”
    至于死在青月巷的那个娉婷小筑的叛徒,自有娉婷小筑的随从处理,就不是他们操心的事啦!
    六哥喜滋滋地揣着刚出炉的热乎乎的肉包子,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兴许是太放松了,没注意看路。拐弯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个人。六哥顾不上怀里的包子,一迭连声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您没事儿吧?”
    那人摆摆手,拉了拉兜帽,匆匆忙忙地走了。
    六哥摸摸怀里的包子,还好没挤坏。他有点儿奇怪,怎么还有人大热天的戴那么厚的兜帽?那得是……貂绒的吧?也不怕捂出痱子么?
    当然不怕。因为兜帽是临时买来的,不需要一直戴着。
    顾妆成轻而易举混出了城,摘下厚重的帽子,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距离城门口三四里地的距离,停着一辆马车,看着很不起眼。顾妆成左右看看,弯腰上了车,掀开帘子一看,便笑了起来:“我还当你先走一步,没成想居然当真在这里等我出来。”
    里头的人原先还在闭目养神,闻言也睁开了眼,跟着笑道:“我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我?还是那个叛徒?”顾妆成钻了进去,毫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咕咚咕咚灌下了肚。
    他这样牛嚼牡丹,那人也并不心疼,左右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他要多少有多少。“都担心。”他回答道。
    顾妆成摇摇头,笑道:“那叶少主这笔买卖可亏了。将这么大的事交给在下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也不怕我坏了你的事?”
    原来,在马车里等着的人,便是娉婷小筑的少主,叶芳萍。
    叶芳萍神色淡淡的,却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对,我也担心这一点。但是现在看来,我不需要担心了。”
    “你当然不需要担心。”顾妆成又从盘子里捡了一块点心,扔进嘴里嚼,“因为,这天下间,没有我杀不了的人,也没有我办不成的事!”
    这话说得颇为豪迈。但是叶芳萍却只是静静看了他几秒,默默吐出两个字:“沈烟?”
    非常豪迈的顾楼主瞬间泄气:“……喂!”
    “开个玩笑。”叶芳萍似乎是笑了一下。
    沈烟的能力并不出众,若真比较起来,顶多只能算是高手一流,上头还有超高手压着。可他能活到现在,并不仅仅靠实力,还有运气。
    对于他们来说,实力有时候并不是特别重要,运气反而更重要一些。毕竟,天道不会因为你实力强盛就对你网开一面,该死还是得死的。
    顾妆成没说话。所有人都说,沈烟是杀不死的。这句话其实不对,只有他知道,沈烟至今不死,不是因为杀不死他,只是杀他的人没有找到他的弱点、也打不过他而已。
    这世上能杀了沈烟的人没几个,他可能算是其中之一。但是,他来到这儿,不是为了杀了沈烟的。
    “你还要在车里待多久?”叶芳萍发了会儿呆,回过神来,发现这人居然还在,矮几上的点心已经基本全进了他的肚子,凉茶也没剩下多少,不由非常不满。
    “半个月后,”顾妆成咬着点心,含糊不清地道,“我在楼里恭候大驾。”
    叶芳萍微微蹙眉。他蹙眉的样子很好看,有人说他这个样子,充分满足了所有人对“西施捧心”这个场景的猜想,瞧着楚楚可怜得很。
    ……当然,说这句话的人早就被拉出去填坑喂王八了。
    顾妆成拍拍手,在叶芳萍出手的前一秒翻身下车,几个起落间,就消失在视线之内。
    徒留叶芳萍一人在车里,咬牙切齿地瞪着满车狼藉。

    主角都有金手指全文在线阅读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敲着梆子,漫不经心地拖长了声音,困倦地走过大街小巷。
    昨儿个下了一整天的雨,今天下午才将停,青月巷湿漉漉滑溜溜的,一不小心就要跌一跤。更夫在摔了第三个大马趴之后,恼怒地啐了一口,吐出一口浓痰,骂骂咧咧往前继续走。
    突然,他脚下似乎踢到了什么,感觉软软的。更夫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两步,提了灯笼去瞧——
    只见地上趴了一个人,衣衫尽毁,发丝凌乱,双目瞪圆,面露惊恐。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是伤痕,血迹还未完全干涸。
    更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又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这里:“杀人啦——救命——杀人啦!!!”
    而他遗落在原地的灯笼,被一只素白的手拾了起来,没将尸体烧成灰烬。手的主人轻笑一声,提着灯笼慢慢地走出巷子。在他后腰处,别着两把漆黑的短剑。
    他走后不久,更夫就带着人急急忙忙赶来了。兴许人多壮胆,来的又都是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将不怕虎的牛犊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
    其中一个,更是胆大超群,在一众人拉拉扯扯不知该不该上前查看的时候,他就一马当先,直接蹿到尸体跟前去了。
    小伙子举着火把,蹲下来,恨不得将手里那根烧火棍子杵到尸体脸上。
    “你不要命了你!”更夫见了,吓得魂飞魄散,上前一步,一巴掌拍到那小伙子头上,语气非常的恨铁不成钢。
    小伙子哎哟一声,捂着脑袋站了起来,抱怨道:“打我作甚?一个死人而已,难不成他还能诈尸啊?”
    “还胡说!”更夫气得又是一巴掌。
    “哎哎,先别急着打。”人群中有人阻止道,“六哥,你刚刚看那么久,看出什么门道了吗?”
    被称作“六哥”的小伙子挠挠头,道:“看样子像是修炼者打架,这个输了,就死了的样子。不过……”
    “不过什么?”
    “他身上的伤口不太对劲,不像是修炼者弄出来的,看手法,反而有点儿像老道的修仙者。”六哥迟疑道。
    “可是……如果真的是修仙者,为什么要跟一个修炼者过不去?难道他们俩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人家宁愿拼着天罚也要先下手为强么?”
    “这……我也不懂。”六哥撇撇嘴,他又不是捕快,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哎对了,娉婷小筑的少主不是在咱们这儿吗?不如咱们去求求他,让他帮忙瞧瞧到底是咋回事儿?”
    “对对!让少主帮咱们查一下,免得又有魔头出世,胡作非为!”立马有人高声附和。
    修炼者无故被杀,还是在娉婷小筑的地盘上。莫说少主在此,就算没有在此,也少不了要亲自走一趟,查探一番。
    只是很不凑巧,娉婷小筑的少主前一夜收拾了东西,刚走,只留下两三个收租子的随从在此地。六哥一行人找不到人,心里也没了主意。
    那几个随从倒是好说话,看他们实在有些心慌,就跟着去瞧了瞧。
    此时天光乍破,东方被烧得一片红。熹微的光落到尸体上,照亮了那张写满惊恐的脸。
    其中一个随从仔细观察片刻,“咦”了一声,道:“这不是少主半个月前,请九烟楼的楼主解决的那个叛徒吗?原来他逃到这儿了啊?”
    众人听着有点懵:等会儿等会儿,你说谁?
    九烟楼五年前大乱了一场。老楼主突然发狂,***成性,杀了不少楼里精英才俊,三个月后就暴毙了,死因成谜。
    不过,那段时间正好是天壤修仙者大换血的时期,因此,别说死了一个楼主,就是全天下的修仙者都死光了,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只是,老楼主一死,九烟楼群龙无首,散布在各地的分楼主就起了自己的心思。他们一面打着吊唁的旗号回了主楼,一面明争暗斗,恨不得将大权掌握手中。
    这场内乱一直持续了三年,中间断断续续地消停了一段时间,就又开始打打杀杀。不少刚刚开始聚气的修炼者,就因为那场内乱而丧命。
    两年前,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突然横空出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得了烟楼楼主的信物,成为了新的楼主。
    其他分楼主不满他一个小娃娃的统领,却因为三年的厮杀,自己的实力大打折扣,别说单枪匹马找新楼主决斗,就算是他们联起手来,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就这样,在众位分楼主不情不愿的臣服下,那少年稳稳当当地坐了烟楼楼主的位子。并很任性地,将烟楼的名字,改成了“九烟楼”。
    对此,楼里众人没啥异议,毕竟他们都知道烟楼名字的由来,并不会因为这个反对楼主的决定。
    “烟楼的名字,还有来历?”
    “那可不!据说,烟楼的第一任楼主喜欢抽烟,因此将自己的实力起名为‘烟楼’。而后来,先后出现了八个爱抽烟的楼主,烟楼的名字也就一改再改。这不,新楼主就是第八个抽烟的,改成‘九烟楼’不奇怪!”他不改才是怪事呢!
    这名字的来历听着有点耳熟。六哥摸着下巴苦思冥想,感觉在哪儿听说过。
    “六哥,想什么呢?赶紧走了!”有人回头唤了他一声。
    六哥连忙应道:“哎,来啦!”
    至于死在青月巷的那个娉婷小筑的叛徒,自有娉婷小筑的随从处理,就不是他们操心的事啦!
    六哥喜滋滋地揣着刚出炉的热乎乎的肉包子,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兴许是太放松了,没注意看路。拐弯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个人。六哥顾不上怀里的包子,一迭连声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您没事儿吧?”
    那人摆摆手,拉了拉兜帽,匆匆忙忙地走了。
    六哥摸摸怀里的包子,还好没挤坏。他有点儿奇怪,怎么还有人大热天的戴那么厚的兜帽?那得是……貂绒的吧?也不怕捂出痱子么?
    当然不怕。因为兜帽是临时买来的,不需要一直戴着。
    顾妆成轻而易举混出了城,摘下厚重的帽子,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距离城门口三四里地的距离,停着一辆马车,看着很不起眼。顾妆成左右看看,弯腰上了车,掀开帘子一看,便笑了起来:“我还当你先走一步,没成想居然当真在这里等我出来。”
    里头的人原先还在闭目养神,闻言也睁开了眼,跟着笑道:“我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我?还是那个叛徒?”顾妆成钻了进去,毫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咕咚咕咚灌下了肚。
    他这样牛嚼牡丹,那人也并不心疼,左右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他要多少有多少。“都担心。”他回答道。
    顾妆成摇摇头,笑道:“那叶少主这笔买卖可亏了。将这么大的事交给在下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也不怕我坏了你的事?”
    原来,在马车里等着的人,便是娉婷小筑的少主,叶芳萍。
    叶芳萍神色淡淡的,却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对,我也担心这一点。但是现在看来,我不需要担心了。”
    “你当然不需要担心。”顾妆成又从盘子里捡了一块点心,扔进嘴里嚼,“因为,这天下间,没有我杀不了的人,也没有我办不成的事!”
    这话说得颇为豪迈。但是叶芳萍却只是静静看了他几秒,默默吐出两个字:“沈烟?”
    非常豪迈的顾楼主瞬间泄气:“……喂!”
    “开个玩笑。”叶芳萍似乎是笑了一下。
    沈烟的能力并不出众,若真比较起来,顶多只能算是高手一流,上头还有超高手压着。可他能活到现在,并不仅仅靠实力,还有运气。
    对于他们来说,实力有时候并不是特别重要,运气反而更重要一些。毕竟,天道不会因为你实力强盛就对你网开一面,该死还是得死的。
    顾妆成没说话。所有人都说,沈烟是杀不死的。这句话其实不对,只有他知道,沈烟至今不死,不是因为杀不死他,只是杀他的人没有找到他的弱点、也打不过他而已。
    这世上能杀了沈烟的人没几个,他可能算是其中之一。但是,他来到这儿,不是为了杀了沈烟的。
    “你还要在车里待多久?”叶芳萍发了会儿呆,回过神来,发现这人居然还在,矮几上的点心已经基本全进了他的肚子,凉茶也没剩下多少,不由非常不满。
    “半个月后,”顾妆成咬着点心,含糊不清地道,“我在楼里恭候大驾。”
    叶芳萍微微蹙眉。他蹙眉的样子很好看,有人说他这个样子,充分满足了所有人对“西施捧心”这个场景的猜想,瞧着楚楚可怜得很。
    ……当然,说这句话的人早就被拉出去填坑喂王八了。
    顾妆成拍拍手,在叶芳萍出手的前一秒翻身下车,几个起落间,就消失在视线之内。
    徒留叶芳萍一人在车里,咬牙切齿地瞪着满车狼藉。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主角都有金手指顾妆成沈烟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全部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