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难却》完结版精彩阅读 《盛爱难却》最新章节目录

  • 《盛爱难却》完结版精彩阅读 《盛爱难却》最新章节目录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玄幻魔法
摘要

小说主人公是苏凉盛少扬的小说是《盛爱难却》,是作者青雨彤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酒足饭饱,桌上的人开始一个个离席。而苏卫兵一直没离开过苏凉身边。“家里的房间还为你留着,你既然回到通城,就留在家里住吧。”苏卫兵挽留她。对于苏凉这个女儿,他一直都想好好补偿她,只是苏凉都不愿意领他情。…

《盛爱难却》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苏凉盛少扬的小说是《盛爱难却》,是作者青雨彤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酒足饭饱,桌上的人开始一个个离席。而苏卫兵一直没离开过苏凉身边。“家里的房间还为你留着,你既然回到通城,就留在家里住吧。”苏卫兵挽留她。对于苏凉这个女儿,他一直都想好好补偿她,只是苏凉都不愿意领他情。...

《盛爱难却》 第6章 打斗 免费试读

酒足饭饱,桌上的人开始一个个离席。

而苏卫兵一直没离开过苏凉身边。

“家里的房间还为你留着,你既然回到通城,就留在家里住吧。”苏卫兵挽留她。

对于苏凉这个女儿,他一直都想好好补偿她,只是苏凉都不愿意领他情。

这一次苏凉也是直接拒绝了:“没那个需要。”语气是很明显的冷淡疏离。

苏卫兵还想和她多说几句话,坚持要送她回去。周历大步上前,挡在苏凉面前。

“苏书记,苏凉和我这一次来通城办公,公司有专门为我们安排酒店房间给我们住。我们回去是同一处,苏凉和我一起回去就行,就不劳苏书记您费心送她回去了。”

苏卫兵当然看出周历眼底对他的不屑,周历肯定是不知道他和苏凉的关系,误会了他对苏凉有意思,把他打入饥色老男人的行列,他又不好为自己辩解,只好道:“这次新区开发日后还有很多和周总打交道的地方,周总有什么不明白,可以随时找我帮忙。”

他大开金口,对别人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周历的回应却是很冷淡,急着将苏凉塞进车上。不想让他多看苏凉一眼。

“你以后没我陪你,千万别单独见那个苏书记!”周历语气闷闷道。

第一次见面就那么好说话,谁知道那个苏书记打什么主意。他很不舒服自己的人被觊觎的感觉。他斜一眼苏凉,苏凉脸上若有所思,压根没把他的话听在耳中。

“听到了没?”他没好气加大声音。

这古板妹只怕求之不得吧?看她和苏卫兵亲热劲头,心里头不知怎么腹诽他破坏她和老男人的好事呢。

周历越想越气。

苏凉眼神古怪望向他,这一望,周历透过眼镜第一次发现她眼睛长得很漂亮,长长的眼睫毛好像一把小扇,随着她眼睛转动微微颤抖,煞是好看。

周历喉头一动,伸手就要解开她眼镜,被早有准备的苏凉侧头躲开,还弹开老远,和周历隔开一段距离。

“周总,你一会和露露还有约,你忘了吗?”苏凉提醒他。

周历意识到自己在她面前失态,语气越发不好,一张俊脸臭得难看,“行!就在这里放你下车,你自己打车回酒店!”

苏凉下了车,车刚开出一个路口。周历望向外面黑漆漆的街道,一下喊住司机停车。

“把车调回去!”

古板妹虽说算是个本地人,可是她好几年没回过通城,这里的路段又黑,只怕早不认识路。

他一时只顾着生气赶她下车,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打车的地方,路上安不安全。

这古板妹真是不让他省心!

车调回去转了好几个弯都没见到苏凉身影。周历慌了,这才一会时间,苏凉没理由走得那么快。

“苏凉!苏凉!”他下了车,在街道上大喊。

来来往往的人不少,都用一种看热闹的目光看着他。

一辆银色的宾利车在不远处徐徐停下。

李楠对身后的盛少扬说:“看来这条路不通,前面堵车了。我换条路送你去见苏小姐吧。”他口中的苏小姐指的是苏沁。

“不用麻烦,我打个电话和她说声,约会取消。”盛少扬淡淡道。

苏沁接到他的电话,难掩失落,却还是体贴道:“没关系,等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约好了。”

盛少扬沉默了一会,“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在电话对我说,不用见面说那么麻烦。”

苏沁心被刺了一下。

外人看盛少扬对她温柔有加,只有她知道他对她是礼貌客气的疏离。他们表面上是男女朋友身份,一个月见面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那个……我看到姐姐回来了……”

苏沁话刚说完,周历一声声“苏凉”的呼叫传入盛少扬耳中,他立刻对苏沁道:“我这里还有点事,先挂了。”

话毕,苏沁在手机里只能听到“嘟嘟”的声音。

“那不是周家的小少爷?怎么和人打起来了?”李楠望向前面,只见周历以一敌八的姿态和人打起来。

盛少扬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嚣张不断的争吵声不绝于耳。

“臭小子!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敢挡老子的道!”

周历一向也是横惯的角色,自然听不了这样的威胁,语气比那些人还嚣张,“小爷我在找人,就爱停这里,你管不着!”

“哼!管不着?给你点教训就知道管不管得着!”

二人一言不合打了起来,对方见自己的老大处在下风,立刻围了上来,周历一个对八个,气势越来越弱。

盛少扬嗤笑一声。

这个周家小少爷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平时最爱是吃喝玩乐,为人嚣张风流。如果不是这样,周父也不会派他来通城磨砺。

结果还没磨砺出什么成果,就死性不改和别人打起来。也不看看通城是什么地方,他周大少爷竟然还一如既往的嚣张。

周历的司机看着自己的少爷满头是伤,着急不得了:“别打了!别打了!再打我就报警了!”

那些围殴周历的人一番哄笑,“报呀,你也不看看你家主子得罪的是什么人,连我们张少都不知道,就敢那么横。”

周历擦一把嘴角的血迹,喊住自己的司机:“不用报警!我一个人就能对付他们!”边说边瞄准对方的破绽,一脚踹去那个被称为张少的男子肚子上。

他这一脚踹得不轻,男子露出痛苦的神色,眼神顿时凶恶无比。

“给老子上去把他给干了!出什么事算在我头上!”男子咬牙切齿。

有他这一声保证,一帮人放开了手脚去揍周历。

周历身手不错,避开了好几次危险攻击。却没留意到有一人拿着块砖头在他身后偷偷靠近。

司机想提醒也来不及,周历后脑勺被重重砸了一下,他伸手往脑后一抹,上面全是血,接着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眼看要闹出人命,那些人扶起那个张少纷纷逃走。

李楠和盛少扬对看一眼,“是张伟那些人干的。”

小说《盛爱难却》 第6章 打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