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光伊安莱昂纳多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摘要

猎光伊安莱昂纳多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伊安刚刚通过了神父资格考试,被教廷派往备受争议的奥兰公爵的领地,担任驻地神父。 年轻的神父认识了处于家庭边缘的公爵长子。

    猎光伊安莱昂纳多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伊安刚刚通过了神父资格考试,被教廷派往备受争议的奥兰公爵的领地,担任驻地神父。 年轻的神父认识了处于家庭边缘的公爵长子。 乖僻,顽劣,傲慢,不服管教…… 当年才十二岁的莱昂纳多三世踩住了神父深蓝色的法袍,将他绊倒。 “我会让你仰视我。我会让你以泪水来哀求我。我会让你永远铭记我的名字,膜拜我的光辉!”

    猎光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记忆里的画面似乎并没有断档,而是同现实天衣无缝地连接在了一起。 盛夏的午后正在继续,蕾丝窗帘盈满了午后的日光,被褥上映着精美的光斑。 鸟儿在窗边的枝头鸣唱着求偶的歌曲,歌喉婉转,准备飞扑向烈火一般的爱情。 飘渺的欢笑声从极远的地方传来,似乎有人在举办草坪舞会。 破碎的知觉如风中落叶,回旋着,一片片地回归身体里,重新拼凑聚合,绵软的身躯也渐渐从云端落回了实处。 伊安觉得自己仿佛深陷在云絮一般的被褥里,透支过度的身体只剩一个空壳,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 后颈被标记的地方有点麻痒,Alpha的信息素正随着血液在全身欢腾奔流,对每一寸骨肉宣誓着主权。 之前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焦灼渴望不复存在,身体疲惫不堪,却也充盈着无与伦比的满足感。 这迷人却又罪恶的生理反应,是伊安信仰途中最大的阻碍,也是他作为人永远难以抛弃的枷锁。 伊安的目光落在了手上。 清瘦的手在紫灰色的织锦绸被的衬托下,如一块泛着青的白瓷。手指光秃秃的。没有了法戒,戒律戒也不知所踪。 其实他被那个男人找到前,已缺抑制剂有一段时间了,戒律戒的针管里早就是空的。 而当男人将他摁倒在圣坛之前时,还是迫不及待地、恶狠狠地将那枚象征着禁|欲的指环从他痉挛的手指上剥了下来。 那枚沾了两人汗水的指环滑不留手,在混乱之中不知道滚落在何处。 也无所谓了。它早已没了用处,不过是他用来自欺欺人的道具。纵使戴着戒律戒,他也早已破了自己在神前发下的誓言,背负了满身罪恶,和洗刷不掉的***。 神洞悉一切,知道他已不再贞洁。知道他如何沉溺于那无耻的肉|欲,醉心于肮脏的权术,以及冷酷残暴的杀戮……躲在圣安乐大教堂的那段日子里,伊安每日都伏在圣坛前***,恳请神宽恕他这些年来犯下的罪过,细数自己破的每一条戒。 没有了抑制剂后,身体每一天都在饱受煎熬,那痛苦简直难以言表。他将自己反锁起来,不见任何人,活着如一具行尸走肉。 但是他内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 那个人会找到他的,如过去每一次一样。 他会闯过重重关卡,破开坚实的大门,再一次,将自己从圣主的光芒下带走,将他拽进红尘喧嚣之中。 伊安环视四周。 这是一间富丽堂皇的卧室,器物和装饰的规格是顶级的,应当属于一座皇宫。但是属于原主人的纹章和标示都已被挪走,即将被金色鹰狮纹章替代——这是科尔曼皇室新一任大帝,莱昂纳多三世的徽章。 伊安知道,自己恐怕已离圣安乐大教堂不知有几光年的距离了。 他的记忆断片在圣堂里火一般燃烧的灯光,和浓烈到阻断了理智的Alpha信息素里。 适配者对彼此的信息素极为敏感,尤其是标记过的AO,再遇上发|情热,那简直可以引起焚毁一切的生理反应。 记忆碎片里,伊安知道他们并没有在圣堂里呆很久。 他还记得莱昂用法袍将自己赤|裸的身体包裹住,打横抱着走向军舰时,自己因羞耻在他怀中不住颤抖。 他还记得在太空舰的皇室套房里,他被男人的健臂拥入怀中,在温水中沉浮。 他记得自己伏在被褥里哭泣,记得搂着莱昂的脖子哀求,记得那滚烫的地狱岩浆翻涌上来,自己无处逃生,只有被吞噬、焚毁。 这一场熊熊烈火甚至比他们的第一次燃烧得还要猛烈和彻底,持续的时间更久。他不止一次从昏睡中被唤醒,靠在男人怀中,被他喂食流食,补充营养和水分。 “说你爱我。”那个人不停地在他耳边说着,从恳求到命令,不容拒绝。 “说你爱我,伊安……说你不会再离开我……” 他不记得自己说了没有。床笫间的狂乱如席卷陆地的台风,他颠三倒四、语无伦次,根本不记得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这张曾念着神的真言,和无数光明祈祝词的唇,吐露着他曾视为无耻淫|贱的话语,发出曾被他鄙夷的堕落罪恶的声音。 那个在金发帝王的臂弯中辗转的人,究竟是谁? 伊安稍微动了动。几乎只过了数秒,房门就被用力推开。 “你觉得怎么样?”年轻的皇帝逆光而来,体魄高大健美,金发闪耀如旭日。 磅礴的结契Alpha的气息如劈头盖脸扑向伊安,令他生出强烈的愉悦,和浓浓的依恋之意。这是Omega不可抗拒的本能。 “你饿了吗,吾爱?”床一沉,莱昂纳多三世坐了下来,拉起恋人的手,低头亲吻已没有了戒律戒的手指,“你有十六个小时没进食了。我让人准备了点你喜欢吃的。” 伊安眯着眼,注视着男人逆光下的脸。 “抱歉,我的爱。”莱昂俯身下来,手小心翼翼地撑在枕边,温热的唇印在恋人光洁却苍白的额头上。 “对不起,之前我……有点失控。我太想你了,伊安。你不在的日子,我几乎要疯了……” 男人湛蓝的双眸犹如北极冻原上的蓝冰,却是满溢着滚烫的热情和浓烈的爱意,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枕头里的恋人。 “感觉好点了吗?”莱昂轻柔地以指背抚着伊安的脸颊,不住吻他冰凉的手指,“说说话,伊安。你不会已经不想和我说话了吧?” 伊安的眼神里却有一丝困惑,道:“莱昂?” “是我,吾爱。”年轻的皇帝低下头,将面孔贴在伊安的掌心上,如一头被驯服得无比温顺的雄狮。 伊安自喉中挤出喑哑的叹息:“你长得真快呀……” 莱昂眼神微微一暗,一股刀锋般的狠厉划出痛意。 “你梦到了什么,伊安?你又梦到了我小时候,是不是?” 伊安的手指轻轻描绘着男人锋利俊朗的面容,寻找着记忆中那个孩子俊美如天使一般的轮廓。 “你曾是那么一个,甜美、乖巧,像加了蜂蜜的薄荷茶一样的孩子呀。”伊安的唇角浮现笑意,“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莱昂。我应该保护好你的……” “不!”男人一根根吻着恋人的手指,将他的双手用力捂在滚烫的掌心里,牢牢握住。 “你总是这样,将一切都归结为我的遭遇和成长!伊安,我知道你最怀念曾经天真的我。但是我总会长大的,会离开你为我搭建的温室。我有我的宿命要实现。我的宿命就是统治这个帝国,就是得到你!” 伊安怔怔地望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为什么……总是我?” 莱昂无奈地长叹:“你病了,伊安。你的记忆被人故意弄混淆了。有关我和你的过去,有关我们的感情,并不是像你现在以为的这样。我们是相爱的……” “不!”伊安下意识抗拒,“我不能有世俗的情爱,我是奉神之人……” “你爱我!”莱昂扣着他的双肩,情绪又有点失控,又急忙镇定住。 “你曾亲口对我说过无数次的。你只是不记得了,我的爱。你受了很重的伤,在精神上。不过没关系,我现在把你找回来了。我会治好你,让你理清所有的回忆。你现在是属于我的了……” 伊安如被针扎了一下,浑身轻抽,痛苦地闭上了眼。 “你,是我的光。”莱昂俯身轻吻着爱人颤抖的唇,“是我的苦难,亦是我的桂冠。” *** 伊安在第二天才能下床,用了一顿简单的早餐,胃口也逐渐回来了。 “这里是哪儿?”他问。 “琥珀宫。”莱昂坐在小餐桌的另一边,交叠着修长的腿,正看着光子板中的公文。全息眼镜罩在他眼前,正配合着光子板,播放着相关讯息。 伊安切着松饼的手一颤:“是松涛公国的琥珀宫?” “哪里还有另外一个琥珀宫?”莱昂抬头,朝伊安挑眉一笑。这个人前冷峻淡漠,言出法随的年轻君王,在爱人面前,还保留着几分孩童的顽皮。 “你侵占了松涛公国?”伊安难以置信。 “和平进驻。”莱昂淡然道,放下了光子板。全息眼镜收进了他耳垂上的多功能耳钉里,俊朗锋利的面孔再无遮挡。 “瓦兰大公是个识时务的人,敞开大门欢迎了我的军队。在我找到你之前,才举行完了受降仪式。”莱昂为伊安添了点茶,“你‘不舒服’这几天,大公一直很想见你。他很虔诚,敬仰你已久了,还希望你能屈尊降贵给他新出生的孙子洗礼。不过我替你婉拒了,说你病得有些重。放心,我们不会在这里久留。你无需应付任何不想应付的人,吾爱。” 伊安隐隐松了一口气。 他不再是早年那个热血而单纯的小神父了。在教廷中心混迹多年,伊安早对神职人员的荒|淫习以为常。从教皇到枢机主教们,几乎人人都有情人和私生子。 就连伊安自己也没有禁受住考验。这具本该保持纯洁的身体,也曾为眼前这个男人孕育过一个生命……而伊安同莱昂纳多三世的真实关系,虽然外界有各种猜测,小报也会书写低俗的新闻,却一直没有被证实过。 莱昂在保护爱人上做得滴水不漏。他以铁血手腕统帅军队,也以同样的手腕建立了近侍团。 他甚至给伊安找了一个神似的替身。当他缠住伊安时,那个替身会在另一处的人前露个脸,给伊安做了不在场证明。 但是这丝毫不能减轻伊安心中的惭愧。他一直无颜接受信徒的朝拜。 “我们就还和过去一样。”年轻的帝王笑容优雅,举手投足都有说不出的矜贵从容,“我率兵出征作战,你在后方为我***。只是现在你已不需要帮我同那些政客周旋。你只需要好好休养身体,等着迎接我凯旋归来。” “你高兴得太早了,莱昂。”伊安拿着餐巾擦了擦嘴,“你同人类同胞的战争或许结束了,但是你同圣主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低估了圣主的力量,你将付出惨重的代价。到那时候,你将失去一切。” 莱昂面色冷硬,将咖啡杯重重放下:“你非要……” “陛下……” 似乎是为了印证伊安的话,皇帝的幕僚长出现在了餐厅门口,神色严肃,显然有要事禀报。 “不打搅诸位商讨公事了。”伊安放下餐巾,起身朝莱昂点了点头,头也不回地离去。 琥珀宫是一座以艺术而闻名的精美宫殿,集数百位大师名作于一身,处处都是手工早就,历时百年才完工。 伊安只想随意参观一下大师的杰作,却发现并不太容易。莱昂为他配备的侍从和卫兵们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浩浩荡荡地跟在身后。而且不论他走到哪里,都能碰见激动地注视着他的人。 仆役,卫兵,文官…… 他们显然久仰伊安大名已久,对他的崇拜毫不遮掩,目光一路追随。 伊安不得不总是停下来,接受他们的跪拜,并且把光秃秃的手伸给他们亲吻。虔诚的信徒甚至会直接俯身亲吻他的鞋面。这让伊安被愧疚心煎熬得浑身都不自在。 “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请不用对我行大礼。” 在伊安走过的地方,人们津津乐道,谈论着这位俊美高贵的年轻人是如何从一名小神父成为教皇,为莱昂纳多大帝加冕。又如何功成身退,亲自摘下皇冠,舍弃功名利禄,潇洒离去。 伊安拿着一本书,坐在庭院里一株巨大的蓝叶榕下,看着白鸟在不远处的湿地里觅食。 盛夏静静流淌,时光一如往昔,抚去了皱纹,平息了悲喜。 二十岁的伊安·米切尔神父也是这样,穿着白衬衫和卡其色的长裤,坐在花都公学的一株大银杏树下,等待着那个金发男孩从考场里出来。

    猎光完结章节免费阅读

    盛夏已经过去,弗莱尔的早晚已开始变得干燥凉爽。 伊安也终于结束了对莱昂为期六周的突击补课,惴惴不安地将他送进了花都公学的入学考场里。 奥兰公爵这个大忙人自然没有到场,公爵夫人就更不可能出席。陪同莱昂来考试的,除了他的男仆马克,也就只有“小老师”伊安神父了。 花都公学有些酷似伊安曾就读的西林圣光公学,都是一座历史悠久,声誉显赫,在当地排名前列的私立学校。 花都的校园优美如植物园,建筑古旧而庄重,从先进的图书馆和实验楼,到学生们做工考究的笔挺制服,都在向学生家长们拍着胸脯保证他们缴纳的学费物有所值。 所以,能在花都公学就读的学生,出身非富即贵,仅有极少的成绩极其优异的平民免费生。 这段时间里,因为要为莱昂辅导功课,伊安同公爵家的关系突飞猛进,一下变得极其亲热起来。 “聪明的举措!”师兄卡罗尔主教知道了后,对伊安赞不绝口,“大主教没有看走眼,你果真心思活络又聪明。” “我是认真想帮助那个孩子的……”伊安辩解。 可卡罗尔不以为然,摆手道:“不论你目的如何,能达成我们期待的结果就好。公爵家的长子表现如何?没有再捉弄你了吧?” 提起爱徒,伊安露出了自豪的笑容:“莱昂是个聪明的好孩子。” 莱昂一旦认真下来,便立刻从纨绔子弟化身成了勤奋的学生。他虽然习惯性抱怨,喜欢出言讥讽,但总能按照伊安的要求完成功课,从不偷懒耍奸。这孩子身上有一种继承了其父的军人式的自律和刚毅,令他一旦找准了方向,就会奋勇前进,毫不畏惧退缩。 那六周的时间里,莱昂几乎整个白天都泡在神父的书房里,每天用了晚饭才回庄园。 于是,伊安餐桌上的饭菜很快就全变成了莱昂喜欢的口味。焖羊肉几乎是每天必备的大餐,莱昂怎么都吃不腻。 而喝完了消食清口的薄荷茶后,伊安会点亮风灯,在涨潮的海浪声中把孩子送回帕特农庄园。 “我可以自己回去。”莱昂说,“庄园附近很安全,父亲每年都会定期带人清扫一次野兽的巢***。而且我也有防身的工具。” 男孩手一翻,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光子刀来。锋利的刀刃嗡一声弹出,如嗜血的狼牙,把伊安吓了一大跳。 “圣主呀,这是谁给你的?你怎么可以拥有这么危险的刀具!” “这是父亲给我的十二岁生日礼物。”莱昂忙把刀藏在身后,不让伊安收缴了去,“别大惊小怪的,神父。我们科尔曼家族的传统,男人满了九岁就算成为男人了,长辈就会赠送点小武器。我的刀耍得可利落了。” 说着,炫耀一般,男孩出手挽了一个流畅的刀花。 光子刀薄如蝉翼,在男孩修长的指间灵活旋转,光芒连成一片,汇聚成一朵在夜色中绽放的冰晶花。 美轮美奂,却又充满危险。 “别玩了!”伊安焦虑得不行,“我不管你们家族的传统,我只知道一个十二岁的男孩不适合玩这么长的刀具。” “我还有三个月就满十三岁了!”莱昂抗议。 “十三岁也不行!”伊安严肃,并且决定自己一定要和奥兰公爵好好谈一谈了。 而次日拜访帕特农庄园的时候,伊安却扑了个空。 “公爵带着莱昂少爷去海边了。” 管家口中的海边并不是庄园西侧那片风平浪静的海湾,而是东北侧一大片直面大洋激流的海滩。那里有一面陡峭的山崖,生长着成片的野梨树。海滩边礁石嶙峋,沙滩呈现白金色,蜿蜒数十里。 伊安迎着烈风走到海滩边,见到了令他惊讶的一幕。 猎猎海风之中,浪花拍打着礁石,沙滩上,奥兰公爵正和长子训练剑术。 在这个机甲装备覆盖所有武装势力的年代,冷兵器早就被人类束之高阁,成了运动会上形式化的竞赛项目,或者用来标榜自身个性的噱头。 但是伊安看得出来,奥兰公爵的剑术非常精湛,招式凶猛,而且哪怕面对自己年幼的儿子,他下手也丝毫没有留情。 而面对这父亲猛烈的进攻,莱昂竟然也能勉强坚持住。他无法以体力和父亲抗衡,于是动作更加敏捷灵巧。他会闪躲,避重就轻,还会瞅准父亲的破绽,给予狠狠地反击。 当看到莱昂的剑划破了公爵的袖子,而公爵一剑把莱昂扇飞时,伊安不禁抽了一凉气。 “站起来!”奥兰公爵怒吼,“你的腿发虚,拿剑的手也在抖。这些日子里你都在干吗?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偷懒去了吗?” 莱昂趴在沙子里,半边脸红肿火辣,眼角望见了站在远处的那到深蓝色的身影。 “对不起,父亲。”男孩抓起剑,翻身跃起,挥剑朝父亲砍去。 父子俩你来我往,刀光剑影,剑身相击撞出四溅的火星。 “注意步伐!”公爵不住喝道,“看准角度再进攻!注意换气——” 男孩一次次被父亲击倒,跌得满地打滚,却又一次次爬起来,握紧了手中的剑。 “要把剑当作你身体的一部分,做到剑随心动,如影随形。”公爵有条不紊地格挡住儿子的进攻,□□着,“每出一剑,你都要有明确的目标,不要浪费你一丝一毫的力气。真的剑术,不是比拼蛮力和剑的锋利,而比的是心性。在战场上,你要足够残忍,足够冷静,足够果决。果决地出击,果决地撤退——” 莱昂又被父亲重重摔了出去。海浪劈头盖脸打过来,将他淋得透湿。 男孩金发服帖,头颅形状显得尤其饱满好看。他湿淋淋地从海水里爬起来,抹了一把鼻血,眼神如一头疯长中的野狼。 他从海水里抓起了剑,发出一声咆哮,再度朝父亲冲了上去。 伊安在远处看了好一会儿,选择安静地离开了。 他依旧不太赞同奥兰公爵对儿子的教育方式,但是他能感觉得出,公爵对长子埋藏极深的,严厉而真挚的父爱。他对孩子的教育,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为了让他能以庶长子的身份,尽量获得光明和自由的未来。 回忆到此,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学生们涌出了教学楼。 伊安看了半天,都没有从人群中找到那个金发高挑的身影,不由纳闷。 神父身份的便利就在此刻体现了。教学楼的保安不仅没有拦下伊安,还热情地为他指路。 “在尽头右转,下半截台阶,就能绕到中庭。” 伊安从楼梯间走出来,就见几个孩子聚在花坛边,莱昂的金发在其中显得格外醒目。 场面并不太和睦。莱昂一脸淡漠,正被一个身材壮硕的少年揪着领子。旁边有两名义愤填膺的Alpha,正围着一个在啜泣的Omega男孩低声安慰着。 “出什么事了,先生们?”伊安走了过去,认出那个健硕的少年是驻弗莱尔星帝国军总司令官的幼子,名叫肯特,也是莱昂的死对头之一肯特朝伊安气鼓鼓道:“神父,他骚扰Omega!” “我没有。”莱昂懒洋洋地说,“是他来找我搭讪。我不过是叫他让开,别拦着我的路。他就哭得稀里哗啦的。” 说完,翻了个白眼,一脸莫名其妙。 “你怎么可以对一个Omega这么失礼?”肯特怒道。 那个Omega也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凄凄道:“你推了我。” “因为你先扑到我怀里来的。”莱昂冷笑,剑眉挑起,满脸讥嘲。 伊安顿觉不妙,但已来不久阻止。 “一个Omega,拉着一个不认识的Alpha不放手,真是恬不知耻。学长,我理解你进入青春期后,憋着一腔无处发泄的浪意很难受。但是也请你看清楚了再出手,我才要念八年级呢。你这可是骚扰未成年学弟吧?” 伊安很有一股扶额的冲动。 伴随着肯特和另外两名Alpha的怒吼,Omega少年由惊转羞,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高挑俊美的男孩居然比自己小四岁! 要是让别的Omega知道自己搭讪了一个才念八年级的小屁孩,还被对方辱骂了,那他再也不用在学校里混了。 男孩撒着泪花,头也不回地跑走了,还把挡着路的神父撞了个趔趄。 “你——”肯特怒火冲天,“你怎么可以对凯文说那么难听的话?”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莱昂好整以暇,笑嘻嘻道,“你整天像一头发|情的公狗一样跟在他屁股后,可他至今都没有让你占半点便宜吧,我的肯特表兄?而我都还没进入觉醒期,却都能他主动投怀送抱呢。对比起来,你还真是个废物。” 肯特面红耳赤,抓着莱昂怒吼:“你这个***——” 莱昂眼中乍现凶光,嘴中呲一声,一拳狠狠挥向肯特的鼻子。 拳头还没有砸在肯特脸上时,手腕被牢牢扣住了。 “都住手!”伊安用力将两人扯开,“绅士不应该用粗暴的拳脚互殴来解决纷争。你们都应该以自己粗鲁的言行为耻,你们两个!” 两个少年气喘吁吁地分来,Alpha的好斗的血性在胸膛里翻涌,两双眼睛都泛着血色。 “好,绅士的方法。”肯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丢在莱昂的脸上,“圣主归节后,我们来一场机甲1V1——哦不,抱歉,瞧我这记性。” 肯特讥笑道:“我忘了奥兰公爵是不被允许拥有作战机甲的,连训练机甲都不行。所以你长这么大,恐怕连作战机甲的小手都没有摸过吧?” 他和两名同伴哈哈笑起来。 莱昂挑起来的眼中,蓝光如流焰涌动。 肯特说:“那就比赛无装备潜水好了,这样才公平不是?输了的人,要去给凯文跪下来道歉,而且这辈子都不要踏足花都公学!” 伊安倏然一惊,正要出声反对,莱昂已抢先了一步。 “一言为定!”莱昂高声喝道,“而你要是输了,也要跪下来向我道歉,并且从花都退学!” 肯特狠狠咬牙,额角青筋抽动,半晌才自牙缝中挤出一个字:“好!” 伊安眼前一阵发黑。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猎光伊安莱昂纳多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26日13:35:2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362.html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这里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提供乔书言司南宸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但是她长的漂亮,朝着你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来,顾盼生辉,清透的像一块毫无杂质的粉水晶,让人移...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看呗为大家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司南宸从教师专区借了一本金融学的书本看,乔书言则光明正大的托着腮,滴溜溜的眼珠子快要沾到司南宸的脸上了。 推荐...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主人公是乔书言司南宸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这里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免费完整章阅读,构思巧妙,情感细腻。上次碰到他是这个表情,这次还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困扰了他? 推荐指数:★★★★★ 大佬非要喜...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主角是傅斯琛顾晚栀,由网络人气作家彭十一为您提供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精彩节选:下午,结果出来,顾晚栀和云星的骨髓配上了,手术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 推荐指数:★★★★★ 听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