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喜欢你梁从星易桢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乖乖喜欢你梁从星易桢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梁从星易桢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乖乖喜欢你章节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今様,讲述了梁从星第一次见到易桢,男孩子干净斯文,在医院的大楼里,侧身替她挡掉一只飞来的钢表。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梁从星易桢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乖乖喜欢你章节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今様,讲述了梁从星第一次见到易桢,男孩子干净斯文,在医院的大楼里,侧身替她挡掉一只飞来的钢表。言语温和,问她有没有受伤。

    乖乖喜欢你章节全文阅读

    领校服和铭牌的地方在后勤部。高二楼跟小操场之间。
    独立的一小幢楼。墙外覆满了爬山虎。绿意森森。
    两人并排站着。梁从星稍靠后。等待的间隙里,一直偷偷瞄着侧边的男生。
    上次只是惊鸿一瞥,她惦记了很久。
    这次再看,梁从星发觉他真的很耐看。身材好。很瘦,却不显得弱。
    校服短袖下,裸.露的手臂线条流畅,隐隐含着力量感。
    就在这时,前面的人身影一动。
    梁从星迅速撇开视线,假装自己在盯着墙上的装饰画。
    “这是校服和铭牌。上衣每天都要穿,裙子只在周一升旗作要求。”易桢递了一个袋子过来。
    他是班长,交代这些事游刃有余,语调不急不缓。
    “铭牌别在左胸口。”
    其实立信高中也有类似的校规,只不过没人遵守。
    梁从星接受度良好,点点头:“我原来的学校也是这样的。”
    易桢应了声,带她出门。走了几步,顺着话茬淡淡带过一句:“你原来哪个学校。”
    梁从星心里“咯噔”一声。
    都怪她被美色所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这会儿心虚,顿了一下才答:“唔,我原来…外地的。”
    易桢脚步微顿,像是有点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梁从星忐忑:“怎么了?”
    “没什么。”
    ---
    领回校服,午休刚过了一半。
    梁从星半路被教务主任叫走,易桢则先回了班。
    “哎,班长,听说我们班要来转学生了。”他刚坐下,前座的女生就转过来悄声问,“这消息是真的吗?”
    “真的。”
    回答是回答了。
    不过,并没往下详说的意思。反而已经摊开了练习册跟草稿纸。
    万诗诺早就习惯他的话少,追问:“男的女的呀?”
    后边张君杰凑过来抢话,半个身子撑在桌子上方:“女的,我见到了,就在楼道那儿。绝对的美女。”
    还竖了个拇指。
    “真的假的啊…”万诗诺半信半疑。
    “骗你干嘛。我给你说,那可是我们校长重金挖来的学霸。我早上就看到师太跟她走在一起,还慈祥地跟她笑呢——不是学霸是什么?”
    张君杰是班里著名的听墙角专业户。
    消息有时候比班长还灵通。
    他口中的师太,就是桐中那位总板着脸不笑的教务主任。
    两个人中间隔了个一言不发的易桢,就这样聊了起来。
    而易桢早就摊开物理习题,算完了一道。
    他做事一贯认真,连草稿纸上的字也工整隽逸。目光专注,沉浸在习题里的时候,真有种入了定的感觉。
    不愧是成绩吊打实验班的大佬。
    “对了,”张君杰观摩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什么,“刚才三班的女生来找你借笔记。我看你不在,就没给她昂。”
    万诗诺撇撇嘴:“三班不是文科班嘛……”
    找理科班的借笔记。明显另有所图。
    万诗诺哪里还不明白。
    身为十七班的班长,高二年级著名的校草。易桢绝对算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
    他过于亮眼的外表跟成绩。不知道多少女生芳心暗许。
    偏偏本人对恋爱没心思。
    张君杰嘿嘿一笑:“谁让班长魅力无边呢。说不定立信高中也有他的迷妹。”
    立信高中跟桐城一中都是私立中学,不过氛围却天差地别。
    前者是富二代跟小流氓的集中营。学生整天打架闹事 。校霸盘踞,鸡犬不宁。
    而后者管理严格。是无数人挤破头也想进的省重点。
    家长间有句夸张的说法——踏进桐中,就等于一只脚迈入了清北的大门。
    “要是立信高中的女流氓看上你了,你怎么办?”张君杰突发奇想,说着还来了劲,“从了还是……”
    就在这时候,教室的门被打开。
    徐婉梅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张君杰的屁股立刻挨回了凳子,迅速低头佯装认真。
    “好,大家稍微停一下。”徐婉梅走上讲台,目光在教室里巡视了一圈才开口,“今天我们班有新同学来。先认识认识。”
    枯燥无味的生活里,终于泛起一丝波澜。
    不少人都很兴奋,停下手中的笔,互相看着。又伸着脖子往外望。
    ---
    门外,薛皓学站得离梁从星一米远,戒备的目光将她上下打量。
    梁从星松松倚着墙:“挺有缘啊,原来我们一个班。”
    她这个人不记小仇,话里话外也没什么威胁的意思。
    再说,薛皓学这么幼稚,高中生了还喜欢告状。她才不跟他一般计较。
    薛皓学却从中听出了“要收拾你的日子还长”的潜台词。登时吓得面如土色,心里七上八下。
    偏偏徐婉梅在这时候叫他进教室。
    他四肢不遂地迈步,进门的时候让门框绊了一跤,“咚”地一声摔在地上。
    班里响起一片哄笑。
    薛皓学扶着讲台,七歪八扭地站好,推了推眼镜,脸色涨红:“大家好,我叫薛皓学。薛是草头薛……”
    “哎,怎么回事?”趁着徐婉梅不注意,万诗诺悄悄转头,“美女呢?”
    张君杰也纳闷:“难道美女没分在我们班?”
    “靠不靠谱啊你……”
    “……谢谢大家。”
    讲台上,薛皓学磕磕巴巴地讲完,深深鞠了一躬。
    同学们很给面子地鼓了掌。
    正准备继续写作业,忽然又看到门边出现了个人影。
    白T恤,牛仔裤,腰细腿长。
    张君杰一下子从椅子上蹿起来:“就是她!”
    这一嗓子叫得极响。直接引来了班主任的死亡凝视。
    他干咳一声,灰溜溜地坐下。
    看见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走上讲台,斯斯文文地开口:“大家好,我叫梁从星……”
    声音不大。咬字清晰。
    像夏季里柔柔的风。
    感觉心都要荡漾起来了。
    班里的男生互相交接着目光,难掩兴奋。有人低语了一句:“班花啊!”
    之前对薛皓学的失望值有多大。
    这会儿就有多激动。
    “哎,班长,你别这么冷淡啊。看人家一眼。”张君杰看到易桢这时候居然在低头写作业,不满道,“你这个人,是不是正常男生。”
    易桢声音平平淡淡:“看过了。”
    “怎么样怎么样,很好看吧?”
    易桢头也不抬,语气敷衍:“好看。”
    “……靠。你压根没看吧。”张君杰不跟他说话了。
    耳畔终于静下来。只有女孩子的声音。
    易桢垂眸,在练习册上勾下一个答案。
    一直心无旁骛的状态,这会儿却有点松懈了。
    ---
    梁从星不高兴。
    下课以后,连课桌也不想收拾。懒懒地趴在桌子上。
    刚才徐老师问也没问,直接指了第一大组的某个位置给她。
    离易桢老远。隔了两大组。一个南一个北。
    她的新同桌叫唐小棉,话不是一般得多。一会儿夸她名字好听,一会儿问她是不是累了,一会儿又问她是哪里人。
    以前在立信,哪有这么聒噪的女生。有也不敢来烦她。
    梁从星被她吵得无奈,勉强保持住柔和的语气,回答了最近的一个问题:“外地的。”
    说一个谎,就要用更多的谎去圆。
    早上她跟易桢说是外地人。这会儿当然不能自己打脸。
    唐小棉拖着音“哦”了一声:“欸,和班长一样。”
    梁从星来了兴趣,坐直了一点:“易桢吗?”
    “嗯,”唐小棉点头,“他小学到初中都是南城的。高一才来我们这。”
    “为什么啊?”
    唐小棉摇摇头:“不知道啊。”
    梁从星没接话了。头枕胳膊,目光往后偏。
    易桢不在座位上。
    靠窗那里,桌面上只有一本摊开的本子。白色草稿纸,一支黑色中性笔。
    风吹进来,纸张轻轻掀动。
    跟他这个人一样。
    简单干净。看着就很舒服。
    看着看着,听到唐小棉问:“那你为什么转来呀?”
    “因为你们学校哪里都好呀。”梁从星收回目光,随口敷衍着。
    某个学生更好。
    长得帅气又干净。
    身上那种纯纯的气质。是她跟周围的人都没有的。有种别样的吸引力。
    正这样想着,冷不防余光里出现一道白色衣角。
    梁从星一只手搁在桌上,转过头,抬起视线。
    看见易桢站在她的侧边。
    她以仰视的角度。看到他下颌线条流畅,唇线微微抿直。校服领口,隐约露出锁骨的起伏。
    “梁从星,”他叫她的名字,“徐老师让你过去填一下信息表。”
    ---
    转学就是这样,不给人缓冲适应的时间,就直接进入到另一种生活模式里了。
    上了两节课,过了新鲜劲,梁从星的那一点点耐心彻底磨没。
    好烦躁,好想回去找原来的同学玩。
    怎么还不下课。
    她支着头看黑板,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没两秒钟,眼神就开始打飘。
    脑子里嗡嗡嗡的,一片混沌。
    同桌唐小棉用力推了她一下:“梁从星!别睡着了!”
    猛然被惊醒,梁从星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摔下凳子。烦躁感涌上来。
    偏偏唐小棉还以为自己做了好事,小声道:“睡着你就听不到课了。”
    梁从星抓了一把头发。勉强扯着嘴角和她笑了一下。
    傻子才听课。
    她以前在立信,想睡觉睡觉,想翘课翘课。有时候上课到一半,被纪分野叫出去。也没人敢管。
    潇潇洒洒的生活就这么一去不复返。
    现在一天到晚,课多得没完没了。
    压抑又没自由。
    后悔的情绪一点点翻涌着。就听见物理老师的沙哑声线:“…这道题,易桢,你来说一下解题思路。”
    听到这个名字,梁从星一下坐直了。总算能在上课的时候,顺理成章朝那个方向看过去。
    大家的目光也都聚焦。
    椅子被轻轻移动。男生站起来的时候,脊背挺得很直。窗外香樟树枝繁叶茂,绿意招展。
    有风吹过他的白色衣角。
    他轻顿了下开口:“木块C在A上滑动的过程中,ABC三者能量守恒……”
    梁从星听不懂。也不关心他到底在讲什么。
    只知道他声线清晰干净,不知不觉就传入耳中。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她撑着脑袋,目光沿着他的轮廓描摹。干净细碎的黑色短发,白皙的皮肤,秀挺的鼻梁。
    忍不住心旌激荡。
    好看死了。
    ---
    第二天早晨,纪雪容对着梁从星从头到脚看了三遍,反复确认:“宝贝,你真的要穿这个去学校了?”
    梁从星一只脚架在椅子上吃早餐。
    夏季校服的裙装不短。深蓝色的棉质布料,褶皱被烫得很整齐,衬得少女的腿愈发白皙漂亮。
    上衣是白色,短袖侧边印了浅蓝条纹。
    梁从星穿着这一身,低头喝牛奶。完完全全就是个好孩子的模样。要多纯净有多纯净。
    这才是中学生。
    纪雪容越看越满意。
    “见过富阿姨了吧?”
    梁从星点头。
    她困得说不出话,直想倒回床上蒙头大睡。
    富阿姨就是富颖,一中的教务主任。也是纪雪容的初中同学。
    昨天梁从星跟易桢领校服回来,半路碰见了这位主任。于是,她被叫到教务处,聆听了长达二十分钟的思想教育。
    富颖跟纪雪容一直有联系。自然也知道梁从星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谈话委婉地围绕着“不要打架、不要闹事、不要逃学、不要抽烟喝酒……”等主题进行。
    梁从星听着听着,小小地哼了一声。
    她才不打架闹事呢。
    她要谈恋爱。

    乖乖喜欢你章节在线阅读

    梁从星起那么早来学校,是为了出晨操。
    暑假里,她好说歹说,才让家里打消疑虑、同意转学。这会儿多少要收敛一点,短期内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起码表面功夫要做足。
    九月初的天,上午六点多钟,天光已经大亮。
    隐隐有热意透过云层而来。
    操场上每个班级的人差不多到齐。大家穿着校服,好像都长一个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梁从星还没认全班里的人,只能耐着性子,眯起眼,从队伍末尾一路找过去。
    十七班在升旗台北面。
    隔壁就是传说中的特招实验班。
    唐小棉站在队伍里冲她挥手,小声叫她:“梁从星!”
    她走过去,排在唐小棉后面。
    “你穿校服了呀,真好看。”唐小棉转过来,眼睛一亮,“要不,运动会你去报名举旗手吧!好风光的!”
    梁从星冲她弯了一下唇角。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她不擅长应对唐小棉这种单纯的直线条,也婉拒不来别人的热情。又不能开口叫她滚。
    每次就只能微笑。
    心里腹诽着。
    风光个毛线。
    傻不拉几地举个旗子满操场乱走。还要被太阳晒。
    她吃饱了撑的吗。
    ---
    高二年级十八个班。按照顺序绕小操场跑。要跑二十分钟。
    跑过去的班级。男生女生脸上都已经冒了汗。
    本来这种天气站着都会热,更不要说跑步。
    梁从星从小娇生惯养,被惯出了一身的毛病。又懒又不爱动。
    以前立信晨操的时候,她都是跟几个朋友坐在花坛树荫下面聊天。等所有人跑完了,才懒懒散散回到队伍里去。
    这会儿她思索了两秒,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微微拧起眉,弯着腰,声音压得小小的:“我肚子有点疼。”
    “啊?”唐小棉毫不怀疑,面露担忧,“严重吗?要不别跑了,跟班长请个假吧。”
    梁从星心里一喜。
    原来不跑步还可以跟易桢说上话。
    她点点头,脚步虚弱地往前排走。
    易桢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她刚才就看到了他。男孩子个子高,站的又直,松柏似的。越发出挑显眼。
    “班长…”梁从星压柔了声线,等他转过来,才抿抿唇道,“我有点不舒服。”
    易桢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能坚持吗。”
    “……”
    梁从星摇头。
    他朝一个方向轻轻抬了下下巴,“去台阶那里坐着吧。”
    “谢谢班长。”梁从星乖顺地应声。
    刚迈开一步,整个人就顿在了原地。
    台阶上坐了个男生。戴着细边眼镜。身量颇长,脚伸到好几级台阶下面。一只手打着厚厚的石膏。
    挂在脖子上。
    梁从星登时不想过去了。
    易桢看她站在原地,问:“还有什么事吗?”
    梁从星心里直叫运气差,手指攥了攥拳,半晌小声说了句:“欸,我突然不痛了…”
    易桢偏了下头,语气依然和缓:“身体不舒服,可以请假。没关系。”
    “没事…我真的可以。”
    梁从星回到队伍里。唐小棉问起,她也用一样的借口糊弄过去。
    真实的理由…
    梁从星心里默默无语着。
    她早就知道梁景明也在桐城一中。还是顶尖的高三实验班。
    但是万万没想到,会在今天这种情况碰上。
    跟梁景明坐在一起,或者去晨跑。
    她宁愿选择后者。
    ---
    前面的班级跑过去,都要大声地喊口号。
    “一、二、三、四!”整个班节奏整齐,气势很足。
    梁从星看着就觉得傻出天际。
    跟着跑步已经是无奈之举。绝对不能再跟着喊什么口号。
    她打定了主意不开口。却从没思考过,十七班喊口号的人会是谁。
    所以,听到那道声音响起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怔了半秒。
    江南的男生,比起北方,多多少少都会显得有点娘气。
    易桢却完全不。
    他平时说话的声音不重,语气听起来温柔和缓,斯斯文文的。
    喊起口号来,却清楚响亮,带着十足的少年意气。不经意间调动人的情绪。
    梁从星的目光一直追逐着他。
    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也脱口喊了一句。
    喊完之后觉得很羞耻。连忙闭上嘴巴。又在心里愤愤地唾弃自己——
    梁从星啊梁从星。
    你迟早要被美色折腾得底线全无。
    ---
    晨跑结束。
    空气里涌动着夏季的燥热,不知名的花香混在里面。愈发浓烈。
    队伍解散之后,梁从星两条腿酸得不行。步伐打飘地爬到四楼,心里把桐一中骂了八百遍。
    她不喜欢读书,一中个个是学霸。她缺乏锻炼,一中的学生又特别会跑——这个破学校,简直像她的克星一样。
    上楼梯的路上,看到前面一个瘦瘦弱弱的背影。是薛皓学。
    现在班里的同学大多觉得梁从星安静乖顺,唯独这个人,看到她就打哆嗦,恨不得溜着墙根走。
    好像她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怀揣着颠覆一中的阴谋似的。
    再这样下去,其他同学还不起疑。
    眼珠转了两下,梁从星几步赶上去,用力拍了下他的肩:“嗨。”
    她故意用了点力气。显得来者不善。
    薛皓学转过头来,看到她,神色明显有一瞬间的慌乱。
    梁从星挑唇笑了下,凑近他身边,用只有他俩的声音说:“你没跟谁瞎说什么吧。”
    薛皓学结结巴巴:“瞎说…什么?”
    “别装傻,”梁从星神色稍稍不耐烦,收起了刚才调侃的笑意,用手在脖子上抹了一刀,“嘴巴严实点,敢乱说话收拾你。”
    一股凉意登时直冲大脑。
    薛皓学想拔腿就跑。
    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个女魔头一会儿笑嘻嘻,一会儿mmp,阴晴不定,以后说不定要怎么欺负他。
    薛皓学后悔得想哭。
    梁从星:“知道没?”
    她故意摆出凶巴巴的神色。
    薛皓学胆子小不禁吓,缩着脖子,点点头。
    梁从星满意了,达到了吓唬的效果,也就没必要装凶。反而还跟他笑了一下:“谢了哦。”
    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甜。眼睛亮亮的,好像是发自真心的感谢。
    那一瞬间,薛皓学都差点被蒙蔽。
    他觉得应该回一句“不用谢”。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好在梁从星也没等他回答,自顾自地哼着歌走了。
    ---
    一中的学生大多住校,易桢也是。晨跑结束之后是住校生的早饭时间,有三十分钟。班里没几个人在。
    后排立式空调打开,往外输送冷气。
    梁从星对着吹了一会儿,全身的热意慢慢降下来。才觉得自己活了一些。
    然后回到位置上趴着休息。
    连续几天都起得早,她不习惯。早上就没什么精神。很快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直到有人拍着她的肩膀:“欸…梁从星,有人找。”
    她抬眼,脸上被手臂压了一道浅浅的红痕,意识不太清醒地问:“谁?”
    ---
    在教室外面看到梁景明的那一刻,梁从星默默地叹了口气。
    该来的还是会来。
    梁景明就站在她们班牌下面。
    他是高三的学长,校服的颜色跟款式,和高二的有区别。很好认。
    同年级的学生路过,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打量。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这样站在班级门口。
    没法不惹人浮想联翩。
    “你怎么来这里读书了?叔叔知道吗?你原来的学校呢?纪分野也来了?”
    一见面,梁景明就一大串问题问过来。
    梁从星头疼。
    她指了指不远处的门厅:“到那边去说吧。”
    梁景明是她的堂哥。比她大一岁。
    性格却完全不像。
    她有多吊儿郎当,梁景明就有多古板严格。还非常啰嗦。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全家人里面,梁从星最吃不消他。
    问完转学理由,梁景明将信将疑。
    梁从星无奈,只得拿出糊弄老师的那一套,就差举手发誓自己一定会好好读书云云。
    梁景明仍是不大信:“你怎么突然想开了?”
    “人总是要长大的嘛。”梁从星语气深沉起来。
    她这会儿倚着栏杆。站得虽然依旧不算太直,倒也没有之前那种小太妹的样子了。
    身上穿着校服,头发扎成一束,规规矩矩。
    乍一眼挑不出什么毛病。
    梁景明:“你最好是这样。”顿了下,他又说:“从小到大,你都是要什么有什么。也是时候该收心懂事点儿。爷爷最喜欢你,你别让他失望……”
    他一絮叨起来就没完。
    梁从星垂着视线假装在听,其实目光已经悄悄跑到一楼去了。
    她发现易桢在一棵香樟树的下面。
    叶子被光照着,嫩绿嫩绿的。透过树叶,穿着白色校服的男生,身姿挺拔清隽。
    “哎,我在跟你说话,你怎么听的。”梁景明伸手拍了下她肩膀。
    即便胳膊上吊着石膏,也没影响他对梁从星进行思想教育。
    梁从星敷敷衍衍地应着:“嗯,嗯…”
    易桢往教学楼的方向走了。
    阳光照下来,树的阴影落在他英俊的侧脸。光影不断晃动。
    梁景明继续说:“我有个朋友也在你们班。我跟他说一下,叫他照顾照顾你。他成绩很好的,你把那点小脾气收起来听见没……”
    易桢上了这栋楼的台阶。进楼之后,身影彻底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梁从星!”终于发觉到她没在听,梁景明气得吼了一声。
    “哎呀,梁景明,我要早读了。”梁从星把目光从远处收回来,很不走心地说。
    梁景明瞪眼:“没大没小,叫哥。”
    “我哥那么多,叫哥哪分的过来。”梁从星换了个姿势,靠着栏杆交叠双腿。
    这是实话。
    梁从星的父亲姓梁,母亲姓纪。梁从星的堂哥表哥加起来,足足有六个。到最小的纪雪容,才生出了这么一个女孩儿。又长得水灵漂亮。
    从小时候起,两家就往死里宠,恨不得捧在手心让她长大。
    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犯错了撒个娇,就能轻易被原谅。
    近几年甚至还进化出了表面装乖,说一套做一套的行事风格。
    性格越来越混帐。
    初一就敢跟男孩子私奔。
    当时俩小屁孩被堵在半路,面对梁家的大人威逼利诱,梁从星一脸淡定。
    小男生早就吓得小脸发白,哆哆嗦嗦地指认——都是梁从星想寻求刺激,才找他一起跑的!
    梁景明那时候就开始忧心。
    这些年恋爱她倒是不谈了。兴趣缺缺的样子。就是不上课也不学好,还经常跟表哥纪分野上网喝酒打群架。
    黑历史一抓一大把。
    梁景明一件一件地开始翻旧账。
    梁从星没忍住纠正:“那不是私奔,就是想离家出走。一个人危险啊,所以找个伴咯。”
    而且,上网,不就是玩电脑么,在家和在网吧有什么区别。喝酒就更谈不上什么了,她又不喝醉。
    至于打群架,她一般都在边上看,纪分野从不让她动手。
    总而言之,梁从星认为自己虽然坏。但是还坏得挺有规矩的。
    但这一切到梁景明的耳朵里,就完全是狡辩了。
    他继续念念叨叨,梁从星头皮发麻又不能跑,只好听着。
    余光看见易桢上了楼,连忙收敛了站姿。顺手拉了一下裙角。
    易桢经过门厅的时候,不巧有一波大部队走上来。人群喧哗着,很快过去。
    一下子把他的身影挤远。
    梁从星叹了口气。
    不知道他看到她没啊……
    等早读铃响,梁从星才得以脱身。她走出几步,回头跟梁景明挥了一下手。
    梁景明吊着胳膊站在原地,脸色严肃,用力做了几个口型。
    梁从星光看一眼,知道他在说什么——“别、打、架。”
    梁从星翻了个白眼。
    这个跟她说别打架。那个也跟她说别打架。
    当她是斗鸡吗。
    ---
    回到班里,梁从星从抽屉里摸了本书出来,摊在桌上做样子。
    这些天她没学到什么知识,学习的架势倒是炉火纯青。
    离早读开始还有十来分钟,不少人都趁这个时间在做题。教室里只有轻微的嘈杂声。
    前边的男生转过来像是要找唐小棉,发现她不在之后,就热切地看向梁从星:“哎新同学!后雄大哥借我用一下。”
    梁从星是真的懵:“……什么?”
    “后雄大哥啊,王后雄。”徐子建一本正经地说。
    “噗…”梁从星忍俊不禁。
    好学生居然会给教辅起绰号。
    “我没有。”她摇摇头。
    “你没有?那你做什么教辅?”徐子建震惊。
    梁从星眨眨眼:“我不做教辅呀。”
    她连作业都是找的代写。
    教辅算哪根葱。
    “哇靠,流批。”
    “……”
    刚好这时候有人从后面走过来。徐子建抬头就说:“哎班长,新同学跟你一样不做教辅哎。你俩下次月考是不是可以切磋一下?”
    梁从星听到“班长”那两个字的时候,就想起身捂住徐子建的嘴。
    但来不及。
    冷不防心跳得很快,像心动又像心虚。她咽了口口水,转过头去,易桢果然就在身后。
    他手里拿了本崭新的练习册,放在梁从星的桌上,没听清:“什么?”
    徐子建看热闹不嫌事大:“新同学想跟你挑战第一名的宝座。”
    梁从星:“……”
    你们好学生可以这么造.谣的吗?
    她连连摇头,想说什么,却看到易桢似乎笑了。
    笑容很浅,就弯了一下唇角。眼睛微微眯着,朝她轻轻点了点下巴,“来啊。”
    梁从星:“……”
    大脑好像都转不动了。
    想说什么也忘了。
    两个字淡淡地掠过心扉。配上那清净无欲的长相。
    真的不是在撩她吗。
    她下意识地擦了一下鼻间。觉得自己很可能就这样丢脸地流下鼻血。
    易桢食指点了点练习册的封面,言归正传:“这是你的物理练习册。刚才送到的。看一下有没有哪里印错。”
    她刚转学过来,有些资料缺漏,这几天陆陆续续补齐了。
    梁从星:“噢…谢谢。”
    “不客气。”
    他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声线干干净净。一看就是教养良好的男孩子。
    刚才放下习题册的时候,梁从星看见他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白皙。连指甲都修剪得圆润整齐。
    被光淡淡地镀了一层,像玉一样漂亮。
    真的是,从头发丝到指甲缝,都符合她的审美。
    他走之后,梁从星视线下移,落在那本物理练习册上。
    这可是易桢给她拿来的。
    她翻开第一页,咬咬牙想:
    做,亲手做!

    以上就是今天为你提供的乖乖喜欢你(梁从星易桢)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整篇小说的文风轻松搞笑,言语幽默有趣,情节引人入胜,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