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超凶的林柚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听说我超凶的林柚热门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看?精彩片段赏析: 恐怖游戏《盒》上线两个月,有这么一个人,人不在江湖,江湖却有她的传说。 传说队友被鬼追得魂飞魄散,她把鬼追得惊声尖叫。

    听说我超凶的林柚热门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看?精彩片段赏析: 恐怖游戏《盒》上线两个月,有这么一个人,人不在江湖,江湖却有她的传说。 传说队友被鬼追得魂飞魄散,她把鬼追得惊声尖叫。 传说她超凶,鬼见了她都觉得害怕,是站在反派BOSS头上的反派BOSS。 对这些以讹传讹的不实谣言,林柚表示:????? 林柚:我硬核降鬼,我花式反杀,我抓鬼进图鉴,但我知道我是好玩家:)被反杀的鬼们:…… 即将被反杀的新鬼:……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听说我超凶的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要是让林柚自己来说,第一步是从被扑在地上开始的。 彼时她虎口抵着那把折叠小刀——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哪怕它做武器不大派得上用场,保不齐能发挥其他的用处。所以,在离开民俗学家住的那间104房前,林柚还是把它也塞进了腰包。 事实证明,这决定实在是太明智了。 钥匙串用细绳拴着系在女佣的腰上。林柚闪头避开那长指甲的一刺时,手已经握着小刀,向下探到一瞥间记住的位置。 两指勾住细绳,中间卡上刀锋。 ——然后借着一记膝击,这拉扯的力道足够她一下子把细绳割断。 手掌翻转,钥匙串恰好在那位置落进掌心。 要说哪里还有美中不足的…… 林柚的视线移向指腹。 她也没多少经验,做得不那么熟练,小刀又太过锋利,不小心在手上割了一刀。 幸好伤口不深,血很容易就自己止住了。 “说实话,”林柚道,“我在想万一这一串钥匙里没有一把是真的该怎么办。” 这血不就白流了。 耿清河:“……” 耿清河:“别吧,这么虐的吗?” 林柚无谓地耸耸肩,反正这把是不行,她换成下一把继续试。 他们俩一路听着周遭的动静,瞒过还在四处爬行的女佣的耳目,终于到达了通往四楼的楼梯口前。 此时此刻,是凌晨两点,距离六点天亮还有四个小时。 正如留在楼下大厅的队友所言,一扇木门挡住了所有去路。门板厚重,门锁还十分结实,拿不到钥匙还就真进不去。 这一把还是不行。连续试了四五把,林柚早习惯了失败,她转转钥匙圈,又将一把新的***去。 钥匙齿与锁孔完美贴合,林柚精神一振,十分顺畅地转动了钥匙。 开了! 下一秒,迎面而来的空气熏得两人齐齐后退一步。 林柚捏住鼻子,她现在有点不太想上去了。 “这怎么——”耿清河的表情也是十足的嫌弃,“这怎么这么难闻?!” 如果非要形容,这是一种刨开墓***般的恶臭。林柚没想过这辈子还能闻到这样的味道,她头一回觉得《盒》的嗅觉拟真做得太过。 在大开的木门前呆立半天,权当是放放味儿。 “……行了。” 事到如今也不能真不去,林柚用手扇了扇,艰难地做了决定,“上去吧,搞不好一会儿就习惯了。” “你等等,”她拦住打算直接一步踏上楼梯的耿清河,“我走前面。” 他们之前待的楼层,灯光虽昏暗,但也在正常范围内。但这一层就全然不一样了,照明几近于无,那一丁点的亮光也都是来自天花板上挂的零星几个亮度可怜的小灯泡。 眼睛习惯黑暗后,林柚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走廊正对楼梯的那面窗户上层层钉着的宽大木条。 木制台阶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她踏过最后一阶,在踩上四楼的地板的同时忽觉脚下一滑。 ……! 林柚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墙壁,好歹是稳住了平衡。但她手上也沾了不少黏腻的液体,一言难尽地用力往旁边甩去。 “墙上这也太恶心了……”她抱怨道,又转头向后面的人嘱咐,“小心点,地是滑的。” 举高手对着灯泡的光照研究了半天,林柚还是无法辨认出这浅绿的粘液到底是什么。 她蹲下|身。 借着光亮,她能看到的那部分地面似乎和手上还沾着的是同样的东西。唯一不同的是地上有明显爬行拖曳的痕迹。 “粘液……”耿清河也在不远处来回观察着两边,“还粘得墙上都是,看来体型不小,难道说……” 他灵光一闪,“巨型史莱姆?!” 林柚:“……” 神特么巨型史莱姆。 哪家邪教是崇拜史莱姆的,这不是恐怖游戏是勇者斗恶龙吧? “不管是不是史莱姆,”林柚站起身,“这么大的体型肯定是怪物了,八成……是那场所谓仪式的产物。” 思来想去,这是最可能的发展——兰顿夫妇为了某种目的举行邪教仪式,仪式失败了,老板娘发现召唤出的是个怪物故而发了狂,想把这些全部烧掉。 但问题来了,从他们到这间旅馆为止,遇到过老板娘,女佣和团灭发动机民俗学家也见到了,筹划一切的兰顿本人呢? 按理说,亲手杀了老板娘的他才应该是她最恨的人。 “别的先不提了。” 耿清河幽幽道:“这里有水吗?” 林柚也厌恶地看着手上残存的东西。 这是得洗洗。 楼道暗得要命,幸亏楼梯口不远处就是旅馆的洗衣房。这里的水龙头显然很久没有用过了,一拧开淌出来的水都带着红锈。 放了快有半分钟,自来水终于转为清澈。她冲掉手心的粘液,这才刚站起来就看见耿清河拎着个放在洗衣机旁边的塑料桶凑了上去。 林柚:“……你这干什么?” “大佬你看这粘液那么多,”他一本正经道,“万一一会儿再沾上点有腐蚀性的咋办。没事,我放背包里不会洒的。” ……你高兴就好。 林柚心说这人真禁不住夸,等他接水的期间,她四处翻翻找找,看能不能捡到什么派得上用场的东西。 还真被她从头顶的柜子里翻到个小手电。 她试着扭了扭,马上看出这跟上个副本里从宿管手里拿到的那个差远了。 亮度黯淡,一看就是在没电的边缘徘徊,但聊胜于无,林柚回头问:“接完了?” “完了完了。” 耿清河马上应声,双手拎起水桶。 背包的设定还是有点黑洞的,只要比玩家自身小的东西都可以放进去。当然,道具不可累加,一个人还只能带十样。 看着水桶在他打开腰包后消失,林柚转过身,用手电照向走廊。 “快,不知道这能用多久,”她道,“抓紧时间。” “过来看,这是血吗?” 耿清河闻言一惊,赶忙匆匆过来蹲下。 虽说差不多适应了这里的气味,但靠近这粘液时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异味更重。 一开始看不大出来,有了手电筒的照明,能看出地板上的粘液间还有一道细细的痕迹。 发红发暗,像血滴出来的。 “……不好说。”他纠结道。 “从楼梯口到那边,”林柚抬抬下巴,“去看看吧。” 两人一路上都在小心避开墙上、地上的粘液,好在总是能找到落脚处的。走着走着,耿清河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它们散布的密度明显增加了。 “前面,”他小声问,“前面不会是BOSS战吧?” “有可能。”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耿清河怀疑自己一起上楼是不是犯糊涂了,他在原地踌躇片刻,还是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林柚没管他那点小纠结,小手电的电量全部耗尽,她只来得及看清血迹是在一扇门前停下。 她屏住呼吸,回头示意后面的人也噤声——耿清河把头点成了拨浪鼓。 林柚小心地将门推开一条缝。 里面是一间不大的宴会厅。 桌椅全被杂乱地堆在一边,空荡荡的宴厅中央立着个人影。 内里的灯也没有多亮,但几盏灯加在一起总比走廊强得多。她看见那人脚边画在地上的繁复图案——活像个魔法阵——而对方手上也沾满了同样猩红的颜色。 意识到那是什么的一瞬间,林柚瞳孔一缩。 是血。 “为什么不进来呢?”男人的嗓音响起,他也随之转身,一双眼睛亮得吓人,“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看来是早就发现他们了。 林柚也不再遮掩,一把推开门。 “你是兰顿?”她问。 瘦削男人手上的血迹还没干,他尖笑两声,默认了她的问题,“——看来你们调查得不少。” 林柚的视线再次扫向他脚边。 刚才没看错,果然没有影子。 “见过那个女人了吗?”兰顿看上去心情不错,也没在意她的目光。 耿清河:“……” 林柚:“……见过。” 只不过是隔着门板见的,还把她冲进了浴缸排水孔。 “我们曾经有一个孩子,”还不知情的兰顿兀自回忆道,“可惜胎死腹中。她想复活那个死胎,所以在尤金到来后,我们看到他带来的那本书都雀跃无比。” “献祭——多么美妙的词,只要向神祇献祭就能让我们的孩子活过来。”他眼中划过一抹狠色,“然后,我们举行了那个仪式。” “在她眼里,仪式是失败的,因为在我们的孩子身上苏醒的是这么个‘怪物’。” 顺着兰顿的视线,林柚终于看到从另一扇门里漏出来的是什么。 黏糊糊的乌黑触手搭在那里,触手边上生着巨大的嘴,绿色的粘液不断地从那其中滴落出来。 ……原来她摸到的是这个? 兰顿就像一个真正的狂热者,絮絮叨叨地传达着自己的信仰。 “但我不一样,”他沉醉道,“当我看到它,我就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目的是多么肤浅——至高母神不需要这样的信奉。” “那个女人回来了,但我在她下手前就向母神献祭了我自己。” 林柚:“…………” 我献祭我自己还行。 耿清河听得一脸懵逼,“……他怎么谁都能献祭,不会下一句要说献祭我们吧?” 兰顿猛然望过来的视线吓得他闭上了嘴。 “我醒了过来,我还站在这里,”兰顿说,“虽然不是真正地活着,但这是母神对我的认可。没错,我就让你们死个明白——这一次只要把你们当做活祭,还有它在,等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等它醒过来举行仪式,我一定能达成和母神的交流。” 耿清河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他这个乌鸦嘴。 “‘626’,”林柚从他话中反应过来什么,喃喃道,“‘626’原来是这个意思。” 不止是她因为网页游戏而先入为主的傍晚六点起的闹鬼十二小时,还是到兰顿会在清晨六点举行仪式的生存倒计时! 换句话说,要真是在大厅守着才会GAME OVER。 “在你们之前,我让阿曼达搜集了这么多鲜血,可还是差那么些。” 他道。 “直到你们中的一位补上了这个缺,就在刚刚,我终于完成了这召唤阵。” 阿曼达是指那个女佣? 林柚迅速从他话里抓住了重点。 所以,这里的血有一部分是王颜她男朋友的? “你刚刚抹上?”她转转眼珠,确认似的问道。 兰顿还带着得意,他点点头。 “……”林柚胳膊肘一捅耿清河,“东西给我。” 短暂的合作也培养出一点默契,后者恍然。手上一沉的同时,林柚拎住桶壁不管不顾地往还算鲜亮的地方一泼。 水沫四溅,还未干透的血迹被水晕了大半,自来水还在蔓延,连着陈年的那些痕迹都被浸了些。 笑容僵在了兰顿的脸上。 “好了,”罪魁祸首好整以暇地把水桶往旁边一搁,拍了拍手,“现在你还想说什么,继续吧。”

    听说我超凶的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俗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耿清河看这位是快在沉默中原地爆炸了。 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安静,泼在地上的水还在静静地淌,像是炸|药点火索似的淌成一条涓涓的小溪,一直汇到了兰顿的脚边。 于是,他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妙。 这、这果然是把事惹大发了,看那脸色都气得发青了啊?! 他拼命给大佬递眼色,试图用眼神交流暗示,但人家大佬只是瞄他一眼。 林柚甚至还把空塑料桶往旁边踢了踢。 这响动越发撩拨着兰顿的神经。 依林柚来看,事情迟早得发展到这步。倒不如说现在下手是最好的选择——魔法阵刚刚完成,再过一会儿指不定会弄上什么保护性的魔法或咒语,到那时就真晚了。 兰顿低着头,半张脸都埋在阴影里,半晌,他口中忽然发出了什么声音。 那是一连串不知名的语言,在他低声的念诵下,就莫名带出了点不可名状的恐怖。兰顿的语速快速而虔诚,像是在极真切地呼唤着什么。 ……靠。 林柚的余光看见从门口露出的那几条触手动了一下。 耿清河更是神色不怎么好看,瞧他们面色有变,兰顿喉间爆出一声尖笑。 “哈、哈哈哈哈哈——真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 他抬起头,脸上俱是癫狂,“只要我唤醒母神的黑暗子嗣,这位大人一样能碾碎你们!” 门边那几根绳子状的触手又动了一下,这就要蠕动着钻出来。林柚一个激灵,蓦地反应过来,反手扯住旁边人的胳膊就往来时的厅口跑去。 耿清河连愣都没愣,跟着她拔腿就跑。 兰顿冷眼看着他们逃走的背影,没有一丁点要阻止的意思——他知道他们也逃不出这座旅馆,接下来只要享受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就够了。 当厅门被反手重重摔上的同时,另一扇门也悄然打开。 门后的怪物终于显露出真身。 那是一团直顶天花板的巨大团块,通体漆黑。它身上密密麻麻地长着黏乎乎的鞭状触手,周遭是几张巨大的嘴巴,尖锐的利齿间不断有绿色的粘液滴下。 这一楼的高度还容不得它完全立起身,它身下那几只粗短的蹄子跪趴在地上,借此和蛇一样的触手来移动。 团块缓缓转头,尽管没有眼睛,却依然能感受得出它是在望向兰顿的方向。 “请把他们抓回来。”后者恭敬道。 门的另一侧。 “那——” 临跑出门前,看到一眼那怪物半个身子的耿清河边跑边惊恐道:“那特么什么鬼玩意儿?!” 林柚跑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她在现实就不属于体力有多充沛的类型。而在《盒》里,玩家的体力值和各项上限是由职业决定的,召唤师这种一听就是远程的职业又能指望多少。 “你,”她问,“听说过克苏鲁神话吗?” 耿清河:“……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恐怖传说体系。”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就是这个副本的全部真相了,“比如你之前说什么巨型史莱姆,史莱姆就是来自里面一种叫修格斯的生物——” “所以那个是修格斯?!” “你听我说完!”林柚没好气道,“我听到‘至高母神’就在奇怪了,再看到那家伙的样子……” “他口中的母神,” 她说,“应该是孕育万千子孙的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丝。” 耿清河还在茫然。 “门后那个既然被兰顿叫做‘黑暗子嗣’,十有八|九就是黑山羊幼仔。” 林柚深吸一口气,“它们就是所谓黑山羊的子孙,作为莎布·尼古拉丝的代理者行动。兰顿曾经的那场仪式召唤出了它,现在又想用我们当祭品、用它当媒介来召唤莎布·尼古拉丝!” “啊——不懂也没关系!总而言之你只要知道那是神话生物,”她匆忙道,“正面对上没有多少胜算就行了!” 耿清河听了个囫囵吞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下去把消息告诉他们,然后——” 林柚沉默数秒。 然后就各凭本事吧。 * 旅馆大厅内,灯火通明。 众人分散坐在沙发上,饶是有照明这样在恐怖片中天然防鬼怪这样的结界,也没人敢有一丝放松——毕竟事实证明灯光对这里的那种家伙影响不大。 几人都是紧盯墙上的挂钟,盼着分针秒针走得快一点再快一点,赶快走到“6”好从这旅馆出去。 偏巧就在这时,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巨响,听着就像木头被谁暴力破开的动静。 惊得陈均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那俩人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他警觉地问。 话音未落,就听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五人齐齐一毛,先后回头看到正是离开的两个人后才松了口气。 “我们没事——暂时。”林柚喘匀了气,“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坏的。”陈均下意识说。 林柚看耿清河一眼,后者会意,三言两语把调查出的事说了一遍。 大厅一片死寂。 “就、就是说,”王颜结巴道,“如果我们一直留在这儿,其实会被直接当成活祭吗?” “现在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陈均看着那两人,沉声道:“这还不是激怒那家伙让他把怪物给叫醒了?” “你的意思是该放着那召唤阵,等他一到时间直接让所有人全玩完?”林柚回得毫不示弱,她收回视线,“别忘了,还有个好消息。” “他本来要等黑山羊幼仔自己醒过来,八成是因为它这样状态最好,仪式最有可能成功。” 她道:“这就意味着它被强行唤醒时的力量不一定是完全的。” “所以,”梁勇意识到什么,“我们有机会逃跑?” “跑,往哪跑??” “这儿的门窗都锁着怎么跑啊——” “就算跑了又能干什么,要真是像你们说的那怪物,出去还不是会被追上?” 七嘴八舌的议论响成一团,林柚默默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场面刷地静下来。 他们现在已经完全不敢小瞧这个女孩了。哪怕不是像耿清河一样全程目睹了她的所作所为,单凭对方调查出的结果和这从头到尾冷静得过了头的态度,就该知道这姑娘不简单。 这哪是第一次下本的萌新,这是大腿啊,不赶紧抱还等什么呢?! “副本不会出死局,一到三楼都找过了,既然全都没有,那就证明出口肯定在四楼。” 旁边就是个不小的湖泊,大不了上到屋顶后直接跳下去。 ……她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但现在顾不上这个了。 “至于之后怎么办,提示不是很明显吗。”林柚道,“——如果一把火不够,那就再加点汽油。” 众人:“………………” 还真特么是。 无论黑山羊幼仔本身如何,至少依据这个副本的设定,老板娘曾经想烧掉整个旅馆。虽然最后功亏一篑,但按这些鬼的态度,这么做是有用的! “我找到过打火机。”陈均道。 “汽油也有,”梁勇想起自己开场对人家那“我罩着你”的态度就有点尴尬,他主动说,“我们在三楼的储物间看到过,我当时还在寻思这玩意有什么用。” 现在想想搞不好是老板娘没用上留下的。 “那就路上去取汽油……” 话音未落,楼梯上又传来木阶明显不堪重负的声音,林柚暗道一声不好。 黑色的触手冒了头。 ——还用说什么,赶紧跑啊! “分散,”她喊道,“去三楼!” 也幸亏一楼是大厅,左右两边都有上去的悬挂式楼梯。 齐兰兰惊慌之下自己绊了自己一跤,回过神时就落在了人群后面。她低头一看,浑身发凉地发现腰间多了条黑色的东西。 王颜下意识回头去拉,眼睁睁地看着那条***触手一甩,对方整个儿被送进了其中一张嘴里。 两声尖叫同时响起,可从里面传出的那声在中途就戛然而止。 ——判定出局。 “跑!”梁勇搡了王颜一把,“不然你就是下一个!” 他记得汽油还在的位置。一上到三楼,怪物还在后面紧追不舍,他头皮发麻地急忙想开储物间的门,之前轻易打开的门这会儿却因为手抖,怎么也弄不开。 气急了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门应声而开,梁勇飞快从里面拎出三桶汽油。 边跑边洒,身后的走廊都泼得湿漉漉的,跟在后面的黑山羊幼仔沾了一身的汽油。 众人慌不择路地直奔上通往四楼的楼梯,林柚快速辨别了下方向,兰顿在的宴会厅去了可能就是送,只能去另一边——“梯子!” 王颜尖叫:“我看到梯子了!” 一抬头,梯子附近的天花板就有一块明显的挪动痕迹——还真的给他们留了条路。梁勇和耿清河手忙脚乱地把梯子支起来,取下那块挡板。 陈均在旁边死命地按打火机,急得他汗都出来了才终于打着了一点火苗。 火舌轰然而起。 挡板留出的空间只够一人通过,最后一个的陈均几乎是贴着触手尖儿和熊熊大火爬上了屋顶。他一上来就连滚带爬地躲出老远,哪怕明知对方一时上不来,眼看着触手还在探出洞口挥舞、底下的黑山羊幼仔在一下下撞击天花板也心有余悸。 “这撞出裂纹了。”他面色青白道。 “看来迟早会上来的,”林柚说,“赶紧跳。” 旅馆挨着湖,谁也不知道底下的深浅。就算够深,从十多米贸然跳下去,体力也极可能会折损不少。 但现在只能这么干了。 强烈的失重感袭来,林柚屏住气,直直摔进了水里。 她在水中睁开眼,一眼看见体力条果然减了一半,正想向上游去,忽然觉得有冰凉的东西缠了上来。 那一瞬间,林柚终于想起她是忘了什么。 她低下头,对上一张浮肿的脸。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听说我超凶的林柚热门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