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监狱归来之小神医凌浩然秦诗雨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多思考,多读书,希望你的世界更加辽阔和美好。本站今日推荐八年监狱归来之小神医全文免费阅读!如果说八年前的凌浩然是一个愣头青,那现在的凌浩然就是一个异常残忍的恶魔!

    多思考,多读书,希望你的世界更加辽阔和美好。本站今日推荐八年监狱归来之小神医全文免费阅读!如果说八年前的凌浩然是一个愣头青,那现在的凌浩然就是一个异常残忍的恶魔!凌浩然把常亮的手腕手指掰断之后,这才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不屑的看着已经半死不活的常亮和吓得瑟瑟发抖的秦诗雨。

    八年监狱归来之小神医全文阅读

    “嘿嘿,你还真是个小辣椒,我喜欢,来,先运动会儿。”男子很是激动,真是个***人,竟然对自己这么好,难怪常洪那个家伙情愿和她领证,要是自己肯定也愿意,不反对自己和其她女人有关系,不错不错。
    这不正是男人最期待的么?
    秦天依可真是心狠手辣,常洪死的就太憋屈了,死之前还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玩弄,他只能看着,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真是可怜啊。
    估计到了地府,化成鬼,也得忍着这口气,这绿帽子戴的很绿。
    秦天依还真是一个贱女人,一看和自己领了结婚证的男人没了本事,立刻就奔向其他男人怀中,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十个字送给她最合适不过。
    一夜而过,常洪死的消息,在医院也没有引起来多大的动静,医院有人去世很正常。
    秦天依过来带走了尸体,直接拉到火葬场火化了。
    凌天宇一大早就去接段嫣然去了,送她到公司,来到办公室外的走廊内,靠在窗户处抽着烟,思考着怎么医治段嫣然体内的病,老头儿叮嘱自己的,必须做到,不然就是食言。
    “天宇哥,总裁叫你。”宋烟舞拿着文件来到办公室外,叫了一声凌天宇。
    “我知道了。”凌天宇点了点头,将烟头踩灭,进了办公室,宋烟舞拿着文件夹上了电梯。
    段嫣然看到凌天宇进来,起身坐在了沙发处,喝着热水,一脸的沉重道:“天宇,我左眼一直跳,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不迷信,可你动了杨家,我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小心,一定要小心,我不想你出事。”段嫣然极其认真的叮嘱着凌天宇,她好怕凌天宇出事儿,这个男人,仅仅认识不到几天,救了自己三次了,就是自己的白马王子,所以不希望他出事。
    哪怕是受到一丁点儿伤害也不行。
    “没事。”凌天宇则是淡淡一笑,有什么好怕的,杨家想报仇,可以,我凌天宇接着就是,只要不动你还有你们段家,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然那就是自寻死路。
    “你一定要小心。”段嫣然还是不放心,又叮嘱了他一声,这才去了办公桌旁继续处理公司的事情。
    凌天宇看了一天的报纸,准备晚上回医院问问赵祥德,他那天从急救室出来后,段鹏程那话,看样子是认识,问问他,或许知道段嫣然身上的病,提前解决,提前放心。
    “过几天我生日,你可要来。”快要下班的时候,段嫣然主动邀请了她,她今天考虑了一天了,现在才下定决心,这还真是自己头一次邀请一个男人,以往自己生日,除了自己的家人以外,就几个要好的闺蜜,就没有其他人。
    他将是自己生日上有史以来第一个外人。
    想想自己那几个闺蜜看到了,该怎么问自己,肯定会问这是不是自己男朋友啊,到时候可怎么回答?
    “你脸怎么了?”凌天宇看着段嫣然脸色不太对,忙问道,难不成身体不适?看来她体内的病得尽快解决。
    “没事,可能是太累了。”段嫣然被问及,随便搪塞了一个理由,背起来包包率先离开了办公室。
    真是丢死人了,自己的脸怎么这么烫啊?不就是怕被问男朋友么?段嫣然啊段嫣然,你可真是没出息,人家只是救了你,又没有做其它的事情,不可以这么乱想的。
    凌天宇并没有察觉段嫣然心中所想,跟在她身后上了电梯,送她回家。
    ……
    杨家别墅,杨延康父子坐在沙发上,客厅一阵安静,没有任何声响,静的可怕。
    “叮咚!”
    门铃声响起,杨青山忙起身去开门,只见一戴墨镜,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脸上还戴着一黑色口罩,看不清真容。
    “你们联系我,说吧,要杀谁?”男子没有废话,直奔主题道。
    杨延康整理了整理着装,端起来水杯,喝了一口,道:“你的名声我听过,我要一个人的脑袋,三天时间,我要看到。”
    “只要钱合理,你要谁的脑袋都可以。”男子很是轻松道,他就是干杀人这一行的,不然自己在杀手界怎么会排在前五?没有点儿实力,还真是说不过去,也对不起这个名次。
    “这是照片。”杨延康示意自己儿子,拿出来照片,还有其它的介绍,他要凌天宇死,要他陪自己的孙子下去,这个仇必须报。
    “三千万。”杨延康直接说了价钱,毕竟自己都拿不下他,三千万这个价格,可以了。
    那杀手并未回话,而是看着照片还有其它介绍。
    “墨羽香水公司!”那杀手看到最后一段介绍,脸色有些沉重。
    “他是段嫣然的司机兼秘书,能够被段家人相中,必然不是普通人,三千万不够。”那杀手虽然脸色有些沉重,但并不害怕,这个生意他可以接,三千万不够,毕竟要潜入公司的。
    “你说个数。”杨延康没有讨价还价,他杨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要多少有多少。
    “至少六千万。”
    “六千万?你要的太多了吧?”杨青山坐不住了,直接翻倍,杀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需要这么多?还至少六千万,意思就是给六千万都不行,这是狮子大开口。
    “那你可以另请高明。”那杀手无所谓了,自己来的时候调查了你们杨家的背景,这么大的背景还需要请杀手,可见要杀的人不简单,没说至少一个亿都是好的了。
    “一个亿。”杨延康很干脆,直接加了四千万,有钱任性啊,同样也不难看出来,对杨庭飞很疼爱,为了报仇,都请了杀手。
    “好。”那杀手一口答应,真是爽快,就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三天后,我会亲自送过来,钱要先付一半儿。”
    “可以。”杨延康示意儿子去准备钱,一个亿不多,买凌天宇的人头合算。
    杨家是真的下血本啊,这么豪,一个亿,买一颗人头,估计要是传出去了,得震惊死不可。

    八年监狱归来之小神医最新章节

    凌晨六点,凌天宇从走廊内的座位上去了卫生间,用凉水激激了脸,洗了洗一脸的劳累,去了赵祥德的办公室,昨天回到医院的时候,给他打了电话。
    “快坐。”赵祥德看到凌天宇,忙给他倒上一杯刚泡好的茶水,也坐了下来,亲自找自己,可是三生有幸。
    “你和段家的人熟不熟?”凌天宇点了赵祥德递过来的烟问道,看那天他和段鹏程说的话,肯定有交情,可能还不浅。
    赵祥德到是有些好奇了,让自己这么早来就是为了问和段家的人熟不熟?难道段家的人和他有什么矛盾不可?
    还是说那天冤枉人家的事情?那天段欣欣那丫头的脸色可不是多好,自己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很熟,有什么事情?”赵祥德虽然有些不解为什么,但还是如实回道。
    凌天宇一听,松了一口气,既然很熟悉,那么应该会打探到什么。
    “那段嫣然身上有病你知道不知道?”凌天宇吐出一口烟雾问道,段嫣然现在的情况,估计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自己必须提前赶快解决。
    “你怎么会问这个?”赵祥德瞬间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甚至眼睛内还带着一种恐惧之色,这让凌天宇感到一股不详的征兆,估计事情大条了。
    看他这表情,段家是求过他,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种表情和眼神出现。
    “你只需要告诉我就行了。”凌天宇喝了一口沁人心脾的茶水道,只要让自己知道病,他就有把握治好。
    “咕噜!”
    赵祥德起身端起来茶杯,走到窗户处,喝了一口,沉默了下去,这让凌天宇好奇了,知道就说,这有什么的,难不成这件事还涉及到什么?
    “告诉我吧。”凌天宇起身走到他的身旁,淡淡的看了一眼他,自己答应过老头儿的,要是做不到,食言了,哪天见了他,无法和他交代啊,也有愧于他传承给自己的一切。
    男人,必须守信,不然就不配做一个男人。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赵祥德再次问着凌天宇,这个病他知道,而且知道的很清楚,可他答应过段家的人不能说的,这件事太重大了,涉及到了很多利益,偏偏段嫣然还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海北的家族情况有些复杂,段嫣然的人生轨迹已经被规划好了,就是段鹏程父子,身为她的亲生爷爷和亲生父亲也改变不了的。
    苦了这丫头了,他和段鹏程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说是老朋友,到不如说是老兄弟,不然的话,那天也不会亲自给段嫣然做手术了。
    “不用问为什么,只需要告诉我就可以了。”凌天宇不会说任何理由,无论谁问,都不会说,他能说的,就是一个承诺,就这么简单。
    赵祥德闻言,看着凌天宇,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实话,他看不透凌天宇,但就冲那天的***位,他可以肯定,凌天宇的医术了得,或许他可以医治好也不一定,但不能医治,尽管自己医治不好,可一旦医治好后,反而会将她推到万劫不复的深渊内。
    “好,我破例一次。”赵祥德见凌天宇这么坚持,走过去,将办公室的门锁上,生怕有人进来,甚至窗帘都拉了上来,凌天宇看到,知道这病恐怕有些严重,不然赵祥德不会如此做的。
    “你答应我,你知道就好了,不要说出去。”赵祥德极其严肃的看着凌天宇,这病真的太重要了,尽管自己医治不了。
    “好,我以我的性命发誓。”凌天宇举起右手,发誓道:“我凌天宇要是说出去今日所知道的,天打五雷轰。”
    赵祥德见此长舒一口气,仰头将水杯内的茶水一饮而尽。
    “段家,在海北也是一个大家族了,没有人敢惹,可海北的家族太多了,甚至势力也很复杂。”
    “其它的我就不说了,嫣然体内的病是遗传病,说是遗传病到不如说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赵祥德一脸的绝望,好好的一个女孩儿竟然要落下这样一个下场,真是老天不长眼。
    “故意而为之?”凌天宇闻言,眉头微皱,有人故意的,是谁?可又为什么说是遗传病?
    这自相矛盾啊。
    “既然是遗传病,又为何说是故意而为之?”凌天宇问道。
    赵祥德知道凌天宇会这么问,便解释了解释。
    凌天宇当场差点儿炸了,竟然是傀儡,特么的,这是修真界才会用的,找死!
    别让老子知道是谁,不然剁碎了他不可。
    要是说只是傀儡他肯定不会如此愤怒,这傀儡不是我们认为的那种傀儡,而是采阴补阳,说白了,类似于食物。
    一旦时机成熟,那么将会被送到指定地点,然后当成祭祀物送出去。
    而下场只有一个,被压榨干,被采阴补阳后,再吞噬掉一身的血液,最后变成干尸。
    已经快要到时间了,她从出生后,体内就被种下了一种药,说是药,不如说是毒。
    这种药会慢慢的将段嫣然体内的血液净化成一种带有浓郁的至阴之液,为的就是在段嫣然破身后,至阴之力更加浓郁,更好的吞噬。
    段嫣然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受尽胯下之辱,再被硬生生的吞噬掉全身的至阴之液。
    赵祥德说的时间快到了,就是说段嫣然体内的血液快要转变成至阴之液,而转变的过程,会带给段嫣然肉体上的疼痛,如果不喝药压制,那么会被疼死。
    “还有多长时间?”凌天宇将烟头扔在了烟灰缸内问道。
    “半年,或许会更早。”赵祥德回道,这件事不可能改变的,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也是五大家族早就立下的规矩了,每隔五十年要送一个过去,而转变成至阴之液,需要十年,甚至更久,所以准备的时间很长。
    五个家族轮流来,段嫣然正好是,这件事段家无能为力的。
    凌天宇深深得呼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领,他没有心思知道另外四个家族是谁,也没有兴趣,要送段嫣然过去,那得先问问老子的拳头答应不答应,老子到想看看,是个什么东西,采阴补阳老子管不着,可动段嫣然不行。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八年监狱归来之小神医凌浩然秦诗雨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