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者岑琢逐夜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摘要

御者岑琢逐夜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距第七次暴力战争结束已经三年多了,无论是这个积雪覆盖的北方小城,还是连云关以内的那些大型都市,都泛着沉沉的死气。

    御者岑琢逐夜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距第七次暴力战争结束已经三年多了,无论是这个积雪覆盖的北方小城,还是连云关以内的那些大型都市,都泛着沉沉的死气,在零星爆发的冲突事件中变得满目疮痍。 “押完这趟车,去找女人啊?”驾驶室里横排坐着三个男人,一个司机,两个抱重型机枪的小青年,其中一个舔着嘴唇说。

    御者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岑琢身后飞出,猛地向骷髅冠扑来,丁焕亮来不及躲闪,后脑勺咚地磕在地上,眼前一张蚂蚱绿的脸,怪异蹩脚,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是谁。 紧接着鼻子上就挨了一拳,极重,重得机械脑的感知系统出现了短暂罢工,视线绕着水平面乱转,勉强看见揍他的那只拳头,因为力道太大,指骨装甲全部破碎,露出里头金属色的骨架。 是那家伙! 骷髅冠奋力挺身想摆脱逐夜凉,但逐夜凉的动力系统和他不是一个量级的,纹丝不动,机械手直直向他的光学目镜抓来。 完了!丁焕亮以为对方要破坏他的成像系统,正不知所措,逐夜凉突然从他身上跃起,同时一条金属鞭从斜刺里抽来,扑了个空收回去。 丁焕亮往甲板上看,没有人。 另一边逐夜凉跳下船舷,扒住舱板在空中划了个圈儿,从十米外重新跳上来,骷髅冠迅速起身,往甲板对侧跑。 逐夜凉追上去,那条金属鞭再次出现,碗口粗,像人体脊柱一样的勾连结构,可以在任一角度随意弯折,尾部带着锋利的异形弯钩。 砰!远处岑琢开了一枪,在鞭子完美的仿生造型上开了个洞。 骷髅冠返身朝他跑,逐夜凉一把拽住迎面而来的钢鞭,朝上层甲板大喊:“吕九所!” 几乎同时,金刚手从天而降,一面墙似的落在骷髅冠面前,他胸部以上的装甲布满了弹孔和弹片,右半侧身子从手臂往上有灼烧的痕迹,腰胯部位转动不灵活,显然在列兵的大举围攻下受了重伤。 “都自顾不暇了,还跑出来挡路!”骷髅冠重心撤后,夹起强酸针。 “要动他,就从我身上踏过去!”金刚手屈膝向前,拔出背后双刀。 逐夜凉那边,金属鞭赫然脱手,本尊从***的桅杆后走出来,三米多高的标准骨骼,涂装不是原始色,而是昂贵的防腐蚀材料,光线打上去像筛了金粉,亮闪闪的。 “染社北方分社,北府堂朝阳组组长,花蔓钩贺非凡!” 不等逐夜凉自报家门,他冲上来,用的是匕首,在近距离发起猛烈攻击,他自认为优势是速度快,靠近战吸引对手的注意,然后出其不意甩出鞭子,利用鞭尾上的弯钩,从远距离给对手致命一击。 但这一招对逐夜凉没有用,他快,逐夜凉比他更快,超乎常人的反应,闪电般的速度,根本不像一具需要神经操纵的骨骼,而像是一个机能完整的人类。 几次失手,贺非凡失去了耐性,他甩起鞭子,一跃而上桅杆高处,朝下喊了一声:“伽蓝堂的!” 逐夜凉、金刚手、岑琢,应声向他看去,只见空中一条晃动的长鞭,翘着尖锐的弯钩,含苞的花蔓一样左右摆动。 丁焕亮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因为贺非凡喊的是伽蓝堂,逐夜凉和金刚手则盯着那只有魔力的弯钩,定住不动了。 岑琢察觉到不对劲,越过金刚手向逐夜凉跑去,拉着机械臂想叫醒他,那家伙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逐夜凉看到了过去。 海一样绵延不绝的骨骼尸体,每一具里都有一个消逝的生命,他站在其中,艰难地向前拔足,血和机油喷了一身,火焰红的涂装已经看不出颜色,左手关节应该是断了,但他不能停下,因为……“啊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他循声望去,一只庞大的变形骨骼,生着倒刺的手掌里攥着一个人,右眼从上到下被一道伤口贯通,鲜艳地滴着血。 “耳朵!”他喊他的小名,拼命朝那个方向奔去,视线里能看到不断喷在面罩上的哈气,这时候他还活着。 “叶……子……”白皙的少年微微挣动,孱弱的,像是随时会呼出最后一口气。 逐夜凉觉得恐惧,最珍视的东西在眼前破碎的那种恐惧,他握紧双刀,背上的量子炮因过度蓄能而发出刺目的光线,能量波在周身摆荡,隆隆的,震动每一片装甲,发出野兽低吼般的轰鸣。 陡地,能量释放,一片金光把脚下的骨骼尸体全部浮到半空,连他自己都被这张厚重的能量网吞噬,陷入了黑暗。 “……子……叶子!” 逐夜凉睁开眼,是耳朵,穿着合体的订制西装,右眼的伤痕早已结疤,眯着细长的左眼看着他:“别睡了,快起来。” 逐夜凉撑起身体,冰冷的机械声,把手伸到眼前,立刻有三套指标对焦点物进行校准,是一只机械手。 “还不适应吗?”耳朵担忧地蹙着眉。 逐夜凉不想他露出这种表情,摇摇头,向他身后看去,宽大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草莓蛋糕,插着几只彩色蜡烛。 “二十五岁生日快乐,”耳朵说,“这是我给你过的第十个生日。” 逐夜凉没说话。 耳朵的表情变了,变得坚毅,甚至有些狠辣:“叶子,我一定会找到曼陀罗的,让他们为杀了你的‘身体’付出代价!” 逐夜凉咬着牙,“心”里疼,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具机器的疼,他习惯性地深呼吸,可什么也吸不进去,他已经没有肺了。 逐夜凉忍无可忍,抱着脑袋放声大喊。 “你不要对我吼!”眼前,耳朵激动地瞪着他,愤怒使他的眼圈通红,“社团要壮大,兄弟们要有地盘,我只能这么做!” 逐夜凉的痛感越来越强烈:“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要做当今第一的社团,我们别无选择!” “是‘它’说的?” 耳朵没回答。 “你为什么一切都要听‘它’的!” “因为‘它’是智慧!”耳朵解开西装纽扣,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雪茄,急躁地预热,“有了‘它’,我们就拥有天下!” 逐夜凉转身要走,耳朵扔下雪茄,从背后扑上来,紧紧抱住他。 “逐夜凉!” 不,这不是他的声音,逐夜凉胸腔左侧的CPU快速远转。 “逐夜凉!” 这是谁?他急切地思索。 “逐夜凉!叮咚!” 叮咚!他倏地睁开眼睛,一条金属鞭死死箍着他的咽喉,远处,是握鞭的花蔓钩,和日出时波光粼粼的大海。 岑琢躲在他背后,一边用特种枪狙击妄图靠近金刚手的骷髅冠,一边嘶声大喊,试图唤醒他的意识。 逐夜凉两手挽住金属鞭,瞬间发力,胳膊上的劣等装甲承受不住这个力量,向四周迸裂开去,岑琢伏低身体,抱着枪打了个滚儿,冲向金刚手。 吕九所也陷在回忆的幻象里,那是一片贫民区,他脏手脏脚站着,有石子打在脸上,出血了。 “吕久锁,你没有爸!我妈说没爸的小孩叫***!” 吕九所攥拳瞪着那些同龄的孩子,他们那么开心,就因为他没有爸爸。 “我有爸爸!他打仗去了!” “撒谎!”孩子们起哄,“我妈说了,从来没见过你爸,你妈的肚子是让坏人搞大的!” 吕九所想冲上去揍他们,但不敢,他们人太多了,而且有爸爸。 正在这时,旁边的水泥管子后头跑出来一个拎棒子的小子,干净的背心短裤,一张小圆脸,闷头冲进孩子群:“谁说吕哥没爸爸,我打死你们!” 孩子们一哄而散,边跑,边朝这边做鬼脸:“吕久锁,没爸爸!哦哦哦!” 岑琢要去追,吕九所把他拦住了。 “哥,下次你把他们往水泥管子那边引,我在里头等着,到时候咱俩一边一个,他们谁也别想跑!” 吕九所踢着脚下的小石子:“算了,你跟人打架,你哥知道了又要揍你。” “揍呗,我才不怕他。”岑琢一屁股坐到地上。 吕九所挨着他蹲下:“我想改名。” “啊?” “久锁久锁的,太土了。” 岑琢睁大眼睛看着他:“我可喜欢你这名字了,久久地把你锁住,多吉利。” 吕九所从没见过这么亮的一双眼。 岑琢以为他实在不喜欢这名,就说:“嗯……那改个字儿,久改成七ba九的九,锁改成发电所的所,哥,你有九个发电所,多帅气!” 吕九所深深地看着他,嘿嘿笑了。 小琢…… “九哥,往左点儿,对,往上,往上!”吕九所抱着岑琢的腿,站在茂密的大桃树下,鲜嫩的桃子一颗接一颗掉下来,落在脚边。 吕九所胳膊麻了,手一松,那小子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桃子,水灵灵地撞进怀里,眼里笑出一天的星子:“九哥,你这手劲儿也不行啊!” “够吃了吧,够吃就行。”吕九所松开手,耳朵有点红。 “不够,我哥最爱吃桃了,明天你再陪我来。” “成天哥、哥的,长不大啊你。” “干嘛你,嘴这么臭,”岑琢搓搓桃毛,咬了一口,“真甜!” 吕九所盯着他的嘴:“我也爱吃桃,你怎么不记得?” “给,”岑琢把自己咬过的那个递给他,“甜死你不偿命!” 吕九所抓着他的手,在他咬过的地方大大咬了一口,是真的甜,那个味道他到今天都忘不掉,小琢……“九哥你疯了!”岑琢打开他的手,漂亮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小琢我……”他不是故意的。 岑琢推开他,吕九所连忙把他拉住:“我保证!以后不会……” “别碰我!”岑琢甩脱他,夺门而出。 小琢…… “九哥!”岑琢叫了他很多遍,金刚手也没有醒转的迹象,花蔓钩的幻术似乎只对骨骼有用,通过神经连接传导给御者,逐夜凉之所以能醒过来,是因为他比普通骨骼多了一个存储人类记忆的CPU。 岑琢连续扣动扳机,直到咔地一响,没子弹了,骷髅冠停止躲避,从列兵骨骼残骸形成的掩体后走出来:“不打了,岑会长?” 岑琢盯着他,看他不急不忙从两肋的滑槽里取出强酸针。 “人体被注入强酸是什么样你没见过吧,我这就让你感受一下……” 背后一阵破风声,逐夜凉挽着金属鞭把花蔓钩抡过来,不偏不倚砸在骷髅冠上,剧烈的机械撞击,然后是两个落水声。 溅起的水花直冲上船舷,清晨的阳光一晃,宝石一样璀璨,岑琢眯起眼睛,看着逐夜凉从他头顶越过,两臂前伸,一头扎进水里。 驳船处水不深,丁焕亮吸着御者舱里的氧气,快速往岸边游,水深浮标近在咫尺,眼前突然爆开一团水花,气泡包裹着一具草绿色的骨骼。 妈的!骷髅冠急忙掉头,逐夜凉扬臂拽住他的脚踝,这时花蔓钩的鞭子到了,逐夜凉闪身躲开,随即翻下重炮。 炮弹的射速和弹道在水里都受影响,但牵制花蔓钩足够了,逐夜凉趁机摁住骷髅冠,把他压向海底,单手掐住他的光学目镜,用力一拔。 “啊啊啊!”眼睛被生生挖掉的疼痛,骷髅冠大喊,逐夜凉重新给炮筒蓄能,准备解决他。 这时头上一片隆隆声,他回头看,是常规炮弹,数以百计冲破水面,列兵把攻击目标转向海面,说明转生火和黑骰子已经顶不住了,想起答应过岑琢的话,他松开骷髅冠,返身游向持国天王号。 疼痛、黑暗、恐惧,骷髅冠像个溺水的人,在水流中茫然挣扎,手腕突然被握住,他下意识要攻击,耳边一个低沉的声音:“是我!” 贺非凡,一天前刚认识的人,此时此刻,却让他狂喜。 “我们走。” 丁焕亮放松身体,随着他,随着荡漾的水波,逐流而去。 逐夜凉爬上船,列兵骨骼果然已经下移到一层甲板,黑骰子背着金刚手,转生火掩着岑琢,边还击边后退。 列兵的数量太多了,漩涡一样汹涌。 这不是办法,逐夜凉一拳砸开脚边的列兵残骸,里边没有御者的尸体,说明他们是系统控制型兵器,控制台一定就在船上的什么地方。 他拔出合金刀,向着列兵的源头、向着敌人最密集处,边开炮边砍杀,硬是劈出了一条通向载重平台的路。

    御者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转生火持续施放高温火焰,列兵熊熊燃烧着,不断向前缩小包围圈,四人周围很快形成了一堵火墙。 “这样不行!”高修朝岑琢喊,“老大,想办法撤吧!” “没路撤!”元贞往前冲,试图用烈焰开出一条通道,但列兵数量太多,失败了。 “只有跳海了。”吕九所从高修背上下来,试着活动腰胯。 岑琢摇头,他们刚刚都看到了,列兵追击逐夜凉时朝海面发起的攻击,即使他们下海、上岸,这些机器仍然会穷追不舍。 岑琢的眼皮一跳:“逐夜凉呢?” 被列兵逼入绝境、疲于应对,谁也没注意那个骨架子,“操,他不会跑了吧?”高修跳到元贞身边,向庞大的列兵军队释放中子场。 吕九所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他拿到‘眼睛’了吗?” 如果拿到,他确实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 “不会的……”他答应过要带大家回去,要让伽蓝堂的旗帜不倒! “行了别管他,先跳海,上岸打比在这儿强多了!”吕九所扒着船舷往下看,寻找合适的入水点。 “不行!”岑琢相信逐夜凉,相信他骗小孩子似的“叮咚”,“我们走了,那家伙万一在船上怎么办!” “老大,他早跑了,要不怎么这么久没出现!”在转生火的掩护下,高修也奔向船舷。 岑琢不相信,那声叮咚、那碗面片儿、那片温热的胸膛,他不愿意相信。 “小琢,过来!”吕九所朝他伸手,“我喊一二三!” 岑琢一动不动,越过火墙,凝视这艘高大的运载舰。 “一!” 吕九所回身抓他的手。 “二!” 元贞关闭喷火闸,转身向船舷奔去。 “三……” 突然之间,所有列兵骨骼停下动作,迈步的、拔枪的、转动炮筒的,像是被摁下了静止按钮,统统失去了机动性。 吕九所盯着眼前这超现实的一幕,难以置信。 “逐夜凉……”岑琢低语,“肯定是逐夜凉!”他朝船舱大喊:“老逐!妈的你个混蛋,你在哪儿呢!” 吕九所以为不会有人回答,结果二层主舱的一个窗户从里头推开,探出一个蚂蚱绿的脑袋:“岑琢,上来!” 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岑琢跳上船舷,从火势较小的地方冲了过去。 大家连忙跟上,一路真的再没有列兵攻击,从甲板南面的舱门进入持国天王号室内,是一番和舱外截然不同的景象。 柔软的红地毯、印着樱桃图案的壁纸、花朵造型的小壁灯,走廊尽头,逐夜凉摆着个很骚气的姿势,朝岑琢打了下响指:“你的愿望,敬请查收。” 那里有一间放映厅,屏幕亮着,放着老旧的黑白画面,岑琢有些紧张,用了一会儿才适应这陌生的黑暗。 “没找到米老鼠和唐老鸭,只有这个,”逐夜凉指着屏幕上的动画字,迪士尼,愚蠢交响乐,1929,“这片儿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岁数都大。” 岑琢忽然眼眶发热,拿拳头抵住嘴唇,吕九所看着他,看逐夜凉向他走去,歪着脑袋发出轻笑:“哭了?” “滚!” 金刚手***两人中间:“你是怎么让列兵骨骼停下的?” 逐夜凉从岑琢身上抬起头,他已经换上了骷髅冠的光学镜,吕九所惊讶,那双“眼睛”和他非常契合,大小、形状,甚至边线卡住的位置,都像是专门为他打造的。 “找到了控制器,”逐夜凉指着门口,那里立着一个手提箱似的方盒子,“就在楼下的操作室。” 吕九所不相信他,他身上有太多谜团,有太多不可解释的力量,和超乎寻常的魅力。 “老逐,”背后岑琢的声音微微发抖,“这船……真是我的了?” 金刚手赫然转身,元贞和高修也是一愣。 “当然,”逐夜凉语气平淡,“我们胜了。” 胜了染社,胜了骨骼军,胜了一整艘运载舰的敌人,这简直就像个……梦,而逐夜凉,是他的造梦者。 “我cao我们有运载舰了!”高修惊呼。 “还有那批骨骼军。”元贞指着控制器。 吕九所蹙眉:“可沉阳并没有出海口……” 拿下大兰!一刹那,这个疯狂的念头冲进脑海,岑琢看向众人,他能肯定,在场的每个人都这么想了。 唯独逐夜凉,什么运载舰、大兰港,在他眼里不过是一粒灰尘:“如果我是你们,就会让这艘船回染社。” “什么!”高修跺脚,“疯了吧你!” 岑琢抬手。 逐夜凉继续说:“这艘船可以设置航行路径,从大兰南下入海,在裳江口溯流而上,向西直达江汉。” 江汉,是染社本社的所在地。 大家仍显得茫然。 “染社会看着这艘船在定位屏上不断向他们逼近,他们会以为我们在船上,而这时候,我们已经走陆路,到了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 岑琢恍然大悟,刚刚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就是染社的报复,花蔓钩和骷髅冠跑了,伽蓝堂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就按你说的做,”他当机立断,“元贞,你负责操控骨骼军,高修,回收吞生刀,协助九哥做好善后,整队,今晚我们回沉阳!” “是,大哥!” 众人分头去办,迅速打扫战场,元贞带人清点了列兵骨骼,除了严重损毁带不走的,还剩235具,编成三个方队,浩浩荡荡跟在车队后头。 返程时吕九所开车,岑琢放下车窗,海风吹进来,漫天的紫色烟霞下,持国天王号亮着暖黄色的灯,缓缓向天边驶去。 第二天天亮前,大部队开进丙字沉阳市,离市区还有一两公里,老百姓就听到了整齐的行军声,年轻人跑到主路边,夹道仰望伽蓝堂的车队,当骨骼军方阵出现的时候,先是鸦雀无声,接着,爆发出沸腾的欢呼。 伽蓝堂门口,留守的小弟们聚成一团,车队进院,人员下车,贾西贝第一个冲上去,扑进高修怀里,元贞翻个白眼,从他们身边走过。 岑琢和逐夜凉在拆装车间前分手,岑琢拉住他:“上我那儿坐会儿?” 逐夜凉反手抓住他的腕子,握了握:“不了。” 他走进车间。 “喂,”岑琢还是叫他,“接下来你去哪儿?” 逐夜凉转过身,用那双帅气的新“眼睛”看着他,肩膀一歪,靠在门板上:“舍不得我啊?” 岑琢脸一红:“滚你妈!” 逐夜凉看他气哼哼走了,面部的金属轮廓动了动,像是一个笑。 岑琢回会长楼,上三层,没进卧室,而是走进斜对面的客房,双人床上放着金水的救生舱,绿色的状态灯亮着,一闪一闪的。 他俯身看,本来透明的玻璃罩上结着一层霜,里头雾蒙蒙的,有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的白气,“来人哪!”他喊,“把那个娘娘腔给我叫来!” 贾西贝很快到了,小脸蛋红扑扑的,一看就是让高修那小子的英雄故事忽悠得不轻,两手紧张地揪着工作服,站得溜直。 “这怎么回事?”岑琢的脾气再不好,面对他,声音也小下来。 贾西贝探头看,像个出窝的兔子:“我、我近点看看。” 岑琢点个头,贾西贝迈着小步子,有点内八字:“哦,没事,”他在舱体面板上按了几个按钮,雾气很快下去,玻璃罩上的霜花也渐渐消融,露出金水的脸。 她安详地睡着,看不出一点痛苦。 岑琢的心放下来:“你把她照顾得很好。” 贾西贝从没被大哥夸过,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我……我以后一定更努力。” 声音也软绵绵的,像个小姑娘,“收拾东西搬进来,”岑琢命令,“以后跟着我。” 贾西贝睁大了眼睛,脚后跟都踮高了。 “不愿意?” “愿意!”贾西贝一着急,腰肢往前扭了一下。 岑琢皱了皱眉:“第一个工作,通知九哥、高修、元贞,还有逐夜凉,午饭之后到二楼开会。” “好!”贾西贝喜滋滋的,涨红了脸,一步三回头地走出去。 所有参加行动的人上午都睡了一觉,午饭不错,有一份骨头汤,饭后,被点名的高级干部相继到二楼会议室,岑琢已经在老板椅上等着了。 “染社很快就会知道大兰的事,”他神色严峻,“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吕九所率先开口:“可以回白城。” 伽蓝堂就是在白城起家的。 “我们在白城经营了四年,走的时候没破坏任何设施,那边也没有有实力的社团,我打头阵,保证二十四小时内实现全面控制!” 岑琢没说话。 “甲字、乙字全灭了,就这么走,”高修说,“有点可惜……” “说实话,”元贞也说,“白城太小了,又没有量子电站,养不起这么多列兵骨骼。” 岑琢看向逐夜凉。 吕九所的心像被一只大手攥着,疼得发麻:“小琢,我们回白城吧!” 逐夜凉发问:“回白城,染社就不来了?” “你给我闭嘴!”吕九所重重捶了一把桌子。 会议室霎时静了,岑琢转了转手腕,有些艰难地开口:“各位,我想进连云关。” 什么? 这个想法确实出乎大家的意料,吕九所的脸都白了:“连云关内全是染社的堂口,小琢……” “金水的伤,关外治不了。” 关系到岑琢和伽蓝堂的危亡,吕九所顾不了那么多:“那就让她死!这些年社团火并死的人还少吗?” 岑琢摇头:“逐夜凉说的对,逃,是逃不过染社锋芒的,他们已经有了出关的心,沉阳还是白城,只是时间问题。” 吕九所何尝不明白:“那怎么办,这个马蜂窝已经捅了,凭我们一个小小的伽蓝堂,难道和染社正面对抗?” “对,”岑琢扫视众人,眸子闪闪发亮,“我就是要和染社抗衡。” 这话把所有人都镇住了,固守沉阳已经是勇气的极限,入关,挑战染社,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岑琢,”逐夜凉开口,“染社是当今第一大团,有东南西北四个分社,分社下各有十余个堂口,堂下还有组,大兰的贺非凡不过是北府堂手下的一个组长,和染社抗衡,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我只知道,我不杀染社,染社就让我死,”岑琢看向他,眼睛里有些凶猛的东西,“与其在家里被人杀死,还不如长qiang出关,断也断在他们的心腹!” 一句话,把所有人的血都搔起来了。 高修和元贞对视一眼,颇有些“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冲动。 “持国天王号走海路向江汉逼近,我们走陆路入关,无论哪个,都可以暂时吸引染社的视线,让他们延缓对沉阳出手的时间,”岑琢握住吕九所放在桌上的手,“九哥,我想你留在这儿,替我管好这片家业。” “小琢……” “如果……”岑琢垂下眼睛,“我死在关里,首领没了,染社应该也不至于对沉阳痛下杀手。” 吕九所反手攥住他,攥得指尖都青了:“你要是一定要入关,我同意……”他绷住嘴角,一字一顿,“但我必须跟你去。” 岑琢轻轻摇了头:“不行,九哥,沉阳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他笑了,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吕九所强忍着眼泪,眼眶、鼻尖憋得通红。 “那就这么定了,”岑琢吩咐,“元贞、高修,你们准备跟我入关,还有那个贾西贝,让他负责金水的救生舱,还有……” 他看向逐夜凉。 所有人都看向逐夜凉。 逐夜凉把合金刀从背后拽出来,扔在桌上,只砍了几十个列兵,就卷刃了:“这刀崩得厉害,我去关内找把趁手的。” 岑琢没多说什么,只说了两个字:“散会。” 吕九所有腰伤,最后一个走,在门口轻轻把岑琢抱住,不舍地说:“如果时间能倒流,那天晚上,我一定不给你抢那车货。” 这一生,可能是最后一次叫“九哥”了,岑琢回抱住他,叹息似的:“别想我,九哥。”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御者岑琢逐夜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26日08:52:4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357.html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这里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提供乔书言司南宸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但是她长的漂亮,朝着你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来,顾盼生辉,清透的像一块毫无杂质的粉水晶,让人移...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看呗为大家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司南宸从教师专区借了一本金融学的书本看,乔书言则光明正大的托着腮,滴溜溜的眼珠子快要沾到司南宸的脸上了。 推荐...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主人公是乔书言司南宸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这里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免费完整章阅读,构思巧妙,情感细腻。上次碰到他是这个表情,这次还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困扰了他? 推荐指数:★★★★★ 大佬非要喜...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主角是傅斯琛顾晚栀,由网络人气作家彭十一为您提供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精彩节选:下午,结果出来,顾晚栀和云星的骨髓配上了,手术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 推荐指数:★★★★★ 听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