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支吾吾喜欢你夏枳左亦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支支吾吾喜欢你》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桑微创作的言情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支支吾吾喜欢你》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桑微创作的言情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夏枳从没觉得两个小时过得这么快。她才吃了几包零食,就到了七华山下。山脚下的停车场停满了一中的大巴车,满满当当。夏枳等所有同学都下去了,她才慢悠悠地起身,往车下走。这次春游的计划是先爬山。

    支支吾吾喜欢你精彩章节阅读

    夏枳自从那天听顾晓晓提起了左亦被他妈骂得狗血淋头的事情,就再也不敢给左亦送早餐了。
    她把辅导书都翻了好多遍,不懂的地方也做了好多记号,但却不敢拿着辅导书去一班问左亦。
    幸好何月月也是个学霸,在红榜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所以她有不懂的就去问何月月,也总算弄明白了一些入门知识点的问题。
    总而言之,夏枳再也没用过夏吱吱这个名字,就连偷看左亦的次数收敛了许多,生怕被别人知道,只敢偷偷摸摸地喜欢左亦。
    夏吱吱这个人在高一,算是销声匿迹了。
    吱吱是夏枳的小名,听她爸爸妈妈说过,是因为她刚生下来时,像只小老鼠一样,皱巴巴的,被全家人嫌弃了好久,就有了吱吱这个名字。
    至于何月月,也是听夏枳提起过,所以会在没人的时候也叫她夏吱吱,以示亲昵。
    这样按捺着喜欢的日子转眼而过,一下子便是小半个月,到了四月草长莺飞的季节。
    每年的这个时候,学校都会组织一次春游,正值春暖花开,踏春的好时节。
    今年也不例外,夏枳刚来一中就听学长学姐们说了,所以一直都期待着春游的那一天。
    一中是淮苏市最好的高中,但一中教学理念并不是让学生们死读书,读死书,并不是只要学习成绩好就够了。
    校长很喜欢强调,要让学生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注重学生的素质提升,所以经常组织些课外活动,让孩子们开阔眼界,劳逸结合。
    春游,就是其中一个活动。
    每年只有一次,同学们都是掰着指头数日子,翘首以盼着。
    就连高三临近高考的学生们,也会参加,实在是忙里偷闲不可多得的闲暇时光。
    这次一中安排了三个年级的学生去市郊的七华山去玩,分三天,每个年级去一天。
    高一是第一天去的。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就连吹过来的风都带着阳光暖暖的香味。
    夏枳的心情也雀跃着。
    她们三班和一班隔得近,今天春游,她也许能一整天都看到左亦了!
    “何月月,你快点儿!”夏枳站在厕所门口,朝里面催促着喊道。
    临出发前,何月月突然肚子痛,非要上厕所。
    校门口大巴车都在等着了,同学们早就整装待发,排着队往大巴车上了,可何月月跟掉进厕所里了一样,毫无动静。
    夏枳有些焦急,要是没赶上大巴可就惨了。
    “夏枳!我忘了带纸!”厕所里传来何月月悠扬的喊声。
    “……”夏枳无奈地翻了翻包包,拿出纸巾走进厕所递给何月月。
    这就是好朋友的作用,能在你上厕所没带纸的时候,给你递纸,你还心安理得,不会觉得害臊。
    厕所里水龙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开了又关。
    何月月急匆匆地跑出来:“久等了久等了!快走吧!”
    “何月月,你要是让我没赶上大巴车,让我今天一整天见不到左亦,我跟你没完!”
    “夏枳,你放心!今天我一定帮你牵线搭桥!直接一口气搞定左亦!”
    ……
    两人边聊边喘着气,互相拉扯着跑到校门口。
    三班的大巴车刚好扬尘而去,留下灰蒙蒙的一片尾气,引得人咳嗽。
    “何月月,你们怎么没上车啊?你们班宋老师刚刚点完人数,说人齐了就走了。”一班的数学课代表有些懵逼地站在他们一班的大巴车前。
    宋老头是夏枳她们三班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也是一班的数学老师,所以一班的人也都认识宋老师。
    何月月小声嘟囔道:“宋老头还是数学老师呢,他怎么点的人头,我们不是还没来吗……?”
    “不知道。”夏枳随口一答,脑中灵光一闪,按捺着万分激动的心情问道,“那……那个,同学,我们俩没赶上车,能蹭一下你们的车吗?”
    “没问题啊。”一班数学课代表满口答应,但随即又皱着眉头思索道,“不过,估计没座位了。”
    “没事没事!”夏枳连忙拉着何月月上了车,盈盈的笑着,“我们喜欢站着!”
    站得高,视线好,一路上都能看到座位上的左亦,多好!
    夏枳一上车,第一眼就看见了左亦,坐在大巴车倒数第三排靠窗的座位上。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无论有多少人,即便大家都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但她总能第一眼就看见左亦。
    左亦于她,就像是雨下的白月光。
    那种感觉,只可意会,却不可言明。
    夏枳往车尾走了走,停在与左亦相距两三个座位的地方,就不走了。
    正对着窗外,假装看风景,余光却都是在偷偷瞄着左亦。
    窗外光影带着树叶斑驳的影子掠过,落在她白净明丽的小脸上,显得青春是如此张牙舞爪的可爱。
    坐在左亦旁边的男生是左亦的同桌张放,他觉得夏枳有些眼熟,总觉得见过她很多回似的。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能一直站在那呢?
    去七华山得两个小时的路程呢。
    张放直接起身,有些憨厚的方脸笑着,冲着夏枳她们说道:“你们坐我这吧,我觉得这座位太小了,我不好放脚,还不如站着舒服。”
    夏枳和何月月看过去,左亦也起身了。
    他眉眼淡淡的,清隽如许:“我也是。”
    周遭的说话声大了些,显然是左亦起来的动作惊动了许多在座位上吃零食的女生们。
    “这两个不是三班的吗?”
    “让她们上车就挺好了,左亦怎么还给她们让座位啊?”
    “心疼我的左亦呜呜呜。”
    “唉,我们左亦就是人太好了,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呢……”
    张放:???
    为什么没有人夸他一句,心疼他三秒钟也好啊?
    何月月完全不在乎这些人在说什么,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们的好意。
    路过张放的时候,还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明明以前没打过交道此时却已经是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谢谢啊!”
    “不用谢……”张放第一次和女孩子肢体接触,脸红了红。
    夏枳埋着头怯怯地往前走,经过左亦跟前的时候,她抬起眸子,水汪汪的熠熠而动:“谢……谢谢你。”
    左亦清冷的眸子掠过她,望向窗外,不发一言。
    张放把头凑过来,小声嘀咕道:“她怎么不谢谢我啊……?”
    “……”夏枳刚把书包放好,听到张放这样说,她一双眸子转得跟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连忙抬起头朝着张放说道,“也谢谢你!”
    “嘿嘿嘿,不用谢!你们是女孩子嘛!”张放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笑得憨气十足。
    夏枳笑得甜甜的,现在左亦就站在她旁边,触手可及的距离。
    左亦的手就扶着她的座椅靠背,她只要头再稍微偏一偏,就像是左亦环着她似的。
    这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夏枳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警告自己。
    安分点,不要浮想联翩。
    “夏枳,你带了些什么零食?给我看看?”何月月想要扒拉夏枳的书包。
    夏枳偷偷看了左亦一眼,他望着窗外,并未关心眼前的失落。
    心底有些失落,她打开书包的拉链。
    里面装了满满一口袋的零食,都是她最喜欢吃的。
    “哇!夏枳你居然带了这么多!这怎么都是英文的啊?……”何月月左挑右选,新奇地一样样掂量着。
    “都是我爸妈去国外玩的时候给我带回来的,我想着国内能买到的你都会带,我就带些不一样的,我们换着吃。”夏枳一谈起吃的,眼睛就亮晶晶的。
    何月月也听得眼睛发亮:“好啊好啊!”
    “你尝尝这个,很好吃的。”夏枳拿起一盒曲奇饼干,递给何月月。
    何月月马上迫不及待地拆开品尝了。
    夏枳深吸了一口气,拆开一盒浅粉色包装的巧克力。
    “左……左亦同学,谢谢你们让座位给我和月月,这个,请你们吃。”
    左亦低头,看到夏枳干净白嫩的掌心里静静躺着两块心形巧克力,用浅粉色磨砂质感的锡纸包着,可爱得一塌糊涂。
    “哇!这么好看!”张放探过头来,一边惊叹着,一边伸出手来拿。
    左亦眸光一凝,修长的手指划过夏枳的掌心,直接拿走了两块巧克力,放到口袋里。
    张放的手停在空中:???
    夏枳的手心被左亦指肚掠过的触感烫得一缩,浑身仿佛过了电似的,每一处都在微微颤抖着。
    原来和左亦肢体接触的感觉……居然这么……触动心弦。
    比和他对视还要心跳加速一百倍。
    夏枳红着脸低了头,已经完全无暇顾及一脸懵逼的张放了。
    还是何月月好心,她大喇喇地递过去一块曲奇饼干:“喂,这位同学,你吃这个吧。巧克力有什么好吃的?那东西甜得发腻。”
    左亦垂眸,看着夏枳微红的耳尖,像水***似的小脸在窗外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微微有些透明,细腻的肌肤透白,隔这么近都能看到她脸上细小又可爱的绒毛。
    -夏枳,你好甜,但我不腻。

    支支吾吾喜欢你章节全文阅读

    夏枳从没觉得两个小时过得这么快。
    她才吃了几包零食,就到了七华山下。
    山脚下的停车场停满了一中的大巴车,满满当当。
    夏枳等所有同学都下去了,她才慢悠悠地起身,往车下走。
    这次春游的计划是先爬山。
    七华山并不高,一个上午足够了。
    等爬完山,再回到山脚下的烧烤场进行野炊。
    吃吃喝喝玩到下午两三点,再回一中,路上花上两小时,到学校也就四五点,快到放学时间了。
    对于一中的学生们来说,只要不学习,怎么都开心。
    想要当学霸却没有学霸觉悟的夏枳也是这么觉得的。
    夏枳一下车,就看到三班的同学们围在不远处一棵古树下,宋老头正在说些什么,想必是告诉在跟同学们强调春游的安全问题。
    夏枳和何月月挤过去,外围的同学们看了她们俩一眼,让了让位置。
    何月月拉住那个女生问道:“笑笑,你们刚刚来的时候没发现少了两个人吗?”
    笑笑懵圈地看着她们:“没发现啊。”
    “宋老师不是点人了吗?”
    “顾晓晓帮宋老师点的,她说人都到齐了,咱们就出发了。怎么了?少了谁啊?”笑笑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夏枳为自己和何月月的存在感默哀。
    两个人没上车,居然都没发现。
    何月月气得想撸起袖子去找顾晓晓算账了:“丫的,你说我们哪里招她惹她了?怎么总是针对我们呢?”
    夏枳低头。
    她猜,顾晓晓可能知道她就是夏吱吱了。
    怕她去烦左亦,怕她害得左亦被他妈妈骂,所以才这么讨厌她的。
    “同学们快点准备好,马上就登山了!”宋老头拿着面小旗子,在前头扬着,满面红光。
    夏枳觉得比起做老师,导游也许更适合他。
    何月月挽着夏枳的手,一脸担忧地抬头望着:“我要是爬不动了,你可得扶着我点啊。”
    宋老头越说越起劲:“同学们,咱们三班不如即兴开展个登山比赛吧?!前三名都有奖励!老师自掏腰包!”
    三班的同学们都兴致缺缺的拱了拱身子,似乎并没有提前半点劲。
    夏枳也埋着头,恍若未闻。
    宋老头最喜欢让同学们比赛,什么东西都能比一比。
    每次都说自掏腰包奖励前几名,但奖励的都是几块钱的笔和本子之类,还奇丑无比。
    被骗过几次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对他口中的比赛感兴趣了。
    只有顾晓晓,一副好学生的模样站在宋老头旁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宋老师,我一定会带着同学们安全登顶的。”
    自从顾晓晓考了年级第二,这学期宋老师就直接指定她当班长了,所以她做什么都是班级领头的视角。
    “好!同学们加油啊!老师在山顶等你们!”宋老头满意的招招手,然后坐缆车去了。
    留下一群羡慕脸的同学们,他们也想坐缆车啊……
    “好了。”顾晓晓在队伍的最前面拍着手,“同学们都跟着我,一起上山吧,都别走散了,待会还要一起从另一边下山去烧烤。”
    “好!!!”答应得最积极的都是些男同学们,让他们跟在顾晓晓的后面走,浑身是劲。
    至于女同学们,要么是还没开始爬就喊累,觉得腿发酸发软的,要么就是在四处张望看自己喜欢的男神在哪的。
    很明显何月月和夏枳,就各成一派。
    夏枳在到处张望,看一班的队伍在哪,看他们出发没有。
    何月月则拖沓着步子,只差没倒在夏枳身上了:“我最讨厌爬山了……爬山好累啊,我想在山脚下看漫画等你们……”
    “……月月,你再不走快点,我们就掉队了。”夏枳拽着她,还有一边观察一班的队伍,还要注意脚下的山路,真心觉得操碎了心。
    “掉就掉呗,反正顾晓晓不把我们当班上的同学看……”何月月记仇得很,鄙夷地看了一眼最前方的顾晓晓,她正爬得起劲,马尾辫一甩一甩的,白皙的鼻尖沁着微汗。
    夏枳有些不好意思,拍了拍何月月的手背:“月月,是我连累你了……顾晓晓可能是在针对我,她上次跟我说……”
    何月月听夏枳说完,一脸匪夷所思。
    “呵呵!左亦他妈怎么回事啊?!还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顾晓晓这是在骂你苍蝇啊吱吱!”
    “你小点声!”夏枳扯了扯何月月。
    “嘿,我这暴脾气,我真想上去扇她一个大耳巴子!夏吱吱,我觉得她选你做同桌肯定不安好心,你自己小心点。”
    “嗯。”夏枳郑重的点了点头。
    何月月深情的握住夏枳的手:“夏吱吱,我对不起你,都怪我成绩没顾晓晓好,不然我选你当同桌就没她什么事了!”
    “靠人不如靠自己,月月,我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我自己选同桌!不能跟菜市场里的大白菜一样,等着人来挑。”
    “吱吱,有志气!”
    “什么东西?”夏枳突然觉得头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砸到头了。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居然是程许昊。
    他坐在缆车上,刚出发,现在和她们距离还挺近的,刚从她的左后方不远飘过,顺便拿东西砸了一下她的头。
    “夏枳,刚刚在学校我在你后面叫你半天,你跑得跟有鬼追杀你一样,你耳朵聋了?”程许昊一脸凶戾地看着夏枳,顺便又扔了个东西下来。
    幸好这次夏枳有防备,她身子一侧,躲开了。
    低头一看,居然是巧克力。
    还是她挺喜欢的牌子,味道挺好的。
    程许昊真是暴殄天物。
    “夏枳,老子警告你,下次要是你再敢不应,我直接敲爆你的狗头。”程许昊凶巴巴地警告着,缆车越爬越高,最后看不清他凶恶的脸了。
    夏枳这才冲缆车那边翻了个白眼,她觉得程许昊这个人,应该叫程三岁。
    说是校霸,其实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靠装凶来保护自己而已。
    “夏枳,快走,我看到你家左亦了!”
    本来说腰酸腿软的何月月,一看到夏枳的目标,顿时就精神了起来。
    夏枳哭笑不得,到底是她追左亦,还是何月月追,怎么何月月每次都比她还激动?
    “月月,慢点走,这儿陡,小心摔跤啊!”夏枳还在慢慢吞吞的走。
    “诶,夏枳,我好像看到左亦走小路去了。”何月月探头往一条小路看过去。
    一下就熄灭了热情的火焰。
    这条小路陡得很,都是碎石子,路也不好走,是七华山以前的山路。
    自从七华山变成了旅游景点,就拓了一条新的山路,用柏油做的山路,平坦又好走,也比原先陡峭的山路宽了好多。
    所以那条小路现在基本是没人走的,不仅陡,碎石子多,而且还有许多树杈之类的未曾修剪,一个不注意就刮破了衣服。
    “你家左亦还真是喜欢迎难而上啊!”何月月缩了缩脖子,畏难情绪十分明显。
    她走正常的大路都觉得喘不过气了,这种小路还是不要拿命尝试了。
    “夏枳,你去勇敢追求你的爱情吧!我在山顶等你!”何月月一脸看着夏枳慷慨赴死英勇就义的模样。
    “……”夏枳也搞不懂左亦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但既然他走了,她就一定会跟在他身后。
    “何月月,我走了!你在山顶给我买点好吃的等我!”夏枳叮嘱了几句,又分了点零食给何月月,好减轻一下背包的负重,这才往小路走去。
    这条小路只有两人宽,但实际上她却走得更加艰难。
    因为旁边的杂草灌木都伸了出来,将小路变得无比拥挤。
    幸好今天天气好,都是干的,不然她现在估计整个裤脚都湿了。
    夏枳心惊胆战地走了没多远,生怕一个不小心踩滑了,就被碎石子带得摔了跟头。
    想想都疼。
    幸好,她很快就看见了左亦。
    他正坐在小路边上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面休息,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水壶,眸色清幽,好像没注意到他。
    夏枳走过去了一点,小声地喊了一声:“左……左亦同学?”
    左亦回过头,看到是她,不动声色的微微颔首:“是你啊。”
    “是啊,好巧啊……”夏枳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没想到你也喜欢走小路。”
    “嗯……”左亦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夏枳望了望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小路,心里头的担子沉重得很。
    这条路怎么这么难走啊。
    幸好有左亦。
    她试探性地往左亦身边挪了挪:“左……左亦同学,我也有些累了,可以坐这里歇会吗?”
    左亦没说话,只是身子往左边移动了一下,轻声说道:“我擦过了。”
    夏枳心花怒放,坐在左亦的身边,嗅着他清浅的薄荷香。
    这里已经是半山腰了,有些微风,吹得四周的花草树木和她的心一起轻轻摆着。
    不知还能多美好。
    夏枳抬眼望天,湛蓝湛蓝的,白云像卷着的一朵朵棉花糖,干净又纯洁,像极了青春的味道。
    她偷偷瞟了眼身旁的左亦。
    他安静地不说话,也不动,眸色深沉,不知在想些什么,黝黑的眸子里映着蓝天白云,好看得很。
    夏枳也不敢动,她太紧张了,甚至都不敢换一下坐姿。
    不知道坐了多久,她觉得腿有些微微发麻了,撑着石头的手也是。
    夏枳将心中的一番话不知道酝酿了多久,打了无数遍草稿,在心中念了无数回,才终于支支吾吾地紧张说出了口。
    “左……左亦同学,我……我们要不要一起走?这条路很陡,我们相互照应一下。”
    夏枳抿着唇,一双眸子亮晶晶地带着希冀看向左亦。
    “我受伤了。”左亦风轻云淡地回望着她。
    仿佛他说的只是“我吃饭了”这四个轻松简单的字一样。
    但夏枳已经担心得直接跳起来了。
    “什么?你哪里受伤了?伤得重不重?痛不痛?怎么受伤的?要不要去医院?快给我看看?”
    问完一堆话,夏枳这才发现,她好像关心得有点过分了。
    左亦深幽的眸子盯着她,让她越发心里发慌,头也慢慢不好意思的低了下去。
    幸好,左亦只看了她几秒,就说道:“没事,只是被树枝划了。”
    “我带了创可贴!”夏枳抬起头,表情像是叼回了骨头等着被夸奖的哈士奇。
    左亦低头,唇角勾出轻浅的笑,拉起校服的裤脚。
    白皙得有些透明的脚踝处,一道不深不浅的血口子。
    看得夏枳鼻子一酸,差点就哭出来了。
    “左亦,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她心疼地皱着眉头,连忙从书包里拿出创可贴,幸好她有随身带着创可贴的习惯。
    夏枳低着头,认真仔细地比着左亦的伤口,撕开创可贴,小心翼翼地一寸一寸慢慢贴上,发丝垂在她的额前,闪着光泽,衬着斑驳的光影,充满了仪式感。
    左亦的心满了又满,眉眼舒展,清隽自如。
    不枉费他故意刮这一下。
    看到她这么心疼他,他都快要忍不住了。
    “夏枳,你今天怎么在我们班的车上?”左亦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没赶上我们班的大巴车呗,幸好还有你们班愿意收留我。”夏枳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一脸无所谓的笑容。
    “……夏枳,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妹妹?”左亦轻蹙起好看的眉尖,眸子里散出一缕忧虑。
    夏枳觉得左亦肯定是担心她和他妹妹闹矛盾,她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我的时间很宝贵,我不想浪费时间去讨厌她。”
    我连喜欢你的时间都觉得不够用呢。
    可惜这句话,她不敢说出口。
    但她说的确实是实话。
    她虽然和顾晓晓不对付,但也没时间去讨厌她,她还有好多好多的事要做。
    左亦蹙起的眉尖舒展开,又恢复了那副清冷而疏离的样子,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勾不起他半分情绪的变动。
    但他还是轻声说道:“夏枳,要是她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你告诉我。”
    夏枳突然有些羡慕顾晓晓,左亦这么关心她,即便是要教训她的语气,也带着左亦特有的温柔。
    一中所有人都说左亦清冷孤傲,高高在上。
    但只有夏枳觉得,左亦是温柔的,别人都不懂他的温柔,但她懂。
    左亦把裤脚放下来,左手撑着石头站起来。
    可刚刚走了一步,他就皱起了眉头,轻啧了一声。
    夏枳紧张得心都揪起来了,握着拳头关心地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走不了了?”
    “还行,需要借力。”左亦的薄唇抿得没了血色,仿佛极吃力的样子。
    “啊?我去找找有没有树枝能当拐杖什么的。”夏枳着急得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转,但小路旁边的灌木草丛乱得很,树枝也都是些细小的,杂乱无章。
    夏枳急得不得了,生怕左亦走不出去了。
    左亦的心底软成了一滩,温柔得不像话。
    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故意受伤,让她这么着急了。
    但想到自己的目的,左亦还是勾了勾手。
    “夏枳,你过来。”
    “嗯?”夏枳抬起脸,眸子里满是水气。
    “你扶我一下,可以吗?”左亦轻声问道。
    夏枳忙不迭地点头。
    她愿意啊,她一百个愿意。
    -夏枳,你愿意就好。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支支吾吾喜欢你夏枳左亦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