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小助理冬宁叶年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你好小助理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特别好看,小编要和友友分享。冬宁从没想过一个复试能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瞬时脸烫的都能摊鸡蛋。面前的几位考官因为主管大人的一番话都对她拉下了脸.

    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你好小助理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特别好看,小编要和友友分享。冬宁从没想过一个复试能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瞬时脸烫的都能摊鸡蛋。面前的几位考官因为主管大人的一番话都对她拉下了脸,看样子这次面试是悬菜,可又能赖谁,怪就怪她没有预留出突发状况的时间。“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不能。”

    你好小助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不管莫兰兰怎么循循善诱,冬宁硬是挺着没说。
    这要搁别的事情上她或许早就缴械投降,初吻的事不行,那过程实在是太太太丢人,她不想破坏自己在兰兰心中温善柔弱小猫咪的美好形象。
    太阳照常升起,每天都是新的。
    可冬宁的生活新不起来,仍旧是走熟悉的路,去固定的早点摊买饭,再到那幢破旧的老式写字楼里上班。
    因为还没从头天的严重受挫中调节过来,今天她连午饭后的八卦会议都没精力参加。
    公司小业务少,午休时间就给的特别充足。
    聊八卦最不缺乏听众,所以没人特别在意她的是否参与,反倒落得清闲,踏实的趴在桌子上补补觉。美梦刚搭了个场景,不幸让一阵手机铃声给搅了。
    冬宁烦躁的摸过手机,招呼打的有气无力。
    “喂,哪位?”
    “您好,我是安帛人事部,您的复试通过了,请明天来公司办理入职手续。”
    有时生活就是很戏剧化。
    可能前一秒还在抱怨命运的不公,后一秒小咸鱼就得到了翻身的机会。
    冬宁有点不敢相信突然的好运降临,和人事部的小姑娘确认了好几次名字信息。
    直到对方不耐烦,问她是不是不想来。
    她一着急,声音就没搂住。
    “绝不可能,我保证明天就去办入职!”
    很好。
    这下全办公室的同事都知道了她的跳槽大计。
    下午的工作没做成。
    主任、副经理、总经理轮番找她谈话。
    一个办公室统共六位员工,三位都是领导级。
    从关心询问,好言相劝,再到冷言冷语,撕破脸皮。
    不过半天时间,却像是看了一出人间悲喜剧。
    好在入职比辞职办的顺。
    在安帛,和她搭档的前台方丽,看上去是个软软糯糯的萌妹子,活儿好人又热情。
    一周的熟悉时间,方丽总是把繁复的工作留给自己,让冬宁慢慢适应别着急。
    黑面主管也是老样子,虽极少来前台巡视,但一来准把脸皮拉得老长,看着冬宁的眼神半点温度也无,冻得她寒毛直竖。
    趁着前台没人,冬宁疑惑的问方丽:“咱们主管一直都这么凶巴巴的吗?”
    “没有吧,他就是不太会笑,其实人还挺好的,怎么了?”
    “哦,我有点怕他。”冬宁直言不讳。
    方丽笑了笑没说话,过会儿抱过来一摞快件和报纸放到她怀里,声音柔的像水:“那以后和主管那边对接的工作我来做,发放文件一类的事情就你负责,尽量减少碰面。”
    “哦。”冬宁微愣半秒,随即答应。
    发完快件报纸,手里还剩下一封。
    员工联络单里没这人,快件上也没有地址和电话,只有一个名字。
    叶年安。
    冬宁想是不是送错了,问了个同事,人家也说不认识。
    她犹豫了一会儿,拿着文件去了9层。
    接待区没人。
    高层办公区不好随便进去询问,她看了看满手的油墨痕迹,进了卫生间。
    洗完手,又把眼镜摘下来冲一冲。
    新配的眼镜没了,这副是旧的,或许是度数不太够,总感觉眼前模模糊糊。
    正专心的清洗着镜片,门开了。
    余光扫到来人慢悠悠的走来,冬宁顿了一下,暗忖这女人个子真高。
    “你好。”她低着头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没有传来意料中同样的客气回复,那人手一伸,把她放在洗面台上的文件拿了去。
    “哎?那是我的。”她忙说。
    “是我的。”
    冬宁一惊,眼镜都来不及擦就带上了,透过滴滴答答的水珠看到了一张属于男人的脸。
    “你…我…我进错了?”她结结巴巴,看到一排小便池,怀疑自己进来时是不是瞎。
    “你说呢。”男人说着话,注意力却还在手里的快件上。
    “新来的,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
    有你妹的特殊癖好。
    冬宁瞪了男人一眼,这人说话怎这么招人讨厌,不就是闯了男厕所,大惊小怪。
    不过话说回来,男人的模样她没见过,为啥声音这么耳熟。
    又仔细多看了两眼,还是不认识,想不起来。
    “你叽叽咕咕的念什么呢。”那人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展了下手里文件,“这个我拿走了。”
    “那是我刚放那里的…”
    怎么就成你的?
    “跟你说过了,这-是-我-的。”
    “你是叶年安?”
    “恭喜你,终于明白了。”
    叶年安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个白痴。
    冬宁让这***果的眼神刺激了一下,不客气的说:“那麻烦你下次让人写清楚地址部门电话,就一个名字我知道是谁,请不要给我们的工作增添无谓的麻烦。”
    这下叶年安倒是犯了词穷,一言不发的往出走。
    到门口又转回头。
    “还不出去,喜欢在男厕所聊天?”
    冬宁大囧,慌忙逃窜。
    回前台没多久,方丽问她看没看到一封只有名字的快件。
    冬宁如实回答:“已经送过去了。”
    方丽一愣,“你给谁了?”
    冬宁:“叶年安本人啊。”
    “他本人?”方丽的眼神有点奇怪,一连发问:“你在哪里给他的?他说什么了?”
    冬宁被方丽的眼神吓到。
    脑海里迅速回忆了一下叶年安这个人,说话语气,穿着打扮,真的不像是啥大人物,虽说她没见过老板的样子,但也知道他们的boss姓简,不姓叶。
    “他不会是什么大领导吧?”冬宁反问。
    方丽:“没有,我就是奇怪你怎么碰到他的,在哪儿碰见的。”
    “男厕所......门口。”冬宁及时改正,“瞧你紧张的,我没闯祸,是他看到我手里的文件就拿走了。”
    方丽明显松了口气,腼腆的笑笑。
    “下次他的文件我来送吧,我和他……比较熟。”
    “哦,好啊。”
    **
    又一周,黑面主管找上门。
    会议室里,冬宁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
    她颤悠悠的问:“凌主管您找我,是工作有什么问题吗?”
    凌云眼皮都没抬,仍专注的敲着笔记本,只把桌上的一张纸推到了她面前。
    “十分钟时间,如实作答。”
    原来安帛是要考试的。
    冷汗又冒了一层,她赧然的摸了摸口袋,没带笔。
    正想着怎么办,一根签字笔递了过来。
    冬宁迅速的接过,轻轻说了声谢谢。
    简单的先扫了一遍题目,倒是不难。
    不过似乎很苛刻?
    前台的工作内容,了解的程度,事物的分工。
    以及,对安帛和同事的看法。
    看似容易的考卷,又貌似处处藏着陷阱。
    下午,凌主管又叫走了方丽。
    冬宁一个人在前台忙的晕头转向,两部电话不停响,水都顾不上喝一口。
    边接电话,手里还要忙着制表格。
    “很忙?我说电话怎么总打不通。”
    冬宁抬头。
    嗬,是那个叶年安。
    “请您稍等一下。”
    说完她继续接电话,保存表格,等再一抬眼,人已经不在前台。
    诧异的起身,看到叶年安正悠闲的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翻杂志。
    冬宁走过去,弯下身低声提醒:“这里是不让内部员工坐的。”
    因为离得近,叶年安身上暗藏的香水味飘了出来,是很淡雅的香。
    她却闻出了人民币的味道。
    “是吗,可我不是内部员工。”
    叶年安合上杂志,盯着她瞧。
    没错,是盯。
    那双眼睛就像粘到了她的脸上,甩都甩不掉的感觉。
    冬宁被他这种盯法弄得浑身不自在,到不全是因为叶年安的颜值容易引人害羞,而是对方的眼神里竟有着一种探视般的压迫感。
    让她产生了莫名其妙对不起他的想法。
    这感觉让她不爽。
    忽地,叶年安站了起来。
    冬宁本能的退后了半步。
    下一刻反应极快的接住了丢来的杂志。
    “真服你,这都能走神儿?”
    “额......不好意思。”她垂下眼帘,又慌里慌张的扶了扶眼镜。
    叶年安被她鸵鸟般的反应气的直乐,“不好意思?我看你一直都挺好意思的。”
    冬宁尴尬的笑了笑,速速收起了自己的小情绪。
    她对叶年安毕恭毕敬的说:“叶先生,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就算她再笨,也察觉出了对方的身份不同。
    老板家的亲戚或者大客户?
    总之,一定是她惹不起的人。
    不过看样子还是意识的晚了点,从叶年安突变的脸色看来,怕是已经让她得罪了。

    你好小助理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方丽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
    面对冬宁的询问,也只闭口不言。
    前台的气氛有些奇怪。
    下班前,要去各部门送文件。
    冬宁在去往茶水间的过道里,又一次巧遇叶年安。
    这位大老爷穿着身运动服,正在办公区里瞎溜达。
    真是没品位。
    冬宁在内心里狠狠的唾弃了一下那身运动服的颜色,脚下已然步步后退,既然惹不起,躲还不行。
    而此时,墨菲定律发生了作用。
    如果很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冬宁让叶年安给揪了过去。
    下手毫不留情,把她的衬衫袖子都给揪出了几道难看的褶子。
    她想要挣脱,却又不好太过激烈,只得降低嗓音讨饶。
    “唉唉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叶年安把她丢进茶水间,还顺手关上了门。
    “你看见我跑什么?”
    “没有啊。”冬宁瞥了眼关上的门,“我是突然想起来有件急事儿没做,绝对不是因为看见您才走的。”
    “嗯,过程交代的挺清楚,这么说没冤枉你。”
    “……”
    冬宁让对方奇葩的脑回路惊的半响没说话,却又见他拎了把椅子放在门口,悠哉哉的坐了下来。
    这是要干嘛?
    叶年安指了指咖啡机说:“帮忙泡杯咖啡吧,你来的还真是时候,那机器我不大会用。”
    确实太是时候了。
    尽管内心千万个不乐意,冬宁还是帮叶年安泡了杯咖啡,再屏息敛气的等着他一口口的喝完。
    过程残酷又煎熬。
    而平常热闹的茶水间,这会儿静的不正常。
    她偷偷的拿出手机看了眼,难怪,早就过下班点了。
    叶年安没发话,她也不敢走。
    在这人的身份和套路没有全盘了解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怪就怪那天没刨根问底的让方丽说明白。
    冬宁低着头掩饰情绪,实则内心里正在捶顿足的后悔。
    再一抬首,叶年安正叼着根棒棒糖在眼前。
    笑的一脸风流倜傥,像朵盛开的大菊花。
    她可能是脑袋让门挤了,才会认为这货是个有身份的大人物。
    叶年安:“你这人还挺爱走神的。”
    “没有吧。”冬宁底气不足。
    叶年安没说话,双目依然意犹未尽的在她脸上横扫。
    冬宁不自觉的向后退了退,
    一直手伸了过来。
    她暗暗攥拳。
    设想的激烈场面没有出现。
    叶年安的手指只是轻触了一下她的眼镜就收了回去。
    “不是刚摔了一副,怎么又是黑镜框,考虑换换吧。”
    咦?
    信息量有点大,冬宁的脑袋瞬间短路。
    叶年安动作却快,说着已经打开门。
    “哦,对了。”他回身,把没吃完的棒棒糖塞到她手里,嘴角弯弯,“你那副眼镜不是摔坏的,是达文踩坏的,所以那天他才积极跟你道歉。”
    “……”
    冬宁手里举着棒棒糖,望着叶年安潇洒离去的背影。
    她猛然回神,“哎,这糖?”
    “扔吧,太难吃。”
    叶年安头也不回的高举右手,在空中摆了摆,绿色的运动服在昏黄灯光的映衬下,骚气冲天。
    破案了。
    难怪她总觉得叶年安的声音有点熟悉,原来就是那天的罪魁祸首。
    难怪她的镜片碎的那么彻底,原来是那个帮忙的小伙子踩的。
    **
    晚上,傻串瞎烤烧烤摊。
    冬宁问莫兰兰:“失眠多梦,腰膝酸软,怎办?”
    “补肾呗。”
    冬宁怒吼:“补你个大头鬼。”
    “那你点这么多烤腰子,补哪儿?”莫兰兰指了指桌子,一语中的。
    “我这天天上班累死了,不得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莫兰兰无奈,拿起一串烤羊腰放到了冬宁盘子里,安抚小狗一样的摸摸她。
    “行,咱也甭管补什么了,先吃再说。”
    “还是我家大兰兰最善良。”冬宁适时的拍了一计马屁。
    莫兰兰对她的这种小伎俩早就司空见惯,直接选择了无视。
    “在安帛怎么样,有没有人为难你?”
    “没有,还都挺好的,就是我们那位凌主管有点难相处,不过也没为难过我。”
    “哦?怎么个难相处法。”莫兰兰放下筷子看着她,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吃货冬宁并没注意这一细节,仍旧开心的吃吃喝喝。
    “就是对人冷冰冰的呗,一言不合就黑脸,我就从来没见他笑过。”
    “没笑过?有那么夸张吗。”
    “有啊,就是很夸张。”冬宁瞪着眼强调,而后话锋一转,“不过我总觉得有些奇怪。”
    莫兰兰追问:“哪里奇怪了?”
    想到心中的疑惑,她总算把自己从食物的诱惑中抽离出来。
    “我去安帛复试那天凌主管摆明了对我有意见,按理说不应该录用的,可后来安帛给我打电话办入职,这中间凌主管都没出现过,等他来了看到我也什么都没问,你说这是不是挺奇怪的?”
    “哦,原来是这件事。”
    莫兰兰放松下来,满脸笑意,“或许等你走了,人家后悔了呢,所以才重新考虑聘用你。”
    “你这解释,我怎么觉得有点敷衍的味道。”冬宁转了转眼珠子,指着莫兰兰,“你这表情不对,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没有。”
    “快说!”
    她扑过去,专挑莫兰兰怕痒的地方挠。
    “住手,住手。”莫兰兰打开魔爪,忙左右看看,用眼神命令她消停点儿,“坐好,再闹我就不告诉你了。”
    “好兰兰,告诉我吧。”
    撒娇,示弱,摇手臂,冬宁的三大耍宝利器。
    莫兰兰让她摇晃的直晕,只能举手投降。
    “好好好,我告诉你,其实凌云是我……同学,你那天面试失败我怕你想不开,就在群里问了一声谁认识安帛的人,没想到他就答话了。”
    *
    莫兰兰确实没想到凌云会回复。
    在此前建群两年,凌云自始至终都是潜水状态,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在不在线。
    所以那天由于他的出现,小半年没动静的同学群一下就炸开了锅。
    此起彼伏的询问一条条的传来,莫兰兰应付的手软,而凌云竟又没了动静,就好像刚刚的回复只是他们所有人的幻觉。
    一小时后,微信提示有新朋友。
    莫兰兰打开一看,是来自云木的申请。
    备注里干巴巴的几个字。
    我是凌云。
    莫兰兰深呼吸一下,点了通过。
    她在对话框里输入了“你好”两个字,之后删了,重新改成“好久不见”,又删了。
    反复写了几个,感觉都不好。
    她还在纠结,凌云的消息先过来了。
    【我在安帛人事部,能帮到你吗?】
    **
    闺蜜热聊进行到很晚才各自回家。
    刚进家门,手机响了。
    冬宁疑惑的接起,还没说话就听见里面巨大的音乐声。
    乱糟糟的环境下,方丽的声音低的像是在呢喃:“冬宁,我没到你是这么有心机的人,我对你一直都挺友好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方丽你…你喝酒了?”
    “你说啊,为什么这么对我?!”
    方丽的语调里含着浓烈的酒气,与她平日里的绵言细语判若两人。
    她完全不理会冬宁的答话,只反反复复的都在重复着问为什么。
    伴着嘈杂的音响,吵的人头痛欲裂。
    冬宁抚着额,被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弄得心力憔悴。
    “我要睡了,有什么事明天见面说。”
    “你先别挂。”
    音乐声渐小,方丽的声音也终于变得清晰起来,“你让我说完好吗?”
    冬宁把头靠在沙发上,闭上眼低应了声。
    方丽:“是我小看你了,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很单纯的人,可我错了,只希望你以后别在那人面前诋毁我,拜托。”
    挂了电话,冬宁睡意全无。
    由始至终她都没整明白方丽话里的意思,就算有心问出个所以然,今晚也不是最恰当的时间。
    那份考卷她仔细斟酌过,并未在上面写些对同事不利的话语,即便明知对方在工作上有心保留。
    她想靠自己的方法慢慢获得信任。
    可凌云确是个过于精明的主管,有些事想瞒住他,不容易。
    而现在,冬宁最在意的是方丽口中的“那人”。
    究竟特指得谁?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你好小助理冬宁叶年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