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皇后胡瑛齐钦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胡瑛齐钦小说镇国皇后精彩段落欣赏:本朝军法,女子不得入军营,违者杀头。他陆正云英明一世,一个不小心就跟着这横看竖看也不像女人的家伙犯了死罪。唯恐晚节不保,他把胡瑛看得严,即便她战功卓著。

    胡瑛齐钦小说镇国皇后精彩段落欣赏:本朝军法,女子不得入军营,违者杀头。他陆正云英明一世,一个不小心就跟着这横看竖看也不像女人的家伙犯了死罪。唯恐晚节不保,他把胡瑛看得严,即便她战功卓著,也不敢升她的职。

    镇国皇后章节阅读

    边塞的天冷得早,入冬不到一月,虽未下雪,河西关这片儿却冷得人伸不出手来。
    正午过了多时也不见太阳露头,呼呼寒风吹得校场上的旌旗猎猎作响,校场外站岗的士兵恨不得把脖子缩到肚子里去。
    校场内却是热火朝天。
    东头演武台那处里外围了七八层,台上有两人缠斗在一处,台下吆喝声一阵接一阵,好不热闹。
    台上那两人一肥一瘦,瘦的叫胡瑛,是伏虎营的百夫长,肥的叫朱八,是骠骑营一小兵。
    四面八方还有人围过来。边关太阳烈,风大,场上的小兵因常年驻守边疆,脸色都黑中透红。
    有一名脸稍微白些的瘦长男子路过,停在了人群外围,也向台上看去。
    演武台上那两人开打有一会儿了。
    胡瑛蹲身躲过朱八的重拳,趁机甩出扫堂腿,实打实砸在他的小腿上。朱八晃了晃,没倒。
    胡瑛未收回脚,朱八的一条腿踢过来,躲之不及,他双手护住头脸,扛了下来,台下惊呼声顿起。
    朱八那腿比象腿还粗,换做普通人,这一下肋骨得压折。胡瑛看着块头不小,那是因他个高,身板其实还是瘦的,挨这一下够他受的。
    没想他借势翻滚一圈,飞快站起来,连大气也没喘一下。
    众人忍不住鼓掌叫好。今年战事少,整个秋天没打仗,入冬以来,胡瑛有空便来比武,跟往年一样,全无败绩。
    遭了这一击,胡瑛的头发散了几缕,他挥手拂去,来了劲。
    他的动作比方才更快,刚一起势,三两步便到了朱八跟前,拳头霎时便落在他身上好几处。
    他手长脚长,身形在军中算高的,就是瘦得很,肩膀细窄,脸也小。可他的功夫极好,那身形不知藏了多少力量,自从定西军冬季比武有例以来,他还没输过。
    朱八身形大,动作慢,胡瑛在他身周就像一条泥鳅,滑溜得很,明明近在手边,却怎么也打不着。
    可那朱八着实敦实,胡瑛的拳脚砸去,他只皱皱眉,晃都不晃一下。
    “胡瑛今日怕是要输……”台下有人在议论。
    那人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胡瑛滚到朱八身侧,趴地,双手撑住身子,风腿一抬,又要来扫堂腿。
    惊呼声又起,夹杂着惋惜的叹声。这一击不中,胡瑛必受重创。
    嘭一声,朱八仰面倒地,将惊呼声盖了过去。
    演武台颤了颤,胡瑛跳起来,朝朱八裆部踢去,朱八冷汗顿出,猛地拍地大喊:“……我认输!我认输!”
    胡瑛的脚停住,恰在他裆前半寸。
    “承让。”他开口说话,声音厚重却清亮。
    台下叫好声震天,其中有一拨人齐声喊着老大威武。

    镇国皇后整篇阅读

    胡瑛把朱八从地上拉起来,撩开发丝,微微昂起头,冲那边看去,他的嘴角飞快一勾,很快又放下。
    “又嘚瑟了。”那拨人中当头一人嗤道。
    “又得听他吹一天。”另一人接口道。
    这两人虽如此说,口号喊得比谁都起劲。
    “老大威武!”
    “老大牛批!”
    他们嘴里吐出滚滚热气,兴奋得脸红脖子粗。
    旁边小兵见胡瑛的兵跟着他一起嘚瑟,喊了几声后说:“胡瑛这小子真贼,那一腿正对朱八膝弯。”
    旁边的小兵也不认识他,随口接道:“那叫聪明,换我我可不成。”
    朱八下了台,胡瑛稍理了理军服领子,一边紧护腕一边冲台下众人问:“还有谁?”
    他们向台上看去,胡瑛的身形瘦长,脊背笔直,立在台上如一棵青松栽在石缝里,挺拔,稳当。
    说这话时那狂傲的样子,实在欠揍。
    围观士兵静了下来,人群里有人笑道:“这小子长得真俊呐,不知家里有没有媳妇,我家中有个妹子还没婆家呢。”
    他一说完有几人连声附和。
    边关风沙重,一入冬,干风呼呼的又冷又锋利,久居边关的士兵脸庞清一色黑中带红。胡瑛也不例外,她的两块脸颊被风刀刮得开了皴,整张脸黑红黑红的,但他眉浓眼大,鼻唇立体,长得英武,又不显粗犷,一眼看去不觉,细看之后当真英俊。
    “就伏虎营那帮搏命玩意儿,你也不怕你妹子守寡!”有个人这么一说,附和他的人更多。
    “伏虎营的还是算了吧!”
    这个话题没议论几句,众人开始撺掇战友上台。
    -
    演武台周边氛围热烈,寒风也穿不透,方才走来那瘦长男子还立在人群外围。他看着台上风头无俩的胡瑛,眉头皱起,眼眸冷了下来,与那方火热的氛围格格不入。
    演武台下有人应战上了台,他抬步要走,身后走来一人低声对他说:“主子,孙帅有请。”
    他转身往校场外走去,穿过演武台时,还冷冷瞥了胡瑛一眼。
    瘦长男子名叫齐钦,一年前来的河西关,刚来就做了参将,知道他的都猜他是哪家世家子。
    他手底下没带兵,与人来往得少,认识他的人不多。他走开对场上热火朝天的气氛没啥影响。
    他一走,两名毫不起眼的小兵也不看比武了,不远不近地跟在他后头走去。
    一直跟到中军大帐前,眼见他掀开帐帘走了进去,他们便散开了,也不走远,就在附近晃悠。
    -
    孙兴坐在大帐中愁眉不展,见齐钦进来,起身迎接。
    齐钦点头作回,站定便问:“京中形势有何新进展?父皇的身体如何?”
    孙兴的眉峰聚在一处,只说了一句情况不妙。
    齐钦神色微动,让他坐下说。
    “京中传来消息,陛下病情加重,恐怕撑不了多时。”坐定后,孙兴详说了情况。
    齐钦愣了片刻,喃喃说了句:“这么快……”
    孙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齐钦本是当今太子,在京时颇有贤名,哪知一年前突然被恭王陷以弑弟之罪,陛下为了保住他,把他发配到这苦寒之地,还托他护他性命。
    说起来这恭王也真是恶名远播,孙兴在边疆呆了二十来年,对他的事迹却了如指掌。
    当今天子登基前,恭王便与之夺嫡,陛下得先皇支持,坐上了皇位。陛下仁厚,登基后感念兄弟之情,没有处置他,但他不感皇恩,始终贼心不死,招揽了大批贼党,待陛下发觉之时,他手中的势力竟足以与天子分庭抗礼。
    一年前,恭王在宫宴上暗中毒害两位成年皇子。二皇子当场薨逝,太子侥幸逃过一劫,恭王转而把二皇子之死嫁祸给太子。
    陛下只有三位皇子,最小的那个才四岁,他已经失去了一个皇子,断不能再没了太子。为了保护太子,陛下废其太子之位,把他发配到河西关来,算是托付给了自己。
    这一年来,陛下抱着鱼死网破之心,极力打压恭王,刚见了成效,却不想半月前病倒了,这一病便一病不起,且病情日渐加重。
    入冬以来,京中的消息如雪片般传来,这些天更是一日一封密信,想必京城的情势已绷到极点。
    孙兴问齐钦有何打算。齐钦说要回京:“越早越好。”
    孙兴沉吟。一年前齐钦来时,陛下派了五百护卫,到得河西关,只剩下三个。如今他要回去,凶险只会有增无减。
    “这些年陛下虽已将恭王的势力铲除不少,但恭王手下豢养的死士众多,殿下要活着回到京城,恐怕不易。” 孙兴道。
    见齐钦没有说话,孙兴接着说:“依眼下情势,末将打算派重兵护送殿下回京。”
    齐钦却说:“大军回京师出无名,恐怕会落人口实。”
    “殿下忘了,末将手中还有陛下颁的密旨。”
    “那密旨只将我托付于你,并未说什么有关皇位的事。”
    “顾不得那么多了。即便名正言顺,恭王也不会让殿下活着踏上京城的土地,还不如大军压境,以保万无一失。”
    齐钦最终被他说服,他们商讨之后,均认为归京之事宜早不宜迟,决定明日一早便出发。
    齐钦与孙元帅商定好回京事宜后,说还有些事要办,便出了中军大帐。
    天色擦黑,冷风直往脖子里灌,齐钦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的护卫跟上来,刚想说话,被他制止了。
    两人走到校场,那边还在比武,胡瑛还在台上,身形依旧敏捷。
    “看山,那人武功如何?”齐钦忽然问他的护卫。
    他的护卫名叫刘看山,从他在京时便跟着他了,来河西关的路上救了他多次性命。
    这两天胡瑛在演武台上出尽了风头,刘看山想不注意他都难,但他看出他未尽全力,便说:“军中比武都留了手,看不出真正的实力。”
    “那便上去试试。”齐钦道。
    刘看山有些惊疑,明日就要离开此地,不让他去做准备,却来跟人比武。他猜不到他到底有什么用意。
    太子殿下自小便沉稳内敛,不露情绪,刘看山没打算等他说原因,只是迟疑了片刻。
    却听齐钦低声说:“你以为恭王会让我如此容易便回京么?”
    刘看山还是不明白,但他也不用明白,听命便是,他举步走到人群后,准备等台上那人被打趴下便上去。
    -
    胡瑛一记手刀砍下,对手捂着脖子倒地,认输都喊得艰难。那小兵还没被抬下去,就有一人拨开人群跳了上来。
    胡瑛上下打量他一番,揉了揉拳头,一边嘴角勾起,眼中放出兴奋的光。
    刘看山面无表情,跨开大步,紧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两人摆开阵势,正要大干一场。
    “胡瑛!”校场老远那一头传来一声大喝。
    听见这声,胡瑛眼皮一跳,脸沉了下来。众人转头看见来人,兴致也坏了大半。
    “给老子下来!”那声音近了来简直气动山河。
    胡瑛收了势,一边喊着不打了,一边跳下演武台。刘看山想拉他,没拉住。
    来人是伏虎营大将陆正云,伏虎营的一把手,胡瑛的顶头上司。此人作战勇猛,带出来的兵狠辣无匹,所以伏虎营的兵将在定西军中是出了名的不要命。
    陆正云带下属最是严厉,别营的兵对他也闻风丧胆,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胡瑛在外出风头。
    今日他值守营防,忙了一天,得空便听骠骑营的大将祁峰跟他说,他手下有个兵在演武台比武,一天了没输过。他一问,听是胡瑛,二话不说,让祁峰替他值防,火急火燎便赶来了校场。
    “不是说他今天值防吗?!”胡瑛跳下台,冲手下的兵吼道,一边吼一边往后跑。
    他手下一个名叫张贵的兵为他开路,丧着脸回道:“我哪儿知道!先跑吧!”
    “张贵,给老子摁住他!”那头陆正云却点了他的名。
    张贵脚步一顿,打算假意倒地浑水摸鱼。
    “他跑了老子治你的罪!”
    张贵神情一凛,小跑两步,哐一下绊倒了胡瑛。
    众人看着胡瑛被带走,都看好戏似的凑了过去。
    刘看山走回齐钦身边,齐钦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校场。
    -
    陆正云亲自把胡瑛押回营地,赶走了看热闹的,营帐里就剩他们两个。
    “还嫌不够出名是吧?”陆正云气得脖子都红了。
    胡瑛个子高,站在他面前比他还高半个脑袋,嬉皮笑脸道:“将军息怒。这不三个多月没打仗了,浑身不舒服……”
    “我看你是皮痒!”陆正云破口大吼。
    胡瑛厚着脸皮嘿嘿笑。
    陆正云见惯了他油盐不进的样子,还是止不住脑壳疼,狠狠骂了他一通,气消了后语重心长道:“你呀,什么时候把命玩脱了就安分了。”
    “有将军在,玩不脱。”
    陆正云看他一眼,真真是恨铁不成钢:“那是别人没发现!要让第三个人发现你是个……谁也保不了你。”
    听到这句话,胡瑛站直了,拧着脑袋嘀咕道:“我立了这么多战功,跟我的性别可没有关系。”
    “闭嘴!”
    陆正云的腮帮子一抽一抽的,恨不得把他那张嘴缝上。
    胡瑛是陆正云亲自招进来的,当年他还不到十五岁,个子却要跟他一般高了。他看他个子高,定是个能打的。招进来后果然没让他失望,这小子学什么都有天分,十八般武器一摸就会。
    那时以为捡了块好材料,不想这货是个不靠谱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要浪。更要命的是,带了他两年后,发现他是个女的!

    今天的推荐镇国皇后胡瑛齐钦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全部内容就到这里了,更多精彩的小说小编也会慢慢的在推送出来。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