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钱唯陆询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趁阳光正好,陈微风不燥。今天小编把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安排上了,讲述了钱唯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19岁那年,得罪了素有“法学院之光”称号的陆询。她帮着弟弟钱川,撬了陆询的墙角。

    趁阳光正好,陈微风不燥。今天小编把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安排上了,讲述了钱唯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19岁那年,得罪了素有“法学院之光”称号的陆询。她帮着弟弟钱川,撬了陆询的墙角,抢走了他的白月光。谁知道有朝一日陆询成了她的老板,钱唯只能做牛做马赎罪。这次上天给了她机会重回19岁,重温法学院青春旧时光,钱唯说什么都要拍好陆询的马屁,确保他和他的白月光终成眷属。

    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钱唯是在一阵聒噪的铃声中醒来的,她觉得有些浑身酸痛,昏昏沉沉拿了手机,下意识想要滑动触摸屏,摸索了半天才发现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款老式的翻盖手机,十年前流行的那种样式。如果说这时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那下一瞬间手机接听后传来的钱川的大嗓门让她一下子醒了一半。
    “钱川?你什么时候回国了??”
    “钱唯,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什么回国?我现在在东区男生宿舍2栋下面,你赶紧来。”
    东区男生宿舍2栋??钱唯懵了半天,她在四周看了一眼,说完全陌生,似乎也不尽然,这显然是一间女生宿舍,屋子一侧并列放着两排上下铺四张床,另一侧则是四张书桌,钱唯又看了看,这下越看越熟悉,越看身上冷汗也越多起来。
    这,这分明是自己大学的宿舍啊!她用力捏了自己一把,疼!真特么疼!钱唯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历,2009年9月12日。真的是她19岁那年。
    看来自己真的挂了!钱唯痛心疾首地想到,早知道昨晚那小破寺庙竟然这么灵,自己就不该乌鸦嘴许什么重回19岁的愿望,就算没许“再给我500个愿望”这类的,再不济也许个中千万大奖的愿望啊!何况死就死了,竟然还是掉坑里这么无语的死法,好歹给她一个壮美一点的死法啊,至少见义勇为一下吧!死了还能上个电视收获“英勇好市民”的称号……
    “钱唯!都说了你多少次了,下次睡觉前手机一定要关静音!”
    钱唯的床在下铺,她的上方传来了上铺刘诗韵的抱怨声,钱唯甚至能听到她嘟囔着翻了个身以后床板嘎吱嘎吱的声音。
    钱唯阿Q精神地想道,好吧,既然重生了,那就打起精神吧!总比死绝了强!
    2009年9月12日,这个日期在钱唯的心中渐渐清晰起来,一切都如19岁那年一样,一个普通的早晨,昨晚忘了关手机静音,钱川的电话打破了睡眠。
    等等!钱川的电话!东区男生宿舍2栋!
    这些线索在钱唯的心中渐渐清晰,她这下完全醒了,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爬起来,随手套了件衣服,就在她准备往外冲的时候,上铺蚊帐里伸出一只细白的手,拉住了钱唯衣服上的帽子,然后一个贞子一样披头散发的女人从蚊帐里坐起来,又伸出了另一只手,手里赫然捧着一盆仙人掌。
    “钱唯,你要下楼吗?帮我的仙人掌放到一楼的大露台上晒晒太阳,我们宿舍的阳台都没太阳,连我的仙人掌都快死了。”
    2009年9月,大二开学没多久,隔壁女生宿舍楼发生了色-狼半夜潜入的事件,虽然因为发现及时,色狼没得逞就跑了,可一时之间大家都很恐慌,在枕头底下藏水果刀的藏水果刀,买报警器的买报警器。刘诗韵就很另辟蹊径了,她把自己的仙人掌搬到了床上,号称一旦有色-狼接近,就可以直接抄起仙人掌把人给砸昏。
    “就算没被我的仙人掌砸了以后逃跑,我也能靠着分辨他脸上的仙人掌刺把他抓起来!”
    钱唯还记得很清楚刘诗韵当时信誓旦旦的表情。只是过去了一周,色-狼没再出现,刘诗韵的仙人掌反而奄奄一息,连刺也软软得耷拉下来。
    “等等!我有急事!”
    刘诗韵却不依不饶地拉住了钱唯的帽子,钱唯情急之下只能接过了她的仙人掌,抱着盆仙人掌风风火火地出了宿舍楼。
    她得赶紧赶到东区男生宿舍2栋去,钱川正在那儿找陆询约架呢!上一世,她被钱川的电话吵醒后根本没在意,而是翻个身继续睡,等她醒来,钱川已经和陆询在宿舍楼前狠狠地打了一架,两人自此结仇,钱唯也就是从这里开始被钱川带着走上了得罪陆询的道路。
    既然上天给她机会重活一世,那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把握,和自己未来的老板搞好关系!
    可惜钱唯还是慢了一步,等她冲到男生宿舍楼前的时候,钱川正照着陆询的脸上给了一拳。
    19岁的陆询身材修长,唇红齿白,眉眼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精致的比例让人想起旧日民国那种大户人家的贵公子,他的脸极具青春饱满的少年感,充满了干净透彻的别样美感,而那张五官端正的脸上也已经有了日后禁-欲-系高岭之花的雏形。陆询就是这种人,每个阶段你都以为这是他颜值的巅峰,但每一次,他都能用自己极具侵略性和存在感的长相打破你的认知,刷出新的巅峰。
    只是很可惜,此时这张漂亮的脸蛋被钱川一个拳头破了相。陆询的左脸红肿了一小块,嘴角破皮流了血。
    他轻轻地抹了抹嘴角,低头看了眼自己指尖上沾到的血,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钱川,平平静静的,也不气不恼,只是开始慢条斯理地挽袖子,动作仍旧优雅极了。
    钱川得意洋洋地看着陆询:“怎么了?打不过了?你们学文科的男人就是体弱。”
    只有钱唯大叫要糟。陆询这个人,反应越是平静,行动就越是狠辣。她现在才理解为什么上一世,钱川会在男宿舍门口被陆询揍个半死了,这种程度的挑衅不是作死是什么?陆询根本不体弱,他从十来岁就开始练散打了……
    “盯着我看干什么啊?有本事你上啊。”
    钱川还在不知死活地蹦跶,钱唯冲上去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
    “谁?!”钱川暴怒地大叫了一声回头,看清了钱唯,他的语气缓了缓,“你终于赶来帮我加油助威了啊。”
    陆询应着钱川的声音,也把目光投向了钱唯。说时迟那时快,钱唯用川剧变脸的速度一秒换上了一副如花笑脸,她热情地冲上去握住了陆询的手。
    “陆询同学!我仰慕你很久了!”
    钱川:???
    陆询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也惊得手有点僵硬,一时之间都忘记了抽走自己的手。
    钱唯厚了厚脸皮:“你好!我叫钱唯,虽然因为我常常逃课,你不一定对我有印象,但我也是法学院的,和钱川是双胞胎,虽然只比他早出生一分钟,但毕竟是他姐姐,长姐如母,我替他向你道歉!希望你看在我们同是法学生的面子上,原谅他这一次!我这个弟弟是体科院的,作为体育特招生进的A大,你懂的,体科院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脑子不大好使,希望你不要计较。”
    “钱唯!你在说什么啊?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谁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钱川怒吼道,“我第四任女朋友又因为这个陆询和我分手了!说喜欢上他了,你还帮这个小白脸?”
    钱唯狠狠白了钱川一眼:“钱川,这种事,怎么也能赖到陆询的身上?你自己有四个前女友都看上陆询跑了,首先你没有证据证明陆询做了男小三,其次就算人家是男小三,你也应该先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如果你和你前女友们情比金坚,别人怎么有空子可钻?”
    钱川一张面孔因为愤怒和震惊彻底扭曲了:“钱唯你……你……”
    “你什么你?你的前女友和你分手,那是因为你没有陆询有魅力有知识有涵养,你应该学会在挫折中成长,在对比中坚强啊!怎么能殴打比你优秀的同学呢?”钱唯说完,狗腿地看了一眼陆询,“陆询,你嘴角的伤不要紧吧?我带你去医务室?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陆询看着这一场变故,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他看了一眼钱唯,语气挺意味深长:“你是不是能把我的手放开了?”
    钱唯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握着陆询的手,她讪笑了一下,赶紧放开了对方的手:“我这是太激动了有点情难自禁,请你一定要接受我的歉意!”
    重活一世,这一次一定要改写命运!不仅不能得罪陆询,还要第一时间和陆询成为好朋友!拍好未来老板的马屁!毕竟未来的陆询就是行走的人民币和散财童子!
    陆询指了指自己受伤的嘴角,声音凉飕飕的:“你弟弟把我打成这样,你一句轻飘飘的道歉我就必须原谅吗?其余一点表示也没有?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学校的学生手册23页第三章第十款里规定了,殴打同学,要记大过扣10个学分的。”
    钱唯脑门有些冒汗,她不想得罪陆询,但也不能真的出卖自己弟弟啊。钱川那点可怜的成绩,再扣掉10个学分,到大四估计都没法修满学分毕业……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在绝境就容易爆发小宇宙,钱唯突然想起自己手上的仙人掌。
    “怎么会没表示!送给你!”钱唯说着,一把把这盆仙人掌郑重其事地塞到了陆询的手里,“男人,就要能屈能伸,没有隔夜的仇。”
    “所以你的表示是送我一盆仙人掌?”陆询冷笑了声,“仙人掌的寓意是坚强,你送我这盆仙人掌是想让我被你弟弟莫名其妙打了一拳之后还保持坚强吗?”
    钱唯硬着头皮解释道:“仙人掌也算个绿色植物,绿色代表和平和友谊,而仙人掌是在沙漠里也能存活的植物,坚强这个寓意是我希望你和我弟弟之间的和平、友谊能够像仙人掌一样生命力旺盛。”
    陆询盯着仙人掌看了看,然后朝钱唯笑了:“是吗?可你这颗仙人掌,刺都已经耷拉了,感觉不出几天就要死了。我和你弟弟的和平和友谊,我看也和这盆仙人掌一样,很快就要走到尽头了吧?”
    “……”钱唯欲哭无泪,“我替钱川赔罪,行吗?”
    “我的脸都破相了,赔罪就完了?”
    “那你说吧!我怎么做你能和钱川和解?只要你提任何补偿措施,我一定帮你实现!”钱唯狗腿道,“何况其实你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我追赶的标杆,钱川打了你,虽然受伤的是你,但是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试问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偶像被打呢?你是我们法学院的骄傲啊!就算你大仁大义原谅了钱川,我也原谅不了他,我一定回去会好好修理他教育他的!”
    陆询轻飘飘地看了一眼钱唯身边咬牙切齿的钱川:“既然这样,这次我就不追究了。”他转眼看向钱唯,“至于补偿措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陆询说完,很随意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看了一眼钱唯,还真的捧着个仙人掌走了。一场风波终于就此平息,看热闹的人散了,钱唯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点也是午饭时间了,她也有些饿了,直接便往食堂方向走。
    “钱唯!”钱川这时也终于彻底反应过来,态度激烈,他三下五除二追上钱唯,在饭桌上堵住了她,质问道,“你说,你是不是也看上陆询这个小白脸了?”
    钱唯一边吃着糖醋小排,一边翻了个白眼:“你真是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场什么样丢人的风波。”
    “什么丢人?难道你觉得我打不过陆询那种小白脸?”
    “确实打不过。”钱唯鄙夷道,“你别觉得自己是体育生就一定比人家强壮,人家陆询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类型好吗?”上一世,钱川挑衅陆询,结果不仅没讨到好,还差点被陆询打成猪头,陆询这家伙别看平时斯文内敛的,心里煤球一样黑,打起人来专门捡脸上和身上疼却不致命的地方下手,和钱川那种没章法的乱打根本不同,钱川事后顶着那张姹紫嫣红堪比彩虹的脸恢复了一个月才敢出门见人,因此和陆询有了不共戴天之仇。
    “你看过?”钱川气吼吼的。
    “我没看过我还不能意-淫?”
    “你果然对这个小白脸有意思。”钱川阴阳怪气地笑了笑,“我说你今天怎么一反常态对陆询那么溜须拍马,原来是想泡他。什么学习的榜样?我认识你十九年就没见你什么时候想认真学习过,你上课就没不迟到过,连早起都做不到的人,就突然在学习上有了偶像?”
    “你这个人思想不要这么龌龊好不好?陆询根本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好吗?”钱唯停下了筷子,脑内浮现出28岁斯文败类衣-冠-禽-兽般的陆询,“我喜欢清纯不做作的男人,陆询那种妖艳贱-货型的我可驾驭不了。”
    “妖艳贱-货??”钱川对这个未来的流行词很陌生,“虽然我不爽他,但也不能平白污蔑人吧,陆询哪里妖艳贱-货了?他穿得清清爽爽的,一张小白脸也干干净净的,虽然我也是男人,但也承认他确实长得不错……”
    “你懂个屁。”钱唯敲了敲餐盘,“陆询就是那种骨子里很骚的妖艳气质,看人要透过表象,你看看陆询现在就够招蜂引蝶了,虽然如今还是一张清纯的脸,但他再过几年绝对就进化了,脸上那种骨子里的妖艳就会透出来了。”
    “咳咳咳咳咳。”
    “你咳什么咳?什么东西都没吃还能被自己口水呛成这样?眼睛呢?眨这么快是抽筋了?”钱唯看了一眼突然大声咳嗽不断眨眼的钱川,有些莫名其妙。
    她显然没收到钱川好心的示意,直到陆询冷着张脸出现在她面前,钱唯才意识到危机。
    “这个……我可以解释……”倒了血霉,竟然在食堂吃个饭还能继续撞见陆询,“陆询……是我用词不当,我请你吃饭,你听我慢慢说……”
    可惜陆询的脸色并没有转好看:“我突然想好让你做什么补偿措施了。”他冷飕飕地说道,“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行,那就请吧,一个月。”
    钱唯松了一口气,刚要点头称好,就听见陆询恶魔般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一个月早饭。”
    “……”陆询一定是故意的吧!钱唯内心欲哭无泪,他一定听到钱川的话了,明知道自己是绝对早起不来,连上课都迟到的人,却要帮他打一个月的早饭。A大的食堂早餐非常丰盛,但相对的,早饭也因此十分火爆,如果不早起排队,根本抢不到早点。
    钱唯试图垂死挣扎:“最近的早点真的很难抢,能不能缩短点时间,半个月怎么样?一个月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啊……”
    “不行。”陆询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毕竟我是妖艳贱-货,我们妖艳贱-货就是喜欢强人所难。”
    “……”
    “你手机号?”
    “就……就不用交换手机号码了吧?”
    陆询瞥了钱唯一眼:“你是不是想多了?以为是言情偶像剧,还‘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你放心,我视力和品味都很好,不用去眼科。没有你的手机号,第二天早上我想吃什么怎么提前发给你?”
    陆询,你果然19岁和28岁的时候一样令人讨厌!但本着讨好未来老板的心,钱唯敢怒不敢言,只能乖乖地交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那以后我是先打好早饭以后在食堂等你吗?”
    “为什么要等我?”陆询语气理所当然道,“我在哪里你直接给我送过来不就行了?”
    陆询,你个周扒皮!除了要辛辛苦苦早起打早饭,竟然还要包邮?去死吧!
    ***
    钱唯吃过午饭,又打包了一份,再拐去校外小摊上买了一盆新的仙人掌,这才回了宿舍。
    刘诗韵果然还没起来,钱唯打开了打包来的饭菜,这家伙才像是循着人肉味而行动的***一样循着香味爬了起来。
    “是酱香鸡腿吗?好香啊……”
    刘诗韵吃完,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宝贝仙人掌,她看一眼,有些狐疑:“这真的是我那盆仙人掌?怎么一下子颜色也不黄了,刺也不软了,水分都饱满了,连个头都长大了点?”
    钱唯面不红心不跳:“万物生长靠太阳啊,你看到钱川了没,185的身高你知道怎么来的吗?他就是晒太阳长的,你这仙人掌晒晒给你长大点也不奇怪啊!”
    刘诗韵恍然大悟:“那我以后再也不做防晒了,既省钱,还能长高!”
    钱唯心虚地朝刘诗韵抛了个媚眼,准备爬上床来一个午觉,结果手机屏幕里叮地跳出一个提醒。
    “中国法制史补考!”
    这七个大字让钱唯浑身一激灵,被中国法制史统治的恐惧又一次浮现,法制史的老师姓强,名力,外号“强哥”,因为出题角度刁钻而得到“强哥出征,寸草不生”的江湖名讳,几乎班上80%的人都被挂了,就连很多学霸也没有幸免于难,上一世钱唯就栽在中国法制史上,大二开学补考也是靠着暑假结束前最后一个礼拜恶补才低空飞过,可如今……钱唯只想咆哮,她根本没复习啊!什么法制史,早就还给老师了!如果这次再挂,就得重修了,弄的不巧还会影响毕业,这绝对不行!
    好在钱唯急中生智,她拼了命地努力回想,终于勉强想起了当时补考的两道论述大题是什么,可惜知识点太多,离考试已经来不及背了,钱唯想了想,决定破釜沉舟,她索性合上了书,急匆匆赶到了补考的教室。
    A大的补考相对来说比较宽松,提前一刻钟可以入场,位置随便坐,只需保证一个隔开一个坐就行。
    钱唯一等入场,就选中了一张相对比较偏的座位,然后开始在课桌上做小抄,她准备把模糊回忆起的两道论述大题答案赶紧抄在课桌上以便作弊。
    “你在干什么?”
    正当钱唯抄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个干净冷冽的男声在她的头顶响了起来。
    钱唯抬头,十分惊讶了:“陆询?连你也挂了啊?”学霸如他,竟然也被强哥挂了,钱唯同情的同时,内心也平衡了不少。
    既然打定了注意要讨好未来老板,钱唯决定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她热情地朝陆询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桌面,偷偷摸摸低声道:“我在做小抄啦,今天补考最后两道论述题,要是别人我绝对不告诉。”
    陆询瞟了桌面上密密麻麻的小抄一眼:“这次补考试卷是绝对保密的,你怎么知道最后两道大题?”
    “我有超准的第六感。”钱唯得意地扬了扬眉毛,“算了,我现在不论怎么说你估计也不信,等你拿到考卷就知道听我的没错的,你要不要也赶紧把这两题的答案抄到课桌上,反正就算没考到,你也不亏啊。”
    陆询显然不为所动,钱唯还想劝说他,却见陆询站了起来,往讲台的方向走。
    “还有十分钟考试,请大家把书、复习材料和手机都放到讲台上来。”
    钱唯:???
    “因为强老师临时有事,所以这次法制史的补考由我来监考。”陆询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凌迟般地戳在钱唯的心上。
    是了,钱唯怎么忘了,陆询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挂科啊!就算老师变态,他比老师更变态啊!
    钱唯的心在打鼓,好在陆询已经开始拆封补考试卷了,也没提及钱唯的小抄,钱唯的心里刚要放松,却见陆询把试卷翻到了最后的论述题部分看了一眼,然后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钱唯。
    “现在请大家站起来,换一下座位。”
    这禽兽!!!
    一锤定音,钱唯的小抄行动宣告失败。
    作弊虽然不光荣,但直接举报同学作弊这种事,也会被认为非常不上道,举报人最后的下场往往也是被人孤立,就算是陆询这种偶像型选手,也得口碑大跌,为人不齿,钱唯料定了陆询不会戳穿自己做小抄,却没料到这家伙这么阴。他分明是发现最后两道论述大题确实被自己猜中了才要换位置!而自己刚刚辛辛苦苦抄了一桌面的小抄!就这么付之东流了!
    钱唯只觉得心在滴血,她后悔得恨不得像个大猩猩一样怒捶胸口。但她能怎么办?她只能忍着心痛,飞速地用手把桌上铅笔写的小抄全部抹掉。自己抄不到,也不能便宜别人!更不能留下把柄被别人知道自己做小抄!
    然而就在她终于抹干净了桌面站起来准备调换位置时,陆询又开了口。
    “算了,马上到考试时间了,座位就不换了,大家继续按照原来的位置坐下吧。”
    钱唯愤怒地抬头,果然发现陆询正似笑非笑地看向她:“你是有什么问题吗?”
    阴!真是阴!
    陆询这大牲口明明就是预料了自己的所有行动,让自己的情绪云霄飞车般的上上下下,人生最懊悔的事是什么?是没成功作弊到吗?不是!是曾经有一个作弊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却自己亲手扼杀了!
    钱唯在心中给陆询比了无数个中指,但嘴里只能强颜欢笑说出温顺的三个字。
    “没问题。”

    蓄起亘古的情丝,揉碎殷红的相思。小编推荐的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钱唯陆询)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