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南港许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摘要

昨夜南港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的是太好看了,讲述了我和严昭的起始很不光彩。像一朵盛开在深渊的禁忌之花,我爱他是道德畸形的产物,他诱我是风月离间的阴谋。梁钧时说,许安,我一辈子没做过一件错事,唯独你。

    昨夜南港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的是太好看了,讲述了我和严昭的起始很不光彩。像一朵盛开在深渊的禁忌之花,我爱他是道德畸形的产物,他诱我是风月离间的阴谋。梁钧时说,“许安,我一辈子没做过一件错事,唯独你,我满盘皆输。”严昭轻蔑的一句,“梁夫人功夫好,可惜太放荡了些。”将我推入无间地狱。我绝望之际,拿枪指向毁我一生的风流浪子,“你不值得我恨。”

    昨夜南港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梁钧时居住的宾馆距离火拼的巷子有八十里地,秘书赶来时,寒霜掩埋了现场的血迹,我透过玻璃瞧了一眼路灯,原本的两排脚印冲刷得不剩痕迹。
    男人像来去无踪的谜团,留下揭不开的谜底。
    死里逃生的我精疲力竭瘫在椅背,秘书说出发前告诉过梁钧时我遇险的事,他打算亲自来,当地的头儿拦下了,这一带去年年初开始就不太平。
    我随口询问了句,“什么来头。”
    “灰色边缘的人物。”秘书拐弯轧过一处陡峭的坡,他表情肃穆,“梁局始终在博弈这伙人背后的势力,但不占上风。”
    我手冷得没了知觉,拧了一瓶热水翻包里的丝帕,里面空空荡荡,我猛然想起男人拿走了,我失神了几秒,“是道上的吗。”
    “摸得清底细倒容易了,关键是哪个都不算,商人的身份。”
    我回想半小时前的一幕,男人开枪击爆挡风玻璃的同时粉碎了障碍物,恰好车灯直射他颈间的芯片,没任何一种项链吊坠用芯片,他一定不简单,逼的梁钧时束手无策的人会是他吗。
    我抵达酒店没多久梁钧时也回来了,他的车停在正朝二楼的窗子,在家时他总习惯按喇叭,他说如果我偷情,鸣笛给我提示,收拾干净战场。
    我开玩笑问他真撞见***呢。
    他轻描淡写反问,“一起了结,你认为怎样。”
    我实在怕,寂寞的官太太想出轨尝鲜,机会太多了,可我不敢不按捺本性,老百姓戴帽子都忍无可忍,何况上流人士的,除非两口子都玩得嗨,互相攥把柄。
    梁钧时进屋摘了帽子,凉得发紫的唇拢着水汽,“受伤了吗。”
    我接过他的制服,“好歹是你的家属,紧急应变还不会吗?”
    他裹住我的手,常年握枪掌心虎口磨出了凹凸不平的茧子,也是这些粗糙坚硬却象征英勇的茧子,给了我强烈的依赖感。
    “你平安就好。”
    作为男人,梁钧时不解风情,作为丈夫,他无从挑剔,这年头有权有势不偷嘴的,如同污泥里的莲花耀眼洁白,岸上娘子军七十二招花样等着钓他,我有个驭夫有术的姐妹儿说,梁钧时未必不喜欢,他舍不得那么对你,卸不掉衣冠楚楚的架子,由我捅破这层纸最好。
    她说,“许安,梁钧时那么一表人才,你们规规矩矩四年,他放开的一面你会上瘾的,你假正经,他不好意思。”
    我和梁钧时的夫妻生活的确不温不火,我刚二十八岁,再不推陈出新,会被小浪蹄子淘汰的,火候适宜的情趣才解腻开胃。
    临睡前我趁梁钧时在洗澡,换了一件丝袜,他洗完出来捧了本书,似乎没多大兴致,我嚼了一粒药,是那姐妹儿给的,很快我觉得痛,痒,肉里生长了数以万计的蛆虫,遍布在血管成群结队吸食,爬行,蠕动。
    我迫不及待扯梁钧时的睡袍,他冷峻正义的面容下是一枚圆润的咽喉,像招魂幡的性感咽喉,我情不自禁拽着他的手,腔调和往常判若两人,我难以置信这是我的声音,“钧时。”
    他垂头打量我,我极少直白的提出,梁钧时有些意外,当我一粒粒解开他全部纽扣,他暧昧笑了几声。
    他不愿意关灯,我们最和谐的便是痴迷于观赏彼此的模样,他爱我以假乱真的颤抖,尽管我是在扮演一个兴奋的女人;我爱他战栗一刻的狰狞,唯有那时候,我才能得到梦寐以求的滋润。
    兴奋更多来自幻想,而我期盼真切的快感。久违的热血沸腾的梁钧时,在我的攻占下爆发了。
    他呼唤我的名字,我勒紧他,扼住他,我想放肆大哭,回应他的毫无保留,我哭不出,我近乎疯癫的十指穿梭在他发间,梁钧时偶尔的野蛮像沙漠里汹涌的一抔尘土,如数湮没了我。
    我不曾拥有过这样的他,他是魔鬼,用他强悍的征战,屠戮,席卷了我春水延绵的城池,给我前所未有的体验。
    一切结束后,我抱着他,犹如贪婪的海藻,流连忘返在他每一寸精壮结实的肌肤,“钧时,我今夜很快乐。”
    我知道他也特别惊喜。
    忍耐是现代女***欲的枷锁,百分之九十的女人有毁灭枷锁的冲动,最终选择了得过且过,按部就班的丈夫淡出了婚姻的舞台,结合变成弃之可惜的鸡肋,填饱肚子而已,谈何美味佳肴。
    我庆幸我在婚姻最迷茫寡淡的时期,寻觅到了一扇出口。
    梁钧时压得我呼吸不了,我挣扎着要翻下床,他汗涔涔的脊梁绷着,“别动。”
    我打了个哆嗦,“怎么了。”
    他一手撑着床铺,支起身自上而下俯视我,他瞳仁照映的光彩意气风发,“假如我牺牲了,有个孩子陪你会很好。”
    他揪住了我五脏六腑最柔软温情的地方,我死死地搂着他,吻他的唇,封堵了他的话,他吐字含糊说,“你会守着我一辈子吗。”
    我脱口而出回答他会。
    他轻笑,张嘴啃我下巴,似有若无的咸腥纠缠在空气,我佝偻脚趾,“钧时,留疤会很丑。”
    他滚烫的鼻梁埋在我发梢,维持这个姿势睡着了。
    梁钧时转天要开会,我调了六点钟的闹铃,赤足跑到露台拉开窗帘,霎那的明亮划过栅栏,反射在冰棱,半睡半醒的梁钧时忽然感到刺目,他举臂挡额头,“合上。”
    我一怔,“你醒了?”
    他嘶哑嗯。
    我重新拉好,他倚在床头吸烟,蚕丝被松松垮垮搭在腰腹,裸露的肌肉是野性的麦咖色,指甲印一缕缕盘桓在肚脐,像世界上最浓的吗啡熏过,原始欲的诱惑。
    他揉着眉心,电话那端的秘书向他汇报案情,仅仅三四分钟,他阴郁的脸色急转直下,“你们扑空了。”
    他按摩的指尖一滞,“露面了吗。”
    梁钧时坐直后挨着我更近,我清楚听到秘书说在老民房的巷子碰面了,发现了皮质残渣,过招的下属手和声带废了。
    梁钧时咬牙撇出手机,摔在地板四分五裂,他平坦的太阳***青筋跳动着,他情绪从没如此不受控制,他沉默了一会儿,指缝捏着烟大口嘬,“你的车在哪条胡同。”
    我说老民房。
    他掸了掸烟灰,“几点。”
    “十点多。”
    他胸腔起伏着,“我的人围剿目标,遭了暗算。”
    我心脏咯噔一下,脑海里属于那个男人的脸孔愈发清晰,染血的皮夹克,鹰隼般犀利的眼眸,逼慑力恐怖的92F,昨晚的巷子只有他。
    我隐瞒了梁钧时来龙去脉,我也不知出于什么念头隐瞒,他没怀疑我,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目睹了全过程。
    梁钧时离开酒店在行政厅主持了一天会议,下午秘书联络我,将他遗落在房间的档案尽快送过去,我自南向北跨越了半座城,密集的大雪覆盖了纵横街道,轮胎攘起雪堆,天地间一片模糊。
    秘书在铁门外迎接我,我腋下夹着档案袋,双手合十一边走一边呵气,浓稠的白雾在眼前弥散开,我冻得跺脚,“钧时呢?”
    秘书说梁局长仍在会议上。
    我用力搓着腮取暖,“还要多久。”
    “二十分钟。要不您跟我上楼,在休息室等他?”
    我对秘书说正事要紧,别耽误了他。
    我找了一块瓦檐,贴着墙看雪,雪越下越大时,松柏林的尽处缓缓驶来一辆宾利,泊在警界杆的下坡。
    车窗降下一半,更剧烈的冷气溢出,伴随在这季节莫名其妙的一团冷气,我的注意力被车内的神秘男人吸引。
    男人三十岁出头的年纪,乌黑的短发打了摩丝,梳理得一丝不苟,背头的发型最挑人,线条越硬朗越英挺好看,只一副恍惚的轮廓,我断定他极有风度。
    他伸手推车门,纤尘不染的皮鞋踩在雪地,银白色的缎面大衣长至膝盖,西裤熨烫得整齐服帖,一根线都不皱。男人逆着交错的光影,弯腰迈下车,仿佛一抹破晓的霁月光风,将呼啸了一天一夜的风雪压制。

    昨夜南港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男人伫立在雪丘,从烟盒内抽出一支黄鹤楼叼在嘴角,火苗在潮湿气候下很快浇灭,他重复点了三四次,耗光了全部耐性,将烟卷扔在咫尺之遥的雪堆。
    司机在男人头顶罩了一柄黑伞,接过打火机试图点燃,被他拒绝,“有消息吗。”
    司机随着男人慢条斯理朝正门走来,“梁钧时中午离开,他的副官傍晚借口排查南港水运,包围了咱旗下码头,显然是冲您的生意。”
    男人不疾不徐端起右手看腕表,“先储存在仓库。”
    “梁钧时在外市办公,一旦扫荡一圈一无所获,他会装作不知情择出,踢两只不懂事的替罪羊向您致歉,您还能追究吗。”
    男人奸诈的笑漾在眼底,一闪即逝,“官场的老油条,道行永远比你想象深。”
    他顿了片刻,忽然毫无征兆抬头,和我揭着飞扬的雪沙四目相视。他的桃花眼不算细狭,缺少了女子的媚气,反而斯文英厉,如墨的长眉盖住了一截短小的刀疤,疤尾有痣,疤痕是义薄云天的刚烈,痣是风流浪子的多情,他含有笑意时,痣也浮动着。
    我第一次了解男人的笑容这样具备魅力,浓一分太粘稠,淡一分太单薄,看似彬彬知礼,又暗藏玄机。诱人,甘甜,但带毒。
    这男人有一种不露痕迹的狠隐匿在皮囊,我惊讶是他并不令我陌生,我张望了他多久,他也望了我多久,我回过神调换了方向,注视着陈旧的会议楼。
    男人的皮鞋踩在积雪里没有声响,我发觉有东西遮在空中,才后知后觉扭头,他像一堵高而结实的城墙,守着分寸的距离,右臂倾斜横在我凌乱的耳鬓,我被他臂弯囚在一方温暖却逼仄的怀里,连他心脏矫健有力的起伏都清晰可闻,男子的雄性气息如惊涛骇浪包裹了我,我不由自主僵硬,男人在我回避前的一秒有所察觉,他把伞柄递给我,“你自己打。”
    我视线触及他冻得红紫的手背,鬼使神差挤出一句,“谢谢。”
    我没碰他的伞,余光打量男人,他领带镶嵌了一颗琥珀色的别针,不花哨不沉闷,精致没半点褶子。我目光沿着他的胸膛上移,他脖颈裸露的皮肤白皙几乎透明,胡须剃得干干净净,只浅浅的一片青茬。
    宾利后座像巨大的冰柜,可男人的身体出奇炙热,犹如一鼎炉子,燃烧着无休无止的火焰,让人不受控制靠近他。他猜到我诧异什么,寡淡的嗓音说,“饱暖思淫欲。”
    朔风汹涌,五个字吹散得断断续续,我蹙眉,竟有对自己这么严苛的人。
    “不感冒吗。”
    他说习惯就好。
    我和男人静默站在伞下,漫天的雪势一发不可收拾,洒了一层又一层,我盯着伞檐水滴状的冰棱,“这里的雪比我家大。”
    他不言不语,伞的大部分倾斜在我这边,他半边衣摆被雪花浸湿,微不可察的伤口绽开,熟悉的味道瞬间激得我头皮发麻。
    他和蛰伏在我记忆中的男人如出一辙,联想到梁钧时早晨震怒于围捕的大鱼漏网,我下意识窥伺他的肩胛,纱布捆绑成隐秘的四方形,斑驳的淤血覆在大衣下,一厘厘扩散。
    “是你?”
    男人举着伞的手纹丝不动,另外的手竖起衣领,“你见过我吗。”
    我竭力按捺心底的复杂情绪,“老民房的巷子。”
    他神态波澜不惊,“没去过。”
    生死攸关的半小时,我虽然没看清他样貌,但他呼吸的频率,他的高度,他故意收敛的深藏不漏的阴狠,是无法彻底掩埋的。
    不过他不松口,我也没必要揪着不罢休,来历不明的男人,相忘江湖更安全,我拢紧衣襟,“抱歉,认错了。”
    他淡淡嗯。
    秘书几分钟后从大楼内返回,他发现与我共撑一把伞的男人,稍稍迟疑了下,走到面前客套鞠躬,“严先生,有劳您照顾了。”
    他说着话打开带来的雨伞,笼在我头顶,男人一言不发收回,漫不经心瞥缉毒队的车,“梁局也在。”
    秘书说您恐怕要等一等。
    男人擦拭着袖绾折痕里细密的雪,“我和他办的不是一类事。”
    “巧了。万华的地皮,我们梁局也感兴趣。”
    男人表情阴恻恻,他跨过门槛厚厚的雪沟,不咸不淡说,“果然很巧。梁局手眼通天,我想要的,他一件不手软。”
    秘书赔着冠冕堂皇的笑,“严先生对我们梁局,不也同样从不体恤吗?商场官场如战场,都渴望逼得敌人走投无路。”
    男人掸了掸西裤的水渍,喜怒不定笑,“也是。”
    他扬长而去的步伐沉稳迅速,经过我身边时,一步没作停留,刺骨的西北风刮起灼烈的雪光,晃得眼膜疼,我低头躲,正好看到男人裤兜里一晃掉出的纸帖,晃晃悠悠飘在我脚下,我再想叫住他已经来不及,男人的背影吞噬在绵延的松林尽头。
    我俯身捡起遗落的卡片,是一张名片,上面没刻印什么头衔,只无比简洁印着男人的名字,严昭。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昨夜南港许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关注哦!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29日13:04:5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475.html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这里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提供乔书言司南宸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但是她长的漂亮,朝着你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来,顾盼生辉,清透的像一块毫无杂质的粉水晶,让人移...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看呗为大家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司南宸从教师专区借了一本金融学的书本看,乔书言则光明正大的托着腮,滴溜溜的眼珠子快要沾到司南宸的脸上了。 推荐...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主人公是乔书言司南宸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这里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免费完整章阅读,构思巧妙,情感细腻。上次碰到他是这个表情,这次还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困扰了他? 推荐指数:★★★★★ 大佬非要喜...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主角是傅斯琛顾晚栀,由网络人气作家彭十一为您提供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精彩节选:下午,结果出来,顾晚栀和云星的骨髓配上了,手术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 推荐指数:★★★★★ 听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