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教授的秘密(原版)最新章节列表

  • A+
所属分类:浪漫爱情

第1章 寂寞教授

“你,你掀裙子干什么呀不要!”

恬妮惊讶的看见,隔壁阳台那个毛头小伙,掀起了中年美妇的裙子,还把丝袜往下一拉。那妇人不但没挣扎,反而把身子抬高迎合起来……

恬妮腹下涌起热流,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此时是夏夜时分,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恬妮红着脸溜回继父家的客厅。一边聆听隔壁传来的美妙音乐,一边抱起孩子喂奶。不知是孩子吃饱了,还是她天生奶水多,儿子含着她尖尖的红葡萄都睡了去,高耸的大雪峰都还胀得要命。只见一对圆滚滚的大气球,胀成了两座雪白的高山。

奶水太多,这可怎么办呀

恬妮正为胀奶发愁呢,抬眼就见继父欧阳剑还在挑灯夜读。说起继父,她可自豪了,作为大学的教授硕生导师,生得高大俊朗,说话声音哄亮,脖颈间那突起的喉结,处处彰显着他阳刚的男人气质。

有好几次,恬妮帮继父洗衣服,都发现继父的内库残留着男人的精华。她想不明白,以继父的身份地位,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是不见他带女人回家。

望着继父孤独的背影,恬妮湿润了眼眶。她噌的一下,长身而起。只见胸前的两头大雪峰就晃荡了起来,白浆汩汩溢出。“爸爸,跟你商量一件事!”

欧阳教授揉揉了太阳穴:“恬妮,娃娃睡着了吗,什么事你说!”

“爸爸,阳宝吃饱了,我胀奶,怎么办呀”恬妮心说继父不是外人,她就把半透明的吊带小衫掀起,顿时绷出一对高耸的大肉球,红红的尖头仿佛发出了呼唤。她的大肉峰一跳出来,就感觉到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盯上来!

恬妮胀红了脸,一把抓起继父的大爪子,猛往自己大山峰上按:“不信你摸摸,是不是很胀”

欧阳教授一摸到恬妮肉乎乎的大雪山,顿时触电似的,飞快缩回了粗糙大手。拼命躲闪着说,恬妮,胀的话就挤掉吧!好了,爸爸要睡下,你回屋去!

女儿动不动在眼面前露出大雪山,欧阳教授臊得慌。尽管女儿恬妮跟自己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但怎么也是父女相称,他又是大学教授,更不能乱了纲常伦-理。可恶的是,明知道恬妮是自己女儿,他一双眼睛老是忍不住就盯着那对肉滚滚的大山峰看。

有时还会心生邪念,很想上去嘬一口!

好在欧阳教授控制力强,很快就能把心头的躁动弹压下去宝贝儿乖使劲夹好紧湿

正要回房,突然,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塞入了他的口内。欧阳剑定睛看,才知道恬妮把一只胀鼓鼓的肉波塞给了自己。嗡,瞬间欧阳剑像是发生了爆炸,本能的含住恬妮红红的小山尖,大脑一片空白。

第2章 恬妮的心思

“爸爸,阳宝吃不完,多的奶水就给你吃。你吸呀,一家人怕什么呀”恬妮一往情深的望着继父,她的眼神看着继父时,充满了柔情蜜意。

她打记事起,崇拜的第一个偶像就是继父欧阳剑。欧阳教授温文尔雅,谈吐不凡,不但很多漂亮女学生崇拜,而且学校领导都很器重他。

在她眼里,继父是一座巍巍大山,是她永远的依靠。不仅如此,继父对她一点一滴的疼爱,她都铭记于心。

自己是母亲买一赠一来到欧阳教授家中,她这个八岁过来的拖油瓶,在欧阳教授的呵护下,幸福得冒油。一直到她长大成人,欧阳教授都对她关爱有加,跟对待亲闺女没俩样。只可惜,这么有爱的好教授,却在五年前,含泪送走了第二任妻子,也就是恬妮的生母。

五年过去了,继父尽管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却仍然生龙活虎,几乎天天去健身房锻炼,一身二十岁小牛犊都没有的肌肉腱子,连恬妮看了都馋。可是,继父越生猛,恬妮就越能体会到他的孤独。

如今,继父形单影只,上了岁数,是时候乌鸦反哺了。

就是说,恬妮希望自己能代替母职,像母亲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他,陪伴他。这也是恬妮明明有自己的家,却动不动往继父家跑的原因。

这时,欧阳教授像是生气了一样,一把放下她的大肉峰,躲闪着说,恬妮,别忘了我是你爸!

说完,欧阳剑可能觉得语气太重,就语重心长的补充一句:“我着相了,不该跟你生气,你回房看娃去吧!”

恬妮眼含泪花:“爸爸,咱俩没有血缘关系呀。从小到大,你当亲生的女儿疼爱我,呵护我,咱们一家人,吃点我的奶有错吗”

欧阳教授头也不回:“错了,大错特错!”

见继父思想如此的保守,而且还很固执,恬妮气得直跺脚。突然,她灵机一动,就拿来搪瓷杯,把大肉峰对准杯口,自己动手挤奶,只见乳白色的白浆很快就把搪瓷杯盛满了。

端着满满一杯白浆,恬妮兴冲冲的向继父房间走去。

轻推房门,恬妮突然像中了定身法,一愣一愣的定在房门口。

原来欧阳教授吃了恬妮肉乎乎的大雪峰,加上他经常健身,身体本来就很棒。底下的家伙事儿抵不住诱惑,一充血就暴怒起来!

回到房间,一关房门,欧阳剑就上下其手,自己解决起来。

没想到,都还没出浆,冷不丁就给恬妮瞧个正着。

啊!

欧阳剑像干了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脸色大变:“你进来干什么快请你出去!”

第3章 撒娇

“爸爸,不就是打个飞的嘛。正常的生理需要,你怕什么呀”说起来恬妮自己就是本市一家男科医院的护士,几乎每天就要给男病号剃毛。男人那个耕田的家伙事儿,她什么样的没见过。

“女儿,拜托,你回自己房间好不好还嫌爸爸不够丢人啊。”欧阳剑心头说不出的慌乱,只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一边暗暗自责,这该死的自非根,老是惹祸!

恬妮第一次见继父打了个措手不及,慌了神,她是见多不怪,轻摇莲步,走到床前说,爸爸,别闹,把这杯奶喝了,很补哟!

欧阳剑见继女哪壶不开提哪壶,赌气往床头一躺,拿背对着女儿:“恬妮,我是你爸,不能喝你的这个东西,懂吗”

“爸爸,我的这个东西你怎么就不能喝。这个很补的呀,倒掉多可惜!来嘛,给女儿一个面子,喝了嘛!”恬妮撒着娇,央求起来。

欧阳教授连连摆手,好妮妮,我是你爸,喝了不是乱纲常。你有多的喝不完,可以冰起来,也可以留给你男人喝嘛!

说到自己男人,恬妮早已心如死灰,她习惯了丈夫郝仁天天赶饭局。难怪么,郝仁是区工商局的办公室主任,大把人求他办事,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饭局。往往郝仁回来,都是半夜三更,她和孩子早就睡下了。

“爸爸,郝仁那么忙,指望他来喝奶,早就馊掉了!不行,你不喝也得喝!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h文”恬妮趁老爸不注意,突然偷袭上去,等欧阳教授反应过来,搪瓷杯里的豆浆已经往他嘴里灌了。

咕嘟咕嘟!

一口气喝掉大半,欧阳教授老脸胀得通红,苦哈哈道:“好妮子,这下完了,完蛋了!可怜我欧阳剑,一生名节就这么毁了,造孽啊!”

就为了一口奶,老爸就锤胸顿足,好像捅了天大的篓子。噗哧,恬妮气乐了:“爸爸,什么呀,名节那么容易毁,算什么名节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说,我跟你没血缘关系,别说吃一口奶,就是嫁给你当夫人都……”

“闭嘴!恬妮,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欧阳教授大骇,他做梦都没想到,一向乖巧懂事的继女,居然会口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恬妮做了个可爱的鬼脸,笑笑的说,知道呀,这有什么嘛。哎呀老爸,反正你都喝了一半,把剩下的消灭!

说完,恬妮一把搂住欧阳剑的脖子,把剩下的一半强行灌了下去宝贝儿乖使劲夹好紧湿

咕嘟咕嘟!

一大杯豆浆下肚,欧阳剑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还咂巴了下嘴,像是意犹未尽的样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