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每天都在病危小说免费阅读,c邓梁孟春任川江桓章节阅读

  • 总裁每天都在病危小说免费阅读,c邓梁孟春任川江桓章节阅读已关闭评论

总裁每天都在病危小说免费阅读,c邓梁孟春任川江桓章节阅读

“任总!任总!”邓梁三两步并作一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漂亮女孩,在酒会出口的位置,拦下了任川,“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女,身高165,体重九十斤,三围965468,芝加哥大学毕业……”

任川转过身,一身裁剪得当的高定西装,五官深刻,精心打理过的卷发在灯光下闪耀着点点星光,他微微一笑,“邓总,恐怕有点不方便。”

邓梁哎哟一声,“孤男寡女没什么不方便……”

“我胃癌。”任川打断他,“晚期。”

邓梁呆楞住,“啊……啊?”

任川一捋自己的头发,吐出一口气来,“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我之所以会出席今天这场酒会就是为了和大家做一个告别,明天起我就要去住院接受治疗了,我手头上的股份也都会移交给董事会的各位。”

邓梁的目光落在了他手里的酒杯上,“胃癌晚期还喝……”

任川一口喝干了手里的酒,将酒杯交给了助理,“这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口酒,我会好好珍惜。”

邓梁还不死心,“任总,哪个医院,我带小女去看看你。”

“市中心医院。”任川早就打点好了,根本无懈可击,“来看我的时候记得带个果篮,我苹果不吃带皮的,橘子不吃酸的,红枣不吃带核的,香蕉不管是大的小的都不吃,还有白火龙果我过敏,要买只能买红心火龙果,最好切成块装进盒子再配一副刀叉。”

邓梁踉跄着后退两步,“我记下了,改日一定携小女去医院拜访。”

任川的眼神终于落在了邓梁女儿的身上,女孩娇柔可人,一身旗袍勾勒出婀娜的曲线,他笑了笑,“最好穿泳装来,我喜欢比基尼三点式的,有沟最好。”

邓梁的脸这下子彻底黑了,任川再不看这对父女一眼,大步流星地走出酒会会场。

一上车,助理孟春就看向了邓梁,“总裁,你真的要去医院……”

任川把脖颈上的领带给扯下来,吐出一口气,“我再不找地方躲一躲,那些老板能带着自己的女儿把我给活生生地吃了。”

孟春略有点无语,“那也没必要说自己胃癌晚期。”

任川竖起一根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胃癌晚期,不管谁问都是胃癌,晚期,病危,明白了么?”

孟春点点头,“知道了。”

任川吩咐,“开车。”

司机回头问,“总裁,去哪?”

"中心医院。"任川说,“对了,记得帮我喂鹦鹉。”

一小时后,市中心医院。

任川换上了病号服,盘腿坐在病床上嗑瓜子,孟春环视了一圈整个病房,还是有点不太放心,“要不,我来给您陪床吧。”

任川直接就把他给撅回去了,“陪什么床陪床,想爬老子的床,没门!”

“我的意思的是留下来照顾您。”孟春略有点无语,提醒他,“毕竟您现在,胃癌,晚期,病危。”

“你回公司帮我打理事务。”任川呸的一声吐出瓜子皮,“不就是住院这么点小事儿么。”

孟春:“我担心您一个人能把自己作火化了。”

他拿起手机,“我把萧先生给您叫来。”

“叫什么叫。”任川一脚丫子踹过去,“分手了都!”

“哦。”孟春面无表情地在自己的记事本上留下一笔,“半年以来的第126个倒霉蛋,分手原因呢?您详细说一下。”

“他拿着老子的钱挥霍,不光给自己买,还他妈给全家老少远房亲戚都给安排上了,老子一分钟几百万上下,他特么也几百万上下,当老子提款机啊!”任川简直恨地咬牙,“他妈的,好不容易把人给按在床上了,裤子扒掉,结果呢!那么大个痔疮!”

“明白了。”孟春合上笔记本,“下次我会安排详细的全身检查。”

任川简直是义愤填膺,“不仅全身检查,连族谱都给我查一查!”

不管老大说什么孟春他都点头,“好的,请问在您住院期间,需要安排特殊服务么?”

“我,胃癌,晚期,病危。”任川凉凉地看着他,“请问我拿什么操?”

"明白了。"孟春在自己的记事本上画下了一笔,“如果有人问起,我会直说,您现在不行。”

临走前,他留下了两个礼盒,放在了任川的床头。

任川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一点小礼物。”孟春总是这么细致妥帖,“分给病友,这样有助于促进关系,进而有一个愉悦和谐的医疗环境,说不定可以对病情有所帮助。”

“行了。”任川摆摆手,“走吧。”

“那么祝您生活愉快。”孟春给他鞠躬,“火化的时候就不必喊我了。”

任川一脚丫子踢过去,“滚!”

房门关上,任川第一时间打开了床头的礼盒,只见里面放着一对粉嫩粉嫩的马克杯,把手上还有小兔子的雕塑,充满了可可爱爱的少女心。
孟春真的是有备而来,这是知道了对面病房住着一个大波萌妹么!

任川从床头花瓶里抽走了一支玫瑰,叼在嘴里,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就算穿着病号服,他一身肌肉也能把病号服穿出巴黎走秀的气势。

任川对着镜子一笑,标准的八颗牙齿,帅气迷人。

他拿上礼盒,踹开房门,站在对门病房的门口,清了清嗓子,敲门。

里面没有回应,任川低头一看,门开着一条缝。

“不好意思打扰了。”任川推门而入。

坐在床边抠脚的男人抬起头,和他四目相对,“你谁啊?”

男人的五官线条非常深刻,自有一种古典艺术之美,鼻梁高挺,就连抠脚的手都十分修长,骨节分明,肩背展阔,将病号服撑地笔挺。

任川倒退了一步,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击中了自己的心脏。

大波萌妹是什么?他不知道!

“干嘛?”男人有点暴躁地皱起眉毛,“你谁啊?”

"我住对门。"任川帅气地一笑,“今天刚入院,我……”

男人看向了他手中的礼盒,明白了,“送礼来的?”

他自然而然地接过来,“谢谢啊,我看看……”

“等等!”任川猛地想起来,那盒子里是什么,“别——”

可是已经晚了,男人打开了礼盒,视线落在了那一对粉嫩的马克杯上。

“卧槽——”

任川暗道糟了。

男人的脸上露出了笑,激动地一拍任川肩膀,“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粉色?”

任川呆楞住,“啊……啊?”
男人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叫江桓,一周前入院的。”

“我叫任川。”任川硬生生地憋出一身绅士气质,伸出手要握手,“很高兴见到你——”

还没等握上手,任川就猛地停顿住,江桓的手刚刚抠过脚。

真是握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

江桓和他握了握手,“你好你好。”

任川看着自己的手,有一点点的僵硬。

江桓打量着他,“哎,你什么病进来的?”

任川怎么可能堕了自己的雄风,“小毛病,没多久就出院了,就是有点脚气……”

“啊?”江桓有点意外,“可……这里是肿瘤科啊。”

“哦……哦!”任川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舌头给掰过来,“……脚气传染到了胃部,造成了损伤性胃肿瘤,晚期。”

江桓没听懂这到底是什么病,敷衍地点点头,“哦,那还挺严重的。”

任川上下打量着他,好好一人,看不出什么毛病,“那你……”

江桓一本正经,“鸡眼长到了肝上造成的脂肪性肝脏肿瘤。”

他加上一句,“晚期。”

“咱们……”任川有点没有想到,“都晚期啊。”

江桓猛地一拍手,“你说巧不巧。”

任川没想到刚遇上一个这么对自己胃口的美人,竟然是肝癌晚期,他试探着,“你还能活多久?”

江桓思考了一会儿,“俩月?仨月?半年?”

任川关心地看着他,“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呀。”江桓顺手一指墙角的零食箱子,“吃嘛嘛香……”

任川看一眼零食箱子上面的字儿,吞吐了一瞬,“肝癌,能吃酸辣粉么?”

江桓:“……”

“我都说过了!我不能吃!”江桓迅速站起来把零食箱子给打包了,“他们就是不听!非要给我送!你说说,这不是奔着我早点死么!”

看着他要把零食箱子丢掉,任川拦了一下,“要不然,你给我……”

江桓奇怪地看着他,“胃癌晚期,能吃酸辣粉么?”

任川的舌头在嘴里拐了个弯,微笑着,“……你给我,我帮你丢。”

江桓把零食箱子给他,“那麻烦你了。”

任川带着零食箱子走了,“那我就先走了,没事的时候你来我那串串门,以后就是病友了。”

“行。”江桓干脆利落地点头,“走的时候帮我带上门。”

任川搬着一箱酸辣粉,本想着扔,路过护士站,全分给小护士了。他拍拍手,不留功与名,正打算回病房的时候,却被叫住了,“川儿!”

任川转过头,看见了穿着白大褂的崔明浩。

“嘘——!”任川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看了看左右,将他带入了消防通道。

“你搞什么呢!”崔明浩把他的爪子给扒拉下来,将一沓子病例摔在他脸上,“胃癌,晚期?前几天那个和我喝酒撸串的孙子是谁?”

“爷爷!爷爷!”任川双手合十求他,“别戳穿我好么?”

崔明浩别在白大褂上的名牌明晃晃的几个大字,胃部肿瘤专家,他从早上看见任川的病例就知道,这孙子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抬了抬眼镜,眼底是没有情感的冷光,“百分之八十的胃部肿瘤都可以做切除手术,病愈出院的几率可以高达百分之七十六……”

任川打断他,“我选择火化。”

崔明浩要抓狂了,“你到底在搞什么!”

任川看着头顶上发霉了的天花板,脚底无意识地画圈,“就……度个假。”

崔明浩简直是匪夷所思,“度假度到医院离来了?你是不是还要去太平间旅个游啊?”

任川嗫嚅着解释,“就……被逼婚逼烦了。”

崔明浩差点吐血三升,“你是用猪脑子做的决定吧!被逼婚逼烦了,你跑医院来,这有什么用?”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医院。”任川弹了弹他手中的病例,“看见没,胃癌,晚期,肿瘤科,也就是说我命不久矣,谁要是在这个时候把姑娘嫁给我,我现场就能嗝屁给他看。”

他不仅要装病,必要的时候还得装死。

“所以,爷爷。”任川的大手拍上了崔明浩的肩膀,“我的命就交给你了。”

“你是我爷爷。”崔明浩正想给任川做个开颅手术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滚回去躺着!胃癌病人就没你这么活泼的!”

“得嘞。”任川愉悦地退下,临走之前想起件事儿,抓住崔明浩,“对了,胃癌晚期能吃酸辣粉么?”

任川从自己的病号服下摸出一桶酸辣粉,“没舍得都分给护士,我自己偷偷留了一桶……”

“忌辛辣刺激,忌鱼虾蟹,牛羊肉!”崔明浩从他手里夺走了酸辣粉,“你他妈吃屁去吧!”医院里每天十一点钟开饭,住院的大爷大妈们实在是无聊,没到十一点钟,食堂开门的时间,就会一窝蜂地涌进去,抢占所有有利地形,并打走所有的肉菜。

“所以你明白了么?”江桓啃着巧克力看着任川,床上铺着一张他手绘的地图,“一会儿的路线是这样的,避开电梯楼梯这样的高风险地区,走消防通道……”

任川举起手,“有个问题。”

江桓点点头,“准奏。”

“我……”任川想起了最尴尬的事儿,“没饭盒。”

江桓拿起自己的双层饭盒,拆下来一个,递给他,“我的借你一个。”

任川还没等说谢谢,这时候就听见一阵尖锐的铃声响起来,江桓拖着任川就跑,“跑跑跑起来!打饭了!”

那场面,简直是毕生难忘,成百上千的病人就仿佛是出笼的僵尸一样涌出病房,疯狂地涌向了电梯和楼梯间。

“这边!”江桓拽着任川拐了个弯,“走消防通道!”

消防通道的大铁门看上去异常厚重,没点力气都推不开,结果江桓只用了单手,就把门给打开,还拉了任川一把,“快点!我都打听好了今天有红烧牛肉!”

任川好久都没这么运动过了,跑地有点岔气,“不至于为一顿牛肉,就累死在路上吧。”

“那是普通的牛肉么!”江桓义愤填膺着,“那是经历过社会主义的洗礼,在大头菜圆白菜西兰花生菜土豆西红柿里艰难求生的牛肉!”

任川看着他的背影,撒丫子竟然比兔子还要快,简直是神奇,“你这么跑,肝不疼……”

“肝”这个字稳准狠地踩中了江桓的神经,只见他脚下一个趔趄,当即就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不行了,不行了!疼!要生……不是疼死我了!”

“操,不会吧。”任川上前去搀扶住他,“我带你去找医生……”

“等等!”江桓叫住他,一下子又站直了身体,“我又不疼了!”

任川都呆了,“啊?”

“还有一丢丢的疼。”江桓怕自己太夸张,伸手比划了一丢丢有多少,“吃顿牛肉就不疼了。”

任川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牛肉……”

江桓急着抢白道:“对!你不知道牛肉里富含丰富的胶原蛋白粗蛋白能够帮助人的肝脏自我修复!”

他拖着任川往食堂的方向走,“走走走,让你也修复修复。”

耽误一分钟,食堂窗口已经挤满了大爷大妈,你根本不知道哪一个腿骨折哪一个白血病,碰都碰不得。

排到他们的时候,红烧牛肉只剩下了最后一勺。

任川让给了江桓,“给你吧。”

江桓推让着,“不不,给你。”

“给你吃。”

“不,给你吃。”

“哎呀,这么麻烦的呀。”打饭大妈不淡定了,一人分了一半,“好了,走吧。”

肉菜限量,素菜米饭不限量,任川走了一圈,手里的饭盒都冒尖了。

江桓占好了桌子,在向他招手,看到他手里的饭盒愣了一下,“胃癌……还吃这么多啊。”

任川愣了一下,尴尬地笑,“……临终关怀,临终关怀。”

吃到一半,任川扶着桌子干呕了一下,江桓紧张地看着他,“胃疼?”

"没……”任川摆摆手,“吃到花椒了。”

吃完饭,收拾盘子的时候,江桓不小心闪了腰,“哎呀!”

任川倒吸了一口凉气,扶着他,“抢救室?吸氧机?是不是肝疼?我给你叫医生护士!”

“我腰疼。”江桓扶着自己的腰,“扭到了。”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月14日16:21:4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242302.html
善解人衣的后妈小说免费阅读,诱人的后母张丽林逸完整章节阅读 浪漫爱情

善解人衣的后妈小说免费阅读,诱人的后母张丽林逸完整章节阅读

善解人衣的后妈小说免费阅读,诱人的后母张丽林逸完整章节阅读 《诱人的后母》第一章 心痒了 张丽,一个二十八岁的美丽女人,除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外,胸前的两个碗口大小的蜜桃更是格外的诱人。 嫁给了富商老公...
都市沉浮免费阅读,周翰林乔梁叶心仪小说章节阅读 浪漫爱情

都市沉浮免费阅读,周翰林乔梁叶心仪小说章节阅读

都市沉浮免费阅读,乔梁叶心仪小说章节阅读 《乔梁叶心仪小说》第1620章 有恃无恐 张美美去了厨房,周翰林走到沙发上坐下,打量着对面的光头男子,因为市五中是市重点中学,并且是全市最好的两所重点高中之一...
快穿反派洗白大法小说免费阅读,艾亚星迦扬章节阅读 浪漫爱情

快穿反派洗白大法小说免费阅读,艾亚星迦扬章节阅读

快穿反派洗白大法小说免费阅读,艾亚星迦扬章节阅读 《反派洗白大法》01章 捅了男主一刀以后 艾亚星是一颗较为偏远的星球,在联邦管辖的所有星球内只能算得上的三等星球。 不过尽管如此,这里也很发达。 时不...
男人四十小说免费阅读,老周孙琳完整章节阅读 浪漫爱情

男人四十小说免费阅读,老周孙琳完整章节阅读

男人四十小说免费阅读,老周孙琳完整章节阅读 《男人四十》一 孙琳 “周叔……重点……再用力点……”孙琳咬着嘴唇看着老周,在老周的冲击下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老周双手撑在了孙琳的身边,额头上的汗已经滴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