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最新章节列表

  • A+
所属分类:浪漫爱情

小说阅读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绝代美女
········
高空万里,漆黑的夜,客机内寂静无声。

可寂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是被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

“美女,你走光了。”

秦天懒洋洋地躺在自己的座位上,以一种近乎战略的角度斜视,欣赏了许久,方才淡淡出声。

在其身旁,坐着的是一个美女,一个极品美女,堪称倾国倾城。

秀发如火,烈唇似焰,妙曼身子无时不刻不在诉说着诱惑。

最让秦天心动的,莫过于其胸前的那一对伟岸,说是波涛汹涌丝毫不为过。

或许是过于伟岸了,所以,一颗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越狱’了,不知道调皮地掉落在哪个角落。

随着美女身体无意识地微微一侧,春光,顿时乍现!

耀眼的白,顿时吸引了秦天的目光,使得其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不过,或许是察觉到美女有所警觉,所以,秦天决定当一回正人君子,先发制人。

说不定,可以搏美人一笑呢?以后说不定还可以加深交流呢。

“流氓!”

结果,在得到提醒后,预料之中的感激并没有出现,反而是换来了鄙视的两个字——流氓,外加飞来的白眼,蕴含的,是满满的厌恶,那样子,就跟看色狼似的。

“额,美女,貌似我没把你怎么样吧?”

秦天一脸的懵逼,自己好心提醒你走光了,咋还成流氓了呢?

真正的流氓是一直盯着看,不带提醒的好吧!

说不动还会伸出一双咸猪手,无耻地感受一把其中的丰满。

刚才他暗中的某些行为的确有些流氓,可是刚才的提醒,可谓是充满着善意、没有一丝作假的成分。

毕竟如此美妙的风景,还是独自欣赏比较好,与被人分享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自己用心良苦,美女怎么就不领情呢!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些什么吊起来绳子口塞按摩棒,你的眼睛要是再敢看一些不该看话,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唐柔伸出一只小手捂在自己的胸前,遮挡出外泄的春光,紧盯着秦天,明媚的双眸中有着点点寒光闪过,夹杂着几分羞怒在内。

或许,可以将之称为威严,那是久居上位方才可以培养而出。

由此不难看出,这个有着倾国倾城容颜的美女,来历并不简单,

“……”

被一阵狂怼,秦天十分明智地选择沉默,不再多废一句话。

原因很简单,刚才趁着美女眯眼的功夫,他可是给美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扫描,做贼心虚啊。

“登徒子!”

再次给秦天起了一个‘雅号’后,唐柔起身,冷声说了一句‘闪开’。

“你请!”

到底是做了亏心事,所以第一时间秦天就选择了起身让路。

那态度,叫一个恭敬

要是换做以往的话,不好好摩擦一番、占够便宜,他能让美女这样过去?

开玩笑吧!

可惜,今天情况特殊,该低头还是要低头,否则被制裁了就不好了。

‘蹬蹬蹬……’

在留下一句冷哼声后,唐柔迈着优雅的步伐,踩着高跟鞋朝着洗手间里面走去。

那小蛮腰,看地秦天一阵侧目,换个角度看,身材依旧如此完美……

“嗯?情况貌似有些不对啊。”

正当秦天准备回到自己的座位时,剑眉却是微微皱起。

因为在唐柔起身离开后,立马又是有着两人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怎么看都像是在尾随。

很奇怪的一个现象,难道大家尿急都在同一个时间点?未免太巧合了一些。

要知道,飞机上的洗手间那可是极为的有限,一下子去三个人,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

更何况,那一身保镖打扮的人在刚才可是低声应了一声‘是,少爷放心。’

声音虽然十分微弱隐蔽,可还是被秦天察觉,清晰地停在耳中。

如此,更加验证了心中的想法……

“哥倒是要看看,你们在搞什么鬼!”

凭借着敏锐的直觉,秦天相信,那紧随美女的两个黑衣保镖绝对没安好心。

或许,是有人是想在在飞机上玩点刺激的吧。

毕竟,刚才坐在他身旁的美女姿色可谓是上佳,说是万里挑一也是丝毫不为过。

万里高空之上做那种事,可是别有一番情调,或许有人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貌美如此,当然会让某些雄性生物其生出色心、起了贼胆……

心里想着,秦天悄然起身,不动声色地跟在两人身后。

遇到了,便是缘分,他可不愿意看到一朵开的正艳的鲜花被猪给拱了。

那样,未免太可惜了一些。

········
第二章 见色起意
········
由于正是深夜,商务舱的乘客大多已是属于熟睡的状态时不时的还有阵阵微弱的鼾声响起。

所以秦天几人的离去,倒是没吸引其他人的注意、省去了不少麻烦。

蹑手蹑脚地跟上,此时的秦天跟午夜漂浮的幽灵似的,走起路来跟飘似的,无声无息。

跟踪寻敌,这可是秦天的拿手好戏,用来对付两个普通的保镖,可着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少爷,按照您的吩咐,事情已经办妥了!”

走到拐角处,秦天便是停了下来,做倾耳聆听状。

“嗯,干的不错,等下了飞机,本少绝对重重有赏!”

在低沉的声音之后,一道略显轻浮的声音响起,话语中带着几分急不可耐,末了还一阵淫笑:“嘿嘿,你可想死本少了!”

秦天一听顿时不淡定了,这个混蛋,竟然想捷足先登!

那个美女,可是他先看上的人!

“咳咳。”

到底是自己归来后碰到的第一个美女,所以秦天在经过略微的犹豫后,便是决定出手相助。

好好的一颗白菜被猪给拱了,那可是一件让人十分不爽的事。

“谁?”

几乎是在咳嗽声响起的瞬间,那黑衣保镖模样打扮的二人立马走了出来,神色中充满戒备地盯着秦天。

虽然说他们的主子能量不小,可飞机上毕竟是公众场合,惹出乱子了,最后回去受罚的肯定是他们。

“额,那个,我上个厕所,大哥麻烦你让让。”

装作一副尿急的样子,秦天说着就准备绕过黑衣大汉,往洗手间里面钻。

惊鸿一瞥,秦天便是透过洗手间敞开的一抹缝隙看清了里面的大致情形。

本来只是来整理一下衣服的美女,此时已经是瘫倒在地,精致的小脸上,潮红一片,似那三月盛开的桃花,春光乍现。

“回去!洗手间已经有人了!”

一名黑衣壮汉面色不善地将秦天给盯着,神色阴冷。

说着还捏了捏自己砂锅大的拳头,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响起吊起来绳子口塞按摩棒,威胁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哪里来的小瘪三,赶紧滚蛋,不然,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相比于门口的黑衣保镖的沉稳谨慎,另外一名脾气似乎火爆许多,直接爆了句粗口。

话语里,满是对秦天不屑,透着一股子嚣张。

在他们的眼中,秦天不过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了,何足畏惧?

洗地发白的牛仔裤,配上略微发黄的衬衫,虽说各自有个一米八,可是,身材委实太修长了一些,甚至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试问,对付这样的人还需要客气吗?

“哦?是吗?!”

快速扫视了一下周围情况,确认没有任何其他的人后,秦天嘴角扬起冷笑一抹,背部,悄然躬起。

在冷笑扬起的瞬间,一只手快若闪电般点出,依稀之间,只能看见道许残影。

所有动作,发生于顷刻间,其中一名黑衣保镖站在那里,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嗯哼!”

待得秦天收回手后,那体型壮硕的保镖面上忽是涌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在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音节后,如同一条被抽去了精髓的鲶鱼般,软软地瘫软在地,身体不断地抽搐起来。

“你……你做了什么……”

另外一人的根本还没看清秦天是怎么出手的,自己的同伴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太恐怖了!

颤颤悠悠地开口,显然其内心十分的惊惧。

作为一名专业的保镖,他的身手与普通人比起来算是不弱吊起来绳子口塞按摩棒,可是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碰上硬茬子了!’

这是他此时心中的第一想法。

刚想给里面的人提个醒,可是嘴巴还没有张开,意识已经陷入了昏迷,步了同伴的后尘,瘫软在地、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咔擦……”

轻轻一推,那扮演着的门打开,闪身而进,反手将将厕所的门给反锁了。

外面的人已经解决了,现在只剩下主谋,他要看看,究竟是什么货色起了色心。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狭小的空间中,罗风看着厕所中突然多出的秦天,先是一愣,继而低喝出声。

身体中的邪火已经汹涌燃烧,关键时刻竟然有人来坏他的好事。

“少废话,现在我问,你答!”

懒得跟他一般见识,秦天单手微微一扬,寒光,瞬间闪现。

一柄雪亮的匕首,如同变戏法一般,出现在其手掌。

下一刻,直接架在了公子哥的脖子上,缓缓滑动,如同吐信的毒蛇般,随时准备给出致命的一击。

“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感受到自己脖子上传来的冰凉之感,罗风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飞机上,可是严令禁止携带匕首之类的,可是在他的脖子上,却是架着这么一把。

这类人,肯定不好惹。

他虽然纨绔了一些,但该有的见识却一点也不少,甚至比一般人多地多。

所以,不假思索间点头。

“很好,第一个问题,你是谁?”

微微转动手上刻着狼头的匕首,秦天低声问道。

“罗家,我是九州市罗家的人,是族中的嫡子!”

颤声开口,罗风急忙回到道,说到这里,心底莫名涌起底气一抹。

罗家,那可是九州市四大家族之一,在九州市一亩三分地上可是呼风唤雨的存在,无人敢摄其锋芒。

而这趟航班最终目的地,正是九州市。

“你要是放过我的话,罗家必有重谢!”

趁着空隙,罗风试图为自己争取一份主动权,老这么被匕首架着脖子,可是很没有安全感。

“闭嘴!你要是敢再说一句废话,我不介意让你身上多出几个透明窟窿!”

因为九州市三个字而微微有些愣神的秦天回过神来,冷声道,手中的匕首微微往前一送。

丝丝鲜血,瞬间流淌而下。

一个简单的动作,直接让罗风僵在了那里,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第二,你认识她吗?”

说着,秦天的脖子扬了扬,方向,正是蜷缩在地上、神志已经陷入了昏迷的唐柔。

“认识……”

有心想要糊弄一下秦天,可是察觉到阴森的注视,罗风明智地放弃了扯谎的打算。

美人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

“认识啊……”

似乎是在沉吟,秦天缓缓地道:“畜生!”

不知道罗风的一句话是否戳中了秦天的某个爽点,没有任何征兆,一巴掌就呼了上去。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在秦天含怒的一巴掌下,罗风竟然直接脖子一歪、白眼一翻,步了两位黑衣兄的后尘,仿佛浑身的精气神被抽取了一般,身子软软滑了下去

“切,垃圾!一巴掌都扛不住。”

朝着瘫倒在地的罗风比了象征着鄙视的中指,秦天这才施施然地将目光放在唐柔身上。

可是下一秒,整个人都不好了。

或许是药效开始发挥了,唐柔此时,用行动阐释了什么叫做缠绵似水、风情万种……

神态魅惑、小嘴微张,修长笔直的玉腿更是伸展不断,尽展妙曼身姿。

赤裸裸的诱惑!

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秦天微微一硬,竟然来了反应……

可是,皱眉看了一眼狭小的空间,加上昏迷不醒的主仆三人,微微叹息一声。

人虽美,可是场合似乎差了那么一些,他可没有那些特殊的癖好,喜欢玩些什么场景诱惑。

第一次,可是十分珍贵的,不能太随便了。

“唉,美女,碰上我可是你的福气,日后你会感谢我的。”

深吸了两口气,秦天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尽量不看那诱人的浑圆。

弯腰,将处于迷情状态的唐柔拦腰抱起,朝着商务舱走去。

被下药了后,有两种选择,一是找个男人解决体内欲火,不过现在很明显行不通。

二嘛,则是要通过特殊的手段解决。

好巧不巧的是,他正好掌握了那等手段。

小小的迷药而已,解决起来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不过在经过处于昏迷状态的罗风二人时,嘴角浮现一抹坏坏的笑容。

做错事了,自然要接受惩罚。

秦天心中,突然有一个大胆、邪恶的想法……

········
第三章 香艳治疗
········
夜深人静,感受着怀中的柔软,秦天直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火快要破体而出……

那是属于男人的本能,美人在怀,加上唐柔此时风情万种的状态,试问谁不会心动?

“嗯啊……”

最为要命的是,在秦天苦苦坚持的时候,怀中的佳人突然娇哼一声,一双软弱无骨的小手胡乱的摸索着,试图发泄心中的燥热。

这是药力发作的表现。

“咕噜……”

狠狠一咬舌,秦天苦笑一声,急忙加快脚步,再耽搁下去,可是会擦枪走火的啊。

“我可不是故意找你便宜啊。”

漆黑的双眸中带着几分痴迷,秦天低声喃喃,然后将身子侧了过去,正好将唐柔娇小的身躯完全遮挡住。

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十分刺激。

耽搁了一小会儿,潜伏在唐柔体内的药力已经发作。

如果不能及时处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极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创伤。

救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

为自己找了个看起来十分高尚的理由后,秦天缓缓地伸出自己的双手,朝着那微微扭动着的娇躯伸了过去。

自幼跟在老头子身边学医,秦天自信,自己的一身医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对付小小的迷药,还不是手到擒来?

深吸了一口气,聚气凝神,体内灵力缓缓调动开来,朝着手臂之上汇聚而去。

这,是他自信的根本。

灵力,飘荡于天地间,无形无色。

只有懂得修炼之法的人,才会感受到它的存在。

从小修炼的秦天,已经初窥门径,掌握了几分皮毛。

眼下这种情况,使用体内灵力化解实在再合适不过。

丝滑!

肌肤接触,触感传来,一股惊人的弹性默然袭来,让得心神一荡。

“这女人,难道是水做的不成?”

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两句后,秦天再度捏了两把,仔细感受了一番。

公共场合不能那个,总要收回点利息吧。

于是,咸猪手施展开来。

随着灵力的缓缓输出,在心神控制下,快速清除着潜伏在唐柔体内的药力。

不到片刻的功夫,唐柔的状态便有了明显的好转。

原本还躁动不安的娇躯,渐渐老实了下来,诱人的桃花春红吊起来绳子口塞按摩棒,也是逐渐退散。

灵力神异,可见一斑。

不过片刻的功夫,那霸道的迷药已经被压制住,动弹不得。

“这药下的太重了些吧……”

感受着体内飞速消逝的灵力,秦天皱眉。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对付小小的迷药,以他现在的修为完全足够。

可是眼下,体内所储存的灵力竟然有支撑不住的趋势。

没办法,既然开始了,总不能中途而废吧。

强忍住脑海内传来的阵阵眩晕之感,治疗继续。

………

“啪……”

第二天清晨,正沉睡在梦乡中的秦天突然感觉自己右脸上一阵剧痛。

几乎是本能反应,冷冽气势散发而出,些许杀机弥漫,右手探出间,瞬间制敌

下一刻,秦天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意识到这不是在杀机四伏的修罗战场,而是在一架国内的客机上。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掐的是谁的脖子?

漆黑的双目微微一扫,不是唐柔又是何人?

“该死……”

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秦天急忙松开了双手。

再掐下去,估计眼前的佳人就要香消玉殒了。

“咳咳……”

脖子被松开,唐柔急忙轻抚自己的胸口粗大按摩棒调教震动,急速喘息开来。

就在方才那一刻,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方才的一切,已经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体恐怖了,那是一种几乎窒息的感觉。

“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不过,唐柔到底不是普通人,在喘息了片刻后,神色变得一片冰冷。

特别是周围的人被吸引过来,视线汇聚的时候,更是让她怒火中烧。

‘这个混蛋,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占自己的便宜,岂有此理!’

“手?手怎么了?”

被一阵呵斥,秦天先是有些茫然,几乎是下意识地捏了两下,一股惊人的柔软瞬间传来。

“额,这是个意外,真的是个意外……”

下一刻,秦天也反应了过来,哂笑着将自己放在前者胸前饱满的手迅速抽回。

不过,这样不怪他啊。

因为罗风那个混蛋下的药太霸道了,所以将他体内的灵力耗去了大半。

心疲力竭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昏睡了过去。

至于自己的手为什么在那个奇妙的位置,可能是处于男人的本能吧。

刹那间的功夫,秦天就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幕,完全是个意外嘛,怪不得他。

可惜,这种想法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啧啧,小两口就好好过日子,有什么问题不是可以协商解决的。”

“对啊,过日子讲究的就是一个和气,小伙子,快跟你女朋友道个歉……”

两人周围,围观的人议论纷纷,更有甚者好心上来劝解。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本来怒火中烧的唐柔马上接近暴走的状态。

“混蛋!”

一咬银牙,唐柔一记撩阴腿就朝着秦天要害扫了过去,有几分断子绝孙的架势。

可是,笔直光华的小腿还没有抬起,其娇小的身躯忽然是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撞到地上。

“小心点……”

眼疾手快,秦天迅速弯腰,伸出一只手将前者娇小的身躯搀扶住。

那迷药,可是霸道十分,尽管已经被他悉数清除,可是对于唐柔的身体,也是个不小的消耗。

身体虚弱之下,可不适合进行剧烈运动。

眼下一幕,就是最好的证明。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