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我娇蛮安婳祁禹热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妃我娇蛮安婳祁禹热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安家嫡女,花容倾城,一朝被害,嫁给了恶兽禹爷。 京城无人不知禹王和王妃相看两厌、互不理睬,府里还住了位白莲花。 却没人知道,吃饭的时候。

    妃我娇蛮安婳祁禹热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安家嫡女,花容倾城,一朝被害,嫁给了恶兽禹爷。 京城无人不知禹王和王妃相看两厌、互不理睬,府里还住了位白莲花。 却没人知道,吃饭的时候,禹王在桌子底下,挠了挠王妃的手心,偷偷给她塞了一颗糖。 夜里,禹王贪婪的咬着王妃的唇,非要尝尝那颗糖有多甜。 恶兽王爷向来不让人靠近一尺以内,生病发烧时,白莲花和众人惊讶的发现,恶兽乖的像只猫一样靠在王妃的怀里,还是会撒娇的那一种。 人人都道恶兽王爷面相丑陋、凶悍残忍,却不知他谪仙之姿,心底的温柔乡从始至终只有安婳一人。 最后他让所有欺负过安婳的人,都跪在了安婳的脚下。

    妃我娇蛮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边关战事紧急,皇兄也没有办法。”芯月公主捏着手帕,想要为安婳解围,但却底气不足。 李文儿面上荡起讥讽的神色,嗤笑了一声:“边关战事再紧急也轮不到大殿下急啊,我可听说是大殿下自己跟皇帝请缨去的边关。” 祁禹不受皇帝重视是众所周知的事,若非祁禹自己主动请缨,皇帝绝想不到派他去。 不过既然祁禹想去,皇帝也不会不答应,毕竟有一位皇子跟着亲上战场,会使将士们的士气大增。 连去战场这种苦差事都要自己请缨的,贵女们不由笑的更欢了,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嘲讽和不屑。 芯月脸颊羞恼的红了起来,窘迫的低下了头,想为祁禹说话,却不知该怎么反驳,一张小脸憋的通红。 有了李文儿的帮忙,王梅腰背又挺直了起来,配合着李文儿讥笑道:“大殿下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洞房花烛夜就让安姐姐一个人独守空房,若是这一去就是三年五载的可怎么办啊?” 她边说边眼睛含笑的看着安婳,她就不信安婳这次还能面不改色! 安婳依旧面色如水,没有气恼,也没有羞愤。 王梅眸色一暗,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反应,她不甘的咬了咬唇。 李文儿脸上也染了怒气,安婳事不关己的淡漠,衬托的她与王梅好像是两个跳梁小丑一样。 李文儿怒极反笑,“若是我被夫君晾在一边,早已哭晕了过去,哪里还有脸面出来见人,安姐姐心真宽,非我等可比。” 她说的直白,毫不掩饰的嘲讽,周围看笑话的贵女们都安静了下来,明朝暗讽两句没什么,这样的针锋相对却失了贵女们的气度。 李文儿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她现在只想快些撕下安婳淡漠的面具,露出里面的可怜与悲戚! 林宛柔秀眉微蹙,开口道:“李文儿,管好你的嘴巴,皇子与皇子妃的闺房之事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林宛柔性格温婉,但亲近的人被欺负,她也绝不相让。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成天惦记着人家的洞房,这传出去确实不好听,贵女们戏虐的笑意转到了李文儿身上。 李文儿刚刚太过于激动,忘了分寸,不由捏紧了绣帕,尴尬起来,怒瞪了林宛柔一眼。 安婳喝完了茶,才终于抬起脸来,波澜不惊的看了李文儿一眼,声音不急不缓的道:“大殿下为国效力辛苦,哪有时间顾及儿女情长,我身为娘子自应该体谅,而且我相信以我们边关将领的骁勇,不日就能凯旋归来,用不了三年五载那么久。” 终于等到安婳开口,李文儿幽幽笑了一下,笑容里是浓浓的轻蔑和嘲讽,“要我说啊,论辛苦还要数二殿下辛苦,大殿下不过是在边关戍守,靠的是武力,二殿下每日帮皇上处理国中事物,靠的是才学,那才是真真累的,可比那些自请去战场的人重要多了。” 她说起祁禹语气里满是厌恶,说祁叹的时候不自觉带上了几分崇拜。 说完之后讨好的看向紫秀,紫秀回以一笑,李文儿的话既贬低了祁禹,又称赞了祁叹,紫秀听的极为舒心。 李文儿得了鼓励,更加嚣张的朝安婳扬了扬头,那副表情好像她成了天上飞的凤凰,站在高处藐视的看着下面的安婳。 安婳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不但不气,反而露出一抹明艳的浅笑。 李文儿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安婳为什么对她笑,安婳的笑容便不见了。 安婳面容一凛,重重放下手里的茶杯,杯里的水飞溅了出来,李文儿的心跟着颤抖了一下,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安婳一声厉喝:“李姑娘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暗指文官比武官重要吗?你这话若传出去让朝中的武将们怎么想!让在边关出生入死的将士们怎么想!他们如果知道右相的女儿是这般评论他们,恐怕都要寒了心!” 李文儿笑容一滞,面色刷的就白了,贵女们也都纷纷变了脸色,朝中文武官员向来分为两派,李文儿的父亲正是文官中的中流砥柱。 难道她的想法就是她爹的想法?在场的几位武官家的女儿面色都冷了下来。 紫秀公主神情也是一凝,她虽然不懂朝堂上的事宜,但也知道此事若是传出去,恐怕武官会对二皇子有意见,她立刻训斥道:“朝堂上的事哪里由得你胡言乱语!” 李文儿霎时跪了下来,她脑海中一片空白,甚至都想不起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她慌乱的捏着手帕连连摆手,“公主,我不是那个意思,大家不要误会......” 紫秀不言,看了眼一旁的安婳,李文儿立刻会意,跪行至安婳身前,“安姐姐,我就是一时糊涂,求你原谅我。” 安将军是武将里身份最高的,若安婳把这事告诉安将军就糟糕了,李文儿不得不低头。 安婳轻飘飘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傻眼的王梅,王梅全身一震,立刻跪在了李文儿身边,心虚又慌乱的垂头道:“与我无关,我没有说这些话,是她说的。” 王梅指向李文儿,毫不犹豫的撇清关系。 李文儿恼怒的看了她一眼,咬着牙道:“安姐姐,我口不择言了,你莫要怪我。” “我怪不怪你,或是原不原谅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朝中武将们怎么想。”安婳淡声道。 李文儿更急了,对贵女们道:“我刚刚都是胡言乱语的,求各位姐妹不要往外传。” 一个武将家的女儿忍不住了,满脸怒容的道:“你莫不是真以为没有武将们的守护,你们还能安枕无忧?” “没有边关将领,你还能有命在这里大放厥词吗?” “一个个文弱书生有什么资格嚣张?你们作为文官家的女儿难道还想高人一头不成?” 武将家的女儿,全都性格豪爽,纷纷毫不留情的指责了起来。 文官家的女儿们脸色难看的厉害,却无法反驳,一个个低着头一言不发,只能谴责的看着李文儿,若没有她,她们何必跟着受这份气。 安婳慢声道:“文能□□,武能定国,各司其职方能长久,望李姑娘日后说话慎重,若有人误会你父亲也和你有一般的感情想法就不好了。” 听安婳提到她父亲,李文儿脸色白的一点血色也无,此事若是传出去,激起文武官员的矛盾,她爹非打死她不可啊! “我以后一定牢记清楚!”她忙嗫嗫答是,只求安婳能够放过她。 安婳这才似笑非笑的把她扶了起来,“以后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了么?” 李文儿小心翼翼看了安婳一眼,面色煞白,就要把头低到胸口里去,“知道了。” 安婳看着她,淡淡笑道:“武将家的女儿都是宽宏大量之人,你若诚心道歉,想必都可以原谅你这一次。” 李文儿拳头紧紧的捏紧,微微泛白,僵硬的转身,一一跟在场的武将家的女儿道歉。 她还从未这么狼狈过,阴影下的眼睛满满都是怨恨,闪着凶狠的光,贝齿狠狠的咬在下唇上。 她倒要看看安婳还能得意多久! 王梅跟着站了起来,连看都不敢看安婳,今日差点惹祸上身,她再也不敢招惹安婳了。 李文儿和王梅全身都后怕的微微发着抖,安瑶见她们如此狼狈,不由恼怒的看着安婳,在她眼里李文儿和王梅是在帮她说话,却受了这等侮辱,无异于安婳在打她的脸一样。 今日她本是想来看安婳笑话的,不成想没奚落成安婳,反倒被安婳说教了一番,不由面色青白不定,难看的厉害。 安婳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是淡淡警告。

    妃我娇蛮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经这么一闹,气氛有些低沉,不久便都散了。 安婳走前回过头对芯月公主笑了一下,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芯月一愣,随即怯生生的微笑,她看着安婳的背影,睫毛微微颤动。 以前,大家都知道安婳是要嫁给二皇子的,注定跟她不是一路人,所以即使安婳以前也常常帮她,她却从不敢生出亲近之意,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安婳是她的嫂嫂了,是她嫡亲哥哥的妻子。 安婳和林宛柔挽着手往宫外走,宫婢们远远地跟在身后。 林宛柔还是有些担心,问:“你真的没事么?” 安婳笑了笑,“放心,我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我若是不愿意,谁能欺负了我去?” “那倒是。”林宛柔想起刚刚李文儿难看的脸色,不由笑了出来。 “倒是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安婳大量着林宛柔道。 林宛柔尖下巴,俏脸蛋,平日身子也有些瘦弱,让人我见犹怜,但今天的脸色格外的苍白。 林宛柔笑容淡去,轻叹了一声:“我昨夜在祠堂跪了一晚,今日一早又被紫秀公主召进宫来赏山茶花,所以没什么精神。” 安婳皱起眉头,“又是你婆婆罚你?” 林宛柔三年前嫁给了轻安侯家的二公子李梁,李梁是轻安侯府唯一的嫡子,热爱诗词,林宛柔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婚后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奈何有个恶婆婆。 林宛如三年未孕,她婆婆看她就不顺眼起来,百般刁难,林宛柔性格柔中带钢,但自小跟着林尚书学习礼义廉耻,遵从孝顺公婆之道,从不与其顶撞。 林宛柔轻轻点了点头。 “这次又是为什么?” “我爹最近身体不好,我回娘家的次数便多了些,婆婆说我不侍公婆,其实主要是因为四弟媳最近又生了个儿子,所以她看我越发的不顺眼了。” 林宛柔说的四弟,是轻安侯侧室的儿子,如今侧室的孙子接连出生,轻安侯夫人自是更气了。 “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李梁呢?就任由他娘如此罚你?”安婳不由气愤。 “李梁.......他昨夜未归,说我和婆婆吵吵闹闹影响他读书。” 林宛柔为了他忍了又忍,他竟还不满意,安婳不由皱起了眉头,林宛柔心里想必更加难过。 “别委屈了自己。” 林宛柔点点头,“嗯。” 安婳犹豫道:“实在不行找个大夫瞧瞧?” “找了,大夫也没查出原因,给我开了几副中药,一直在喝。” “我是指找个大夫再给李梁看看。” 林宛柔一愣,随后摇了摇头,“我婆婆不肯,她说她儿子健康的很,若是找大夫来看,会丢了李梁的颜面。” 只有李梁有颜面,林宛柔就没有?如今京城官家谁不知林宛柔不孕,在四处问诊。 安婳又生气又心疼,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真是偏心。” 林宛柔苦笑了一声,两人正好走到宫门口,便告别各自上了马车。 安婳回府路上路过一家绸缎庄,她让车夫停了下来,由着冬梨将她扶下马车。 她看着有些破败的招牌晃了晃神,然后抬脚走了进去。 这家绸缎庄极大,整整有两层楼,但是里面一个客人也没有,里面绸缎老旧过时,店内墙皮滚落有些破败,店里掌柜手撑在桌案上昏昏欲睡。 冬桃重重咳了一声,那掌柜才惊醒,看到安婳全身一震躬身走了过来,“大小姐。” 这家店铺是安婳的嫁妆之一,安婳外公在世时,这家店铺是京城里最大最好的绸缎庄,卫家主营的就是绸缎生意,安婳还记得小时候外公经常抱着她来这里挑选布料做衣衫,顺便跟她唠叨他那些生意经。 那时候店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可现如今却彻底落败了。 掌柜的请罪道:“大小姐恕罪,小的一时不注意竟然睡着的。” 安婳微微摇头,视线落在许久未更换过的布匹上,“王掌柜不能怪你,是店里太冷清了。” 掌柜的轻叹一声,“哎,这绸缎庄好久没有客人了。” “当初的工人们都散了,只有你留下来维持着这家店铺,你是不舍得,我明白的。” “我看着这家绸缎庄辉煌过,哪里舍得就这么让它消失。” 安婳看着偌大却冷清的绸缎庄也有些伤感,“我会想办法重开这家店。” 王掌柜眼睛亮了亮,“皇子妃若有办法让店铺起死回生就太好了!” 安婳与王掌柜又说了一会儿话,没有待太久就离开了。 回到府中,刚走过二门的假山,安婳就听到两名小厮在假山后小声说着话,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安婳停下了脚步,朝冬梨和冬桃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 两名小厮还毫无察觉的说着话。 “大殿下成婚第一天便上了战场,是不是对这桩婚事不满意啊?” “大殿下向来不喜欢卫贵妃,这大皇子妃又是卫贵妃的外甥女,他能喜欢吗?” “可是大殿下不是还不知道嫁错了人,就去了战场吗?” “那.......就算是安家二小姐嫁进来,也和卫贵妃有所牵连啊,估计大殿下也是不喜的。” “哎,大殿下那么恐怖,皇子妃命真是不好,竟嫁给了他,真希望大殿下晚些从战场上回来,不然我们也遭罪了。” “小声点,大殿下现在是我们主子。” 冬桃是个火爆性格,立刻忍无可忍的冲了上去,“说什么呢?主子们的事也是你们能谈论的。” 两名小厮看到安婳慌得立刻跪了下来,连连磕头,“主子,我们错了。” 安婳淡淡看了他们一眼,“把他们带到前院,掌嘴二十,让全府上下都去观看。” 那两名小厮面色霎时变白,一点血色也无,反复说着同一句话,“奴才们知道错了........” 不等他们说完,已经被侍卫拉了下去。 小厮、婢女整整站了两排,安婳坐在上首,管家弯腰站在她身侧。 空气里安静的只能听到木板子打在嘴上的声音。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那两名小厮被打的连连惨叫,有胆小的婢女不敢再看,但又勒令必须睁眼看着。 木板打在嘴上极疼,中途一名小厮承受不住,晕了过去,掌嘴侍卫停下动作,请示安婳。 安婳抬头看了一眼晕倒小厮,冷气道:“用水泼醒,继续。”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看着安婳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惊恐。 这皇子妃才进门,手段就这么残忍,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有的忍不住微微发起抖来。 直到二十下完毕,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被打的两名小厮立刻脱力的跪下磕头,脸肿的看不清原本的面容,口齿不清的哀求:“奴才知道错了。” 安婳淡声问:“错在哪了?” “奴才们不该私下议论主子,请主子饶命。” 安婳转头对管家道:“请大夫给他们治好伤,然后给笔银子赶出府。” 安婳转头看向众人,“这里不留对主子不敬的奴才,更不留烂嚼舌根的奴才,“都管好自己的嘴,不该说的话别说,如有人再犯必定重罚。” 安婳说着眼睛扫过众人,大家触及到她的视线,都战战兢兢的把头低了下去。 管家躬身道:“主子人慈好。”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妃我娇蛮安婳祁禹热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