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你的小虎牙应若桐陆予修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主角是应若桐陆予修的亲亲你的小虎牙完结全文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完美佳作!若桐最终还是没有下楼。陆予修在楼梯口讲得是头头是道,进校的理由都给她安排得明明白白,她真的没有那个勇气从那群男生中走去。

    主角是应若桐陆予修的亲亲你的小虎牙完结全文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完美佳作!若桐最终还是没有下楼。陆予修在楼梯口讲得是头头是道,进校的理由都给她安排得明明白白,她真的没有那个勇气从那群男生中走去。

    亲亲你的小虎牙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六点五十,陆予修乘坐私家车到达市一中。
    他慢悠悠朝学校大门走去,一路上倒是经过不少店铺。他头一偏,就看见某家早餐店里熟悉的身影。
    啧,这不是他的新同桌嘛。
    陆予修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趁着这个时间点打量了一番。
    这家早餐店的店铺面积并不大,靠向外边的地方堪堪摆放四张小桌子,其余地方站满了排队买早餐的学生。大清早学生很难有这份闲情逸致在店里吃早餐,因而女生轻轻松松坐到了一张桌子,面对着路边。
    她吃得似乎并不多,面前只摆了一个透明的小碗,凭借陆予修的眼力,猜到大概是一份豆腐脑。寻常的东西,女生吃的动作都带着珍视的意味,她用勺子舀起一口,放进嘴巴,眼睛仿佛都因为好吃而微微眯起。
    豆腐脑白嫩鲜滑,微微带着甜意,一口下去,女生脸上的表情都因此变得鲜活。毫不掩饰的笑容在这九月的清晨里清新而又美好。
    陆予修的目光忍不住从她桌上的豆腐脑挪到了她的脸上。
    脑海里闪过一个词,白皙。
    她整个人白得好像要发光一样。
    陆予修看得入神,脚步一下子就停住了。
    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欲盖弥彰地摸摸自己鼻子,匆匆挪开视线,朝校门口走去。
    控制得了动作,却控制不了心里漫无边际的想法。
    他想道,县里难道没有豆腐脑吗,怎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虽然挺可爱的。
    *
    吃完最后一勺豆腐脑,若桐恋恋不舍地放下勺子。
    一小份豆腐脑,没吃一会儿就见了底。她看了一下时间,发现不够她吃第二碗了,只能悻悻离开早餐店。
    走在路上,若桐感受到肚子传来的饱胀感,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她在家里已经吃过了早餐,只是一路走过来,看到了垂涎几天的早餐店,还是没忍住进来买了一份豆腐脑。
    不过这一小碗显然已经征服了她,她正盘算着明天早上在家里少吃一点。
    陆予修如同往常走进教室,脚勾出椅子正要坐下,动作突然顿住!
    他的桌子靠着窗户摆放着,桌上的书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他左边的桌子,并未与他的桌子靠在一起,中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伸手在两张桌子间比划了一下,大概十厘米。
    这是被嫌弃了吗?
    陆予修目光落到了自己的桌子上,字被挡得严严实实,她不应该看到啊。
    “修哥早!”
    “修哥早。”
    两道打招呼的声音响起,陈斐然和陈斐章也在此刻到达教室。陈斐章明显还没睡醒,走着路身子还晃悠着,打完招呼的时候顺势打了一个哈欠,下一秒就撞到若桐的桌子,一下子将她的桌子撞歪了。
    “嗷!”撞到腿了,陈斐章先是嚎了一声,又道,“不好意思啊!”
    接着便把桌子移好了。
    陆予修看到并排紧紧挨着的桌子,心里倒是不反感。
    陈斐然紧跟在后面,念叨着:“小弟,你走路能不能看路啊,都没把人桌子移对位置。”
    说完,他把若桐的桌子往外挪了一段距离。
    拍拍手,一脸笑意:“这才是原来的位置么!”
    陆予修:“……”
    他忍住想要踹人的想法,施施然在自己座位上坐下来。
    早自习还没有开始,但是周围隐隐有读书的声音传来。
    陆予修此刻的心理活动异常的丰富。
    他想道,陈斐然这个人真是欠揍,还存在着破坏别人同桌情谊的嫌疑。这方面还是弟弟做得好,还有应若桐这人是怎么回事,搬桌子过来特地留了一条缝是几个意思,还怕我欺负她吗?她怎么不去打听打听,我陆予修什么时候欺负过女生!
    陆予修什么时候这么遭人嫌弃过,两眼愤愤地盯着一边的桌子,活像是看着敌人似的。鬼使神差之间,他想起早上看到的那副画面,心里那股无名之火又消下去。
    末了,他低声嘀咕道:“书看着倒是挺多的,难怪搬不动。算了算了,修哥帮你!”
    他的左脚伸展,跨到对面的桌子底下。
    左腿往右使劲,只听唰的一声,桌腿在地上摩擦,两张桌子合并在一起。
    他这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前桌的陈斐然听到声音,正想转头,椅子被人不客气踢了一脚。
    “你敢回头试试?”
    后头传来压低的威胁声。
    他没有回头,却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若桐背着书包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桌子跟别人紧挨着。
    她没有说什么,淡定坐下来,旁边的人自始至终没转过头。
    一连几节课过去,两人一直没有说过话,甚至没有半点眼神交流。
    若桐桌上的书摊开,右手松散地握住一根笔,时不时记点笔记,只是整个人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她的同桌,刚开始还耐着性子听了几句,最后还是玩起了手机。
    互不干扰。
    若桐忍不住想起昨晚的事情。
    她左右纠结最后还是没有擅自挪开他的书看被遮住的字。
    之后她就开始整理自己的书本,一不小心把水杯打翻,她急着接住水杯,手肘将桌上的书推到陆予修的桌上。
    书本撞开了陆予修的书,等她把自己的书挪过来,桌面上的字无可避免地暴露出来。
    她看了一眼,心里满满的窒息感。
    无论如何她都忘不了这惊为天人的四句——
    修哥高冷似魔鬼,让你伤心又伤肺。
    不爱不要给不起,自由自在多快乐。
    她无言以对,只能挪开桌子以表敬意。
    星期一的早上,若桐如同之前一般没有精神,只是还强打着精神听课,好不容易终于到了政治课,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六班的学生里,很多人也都没有把文科的这些课放在心上,每次一轮到这些课,他们就有本事上成自习课。
    若桐不想做题,安静地听了老师讲了一会儿,没忍住打了一个哈欠。
    好不容易清明的神智再次陷入了迷糊中。
    一个早上应若桐不知道打了多少哈欠,双眼因为生理性眼泪浸得柔光水润,盈盈一汪仿若秋水。
    哈欠可以传染,睡意同样可以传染。
    陆予修憋了一早上没往旁边看去,好不容易政治课上松懈了一下,转头就看见同桌真情实感地打了一个哈欠。
    眼泪沾湿眼眶,细密而又挺翘的睫毛上隐隐也带有水意。
    陆予修转头,死死抗住要打哈欠的欲望。
    他咬牙在心里骂了一句操,暗道,这人打哈欠可真有感染力。
    熬过政治课便放学了。
    陆予修跟着陈斐然和陈斐章三人往食堂走去,他一路上被嘲笑得不想反驳。
    “我的妈呀,修哥你昨天做了什么,政治课上睡得跟猪一样!”
    “哈哈哈哈你是没看到政治课上老师的表情,好几次我都觉得她手上的粉笔要朝你们那里丢去了。”
    “还真别说,你跟你同桌睡得可真是安稳啊!”
    ……
    没错,陆予修最终还是没有抗住应若桐的哈欠传染,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恰好在铃声响起来前几秒醒来,睁开眼就看见应若桐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脸正好对着他这个方向。
    他当时一愣。
    靠在窗边的位置,光线总是明亮充足。他们两人离得很近,几乎能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她睡得很熟,脸上的肉被手臂挤到一起,看起来肉嘟嘟的,白嫩而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
    她的眼睛闭着,细密而又长翘的睫毛就像小扇子一般,脸颊光滑,白皙中微微透着粉。
    他不知道怎么就愣住了,直到铃声响起才突然惊醒,慌乱坐直挪开视线。
    心跳动着,速度有点快。
    陆予修自顾自想着,没理会陈氏兄弟的调侃,全程淡定得很。
    正主没有任何反应,他们也没有打趣的心思,食堂也近在眼前。
    因为走得早,食堂排队的人不多,很快就轮到他们。
    陈斐然排在陆予修的后面,又一次看到陆予修饭卡里五位数的余额,每一次看到都觉得窒息。
    “羡慕个屁。”陆予修第一次知道之后直接黑了脸,“取又取不出来,有个屁用!”
    不奇怪他为什么会黑脸,饭卡里的钱是陆刚越过他直接充的,不但取不出,每天还有五十元的限额,对于陆小少爷来说,这点钱还不够他去校园超市走一圈。
    也就吃点饭吧。
    陈斐然见陆予修打好饭后也不回座位,反而沿着窗口一路看下去。
    他好奇问道:“修哥找什么呢?”
    “有没有豆腐脑啊……”
    陆予修一路瞄过去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陈斐然嘀咕着:“食堂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没吃到豆腐脑的陆予修在座位上想了一下午,听课的时神色都是恹恹的。
    应若桐琢磨不透自己的新同桌,明智地选择不打扰,下课时拿着卷子去办公室找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是个女老师,看着年纪轻轻教书已经近十年了。她见若桐来了,脸上倒是露出笑意。
    “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找我分析卷子的。”
    说完便接过若桐的卷子,帮她分析失分点。
    接下来的几个课间,应若桐又分别去找了其他老师分析卷子。在卷子分析的过程中,老师也指出了她的薄弱地方,基础太差,但是现在努力还不晚。
    晚自习的时候她一直安静地改正卷子,改不下去的时候就拿出耳机听听歌,有心情了继续改正。偶尔往右边瞟去,就可以看见陆予修一直玩着手机,眼睛亮亮的。
    晚上很快过去,第二天一早,若桐想起昨天的计划,早餐只吃了半饱,随即便让李叔送她去学校。
    她一路朝早餐店走去,心里美滋滋地想着今天大概可以喝两碗,也许还可以换一种口味。
    走到店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了门边坐着的陆予修,此刻他正挖了一大勺豆腐脑,一口吃完,腮帮子动了几下,随即便是吞咽的动作。
    自始至终他的表情冷硬,看不出来是否喜欢。
    陆予修又挖了一勺,正准备吃的时候,余光看到应若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他手一抖,勺子中的豆腐脑掉到碗里,还颤了几下。
    突然就觉得有点尴尬。

    亲亲你的小虎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陆予修愣愣地举了一把勺子,半晌都没有动静。
    僵持间,若桐挪开了视线,默默走进来去排队。
    他此刻有些纠结。
    虽然现在没有注视的目光了,但是一想到跟她处于同一家早餐店就颇不自在。
    主要是他今日坐的是昨日她坐的位置。
    食不知味地又吃了一口。
    他叹了一口气,昨天觉得这东西特别美味,今天尝过一口却觉得一般。
    甜得腻人。
    没过多久,若桐端着两碗豆腐脑在他对面坐下。
    店里已经没有位置,只剩下他面前的座位。
    别无选择。
    若桐坐下的时候,看到陆予修微微惊讶的表情。
    她问道:“这里没有人吧?”
    “没。”陆予修垂下眼帘,简单回了一个字。
    气氛有些冷淡,旁边的喧闹无法渗透这桌密不透风的冷清。
    两人各吃各的,毫无交流。
    若桐很少与陌生人同桌吃饭,本以为互不干扰,奈何对面那人的气势过于强大,仿佛也将她笼罩其中。
    小店的桌子并不大,对于不熟悉的两人,隔着这样近的距离,大概还是太亲密了一点。
    思忖间,就见陆予修猛然站了起来。
    大概是要走了,若桐心里松了一口气。
    正好有一个男生端着豆浆油条走来,看到这里空出一个位置,眼睛一亮,正要坐下去,下一秒手臂被人不客气拉住。
    “怎么回事?这里有人!”陆予修皱着眉说道。
    被拉住的男生愣了一下,呐呐说道:“我看你要走了……”
    “没走,我东西还在桌上。”
    语气跟吃了□□一般。
    “哪,哪有?”
    男生下意识说道。
    陆予修朝桌上看去,除了一个空着的透明小碗,桌上空空如也。
    他拧着眉,下巴微抬:“对面的女生看到了吗,那是我同桌!我们是一伙的。”
    男生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
    店里面大半学生的目光都落到陆予修的身上,显然听到他刚刚理直气壮的宣誓,随即顺带将目光挪向座位上的女生身上。
    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伙的。
    陆予修重新端了一碗豆腐脑回到了座位上。
    经过他刚刚的宣誓,果然没有人坐到这个位置。
    女生低头吃着,似乎很专注,从他这个角度,能看到她蓬松的头发,隐隐有细碎的头发跑出,添了几分随性的美感。
    他再次觉得尴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刚刚……”他开口,“不好意思。”
    若桐闻声抬头,那双眼睛亮澄,瞳孔黑亮,仿佛能映出他脸上不自在的神情。
    “没事。”
    她回了一句,又低头吃东西。
    若桐很快吃完离开了,陆予修目送她离去,等到背影消失在这条街,他才慢悠悠地开始吃新的一碗。
    想起她刚刚吃东西的模样,不像昨天一个人时一脸毫不掩饰的满足,今天她明显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是眉梢处都挂着笑意。
    显然是很满意的。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陆予修突然就觉得这东西好吃了。
    入口即化,甜腻的味道久久萦绕在唇齿间。
    *
    等到陆予不紧不慢地晃到学校里,他带妹子吃早餐的消息已经在学校里满天飞了。
    他到教室的时候上课铃还没有响起,但是吕志达已经在教室,目光危险地看着他。
    他对着吕志达嬉皮笑脸地笑了一下,吕志达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挥挥手让他赶紧回到座位上。
    还没回到座位上,陆予修就看到陈斐然一脸打趣的表情,他心里了然,这是又有事发生了。
    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他趁老师不注意,打开了手机。
    某个群里已经炸了。
    群里都是男生,平日里一起玩的狐朋狗友。
    里面就有隔壁班的那个哥们。
    今天这事就是他发起的。
    也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听到的消息,一大早就在群里艾特陆予修,囔囔着他是不是背着他们有妹子了。
    正主没有出来,倒是把群里的其他人炸了出来。
    群里的人大多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平日里人脉广,消息灵通,没过多久,就把事情打听出来了。
    修哥拿下新来的转校生这个消息就一直在群里刷屏着。
    【我琢磨着,以修哥这身价,怎么也得请妹子去高档餐厅啊,一顿早餐就打发了?】
    【修哥什么身价?他兜里比我脸还干净。】
    【哈哈哈哈我上次听他念叨着,零花钱都扣到三十岁了。】
    【咱修哥兜里多少钱都在朋友圈直播着呢,还记得那个表情包吗】
    当然记得。
    那张爸爸妈妈请给贫穷的小儿子一点零花钱的表情包一度在陆予修的朋友圈刷屏。
    一个月三十天,他能发二十八天。
    就是没人理他。
    于是后来他换了别的办法。
    陆予修看群里的时候他们聊得正欢。
    他毫无负担地发了一个表情包到群里。
    各位兄弟可以给贫穷的修哥一点零花钱吗.jpg
    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
    陆予修啧了一声,暗自骂了一声。
    人性凉薄!
    群里安静了几分钟,还是有人没按捺住,出来询问。
    【修哥,我们都聊了一阵子了,你不给个准话?】
    陆予修看到了,但是没回。
    那哥们极其上道地发了一个红包。
    陆予修这才点开红包,一看,已经被抢完了。
    若是平时,这个问题他就不理会了,但是今天心情好,破天荒地回复了。
    修哥:假的。
    -
    应若桐下课的时候出去了一趟。
    一路上收获了不少目光,或明或暗,但确实都是看着她。
    她从小就是在别人的注视下长大的,对于这些目光早就可以做到面不改色。
    只是心里还会有些嘀咕。
    她在一中走的是低调路线。
    平日里乖乖穿着校服,不戴任何首饰,不做出格的事情,顶多有时候上课玩玩手机。
    绝对不会有这么轰动的效果。
    她猜,应该跟她的成绩有关。
    她转学来的时候正好与分校转来的人时间碰上,别人就一致认为她是分校里的学生。如今又分到了重点班,别人自然把她当成黑马。
    一起转来的李文馨倒是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第一次考试差点就要撼动六班三足鼎立的局面。
    而她,倒是把六班倒数第一的名次给抢了过来。
    难免会有闲言碎语。
    倒是在本班上还维持着平静。
    下一节课是英语课。
    英语老师上课的时候倒是把若桐夸了一番。
    这次的英语试卷难度非常大,无论是听力,还是阅读都比之前要难多了,班上有几个一百三十几分的,上一百四的却只有若桐一个人。
    这种水平,即使参加竞赛也是不容小觑的。
    英语老师随口一句话,陆予修倒是记在了心里。
    他英语不错,上课听得散漫。脑海里也想起关于应若桐的闲言碎语。
    放在平时,没人会主动跟他八卦女生。
    也许是因为是他难得的同桌,早上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倒是有不少人跟他讲了这事。
    很多人在质疑应若桐的成绩,按理来说她这种成绩是不可能考入本校的。
    但是凡事是有例外的。
    心里想得烦躁,陆予修下课的时候跟着陈斐然、陈斐章出去走走。
    外面下着雨,课间操取消,教室外面也没有什么人出来。
    他们三个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商量着去楼下买点吃的。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倒是碰到浩浩荡荡的一群男生,五六个,走在一起阵势极大。
    “嘿,修哥!”
    “修哥!”
    陆予修冲他们点点头,面上看着有点烦躁的情绪。
    男生中有会察言观色的人,敏锐地觉得他现在的心情不好,直觉这个时候不能找他唠嗑。但是下一秒,有人看到陆予修脚下的鞋子,忍不住惊叫起来。
    “卧槽,这不是P家的限量款运动鞋!”
    “操!有钱人啊啊啊啊!”
    ……
    两声惊呼瞬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随即大家看着陆予修脚上的鞋子,咋咋呼呼地表示出了羡慕之情。
    十几岁的少年,对名牌的追求大多都放在了鞋上面。他们大多穿着几十块钱的T恤,踩着几千上万的运动鞋。
    而此刻的陆予修听着来自哥们的吹捧,心里不得劲的感觉愈发明显。
    他突然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你们知道……”
    所有人目光牢牢地看着他,一脸期待地听他分享一些经验之谈。
    人群之中,陆予修说完了剩下的话:“你们知道应若桐是怎么转过来的吗?”
    “…………”
    陈斐然和陈斐章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语。修哥明显跟他们不在一个频道,果然,陆予修见他们沉默着没有说话,略带欣喜的声音在安静的楼梯间响起。
    “我知道!”
    *
    陆予修一走出教室,向晴就过来找若桐玩。
    虽然只做了短暂一周的同桌,但两人都觉得对方的脾气性格合乎自己的心意,友谊也就这样发展下来。
    “我想去楼下买支笔,一起吧?”
    “行。”
    两人互相挽着朝教室外面走去。
    向晴提到这几天听到的流言,“我是不相信她们说的,所以才来问问你。你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就不问了。”
    “我其实不是一中分校的。”若桐没有隐瞒她,“我从别的学校转来,也是个安安分分的好学生,不打架不抽烟不乱搞。而且我家里也没有那么夸张,高.干.子弟什么的真是高看我了。”
    她无奈地笑了一下:“我就是多花了一点钱。”
    一中的很多学生非富即贵,有点钱并不显眼。
    向晴好奇道:“那你怎么不解释一下?”
    若桐:“我也想解释,但是没有机会。她们都是自己私下里讨论,没人主动来问我。”
    她们边说边朝楼梯口走去,若桐正要继续说话,耳朵已经敏锐地捕捉到陆予修的声音。
    她跟向晴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陆予修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我就看不懂有些人了,我同桌明明就是安分的一个小姑娘,怎么有人说她抽烟打架喝酒,还坐大哥大腿……”
    “说她成绩不好的人可长点心吧,你们说她那英语,你们能考到这个成绩吗?考不到啊!人家就是靠参加英语竞赛才被特招到本部来的,我们英语老师都说她有实力……”
    “都听清了没,回去记得跟你们班的同学解释解释,这乱污蔑人可真是……”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亲亲你的小虎牙应若桐陆予修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