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灼灼年华月妤帝俊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摘要

高质量小说――桃之夭夭灼灼年华,主角是月妤帝俊,讲述了妖界帝姬爱上天地共主,他们的爱情不被三界所容,注定无疾而终。月妤为了赎罪,决定到凡间历劫,她失去记忆转世为人。

    高质量小说――桃之夭夭灼灼年华,主角是月妤帝俊,讲述了妖界帝姬爱上天地共主,他们的爱情不被三界所容,注定无疾而终。月妤为了赎罪,决定到凡间历劫,她失去记忆转世为人,在找寻灵药的路上遇到了隐居的帝俊,原本相爱的两个人,如今形同陌路……小编免费分享给大家桃之夭夭灼灼年华(月妤帝俊)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

    桃之夭夭灼灼年华章节全文阅读

    “不是,你是妖姬白月妤。这里的每一个子民都在等你回来。”冥浮生望着她的眼睛,冷静地说道。
    “你胡说!”阿瑶一把推开冥浮生,脸涨得通红,胸口不停起伏着。
    冥浮生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深邃的眸子里透着犀利的目光:“帝座他是天神,他有自己的使命。你是妖姬,你也有你的使命。帝座只是回去完成他的使命了,而你,作为妖界之主,你也要肩负起你的使命。”
    “我不相信你!如果我是白月妤为什么帝俊从来不告诉我?他为什么宁愿被我误会,被我埋怨,也要隐瞒我!”阿瑶双目通红,因为强忍着眼泪,整个人瑟瑟发抖。
    “是为了完成你的心愿啊。”阿瑶在山巅回旋地风中听到了冥浮生的一声叹息。
    “我的……心愿?”就像被一道雷劈中一样,阿瑶的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这一切要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冥浮生想了想,决定从第一次见到月妤那刻说起。他站在山巅,把二十年前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原原本本都说给了阿瑶听。
    阿瑶听着那些离她很远很远的事,神魔大战、昊天塔、魔神九婴出世……都是离她那么遥远,对她来说只有在茶楼里才会听到的故事。可是冥浮生说得惊心动魄。
    “怎么可能,我明明是个凡人啊……而且我也记得从小到大的事情,我一直都是个凡人。”阿瑶望着自己的双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了。
    冥浮生转过头,望着阿瑶道:“记忆难道就不会骗人吗?”
    “难道你是说我的记忆是假的?”阿瑶捧着头,突然有些茫然。她感觉自己好像丢掉了重要的东西一样,心内空白而慌乱。
    “我不知道你的记忆是怎么回事,但是你确实是白月妤,千真万确。”冥浮生的语气非常肯定。
    仔细推敲,阿瑶发现自己的记忆是不太完整,她能够想起自己的家乡是被大水给淹没的,也记得自己和弟弟妹妹小时候的事。

    桃之夭夭灼灼年华章节完整阅读

    远山雾遏萦绕,头顶浓荫遮日,山谷里回响着鸟儿空灵的鸣声,间或几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是林间动物被惊扰而奔跑蹿动的响声。阿瑶还在其中看到了几只浑身长毛,一只脚的怪物,快速地在丛林间奔跑着。那是生活在山野里的山精,一般并不会害人,所以阿瑶没有去管它。
    阿瑶手持着一把生锈的镰刀,身上穿着打满补丁的粗布衣,劈荆斩刺地向山上爬去。阿弟病了三天了,没什么胃口,她想要摘些野蘑菇去给阿弟炖汤喝。
    “丫头,你马上要摔倒了!桀桀桀……”
    “要摔倒啦!摔倒啦!栽个大跟头啦!嘻嘻嘻……”
    “摔倒摔倒!跌个狗吃屎啦!嘎嘎嘎……”
    几个聒噪地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阿瑶想要无视那些聒噪的声音,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可是脚下却突然一滑,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往后仰去。阿瑶赶紧挥出手里的镰刀,想要扎进土里阻止自己一路滚下山,可是镰刀只是在泥地上留下了一道划痕,阿瑶的身子只是停滞了一下,便咕噜噜地往山下滚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阿瑶重重地落地,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样痛得眼冒金星,半天都爬不起来。
    “桀桀桀……被我说中了吧!”
    “摔得好!摔得真精彩!嘻嘻嘻……”
    “果然跌了个狗吃屎,嘎嘎嘎……”
    那几个聒噪的声音还在头顶盘旋,阿瑶恼火地伸出手,用力挥着,想要赶走那些像苍蝇一样惹人厌的声音。
    那三团像烟雾一样的黑影,只是绕着阿瑶飞了一圈,并没有散开。那些是林子里非常寻常的小鬼,被称为言鬼,喜欢恶作剧,专门挑过路的人下手,喜欢诅咒和打击别人,要是它们说得话成真了,就能吸食到人身上的精气,以此法力大增,下次下的诅咒就会更加灵验,极其可怕难缠。但是言鬼这种小鬼是特别低等的鬼怪,只要不去理会那些诅咒的声音,心里不害怕,其实对人产生不了影响。偏偏阿瑶是那种非常容易沾染到鬼怪的体质,凡是碰到这种妖魔鬼怪总归是逃不掉的,所以才会那么容易中招。
    阿瑶揉着摔疼的肩膀和屁股,捡起一旁的镰刀,从地上爬了起来。那三只言鬼吸食到了阿瑶身上的灵力,尝到了甜头,更加不愿意离开了,死死地缠着阿瑶。
    “滚!滚开!”
    阿瑶向那三只言鬼挥舞着镰刀,镰刀虎虎生风,煞有介事的样子。奈何那三只言鬼只是三团烟雾,阿瑶的镰刀对它们没有丝毫的威胁,那三只言鬼洋洋得意地绕着阿瑶飞着。
    “嘎嘎嘎……镰刀不小心砍伤了自己!”
    “桀桀桀……踩到石头摔了一跤!”
    “嘻嘻嘻……摔跤扭伤了脚!”
    话音刚落,阿瑶就失手被自己的镰刀割伤了胳膊,惨叫了一声,又不小心踩到了地上一块圆滑的石头摔了一脚,只听到“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阿瑶感觉到自己的脚踝错位了,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她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衰的人啊!阿瑶仰望着阴霾的天空,欲哭无泪。
    黄昏的时候,阿瑶一瘸一拐地回到家,她住在山脚一个名叫清水村的小村庄,和阿弟还有阿娘相依为命。据说清水村以前非常穷困,连年灾害加上瘟疫蔓延,导致清水村死了很多人。幸亏十九年前有一位姓白和一位姓蓝的仙子降临了清水村,不但治好了瘟疫,还救济了很多村民,清水村才有如今的祥和安宁。
    村民们为了感谢那两位仙子,在村里盖了个庙,供奉着两位仙子,并奉为“蕙兰仙子”和“若水仙子”。村民们都说阿瑶长得和那位姓白的“蕙兰仙子”有几分相似,可是人家是高高在上的仙子,而她是个厄运缠身的灾星,真的是云泥之别。
    巨大的水车咕噜噜旋转着,溪流哗啦啦流淌着,一个穿着粗布衣地村妇挽着袖子,在溪边洗着菜,看到阿瑶一瘸一拐地走来,难以置信地站了起来:“阿瑶,你怎么会搞成这样?”
    “阿娘……对不起……我不小心摔了一跤……”阿瑶委屈地咬着下唇。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也怕吓到村里的人,阿瑶从来不对任何人说她能看到鬼的事,不然肯定会引起恐慌,每次被小鬼耍了,她总是自称是自己不小心。
    “摔一跤怎么会摔成这样?”芸嫂望着阿瑶狼狈不堪的样子,实在无法想象她这一跤到底是怎么摔的,居然能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全身是伤,胳膊还在流血。阿瑶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直视阿娘的眼睛。
    “快进屋去,阿娘给你包扎一下。”芸嫂不由分说,就拉着阿瑶往屋里走。走进屋里,阿瑶从口袋里摸出几个皱巴巴的野蘑菇,这是她死死护住才没有被那三只小鬼抢走的蘑菇,但只有那么七八个其貌不扬的。“对不起阿娘……”阿瑶歉疚地低着头,觉得自己真是没用。
    芸嫂看着桌子上的野蘑菇,心头一热,伸出手温柔地摸了摸阿瑶的头发,微笑着说:“阿荣肯定会很高兴的。”芸嫂拉着阿瑶坐下,然后打了盆水,给阿瑶清洗胳膊上的伤口,又用干净的布条包扎好,叮嘱阿瑶这几天伤口都不能沾水。
    晚上,芸嫂用阿瑶摘的野蘑菇和着野草炖了一锅野草蘑菇汤,汤很鲜,香味在屋外都能闻到。阿瑶一直觉得芸嫂的厨艺非常的神奇,总是能把一些非常普通的食材煮出山珍海味般鲜美的味道。阿荣喝了整整三碗,顿时气色都看上去好了许多,阿瑶心里非常欣慰,觉得自己这趟也算是值了。
    夜里,阿瑶躺在炕上,浑身的伤又酸又疼,辗转反侧都睡不着,索性思考起明天要去哪里找野味给阿弟补身子。芸嫂不是阿瑶的亲娘,阿荣也不是阿瑶的亲弟弟。她是芸嫂三年前从山里捡回来的。三年前她的家乡发大水,死了好多人,阿瑶的亲人也都遇难了,只剩阿瑶一个人逃了出来。可是阿瑶举目无亲,没有地方可去,在外面流浪了一阵子后就饿晕在了山里。幸好芸嫂路过,把她带了回去,还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照顾,阿瑶才终于有了安身之处。所以阿瑶发誓一定要好好报答芸嫂,好好的照顾阿荣。
    虽然阿瑶仿佛浑身都沾满了晦气,但是体质却异于常人,在床上躺了一晚,第二日便又能活蹦乱跳了。
    “嘎嘎嘎……手滑摔碎了碗!”
    “桀桀桀……脚滑摔了一跤!”
    “嘻嘻嘻……被碎片割破了手!”
    屋顶上盘旋着三团黑雾,阿瑶在厨房里手忙脚乱人仰马翻,乒铃乓啷地锅碗瓢盆摔了一地。芸嫂听到惊天动地地响声跑进了厨房,看到厨房一片狼藉,阿瑶倒在地上,手掌还流着血,赶紧把阿瑶扶起来,着急地问道:“阿瑶,你没事吧?手怎么流血了?”
    “阿娘,对不起……我不小心摔碎了碗……”阿瑶心虚地低下头,整张脸通红。
    “没事没事,你快去止止血吧,这边交给我就好。”阿娘笑嘻嘻地把阿瑶推出厨房,语气温柔无比。
    阿瑶觉得自己真是没用,心里无比气馁,随便拿了块破布擦了擦手掌的血,就拿起锄头去田里干活了。
    “嘎嘎嘎……被草棚砸到头!”
    “桀桀桀……踩到狗尾巴被狗咬!”
    “嘻嘻嘻……水缸破了被溅了一身水!”
    那三只言鬼依旧盘旋在阿瑶的头顶,就像一片随行的乌云,甩都甩不掉。阿瑶所到之处屋檐倒塌,水缸爆裂,鸡犬不宁。
    “怎么又是这个扫把星啊!一看到她就倒大霉,马上要下雨了,我这屋檐都塌了可怎么办啊!”
    “好好的,我家的水缸怎么会破了!果然是扫把星啊,就从屋前经过也能发生这样子糟心的事情!”
    “阿黄啊,你可不要咬她,要是沾染了她的霉运可怎么办啊!”
    村民们指着阿瑶骂骂咧咧指指点点,有得直接逃进了屋关紧房门,仿佛阿瑶是洪水猛兽似的唯恐逃之不及。
    阿瑶无奈地仰起头,发现那三团黑雾变大了许多,而且还更浓更黑了。言鬼这种小鬼特别难缠,一般被缠上了是很难甩掉的,所以那些被言鬼缠上的人都会变得穷困潦倒妻离子散,到最后流落街头孑然一身,言鬼会把你身上的气运榨得一丝一毫都不剩,然后才会拍拍屁股离开。阿瑶本来就一贫如洗,所以也不担心自己还能更穷不成,但是带着三只言鬼总归是特别麻烦,不但连累了阿娘和阿弟,而且还给街坊领居造成了困扰,这样子下去总归不是办法。
    烈日悬挂在当空,但是阿瑶不但丝毫感觉不到热,背后还不时冷飕飕的,因为那三只言鬼始终像三片乌云笼罩在她的头顶。阿瑶用锄头翻着地,种下了玉米苗子。
    “呜呜呜……谁来救救我……我快没命了……”
    这个时候,一个细弱蚊蝇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阿瑶放下锄头,转头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看到不远处的大树底下,有一只花灰色的野兔在一个竹笼里蹦蹦跳跳的,看样子是不小心闯入了陷阱里。
    阿瑶走过去,掀开了竹笼,把野兔子放了出来。那只兔子竖起两条前腿,像个人般立了起来,然后向阿瑶作了作揖,诚恳地道:“谢谢姑娘救命之恩,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报姑娘的。”
    “不用客气,你快走吧,不要又被人逮到了。”阿瑶摸了摸兔头,对它道。
    那兔子点了点头,扭头蹦蹦跳跳地跑了。两个男孩跑了过来,看到自己好不容易逮到的野兔子跑了,顿时大怒,指着阿瑶骂道:“你这个扫把星,为什么放走我的兔子!”
    “把我们的兔子还来!”那两个男孩捡起地上的石头和泥块就朝阿瑶丢来,阿瑶立刻举起胳膊遮挡着,但还是噼里啪啦地被砸了满头满脸。
    “丑八怪扫把星!我阿爹说你就应该滚出村子!”
    “都是因为你这个丑八怪扫把星连累我们所有人都跟着你倒霉!你怎么不滚呐!”
    阿瑶本来就已经鼻青脸肿浑身是伤,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伤上加上,身上已经没有一丝完好的皮肤了。被石头砸破的头流下血,染红了整张脸。阿瑶显然已经习惯了被这样子对待,没有吭声,默默承受着,那两男孩打骂够了,冲她做了个鬼脸嬉笑着跑开。
    阿瑶抹了抹脸上的血,没有去管身上的伤,从地上爬起来。她扶起那些被踩坏的玉米苗子,重新种好,要是这批玉米没有种下去,那到入冬的时候她和阿娘还有阿弟就要饿肚子了。她饿肚子倒没有什么,但她绝对不能让阿娘和阿弟饿肚子。当初要不是阿娘救了她还收留了她,她早就已经饿死在山里了,或者被山里的豺狼妖怪吃掉了。这些年村民们也几次都让阿娘把她赶走,但是阿娘从来没有这么做,纵使她总是带来各种厄运,阿娘依旧视她如己出,不但处处维护她,还帮她向村民们赔不是。所以阿瑶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报答阿娘。
    晚上,阿瑶伤痕累累的回到家,阿荣扯着阿瑶的衣摆,难过地问:“阿姐,你是不是又被别人欺负了?”
    “阿姐没事,阿荣乖。”阿瑶伸出手,摸了摸阿荣的头发。
    但是阿荣的依旧皱着小小的脸,仰着头对阿瑶道:“阿姐,我好想快点长大。”
    “为什么啊?”阿瑶微笑着问道。
    阿荣咬了咬下唇,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般,涨红了脸道:“这样子我就可以保护阿姐,也能帮阿姐阿娘干活了!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你们!”
    阿瑶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心疼地摸着阿荣的头发,道:“那你一定要快点康复,多吃点饭。”“嗯!”阿荣用力点着头。
    阿荣虽然已经十一岁了,但是因为体弱多病,所以个子非常瘦小,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样子。那三团黑雾依旧围着阿瑶盘旋飞舞着,阿荣看不到,也听不到它们说什么。那三只言鬼阴鸷地桀桀笑着,阿瑶怕他们又说出什么不好的话,连累了阿荣,赶紧扯了两团棉花塞进了耳朵里。听不到总归不会受影响了吧。
    果然,阿瑶听不到那三只言鬼的声音后,就没有再发生倒霉的事。但是封住听觉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她听不到言鬼的声音的同时也听不到阿娘和阿荣说的话了,所以她就开始了一场和那三只言鬼之间斗智斗勇的比赛,比得是谁反应快。但是对方毕竟人多势众,三对一阿瑶很吃亏,所以每次当阿瑶取下耳中棉花想要听阿娘和阿荣在说什么的时候,总归会不小心着了那三只言鬼的道,搞得灰头土脸的。而芸嫂和阿荣早就习惯了阿瑶这种神经兮兮的行为,所以表现得还算淡定。
    鬼这种东西会吸人气,阿瑶一直以来都被妖魔鬼怪纠缠着,所以早就已经习惯了,被吸走了些精气也影响不大。阿娘是成年人,所以也还好,虽然被那三只言鬼也吸走了一些精气,脸色看起来差点,泛着一些青黄之色,但是没有对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但是阿荣本来年纪就小,加上原本就体弱多病,那三只言鬼一直赖在他们家,跟着他们同吃同睡,吸走了阿荣很多精气。阿瑶眼看着阿荣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原本瘦弱的身子更加瘦得皮包骨头,脸上没有二两肉,双颊都凹陷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吃了就吐,就快把黄胆汁给吐出来了。
    清水村只有一个年过百半的郎中,人称施郎中。村民们不管是老人小孩还是家里的畜生家禽生病都叫施郎中看。阿瑶一口气跑到施郎中家,背起施郎中的药箱,就拖着施郎中往外跑。施郎中年纪大了,哪里经得起这样子折腾,跑了一半就气喘吁吁好像犯了心脏病。阿瑶心急如焚,背起了施郎中继续跑,施郎中惊恐万状,连连道:“男女授受不亲非礼也!”
    “施郎中,不要者乎者也了,我阿弟快不行了!”阿瑶颠了颠,托住施郎中的腿,跑得更快了。施郎中伏在阿瑶的背上,被颠得口中颠三倒四,简直风中凌乱了。
    一路上七荤八素,落地的一刻施郎中双腿一软,险些瘫倒在地上,阿瑶立刻扶住施郎中,施郎中脸色煞白,惊魂未定,仿佛自己才是病入膏肓需要救治的病人。芸嫂递上一杯茶,施郎中接过茶喝下,这才缓过神来。可是当他看到阿荣的样子,才刚刚缓过来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虽然施郎中不过是名名不见经传的乡野村医,但是职业素养还是不错的,立刻一脸严肃地走上前,捧起阿荣的手臂,拈着两指搭在阿荣的脉上。阿瑶和芸嫂屏息敛气,一动不动地盯着施郎中,只见施郎中的眉头越蹙越紧,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叹了口气放下阿荣的手臂,于心不忍地闭上了眼睛:“已经没救了,你们趁早准备身后事吧。”
    芸嫂惨叫一声,捂着脸痛哭起来。
    阿瑶焦急地问:“这怎么可能!我阿弟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间就不行了呢!”
    施郎中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觉得很奇怪,阿荣的病一直是他在看的,虽然阿荣气虚体弱经常会病倒个十天半个月的,但也不至于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上个月他还给阿荣把过脉,脉象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疾病重症,怎么会突然间病得那么重?
    阿瑶扑通跪倒在地上,抱着施郎中的腿哀求道:“施郎中,你一定还有其它办法的对不对?你一定要救救我阿弟,你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施郎中,求求您救救我儿子吧,求求您了!我们虽然没有钱,但是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偿还医药费的!”
    阿瑶和芸嫂跪倒在施郎中面前,不停地磕头,阿瑶更是磕得砰砰响,额头都磕破了,流出血来。
    施郎中看着两人,只能唉声叹气:“这不是钱的问题。你们快起来吧,我也无力回天啊。”

    小编的分享的桃之夭夭灼灼年华章节在线阅读今天就结束了,小说内容丰富神秘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转发,点赞和收藏呀,点击收藏,小编就不会书荒啦~您的每一次点赞和转发都是对小编最好的赞赏,谢谢支持,爱你们哦~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5月6日07:17:5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653.html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

    这里推荐阅读《大佬非要喜欢我》,提供乔书言司南宸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但是她长的漂亮,朝着你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来,顾盼生辉,清透的像一块毫无杂质的粉水晶,让人移...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阅读

    看呗为大家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司南宸从教师专区借了一本金融学的书本看,乔书言则光明正大的托着腮,滴溜溜的眼珠子快要沾到司南宸的脸上了。 推荐...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大佬非要喜欢我最新章节

    主人公是乔书言司南宸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这里提供《大佬非要喜欢我》免费完整章阅读,构思巧妙,情感细腻。上次碰到他是这个表情,这次还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困扰了他? 推荐指数:★★★★★ 大佬非要喜...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

    听说你曾喜欢我by彭十一

    热门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主角是傅斯琛顾晚栀,由网络人气作家彭十一为您提供小说听说你曾喜欢我的精彩节选:下午,结果出来,顾晚栀和云星的骨髓配上了,手术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 推荐指数:★★★★★ 听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