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小说

  • 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小说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热门小说

看呗为您带来主角是秦轻予沈砚的小说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正在这里火热连载,由九非炉为您精心提供小说免费阅读!当然是真的了。哎,你说人家怎么会这么好命?先是被捧红,后来又被曝光她是沈家领养的孩子,被对家逼的退出娱乐圈。哎,转眼一变,人家又变成了肖家大小姐!肖家可比沈家的格局大多了。

推荐指数:★★★★★
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在线阅读

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精选:
这句话在这种场合说出来,格外的让人容易遐想。仿佛是‘情不自禁’的羞赧邀请。这无疑是在给亢奋中的男人打了一注兴奋剂。沈砚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了他‘来去自如’的舒服。而这样的行动,让秦轻予在数次难以抑制的尖叫声中,又认清他不光是禽兽,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牲口。一夜糜烂的结果,导致第二天秦轻予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钟。而秦轻予这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昨晚竟然忘记给老师请假了。趁着沈砚接电话,秦轻予捡起地上的浴巾,拿着手机快步走出客卧给老师打电话,说了秦焱手术的事情。昨晚洗的衣服都已经晾干,秦轻予在浴室里快速冲了个澡。等她穿戴整齐走出浴室,沈砚也从主卧冲完澡,擦着头发走了出来。漆黑的眼眸扫视了她一眼,说道:“收拾好了先去车里等我。”原本是很平常的一句话,可是想到昨夜她欲求不满的‘疯狂’,秦轻予就不敢再直视面前的男人,总觉得沈砚看向她的眼神,都在说她‘放荡’。秦轻予目不斜视的快速下了楼,直奔院子里。昨晚电话挂的匆忙,也没有询问秦焱手术的具体时间。等沈砚收拾妥当出来后,秦轻予直接说道:“麻烦你把我送到医院。”沈砚一边启动车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了句:“秦焱需要手术?”秦轻予不疑他会知道,秦焱的病情并不是什么隐瞒,前些天她找他借的那笔钱,沈砚应该也能猜出来是用在秦焱身上的。沈砚没有急着送她去医院,走到半路,在一家高级餐厅停下。秦轻予着急秦焱的手术,没有什么心情吃饭。沈砚回头瞥了她一眼,冷淡道:“你晚去一会儿,他也死不了。”不知道为什么,沈砚似乎对婶婶一家没有丝毫好感。包括这两年的时间里,他每次深夜潜入家里的时候,也分毫都不顾忌,甚至一点都不担心会被婶婶发现。秦轻予不是没有疑惑过,可想到沈砚的为人,她就明白了。他这样冷漠没有感情和羞耻心的男人,怎么会担心被发现?秦轻予甚至相信,如果不是她每次拼死隐瞒,沈砚恐怕早就光明正大的出入婶婶家了。还有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她没有失约,真的去了,到时候怎么面对沈长风?她能容忍他对她所做的一切,却无法容忍他对小焱和婶婶的不礼貌。秦轻予低头解开安全带,也用冷淡的口气说道:“这里离医院不远了,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坐公交车过去。”说完,她推开车门准备下车。下一秒,手腕猛地被攥住,她整个人又被用力的拽了回来。她抬起头,目光与沈砚冰冷的双眸对视上,“吃完早饭。”秦轻予抿紧红唇,明艳的小脸上也露出倔强的神色:“我不饿。”沈砚语气加重:“不饿也要吃!”秦轻予用力挣脱他的禁锢,倔强道:“我吃不吃饭管你什么事?!”沈砚盯着面前女人的双眸,眼神讳莫如深:“你可以选择现在走,我保证你到医院的时候,你的好弟弟也会死在手术台上。”秦轻予惊愕而又愤怒的看着他,脱口而出:“你敢!”“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说完,他松开她的手,沉声命令道:“下车,进去吃饭。”秦轻予攥紧包带,气的脸色涨红。无耻的禽兽!你才会不得好死!她用力甩上车门,在心里不停的诅咒者沈砚,怒气冲冲的跟着他进了餐厅。沈砚似乎是这家餐厅的常客,他们进去后,立刻就有经理模样的人走过来,询问沈砚是否需要包间。沈砚随手指了指靠窗的位置:“就那吧。”“好的。”早餐是沈砚点的,秦轻予吃了两口就没心情吃了,但碍于对面男人的脸色,她强逼着自己将面前的食物都吃了下去。等待沈砚结账时,秦轻予肚子突然痛了起来,她没来及跟沈砚说一声,就快步朝卫生间跑过去。到了卫生间,才发现是经期到了。秦轻予坐在马桶上无奈的闭上眼吐了口气。沈砚做的时候不喜欢戴套,戴的次数很少,所以大多数只能她来做防护措施。两年来,她不知道吃了多少次避孕药,吃的内分泌已经失调,月经经常不准时来。算了算,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来月经了。明知道自己身体出现了不适,但秦轻予也依旧不敢去医院看妇科,病的原因她自己心知肚明。她摸出包里的备用卫生间,一边换上一边安慰自己:这样也好,至少又有好多天,沈砚不会再碰她了。就在她准备推门出去的时候,忽然,外面进来两个女人,交谈着进了厕间。“沈沐歌要回来了你知道吗?”“什么要回来了,你真是孤陋寡闻,人家是已经回来了。”“真的啊?”“当然是真的了。哎,你说人家怎么会这么好命?先是被捧红,后来又被曝光她是沈家领养的孩子,被对家逼的退出娱乐圈。哎,转眼一变,人家又变成了肖家大小姐!肖家可比沈家的格局大多了。”“肖家大小姐?你这消息准不准啊。”“废话,当然准了,我老公跟沈沐格的亲生父亲有生意上的往来,上次他们谈生意的时候,肖先生亲自跟我老公说的。”“哇,这可真是个大消息,有肖家撑腰,这次她肯定又会大火起来了。”“那是早晚的事情,肖家早就给她铺好路了,这次她回来就是奔着重返娱乐圈来的,艺名都打算改回肖姓。”“姓肖?那叫什么?”“叫肖什么来着……我想想,哦……我想起来了,我老公说肖家给她改的名叫肖瑜!”肖瑜?!砰的一声,秦轻予手中的包从手中滑落。肖瑜……沈沐歌……她们竟然是同一个人!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秦轻予的双眼瞬间红了。昨晚听到薄虞淑说的话的喜悦,在这一刹那全都成了最刺痛她心脏的讽刺。薄虞淑可真是会做‘生意’,她曾经用来‘杀人’的刀子,现在又亲手递给了她儿子沈砚,可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秦轻予弯腰捡起地上的包,眼中露出一抹讽刺的冷笑。从卫生间出去,一回头,就看到倚在墙边正在抽烟的沈砚。沈砚回过头,上下扫视了她一眼,看着她略苍白的脸色问道:“身体不舒服吗?”秦轻予冷淡的说了声‘没有’,快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