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非要我以身相许已完结纪镜吟向晚意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他非要我以身相许已完结纪镜吟向晚意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仔细想来,第一次相遇或者说,不是偶遇,而是故意的,他应该是被那颗珠子吸引而来的,一直呆在她的身边,都是受这珠子的影响。火灵珠正常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过任何异常。难道说,平日里的温柔都是装出来的吗?目的就是等待她松懈,然后等到火灵珠异动的时机,再一举将它夺走。

    他非要我以身相许已完结纪镜吟向晚意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仔细想来,第一次相遇或者说,不是偶遇,而是故意的,他应该是被那颗珠子吸引而来的,一直呆在她的身边,都是受这珠子的影响。火灵珠正常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过任何异常。难道说,平日里的温柔都是装出来的吗?目的就是等待她松懈,然后等到火灵珠异动的时机,再一举将它夺走。

    他非要我以身相许已完结纪镜吟向晚意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他一人已经引起人心惶惶,就连他边上垂头站着的女子,同样让人感到深不见底。
    女子身材极好,浅白色的纱衣套在淡粉色的衣裙上面,透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肤白唇红,眼睛水汪汪的彷佛下一瞬就要滴出水来,颊边两抹红晕,胜过人间绝色,偏生这样美貌的女子,不单止是个花瓶,妖力远胜于下面所有的人,仅仅低过座上的男子。
    大家各怀鬼胎,一时之间,谁都不敢说出话来。
    纪镜吟看场子冷得要命,扫了他们一眼,明明这眼神好像什么意思都没有,但是不少的人感觉到一种如芒在背的错觉,密密麻麻的,好不难受。
    “看来你们教育都不怎么样啊,这才过了几十万年而已,竟然就没有一人认出本君?”
    闻言,座下的人立马抬起了头,脑袋飞快地思考着这句话的意思。
    几十万年前的话,那应该是上古时期,那时一场浩劫致使所有的上古神都一一殒落,这个人说他是来是几十万年前,又是妖界之主。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上古时期的妖君临吟君。
    因着典籍的缺失,对于这位临吟君的记载可谓是少之又少,大多流传下来的都是说他性性阴霾多变,手段狠毒,即便是当时仙界和魔界之君都对他束手无策,传说中说他挥手杀百人,一人赶退仙界十万大军,提及这位主足以让小孩啼哭,让大人吓尿,行事不按常理出牌,让不知道多少想要巴结他的人都无处下手。至于他的画像,也无留下,后人凭着对他的感觉给他画得一副凶神恶煞,妖气横溢的样子。
    所谓相由心生,本以为那样狠毒的人,长得必定是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可是面前这人面如冠玉,清冷俊俏,晃如高岭之花,实在是很难让人把这两个人连在一起。
    忽然想起一事,若被他看到那三头六臂,眼大如珠的雕像,会不会一不高兴就把他们给杀了。
    纪镜吟嘴角挂着半分讽刺,他问:“想起来了吗?”
    拿不定主意,前任妖君率先俯下身来,高声说道:“恭迎妖君归来!”
    片刻,以他为首的人,黑压压的跪倒了一片,如雷贯耳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妖界。
    容砾跟在父亲的身后,单膝跪地,目光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座上的人,眼神、气质、乃至说话的方式都变了,但是他觉得他没有认错,是他,当初他在洛泽时看到的人,明明就是他。
    可是,他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还有,向晚意的伤,他隐隐感觉到这两件事之间必有关联。
    “你叫什么名字?”
    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压力紧紧将自己包围,锐利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
    纪镜吟总觉得,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很是奇怪,一种说不出口的奇怪。
    “容砾。”他垂着头,避开他的视线。
    纪镜吟想了想,脑海里没有半分关于这个名字的印像,眼睛眯了眯,没有再深究下去。
    正当众人松一口气时,容砾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重心一般倒在地上,趴在地上的他死死咬着嘴唇,嘴角溢出了一道血痕。
    众人的目光有惊有怒,纪镜吟则一脸平静,彷佛这事跟他丝毫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本君不喜欢你的名字。”听着莫名的不爽。
    在场的人:“?”别人生来就叫这名字,你不喜欢这还成了别人的错了?当然这话他们是不敢说出口来的。
    “从今天起,本君将重新执掌妖界的事务。”

    他非要我以身相许已完结纪镜吟向晚意精彩章节全文阅读

    转念一想,把她这个将死之人在鬼门关拽回来,要花的劲肯定不少,所以虚了点实属正常,等她痊愈之后,给他好好把身子补回来就可以了。
    片刻,他收回了手,坐在她的身边。
    等着他跟自己说话,毕竟能够听到人说话的声音,对她来说,无疑是喜欢的,起码感觉上没有那般无聊了
    可是等了好一阵子,他还是沉默着,向晚意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指尖动了动,示意他把手拿过来。
    须臾,一只微凉的手落在自己的手心之上,轻轻握着他的手,指尖在上面轻轻碰了两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副催促的意味。
    他反客为主,有力地将她的手包在手心之中。
    她手心的暖意让他感到安心了不少。
    忽然想到什么,薄唇轻启,“你能听到声音了?”
    向晚意又在他的手心点了两下,表示回应的意思。
    容砾微微一笑,眼里多了两分笑意,但是当想起那人时,这笑意瞬间凝固,看了向晚意一眼,似乎在犹豫,在纠结。
    片刻,他语气不急不缓,里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情绪,说:“今天,我看到他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他非要我以身相许已完结纪镜吟向晚意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