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糖姜锦茜完整章节完结全文免费阅读by慕吱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言情小说《姜糖》已经可以观看了,才华横溢的作者将文章写得如声如色主角是姜锦茜的结局是什么呢?九月。南方还处在秋老虎的时候,高温灼烤,穿着短袖站在室外,不消片刻。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言情小说《姜糖》已经可以观看了,才华横溢的作者将文章写得如声如色主角是姜锦茜的结局是什么呢?九月。南方还处在秋老虎的时候,高温灼烤,穿着短袖站在室外,不消片刻,便感受到细细密密的灼烧感从四面八方传来。

    姜糖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姜锦茜怔住的时候眼睛瞪得像是惊慌失措般,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有个房间留给花朝的。”
    说完她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他:“花朝应该和你说过我为什么要找房子住吧?”
    程叙之的眼神落在她低垂着的头顶,她的头发披散在肩头,及腰的长发如泼墨般倾泻在身后,细碎的阳光洒在头上,在他眼底落下一片璀璨。
    程叙之眼波微动,碍于身旁还有他人在场,立马又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
    “嗯。”他点头。
    姜锦茜喜好写小说,和网站也签了约,每次连载新书的时候都会熬夜到两三点,在寝室住哪怕声音再小也会影响到别人,倒不如在外面找个地方住。
    “一定要两室一厅?”程叙之按了下眉心。
    姜锦茜抬起头,她弯着眼睛直视着他,“嗯。”
    程叙之长长的吐了口气,转眸看向中介,“两室一厅的还有吗?”
    “有。”中介说,“有几处还是不错的,自带电梯,当然了,价格也会美丽一些。”
    姜锦茜说:“这个没问题。”语气豪放的像个暴发户似的。
    姜锦茜当天就签了合同,签完合同出来都时天都已经黑了。
    初秋的南城已然褪去灼热,晚风拂来,裹挟着淡淡的花香。
    姜锦茜站在单元楼下等程叙之把车开过来的时候收到苏花朝的微信,她说她得在家里待一阵子,估计等她开学才能过来。
    姜锦茜:“没事。”
    她收起手机,抬头望向远处,一辆黑色越野车缓缓驶来,离得近了,他按了下喇叭。
    姜锦茜麻溜的上车。
    车内太安静。
    只听得到空调运作的声音。
    姜锦茜双手绞着,琢磨着如何开口。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袋在这一刻卡壳严重,原先小说里写了那么多搭讪的方式呢,这会一个都想不起来了……
    姜锦茜皱着眉,苦苦思索着到底要用什么话题开启二人欢快聊天的模式的时候,程叙之却没有这种顾虑。
    如果说姜锦茜是震动模式的话,那么程叙之就是完全的静音模式。
    他不会主动与人攀谈,不会主动结交知己好友,他性格寡淡又冷静自持。
    车内陷入一片死寂。
    姜锦茜实在忍不住,但她又没法张嘴说话,只好拿出手机不断的解屏、锁屏,重复数十次之后,她终于憋不住了。
    轻咳了下嗓子,问:“那个,你和那中介好像很熟的样子啊?”
    程叙之专心的看着前方的路况,回答问题的时候也没有偏头一毫,“我住的房子也是他介绍的。”
    “嗯?”姜锦茜来了兴趣,半个身子偏向过去看他,她刨根问底般问道:“你住的房子……你也在那住吗?”
    车内并没有开灯,漆黑一片。车外的人造灯和一闪而逝的车灯如流光般倾泻而下,车子在这时缓缓停下,碎光落下的位置是那么的恰如其分,从上唇线处劈开。
    程叙之的脸,一半融于明亮一半陷入幽暗。
    他下颌紧绷,薄唇紧抿,从侧面看去,棱角鲜明锋利,而那道光却那么刚好,给他染上几分柔和与温润。
    姜锦茜一时间看呆了。
    程叙之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转头看向她,眼睛在这个时候亮的令人心悸,与她对视了几眼又转回去目视前方。他清淡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上大学的时候就住在那块儿,毕业之后住在公司附近,偶尔才会过去。”
    如果只是一个照面,姜锦茜也会记得他那双明亮深邃的眼,泛着多亮的光。
    完了完了……
    真的要陷进去了……
    姜锦茜觉得自己皮肤底下的血管霎时间沸腾起来,脸上温度骤升。她小心翼翼的捂住胸口,闭着眼睛感受到心口跳动的频率。
    妈呀……没完了还!
    “这样啊。”好不容易才聊上天,哪怕是尬聊也要坚持下去。她抽出那残存的一分理智和他聊:“你一个人住吗,还是和朋友一起?”
    “嗯?”程叙之微不可察的蹙了下眉,“我没有女朋友。”
    姜锦茜怔住了。
    她问的好像不是这个问题……
    “那什么,我也没有男朋友。”姜锦茜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来。
    话音落下的那个瞬间,姜锦茜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的脸烫的都可以拿来煎蛋,恨不得现在就出现一个洞,她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头给埋进去!
    蓦地,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传到她的耳蜗里,像是汩汩的溪水潺潺流动。但清澈的溪水经过太阳的灼烧之后的温度上升,姜锦茜感觉自己的脸又烫了几分!
    她手忙脚乱的:“真巧啊,哈哈。”
    说完她又咬了下舌,是该说这句话吗?啊?
    她皱着张脸,艰难的说:“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
    程叙之的语气悠然闲适:“不会。”
    这语气分明就是一定会放在心上的意思啊!姜锦茜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在白天积攒下来的张弛有度、优雅得体的形象消失尽毁了。
    姜锦茜下车之后抬眼看到餐厅的名字,瞬间一怔。
    是苏花朝带她来过的那家餐厅,也是她在人来人往之中第一眼就看到他的地方。
    程叙之停好车走过来,看到她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嘴角微微上扬,整张脸鲜活而又生动的笑着。霓虹灯光照映在她的脸上,明媚如花。
    隔着五六米的距离,程叙之叫她:“怎么了?”
    姜锦茜终于反应过来,视线从餐厅挂牌转移到他的身上,眼底笑意更盛,“我在这里遇见过你。”
    她那么直率、坦然。
    程叙之微微愣了一下,他根本不记得他们两个在这里见过面。
    姜锦茜走到他面前,眼睛亮的发光,“就在昨天,我和花朝在这儿吃的晚饭。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在大厅里接电话,你……笑了。”
    她停了好久才说最后那两个字。
    “是吗?”程叙之侧了一半的身子带她往里走,边走边说:“大概心情不错吧。”
    姜锦茜和他并肩而走,听到这里她微微扭头看向他,视线里是他精致的下颌,她目测了下他们两个的身高差,发现自己才在他的肩膀处。
    ……好高啊。
    “啊,这个。”她突然低声叫道,手伸向他的肩膀。
    程叙之闻言扭头看她,声音低沉:“怎么了?”
    姜锦茜伸手把他衬衣上不知何时沾上的碎纸片给拿了下来,她笑眯眯的说:“衣服上沾了东西。”正好到了前台,她把那纸片扔到垃圾桶里。
    餐厅里人很多,放眼望去都找不到空着的桌子,姜锦茜环视一圈之后放弃:“我们要不换个地方吃吧?”
    “怎么了?”程叙之不解的看向她。
    姜锦茜指了指那乌泱泱的人堆,泄气般说:“这都没位置了,等位得等很久吧?”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前台的收营员听到。
    收营员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亲切而又温和的说:“程先生是我们老板的朋友,有私人包间留着,是不需要等位的。”
    她对姜锦茜说完,转头看向程叙之,双手恭敬的递上程叙之刚给她的□□,说:“老板说了,程先生要是带女朋友过来吃饭,我们不能收一分钱。”
    女朋友……
    姜锦茜的脸“轰——”的涨红了。
    一定是刚刚她给程叙之取衣服上沾着的东西那一幕被他们看到了,要不然……要不然怎么会被说成“女朋友”啊……
    虽然她真的很想成为他女朋友没有错啦!
    但现在,还不是啦!
    姜锦茜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嫣红着脸小声解释:“你们误会了,我还不是他的女朋友。”
    收营员愣了几秒,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下一秒就露出微笑,她说:“现在还不是,以后说不定就是了。”
    天知道姜锦茜废了多大的力把自己那就要点到胸的下巴给抬起,她满脸笑意却又不好表露的太为明显。
    姜锦茜笑的十分矜持:“还不是女朋友,真的。”
    姜锦茜还在不断推辞的时候,就看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了过来,接过那张卡。姜锦茜仰头看他,喃喃道:“这个?”
    “难得有人出手这么阔绰让我们免费吃饭,再拒绝可不对了。”程叙之的语气里隐隐的带着点笑意,餐厅里有人在吃火锅,有烟雾过来,染的他眉眼都像是在笑一般。
    姜锦茜哪还敢再说什么。
    她诺诺的点头:“嗯。”
    程叙之余光看到她低垂着头,白嫩的耳朵此刻泛红似火。
    真是太容易脸红了。
    他带她往包间走去,她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垂着头看着他走过的地方,就是不抬头看他。不敢看他。
    太多的心事不敢表露,怕说出来之后如烈火般灼烧自己残存的理智。
    毕竟,在确定自己喜欢他之后,自己的理智就已经所剩无几了。
    太过疯狂的喜欢会给人造成困扰。
    但藏的再深不见底,眼底都会泄露出自己的心意。
    所以姜锦茜做了一个她不敢想的举动,伸手扯着程叙之的袖口,在程叙之疑问的神情中,她轻声开口,语气认真:“我能追你吗?就是能变成男女朋友的那种追你,可以吗,程叙之?”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叫他的名字。
    却是那般的坚定与坚决。
    像是赴汤蹈火的勇士一般。

    姜糖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包间外的走廊阒寂无声,服务员识趣的离开,这会儿走廊处只有他们两个人。
    廊灯亮的将所有的情愫都照的无处遁形。
    包括她的表白。
    以及他瞬间变冰冷的眼神。
    程叙之把自己的衣袖从她手中抽出来,换上最开始见到她的礼貌,用一种和陌生人说话的语气,说:“为什么?”
    姜锦茜一直注视着他,看到他嘴角的笑意渐渐变僵,眼里射出如冰柱子般的冰箭,再最后转换为礼貌得体的笑,她的心里空落落的。
    她当然知道他不会答应,毕竟他们才认识两天。
    可看到他那样的表情,姜锦茜的心情跌至谷底。
    “开玩笑吗?——你似乎不是能够轻易开玩笑的人。”程叙之的声音低沉,带了股慑人的压迫。
    身边的温度仿佛骤降了十几度,她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程叙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眼眸幽暗深邃,透过灼亮的光仿佛要将她看尽。
    那一瞬间,姜锦茜以为自己被他的目光给灼烧成灰,黯然消逝了。她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连喘气都像是一种负罪,她甚至都不敢看他一眼,怕他眼里的寒意将她的爱意给灼尽。
    ——爱当然无法燃尽,毕竟此时她意正浓。
    姜锦茜的头缓缓低下,她的睫毛轻颤,一直上扬的嘴角此刻也懒懒的塌着。就在程叙之以为她会甩头而去甚至是打他一顿的时候,就看到她倏地抬起头,满脸明媚笑意,眉眼弯弯的冲他说:“为了以后在这吃饭呀!她不是说了嘛,只要你带了女朋友过来就不用付钱!”
    程叙之真的很能控制情绪。见她一如常态般同他说话,他舒了口气,礼貌而有风度的伸手推开门,让她进去。
    等到坐定之后他才说:“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他的脸上带着丝丝点点的笑意,姜锦茜因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她狠狠点头:“嗯。”
    一顿饭吃的却是难得的酣畅淋漓。席间姜锦茜起了很多个话题,又与他谈论着菜品的味道,程叙之的话一如既往的稀少,却也会在某个沉默的瞬间说一句话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
    那晚大概是姜锦茜和程叙之在那段时间里说过最多话的一天了吧。
    可到底为什么说那么多话,其实他们心里都心知肚明。
    姜锦茜却在程叙之送她回家之后,借着夜色看向车窗里的他。
    她喝了少许的清酒,脸颊泛红,像是上了胭脂般迷人。
    或许真的是酒精作祟,姜锦茜上前敲了敲程叙之的车窗,程叙之疑惑的看向她,正准备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却被车外的姜锦茜堵住,她执拗道:“你开窗!”
    程叙之拗不过她,降下车窗。
    车内的冷气噗噗的往姜锦茜脸上吹,裸露在外的皮肤感受到一阵凉意,她双手扒着窗,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偏执的问:“我不能追你吗,为什么?”
    程叙之没想到她还会这么来一次,他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眼睛从她的脸上扫过,最后停在挡风玻璃处。
    小区的绿化做的很不错,路旁的香樟树枝繁叶茂,在夜晚中张牙舞爪。
    像极了面前这个眼神坚定的人。
    程叙之轻叹一声,他的语调冷静自持,声音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因为我不喜欢你。”
    “哦。”姜锦茜懒懒的应道。
    语气里满是失落。
    程叙之还是第一次看到被拒绝的人是这样的反应,有些好笑的看向她。
    姜锦茜的下巴垫在双手上,她说话时嘴里喷洒着清酒的清香味道,她真的是很锲而不舍,被拒绝的这么果断,却还是面带笑意:“没事啊,我喜欢你!”
    “嗯?”程叙之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低头点烟的时候听到她说:
    “你现在不喜欢我,不代表你以后不喜欢我。程叙之……”她叫他名字的时候声音总是很软,语气很温柔,细细麻麻的像是江南汀雨斜入人心,恨不得动手挠一挠,却是无论再怎么挠,都无法根治。
    “我就是要喜欢你!”
    姜锦茜说完伸手把他手里的烟给取了,往垃圾桶处一扔,言辞认真:“抽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
    做完,她又像是怕他不开心,立马转身往单元楼上去。
    “再见啦!”
    坐在原处的程叙之怔怔的楞在原地。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原本攫着一根烟,而此刻那根烟正躺倒在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他有些好气又好笑的看向姜锦茜离去的背影。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从他手上夺烟逃跑。
    到底还是小姑娘。
    姜锦茜再见到程叙之,已经是国庆了。
    南城位于北方,十月已然入秋。南大道路两旁的行道树落叶纷纷,清洁工人每天一次的打扫似乎已经不能解决落叶缤纷的问题。秋风从脚下鼓鼓作声,树上叶子发出窸窸窣窣的颤音。
    姜锦茜踩在叶子上,缓缓的往公寓走去。
    小区的门卫见到她的时候和她说:“今天放假,没出去玩儿?”
    姜锦茜笑着回:“没呐,准备在家待着。”
    门卫大叔眯着眼,语气和蔼,如长辈般关爱的语气:“小姑娘就是要多出去走走,成天待在家要待出毛病的咧。”
    姜锦茜摆摆手:“习惯啦。”
    大叔又说:“不过这几天放假,人太多,你还是别出去了,等过几天再出去玩。你不是读研的吗,课不多,可以经常出去玩。”
    姜锦茜心想这大叔了解的还真多,她含笑着一一点头。
    走回到单元楼下,正准备拿出钥匙开门,就听到一阵短促尖锐的喇叭声,她循声望去,黑色跑车一个急刹停在离她二十米处的楼下。她定眼看去,那辆跑车后面竟跟着五六辆车,同一时间,车轮与水泥地摩擦的刺耳声音在安静的傍晚响起。
    姜锦茜眺望远方,橙黄色的夕阳将远方蔚蓝天空浸染变色,渐变的嫩粉天空落进她的眼底。她再度收回视线的时候,心猛地一紧。
    姜锦茜在后来的很多时候都在想,她到底为什么那么痴迷于程叙之呢?
    他到底有什么好的呢,让她一面误半生。
    或许今天这一面,让她知道了答案。
    这个总是穿着最简单色调衣服的男人,每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都如同天神之子般,他的出场方式和所有人都不同。
    不是粉墨登场,但是每一次出现的时刻,再亮的灯光、再瑰丽的炫彩霓虹都抵不过他的轻轻一瞥。
    程叙之是从最后一辆车里下来的。
    他从人群中款款而来,众人簇拥着他往前走。程叙之正漫不经心的听着周边的人调侃的时候,猛地听到有人说:“那不是苏花朝朋友吗,叫什么来着?”
    程叙之拿着烟的手顿了一下,他抬手将烟嘴叼起,眯着眼,看向她。
    吴关见他不打算开口,连忙上去和姜锦茜打招呼:“姜锦茜,你怎么在这儿呢?”
    姜锦茜终于回神,她看向吴关,那晚在包厢里和程叙之攀谈的人就是他。
    她指着自己身侧的单元楼说:“我住这儿,就这栋。”
    吴关似乎没听进她的话,自顾自地说:“我们今天到三哥这儿弄火锅,你要一起吗?”
    三哥?姜锦茜有些许的困惑。但又想起那晚,似乎很多人都这么叫他。
    她咬了下唇,低声问:“可以吗?”
    说完这句话,她的眼神一直不由自主的往程叙之那个方向瞟。
    程叙之身旁一大帮人呼啦啦的走进单元楼里,这个时候那排车旁只剩他一个人了。
    吴关顺着她左右张望的眼神看去,最后通透的不得了,他朝程叙之那边高声喊:“三哥,我请一个人过来一起吃火锅成不?”
    程叙之嘴里叼着的烟嘴一直没放下,听到吴关说的话之后他嗤笑出声,咬着烟含糊点了下头:“嗯。”
    姜锦茜喜出望外的看向他,“真的可以吗?”
    程叙之这会儿竟然笑了,俊朗的眉眼似是雨后初霁放晴般柔和,“嗯。”他的声音很淡,薄薄的烟雾散在空中,他轻笑,雾气弥散开来。
    姜锦茜乐的合不拢嘴,她跟在吴关和程叙之身后进了电梯。
    电梯里的镜子噌光发亮,姜锦茜低着头,眉眼间的笑意却被照的清清楚楚。
    程叙之站在她前面,按下电梯按钮。电梯内的镜子噌亮,照出他背后那人眉眼弯弯的笑意,嘴角怎么收也收不住。
    他伸手捏了捏鼻梁骨,十分平静的收回自己的眼神。
    吴关不是安静的主儿,这会儿已经在后面和姜锦茜勾肩搭背的聊天了:“你住这儿,那你是南大的学生啦?”
    姜锦茜点头,“嗯。”
    “你大几了?”吴关歪了下头打量她。
    姜锦茜解释:“研一啦。”
    这下倒把他惊到了,“你看上去,不像啊。”
    姜锦茜一时语塞,这哪还有像不像的呀。
    吴关摸着下巴,眯着眼笑吟吟的仔细看她,突然他凑近她的脸,两个人的鼻尖甚至都快要贴到的距离,他呼吸喷洒的热气在她脸上,“喂,你有没有男朋友?”
    “啊?”姜锦茜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她满脸惊慌,手足无措的看向他,又看向站在一旁安静的程叙之,她慌忙摆手:“没、没有。”
    “你跑什么?”吴关站在原地,语气三分调侃三分顽劣:“还怕我亲你不成?”
    姜锦茜哪有被人这么调侃过,当下脸涨的通红。
    电梯却刚好停下,门口打开的瞬间,程叙之低沉的声音徐徐响起,带了些不满和指责:“吴关,不许胡闹。”
    吴关笑眯眯的,他举着双手:“我就开个玩笑嘛!”他倒退着出去,边退边说:“刚和你开玩笑的,别放在心上。”
    姜锦茜扯了下嘴角:“没事。”
    她低着头,跟着他们后面进屋。
    却在低头换鞋的时候看到有个影子向自己靠来,她还来不及偏头看来人的时候,就听到那人说:“别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啊……”姜锦茜轻声说,“我没放在心上,就是觉得,有点尴尬。”
    “那就好。”程叙之轻笑,低低沉沉的笑声传入她的耳蜗心尖,震的她心口嗡嗡作响。
    姜锦茜在他离开好久都没有动作,她低着头,嘴角上扬。
    他刚刚……是特意来安慰自己的啊……

    覆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喜欢姜糖姜锦茜完整章节完结全文免费阅读by慕吱的你和小编志同道合哦,小编坐等各位吃瓜群众的到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