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不到的欲望欧阳雅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红尘嚣,浮华一世转瞬空。友友不要着急,小编正携抵达不到的欲望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快马加鞭赶来。我正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的时候,从我面前跑过一个伤痕累累的男孩子,似乎没比我大多少。

    红尘嚣,浮华一世转瞬空。友友不要着急,小编正携抵达不到的欲望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快马加鞭赶来。我正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的时候,从我面前跑过一个伤痕累累的男孩子,似乎没比我大多少。我一瞥,看见后面有七八个手里拿着砍刀的人往这边跑来。我也没有多想的机会,追上去抓住那个男孩的手,没命的跑,就那样一直的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帮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出于什么目的,只是拉着他那和我一样冰冷的手,不停的跑。

    抵达不到的欲望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夏末,你确定不用带人过去?”单东起把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瞪得无比的大。
    我挑挑眉,“你是白痴么?带人过去,那不就是找打架呢吗?”说完我离他远了点。
    “你干嘛一下跳那么远?再说,只要我和郑正就可以了么?”
    “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怕弱智会传染。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你和郑正是帮里的老大和老二,所以只要你俩跟我去就可以了。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和郑正都把嘴给我闭上,不然我就帮你俩闭上。”说完,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上去。却发现有人叫我。似乎是赖温凉的声音。
    我回过头,果然是赖温凉!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冷冷的看着正一步步走过来的赖温凉。
    “妈妈和小姨还有爸爸都很担心你。”赖温凉习惯性的拉起我的手,很担忧的看着我。“我查出你在这一代的大厦刷过卡买东西,所以找过来的。我没有和他们说你在这一带出没,就是希望你可以跟我回去。让他们放心。”
    我厌恶的甩掉他的手,“既然你没说,就一直沉默下去。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说完,我就上了出租车。单东起和郑正也跟着上了车。
    “他是你哥哥?长得真帅,不过怎么和你一点也不像呢?”单东起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干卿底事?”我冷冷的瞄了单东起一眼,就看着窗外,不想在说什么。
    没错,我没听错,刚才那个赖温凉说的是妈妈小姨和爸爸!他已经承认这个事实了!很抱歉,你会逆来顺受,我不会!我不会就这样妥协!
    “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我大哥也是关心你!”郑正嚣张的冲我怒吼。
    我连瞄他都懒得瞄。
    终于,到了‘泡吧’。看着上面那土的不得了的牌子,就很容易想象出,它的主人有多么的逊!
    “怎么了?怕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郑正对我冷嘲热讽的说。
    单东起拉住正准备走过去的我,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听你的是对还是错。但是,我真的很不希望你趟这浑水。”
    我甩掉单东起的手,“这浑水,我趟定了。”
    我义无反顾的走进‘泡吧’,我知道,一切会随着今晚而改变。一切的一切。没想到,我竟然会期盼接下来的事情。
    进了‘泡吧’,进入我眼帘的都是一些肥肉,也不管自己身材好还是不好,就将自己那满身的肥肉暴露在昏暗的灯光下,还有还有,那一张张画的跟鬼似的脸,在我面前飘来飘去。让我有种进了盘丝洞的感觉。如果这真的是一个盘丝洞,那我就绝对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惧的孙悟空,可是,那个让我想保护的人究竟是谁?
    终于有黑龙的手下发现了我身后的单东起和郑正,便一拥而上,将我们围得水泄不通,单东起和郑正很有默契的将我护在中间,随时准备动手。
    “你们胆子不小啊,竟然敢这样就来荣哥的地盘,是来送死的么?”其中一个红毛冲我们冷笑。
    “我要见夏荣。”我走到单东起的前面,冷冷的说。
    “你?”红毛指着我,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哈哈大笑,“这个小妞说她要见荣哥诶……”
    毫无征兆的一巴掌挥向我,却被眼明手快的郑正挡住了。“要打她,你先经过我的同意!”
    “你们还真的是很嚣张啊!”红毛冷哼的眯了我一眼。“你们送这个漂亮的小妞来是不是为了贿赂我们荣哥啊?好让我们荣哥对你们手下留情,不至于赶尽杀绝是不是?哈哈哈哈……”
    “看来,夏荣是不会轻易出来了。”我向前走了几步,随手从旁边桌子上拿起一个酒瓶,想也不想的砸过去,不带红毛反应过来,又用力的将碎掉的酒瓶扎进了红毛的肚子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红毛有点应接不暇啊!他怎么也想不到,像我这样弱不禁风的女孩子会这么利落的动手。
    不过说来,我也真的是紧张的不行,毕竟我是第一次真刀实枪的动手。以前只不过是在道馆里点到为止。冰冷的双手和狂乱的心跳提醒我,我真的动手了。我真的踏出这不可救药的一步。
    待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夏荣的人一拥而上让郑正和单东起有点措手不及。
    我趁乱一把揪起那个躺在地上痛的打滚的红毛,捡起一块儿碎酒瓶,抵在他的大动脉的地方,在他耳边温柔的说:“让他们住手,不然我让你没命见到外面那美好月亮。”
    天作证,我说的是真的。
    “住,住手!都给我住手!”红毛的声音因为恐惧已经完全走掉了。全然没有刚才的嚣张。
    现在的我已经镇定了很多,那么接下来……呵呵,没想到,现在所做的一切,竟然让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所有人都住手了,看着我们,不甘心的停了手。单东起和郑正靠了过来,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人。
    啪!啪!啪!
    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男人走过来,带着一脸诡异的笑。
    “小姑娘,你很有勇气。”
    看来,他就是夏荣了。我松开红毛,将他踹到一边。“好说。”
    夏荣气定神闲的坐在他手下端来的椅子上,对旁边的手下低声说了句什么,那个人和另外两个人就把红毛带出去了。然后不慌不急的点燃一根烟,“不知道各位来此有何目的呢?”
    我扔掉手里的碎酒瓶,冷冷的看着夏荣,“和你打赌。”
    “哦?”我的话,引起了夏荣很大的兴趣。“赌什么?你的赌注在哪里?不会是你身后的两个废物吧?”
    郑正被夏荣的话一下就惹火了,幸亏被比较冷静的单东起拦住了。真没出息,这么容易动怒。怎么做老大?鄙视ing。
    “赌注是我这个人。如果我输了,我随你处置。如果你输了……”我环视了下周围的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夏荣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如果你输了,我要你以后都听我的。你敢不敢赌?”
    夏荣沉默的看着我,并不表态。倒是站在他身边的手下,比较沉不住气,“就凭你一个丫头片子?真是天大的笑话!来这里之前你有没有打听一下我们荣哥是什么人!”
    我看着夏荣,冷笑一下,“正因为打听了,才会来。如果他不是名声那么响亮,我也不会来,因为,不配。”
    听完我的话,夏荣竟然笑了。“有意思!我赌!多一个漂亮的小妞呆在我身边也不错!说实话,我真还喜欢上你这副调调了。”
    “好说。”我将左胳膊上的长丝带取下来,将自己的长发紧紧的绑在脑后。
    “在这里打会影响我的生意,跟我来。”夏荣扔掉手里的烟,对我说。
    站在‘泡吧’的后门,我知道,真的不能回头了,这不是我想的。但是,只要一想起妈妈知道后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里就会很痛快。
    挽起袖子,我冲夏荣勾勾手指,“放马过来吧。”
    单东起拉了我一下,担心的看着我,低声的说:“别逞强,我已经通知了弟兄,只要一有变故,他们就会冲进来。”
    我瞪了单东起一眼,“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打仗。当然,这句话我是不会说的,我怕郑正和单东起会很不争气的当场昏过去。
    说完,我就率先站在一个空地上,“怎么?怕了?”
    夏荣笑的十分开心,“小姑娘,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先发的战帖,所以规矩我来定。第一,不论双方伤成什么样,手下都不许动手,否则就算输。第二,即使我输了,你也不许为难他俩,必须放他俩走。”我镇定的看着夏荣,说了规则。
    “好样的!我同意!”夏荣脱掉外衣,站在我对面。“姑娘先出手吧。”
    “应该是长辈先。”我无意先出手。是不是行家,出手就知。所以,我要看看他到底有几把刷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夏荣话刚落,拳头就已经向我招呼来,看得出,他这一拳,几乎用了全力。
    我没有躲,硬生生的接住那一拳,却忍不住后退几步。真疼,真的很疼,疼的我差点掉眼泪。
    “傻瓜!你怎么不躲!”单东起在一旁气急败坏的冲我吼。
    我不理。直直的看着夏荣,夏荣有点惊讶,“小姑娘,你是第一个能接住我一拳而不倒的人!”
    我不说话,看着夏荣。是么?似乎是我该出手的时候了!
    我向旁边的墙跑过去,一脚踹在墙上,回身就给了夏荣一脚,尽管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我那脚踹的后退了几步,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我连续发出了一连续的攻击,夏荣都迎接的比较吃力。所以他根本不敢小看我了。很认真的和我过招。很快,我的体力有点不支了,他趁机就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我吃闷的后退几步靠在墙上,胸口一阵温热,呼吸有点困难。
    夏荣不给我喘息的机会,追上来一只胳膊横抵在我的脖子处,另一只胳膊压住我的手,“小姑娘,有几下子啊。”
    他说话的时候也有点喘了。
    艰难的看着他,停了两秒钟,趁他没防备,我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脚踝处,他吃痛的后退了几步,不得不松开了我,我一把抽出腰带,跳起来甩在他的脸上,顿时他的脸上出现一道血痕。
    “你个三八!你竟然用家伙!荣哥!接着!”
    夏荣接住手下扔过来的砍刀,月光下,砍刀反光在我的脸上,有点刺眼。
    “小姑娘,恭喜你,你赢得了我的尊重,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来我身边,我不会亏待你……”夏荣似乎并不打算动手了,手握着刀却不动手。
    “谁输谁赢还不知道!”我站直身子,冷冷的笑着。
    “好样的!”夏荣笑了两声,随即就拿着刀朝我砍过来。
    我知道,我的腰带未必接得住这一砍,该死的,爸爸给我准备的十二节鞭我竟然放在了单东起的家了!混蛋!
    在我走神这档,我没有利索的闪掉那一刀,被刀尖划了一下,胸口的衣服成功的裂了一条口子。
    “混蛋!”我忍不住怒骂一声,握紧腰带,跳起甩他一下,他一闪,后退了几步,我有了喘息的机会。我乘机追上去,握紧腰带的两端,又甩了他一下,他脸一躲,我趁机用腰带缠住他的刀,向自己的侧面用力一拉,也许是我从来没用过这么危险的一招,也许第一次真刀实枪的打,我太紧张了,结果被刀刃擦到自己的腰部,我感觉自己的腰一阵刺痛,不敢多想,将缠过来的刀扔在地上,在夏荣惊讶的空当我飞起一脚,他硬生生的接住我这一脚,我不给他思考的机会,用腰带缠住他的脖子,他一慌,连忙伸手去拉,我旧招新勇的跳起来踹在墙上在空中转了一圈,夏荣成功的被我摔倒在地上,我用膝盖压住他的胸口勒紧腰带,看着他的脸在月光下变成了紫红色。
    “夏荣,我赢了。”
    半分钟后,看夏荣快背气了,我松开了腰带,迅速后退了几步,看和地上猛咳的夏荣。冷冷的宣布。
    夏荣的手下连忙跑上来扶起夏荣,其中有一个不甘心的人举着砍刀就冲过来却被夏荣厉声喝住了。“住手!想让我名声扫地么?”
    我扔掉腰带,看着夏荣。“不愧是大哥,说话就是算数。”
    郑正和单东起跑过来,看着我,“夏末,你没事吧?伤到了哪里?有没有怎么样?”
    我摇摇头,看着夏荣,“认输么?”
    夏荣已经完全顺过气来了,“我认输。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如果谁敢对你不利,我第一个站出来废了他!”
    有了这句话,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胸口一闷,一张嘴,我吐了一口血。遭了,内伤。
    今天我真的是代价惨重啊。
    “夏末,夏末,你吐血了。”单东起扶住摇摇欲坠的我,紧张的跟个什么似的。
    “来人,把车开来,送大姐去医院!”相较于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夏荣连忙对自己的手下吼道。
    哎,我真的成黑道大姐了?来不及细想,我已经完全昏过去不省人事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单东起和郑正、夏荣都焦急的看着我,我想坐起来,结果刚一动,就引来了剧烈的疼痛,没法,只好乖乖躺着了。
    “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那口淤血是你打架的时候震到了肝脏,所幸并不严重。胸口的伤和腰上的伤都是皮肉伤,不久就会好的。”单东起温柔的看着我说。
    “大姐,东起说你不说你叫什么,所以就自作主张的叫你单夏末,那我是不是……”
    我很不耐烦的打断了夏荣的话,“别叫我大姐,我才上高一,你们就叫我欧阳吧。我本名叫欧阳雅嫣。”
    三人互视一眼,眼睛里的惊讶和不敢相信全被我看在眼里。
    “不用怀疑,我就是欧阳集团的千金欧阳雅嫣。”我无意再隐瞒我的身份。
    “那我们要不要通知你的家人?”单东起看着我,似乎有点不舍的说。
    “不用!”我冷冷的瞪着单东起,“我的事情,你们不要过问。以后你们的事情,我都会插一手。”
    “我不准!”病房的门被推开,妈妈随即进了来。她的身份和修养没有让她当场发作。
    第一次,我看见妈妈那张愤怒的脸。
    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单东起连忙把床摇起来,怕我扯动伤口。
    “我已经带人来了,你给我乖乖回去养病。”妈妈冷冷的看着我,压抑着怒火说。小姨在她身后,很失望的看着我。
    看着她们,我的心,被刺痛。
    但是,我不会回头。“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凭我是你妈妈!凭你是欧阳集团的千金,是赖氏集团的千金!”妈妈很努力的克制着她的怒火和悲伤,平静的看着我。
    “啊哈哈,真的是很好笑。我是欧阳集团的千金?这我承认。可是我什么时候变成是赖氏集团的千金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冷笑着。
    妈妈深吸一口气,“你……就是为了和我作对,对不对?”
    我冷冷的看着妈妈,“我的家没有了,我成一个孤儿了,我能怎么办?我只能靠自己,混出个名堂给自己一片天地!除非,你和赖成文离婚。你离婚我就回去。”
    妈妈很哀伤的看着我,很哀伤很哀伤的那种。看着妈妈的眼神,我真的动摇了。或者,就这样回家吧,只要妈妈开心就好。可是,爸爸呢?爸爸知道了会不会很难过?我硬生生的别过头,却听见妈妈很坚定的说:“要我离婚,不可能。”
    真的,天可以作证,在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很清晰的听到了我的心碎掉的声音。
    “OK,那要我回去,绝对不可能。”我转过头,看着妈妈,冷冷的说。
    听了我的话,妈妈站不稳的后退了两步,幸亏小姨扶住了妈妈。迎着我冰冷的目光,妈妈终于还是选择把头扭到一边,妈妈选择了逃避,那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没什么事的话我要睡了。”看着妈妈的选择了赖成文,我的心,不停的沉,一直沉,沉到我感觉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妈妈听了我的话,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就跌跌撞撞的离开了我的病房。小姨很忧伤的看了我一眼,就追了出去。
    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我硬生生的将眼泪咽回肚子里。为什么一个幸福的家庭,在三个月之前就面目全非了?
    从小到大,爸爸都把我当做男孩子养,让我留长发已经算是对我的破例了!爸爸经常说,自己能有今天,就肯定不会是一个好人。所以得罪的人一定会有。为了不让那些人来伤害我们温暖的家,所以,我们就要坚强起来,强硬起来,保护妈妈。
    这些话我都没有忘记,我知道爸爸不在了,保护妈妈的重任就由我一人承担了,可是,现在的妈妈,还需要我来保护么?我这个孙悟空,还用保护已经有了如来守护的唐僧么?
    很显然,我out了。

    抵达不到的欲望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那赖温凉三天两头的就过来问东问西,我冷冷的看着他,他却当我的目光是空气,该忙忙自己的!这让我很是恼火。
    “赖温凉,你给我消失。立刻消失。我不想见到你,很不想。”
    赖温凉很受伤的看着我,然后低下头,呐呐的说:“好吧,那我以后再和你联系。不打扰你养伤了。”
    看着赖温凉的背影,心,没有来的痛起来。
    但我还是硬生生的将目光转回到窗外,告诉自己,不必在意。
    “夏末,你终于可以出院了。”单东起有点兴奋又有点失落的看着我。
    “谢天谢地。没死这里。”我跳下床,回头冲他和郑正还有夏荣挑挑眉,“大爷们,姐姐我要换衣服。”
    三个人尴尬的互看了一眼,转身出了病房。
    我换好单东起的衣服,走出病房把他给我拿过来的衣服扔到他怀里,“不过住两天,你至于把我的行李全搬来么?你拿过来的你负责拿回去。”
    单东起看着怀里的衣服,有点发愣。
    夏荣看了单东起一眼,又看看我,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像个男人么!”我冷冷的看着他们,淡淡的说。
    “赖成文找过我们,希望我们劝你回家。”郑正终于还是沉不住气,叹口气说道。
    我挑挑眉。赖成文?“这个不用你们管,你们只管做你们自己的事情。既然你们已经开始合作,那就做你们想做的事情。我的事情,自己会解决。还有,用这张卡把我的所有的费用结了。密码是123456。如果不能刷,你们先垫上。”
    说完,我转身准备离开。“对了,我晚饭要吃那个叫蛋炒饭的东西。”
    我坐在赖成文的办公室里,看着他,不发一语。
    “雅嫣,你父亲将自己名下的财产的四分之三给了你,说明你是欧阳集团的董事长,现在董事们听说是你继位,都还比较放心,你之前的策划很得他们赏识,等到你满了十八周岁就会正式接管公司。所以,我希望你回家,认认真真的学习如何掌管一个大集团。”赖成文面容慈爱的看着我。
    “这些我自己会处理。不劳您老操心。还有,别再找我的朋友。否则,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利索的站起身,冷眯了他一眼。准备走人。
    刚打开门,却和正打算进来的赖温凉撞个正着。
    “雅嫣,你回来了,真好。”赖温凉也不管我同意与否,拉着我的手就把我重新拉回赖成文的办公室。“你喝咖啡么?放多少糖块?”
    我甩掉赖温凉的手,心底有点慌乱。“赖成文,爸爸的东西我会捍卫到底,不会允许任何人打它的注意。”
    “雅嫣,你不要误会。我现在只是你的监管人,我只是代替你掌管两年而已。”赖成文慌张对我解释,似乎很在乎我会不会误会他。
    “那最好。”说完,不理赖温凉递过来的咖啡,转身利落的走人。
    我百无聊赖的在街上走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小姨打来的。“喂。”
    “回来小姨这里吧。既然不想回家,就来小姨这里。”小姨在电话那头忧伤的说。
    “谢了。我在外面很好,很快乐。麻烦你转告我最最亲爱的妈妈,我不会改变初衷,如果她做不到,那就一切免谈。”说完,不给小姨说服我的机会,匆忙的挂断电话。
    回到了单东起的家,他们正在厨房吃饭。“你没说你中午会回来吃,我没准备你的那份。”单东起有点歉疚的看着我,“我这就去做点给你。”
    “不用了,我吃过了。我在客厅看电视,你们吃你们的。”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心,有很多点累,有很多点疼,有很多点郁闷。
    “夏末,”夏荣走了过来,“现在我们两个帮派已经合并了,在本市占有四分之一的地盘,我们打算扩大自己的势力,你有什么想法么?”
    我喝了口可乐,看着电视,“随你们,那是你们的事情。对了,那张卡能刷么?”
    “能。”单东起走过来,坐在我旁边,“我们早就把你当做是帮里的一员。所以,我们想争取你的同意。”
    我从桌上夏荣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熟练的点上,这是我背着爸爸偷偷学会的,感觉还不错。“我不打算管你们之间的事情,不打算管你们会怎么做。我只是在你们决定怎么做的时候我出手。我懒得管那么多。”
    “你还牛上了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今年是牛年你就可以这么牛气冲天啊?不就是能打点么,有什么了不起的!”郑正那他那大鼻子对我冷哼。
    “郑正,说话别老是不知道轻重。”单东起瞪了郑正一眼。
    “论年龄,咱们四人当中我是最小的,所以,这种事情应该是你们说的算,我只能是给你们一点意见充当跑腿的。”我盯着电视,淡淡的说。
    “那也好,等我们策划好了,再和你说吧。”夏荣点点头。
    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我的卡,竟然没有被停。妈妈是怎么想的?不停我的卡,言下之意就是,我可以在外面独立了?可以不回家了?妈妈,你究竟……还是不肯放弃现在的婚姻啊。
    你究竟还是放弃了我和爸爸,选择了那个该死的赖成文。
    我将烟用力的摁在烟灰缸里,妈妈,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帮我做的抉择?很好,我也不会让我亲爱的母亲大人失望,不是么?
    “对了,东面地盘是谁的?”我打断他们的讨论,“听你们刚才说的,东面底盘的大哥行事果断而心狠手辣,心思阴险比较小人;西面的地盘的大哥行事比较求稳,不喜欢多管闲事;南面的地盘的大哥就比较火爆而且没有头脑,对不对?”
    夏荣点点头,面色比较凝重,“一开始,因为我们北面地盘因为我和东起不和的原因,南面的阿彪和东面的毒蝎总是会趁机掺上几脚,但是西面的雷泞却从来没有招惹过我们地盘,所以我们就再想,要不要找雷泞,和他合作,干掉其他人。”
    我摇摇头,“不行。照你们所说的看来,想正面找雷泞合作,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毒蝎和阿彪知道你们合并了,可能会出面找你们和解。因为你和夏荣一个是单挑王一个是军事级人物,合作肯定是会给他们带来威胁。所以他们暂时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阿彪是个没有头脑的人,但是很能打,手下也很能打,所以暂时不能动他。就怕毒蝎会在那坐收渔翁之利,在你们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同时铲除你俩。
    如果先动毒蝎,很可能会引起阿彪和毒蝎联手对付我们。所以,你们先别动手,等待时机。你们越是稳如泰山面不改色,既不和他们合作也不和他们敌对,很快他们就会不安,有所行动。
    你们现在所应该做的就是把地盘上那些刚兴起的小混混趁机铲除干净。顺便放出风去,说我是雷泞的女朋友。”
    说完,我站起来准备回房间。
    “为什么要散步那样的谣言?”郑正很白痴的看着我。
    “因为我要雷泞亲自上门找我。他的地盘在西面,和我们合作很是方便不是么?既然直接交锋他不可能接受,那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法了。”
    在单东起和夏荣斗得时候,道上兴起了很多小混混,下手都比较狠毒,所以,单东起和夏荣想弄干净这些害虫,需要耗一段时间。于是我就和他们一起东征西打。很快,道上就有了这么一个传言:
    雷泞和夏荣单东起合作了,因为雷泞的女朋友都开始帮着夏荣和单东起了。
    对于这种谣言,我很满意。尽管每天我都是挂彩回到单东起的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自虐的笑得极其疯狂。笑着笑着却想哭。很想很想哭。
    爸爸,你知道么,你刚走没多久,妈妈就和你的好哥们儿赖成文结婚了。
    爸爸,你知道么,妈妈和赖成文过得十分惬意。
    爸爸,你知道么,妈妈竟然可以不要我这个女儿也要和赖成文过下去。
    爸爸,我的爸爸呀……
    孤身一人的女儿,真的好想你,你听见女儿的心声了么?
    我蹲在卫生间里,淋浴的水无情的落在我的身上,衣服上我的的血迹、别人的血迹渐渐被冲刷掉,我告诉自己,我没有哭,脸上的只不过是淋浴的水。
    明天就开学了,我要去学校上课了。
    我永远是爸爸口中的坚强的孩子,永远不会落泪不会言输的孩子。
    爸爸,你放心,我永远不会承认我输了。我会让妈妈醒悟后悔她的所作所为的!
    “夏末,你的衣服我放在门口了。”单东起在浴帘外闷声闷气的说。
    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将身上的衣服退下,冲了下身体,拿了衣服套上,来到客厅,夏荣和郑正还有单东起已经换好衣服等在那里了。
    夏荣把十二节鞭递给我,上面的血迹已经全然不在了。“现在十二点。两点的时候,我们会去那间酒吧摆平最后一个家伙。你明天要上课,要不就别去了,我们会解决他的。”
    我将十二节鞭环系在腰部,“雷泞已经找上我了,我要过去一趟,你们去摆平酒吧那边。”
    “不行。”单东起立即反对。“你怎么不早说,早说的话我们就会取消今晚的行动,会和一起见雷泞的!你自己去,太危险了!我不会同意的!”
    夏荣也同意单东起的说法,用力的点点头。
    看着他们,我明白不可能自己去了,“那就郑正和我一起过去。”
    夏荣和单东起同时摇摇头,“他和你去我们更不放心,这家伙行事向来不用大脑!”
    “喂!你们怎么这么说!”郑正气得直跳脚。
    我挑挑眉,“既然我这么安排,就有我的道理。”
    看着我不容他们发对的样子,只好认命的点点头。
    我们各自上了车,郑正从后视镜里看着我,“夏末,你不害怕么?雷泞和毒蝎还有阿彪不同,他不是一般的人。”
    “既然我敢招惹他,我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什么好怕的。”我淡淡的说。
    “其实,你不知道,我们特佩服你的气魄。和你在一起干事的时候,我们真的特别得兴奋,特别期盼。”郑正很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很一本正经的说。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我已经安排好人手,如果,雷泞敢有什么举动,我们的人就会杀过来。不会让你有事的。”在进酒店之前,郑正对我说。
    “对不起。我们今天不营业。”
    酒店服务生迎上来,例行公事的说。
    “她是夏末,我们来找雷泞。”郑正走上去说。
    服务生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就恢复了平静,“请跟我来。”
    我们跟着服务生上到了四楼,走到了4007房前停下来,服务生敲敲门,恭敬的说:“老板,夏末来了。”
    “让她们进来吧。”
    我挑挑眉,雷泞说的是他们,而不是她。我们在电话里说过我会一人过来。看来,刚才我们进酒店之前他就看到我们了。
    “请进。”服务生为我们打开门,待我们进来之后就把门关上了。
    房间里就一个人,应该是雷泞了。他背对着我们,站在窗前。“你说你会一个人来。”
    “我哥哥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乱走。”我淡淡的说。
    雷泞转过身来,看见我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原来欧阳雅嫣就是道上的夏末啊。”
    我挑挑眉,坐在沙发上,稳如泰山,“我的身份在道上并没有曝光,你怎么知道我是欧阳雅嫣?”
    雷泞倒了一杯红酒递给我,“我是雷瑞阳的儿子。”
    雷老的儿子?爸爸的心腹雷瑞阳的儿子?
    “我看过你的策划书,也听过你在董事会上的讲话,家父很欣赏你。我也很佩服你。你既没有大小姐的脾气,而且还是一个很独立的女性。”雷泞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微笑的看着我。
    “可是我竟然没有想过,雷老的儿子竟然是混黑社会的。你不是企划部门经理么?钱还不够以至于你要出来赚点私钱?”看在雷老面子上,我对雷泞比较有好感,比较客气。
    “你也知道欧阳集团是什么集团,不黑白通吃怎么可能?”雷泞轻轻笑了几声,“不过,我们对董事长的死感到很遗憾。”
    “不要再提我父亲。”我冷冷的打断他。“既然你是雷老的儿子,那一切是不是应该好说一点?”
    “就道上的传言,你是我的女朋友,而且已经和夏荣还有单东起合作,难道我这个当男朋友的能推脱么?”雷泞温柔的看着我。“有你这样的女朋友,我很荣幸。我会通知下去,只要你开口,我手下的人,会无条件支持你的。”
    我站起身,对雷泞点点头,“谢了。那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欧阳小姐。”雷泞走上来,拦住我,“我每周的一三五七会在这里过夜,如果有什么事,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好的。”
    对于雷老的儿子,我还是有点印象的,我记得爸爸跟我说过,雷老的儿子对雷老说过对我很有好感,是我打断爸爸不让他说下去的,所以,雷老的儿子叫什么我也就没关心过。如果当时稍微有一点好奇心问一句的话,也就省去了今天的很多麻烦。
    出了酒店,郑正一直在吹口哨,看上去心情不错。
    “夏末,雷泞似乎对你有好感。”
    我挑挑眉,“此话怎讲?”
    “凭男人的直觉。”郑正很自豪的挺了挺胸
    “开你的车,别废话。”
    “我们的夏末真是一个地道的万人迷!”郑正开心的大笑。
    “不想死你就把嘴给我闭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吼他。
    “乌拉拉,这可是我们亲爱的夏末小姐第一次生气哦!”郑正依旧不知死活的对我一脸灿烂的笑。
    我转头看着车外。不理这个弱智男。
    雷泞?看见他,就会莫名的心安很多,可能因为他是爸爸最信任的人之一的原因吧。有一种没由来的亲切感。
    这么说来,接下来的事情,会比较好办。

    为了给友友们带来抵达不到的欲望欧阳雅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小编都瘦了呢,关注小说就是对小编的鼓励哦!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