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超级神医 最新章节列表

第1章 回归

“十年过去了,没想到H市比之十年前繁荣了不是一星半点,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也不为过!”

H市火车站,一个打扮有些怪异的年轻人喃喃自语道。

尽管此时还是初春,但少年身上却只穿着一身单薄的衣服。不过H市也算是暖春,只是秋衣加身的人大有人在。

光凭穿着,其实也没有几个人在意年轻人穿的怎么样。而真正让人频频回头的是因为年轻人身上背着的一个药箱。

说是药箱,但是又没有普通药箱上面专属的一个红十字,反而通体黝黑的箱身上面用大篆写着一个“医”。

而最让人看不懂的就是这个年轻人脸上戴着的一副墨镜了,以至于当他一下车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对他这一身打扮表情怪异地指指点点。

“妈妈,为什么那个大哥哥身上背着一个大箱子啊!”

不远处传来一个稚气未脱的童声,年轻人转头就看到一个约莫只有七八岁的小萝莉指着自己对身旁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少妇问道。

“嗯,虽然年纪是偏大了一点,但是看起来果然有村里那些少女所不具备的少妇风韵。”

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妇,最终得出一个满意的结论。

但是少妇的一句话却差点让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因为他不会读书,所以长这么大也找不到好工作,只能坑蒙拐骗来骗人家的钱。所以音儿你从现在开始就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知道吗?”

由于年轻人怪异的箱子,少妇想也没想就把他定义为骗钱的江湖郎中了。

“哼!看来我凌天离开H市这么多年,没想到这些人的眼光实在是太差劲了一些。”

年轻人正是凌天,原本他是土生土长的H市人,但是因为十年前一场变故,让年仅八岁的他就离开了父母的怀抱,也离开了H市。

而正是那场变故,才让凌天原本平淡的人生,发生了逆天改命的变化。

……

H市中心医院,如果说整个H市有大大小小几十家医院,那中心医院就是H市所有医院的标榜所在,因为它是全市唯一一家三甲医院。

一个医院能顶着三甲的名号,那它就是权威的所在!

但今天这个权威医院的门口却被人挤得水泄不通,现场也是杂乱不堪。

以往这种情形是几乎不可能发生在H市中心医院的门口的,但事实就是已经有许多市民开始指指点点了。

“呜呜……求求你们,救救我苦命的弟弟……”

医院大门口,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子手里抱着一个小男孩痛哭流涕。

尽管女子身着都是一些地摊货,甚至衣服有些破旧了,但是依然掩盖不住女子的俏丽。

略显凌乱的秀发随意的搭在额头上,白皙的鹅蛋脸也尽是泪痕,让围观的人看了不禁我见犹怜。

“她弟弟怎么了?”

有一个围观的市民不禁疑惑的问了一句。

听到这个市民发问,立刻就有很早就围在这里的市民提醒道:“你没看到那个小孩肚子那么大了吗?肯定是不正常!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

之前发问的市民闻言立即看向了女子怀里的小男孩,只见昏迷着的小男孩约莫七八岁左右,同样是身着朴素甚至是有几个破洞。

而小男孩稚嫩的脸庞此时已经是因为痛苦,哪怕是昏迷着也扭曲着,也不知道在梦中遭受了多大的折磨。

导致小男孩痛苦的根源正是他的腹部。

此时小男孩的腹部竟然不是常人大小,甚至腹大如鼓,而且还以肉眼看得见的变化细微鼓动者。

每鼓动一次,小男孩的脸色便苍白一分,紧闭着的双眼上面的眉头也皱紧一次,让市民们都不禁捏了一把汗。

究竟是什么样非人的待遇才让这个原本应该充满童笑的小男孩痛苦成这样?

之前发问的市民显然也是一个善良的人,他见状实在于心不忍的问道:“都这么严重了,难道市医院不管么?”

“哼!”那回答的人只是冷哼一声,看着市医院巨大的牌匾却不再说话。

发问的市民脸上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

“院长,那个女人还在咱们医院门口,好像赖着不走了。”

院长办公室,一个助理模样的西装男子对上座的一个秃顶男人恭敬的说道。

“不走?”秃顶男人也就是院长冷哼一声:“哼,一个土包子,没钱治什么病!医院不是福利院,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是是是,院长您说的对!”助理又是一脸恭敬的奉承道:“院长英明!不过她们姐弟俩一直赖在医院门口不走,我怕对医院的声誉有影响……”

见助理奉承自己,秃顶院长很是满意的命令道:“通知下去,任何科室任何医生不得救治他们,另外,通知保卫科的保安,找个借口把他们赶走!”

说完,秃顶院长就不再理会助理,躺在真皮椅子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走走走,马上就有一辆急救车要赶过来,你们不看病就趁早回去!”

医院门口,很快就有保安接到命令,立马就赶了过来,想要把女子拉走。

“不要,求求你,救救我弟弟,呜呜……”女子哪里肯起来,但是保安的力气有多大,她根本没有多大反抗之力就要被保安拉走。

“不要,求求你不要拉我……”女子眼看要被拉离人群,还在苦苦哀求着。

可保安得到院长的命令,那是铁了心要拉走他们姐弟俩。

“住手!”就在女子要被拉走的时候,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出来。

接着人群中便一阵骚动。

“是凌院长!中医院的凌院长!”立刻就有人认出了来人是谁。

“听说凌院长是一个热心肠,不知道他会不会出手救治那个孩子?”

“应该会的,毕竟凌医生不仅为人善良,而且一手中医之术也是厉害无比!”

人心都是肉长的,见小男孩如此痛苦,几乎所有围观的群众都希望凌院长出手相救。

而凌院长也不负众望,沉声说道:“我们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怎么可以如此粗鲁的对待病人!”

凌院长还是呵斥了保安队长,说完,凌院长又和颜悦色的对女子说道:“姑娘别怕,我是中医院的院长凌国立,这孩子先让我给他看看吧!”

女子惊恐的看着凌国立,随后就欣喜的点了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凌国立是什么人,但是就冲他愿意帮助弟弟,女子也是感激不尽。

凌国立从女子手中接过小男孩,随后右手就搭在了男孩的手腕上。

诊脉!

众人看见这一幕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大师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这一次有凌院长出手,什么病不是妙手回春的?”有人附和道。

凌国立却仿佛没有听到周围的声音一样,他一心沉在男孩的脉搏中,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眉头却紧皱了起来。

小男孩的肚子他也看到了,凌国立不是没有见过腹大如鼓的,哪怕是简单的胃胀气也会导致腹部鼓起,但是决计没有这么大的鼓动。

小男孩腹部的规模,已经快有身怀六甲的孕妇腹部大小了!尤其是凌国立还发现,小男孩的脉搏忽急忽缓,但却极有规律!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一样。

“医生,我弟弟他怎么样?”

见凌国立皱眉,女子顿时就紧张的问了出来。

凌国立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沉重的摇了摇头。

看到凌国立摇头,女子顿时就绝望地哭了起来:“我可怜的弟弟,呜呜……”

第2章 肚子里有蛇

凌国立叹了一口气说道:“恕我无能为力,不过,西医或许能通过开刀的方式……”

“这样吧,我打电话给内科的同事,问问他有什么办法!”

凌国立想的是通过手术或者CT观察小男孩肚子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胡闹!”

突然,一声呵斥从医院门口传来。只见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从医院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主治医生。

“是刘院长来了!”

很快就有人认出来人是谁。

“真是胡闹!”

秃顶的中年男人正是刘炳申,此时他正大步流星的朝凌国立走过来,脸上的神色阴沉无比。

就在几分钟前,被刘炳申打发出去的秘书再次去而复返,却告诉他中医院的院长擅作主张留下了那对姐弟俩。

这让刘炳申的那个气啊,本来他就不可能把那两个土包子留下来治病,而转眼就有人来打他的脸。

怎么能让他不气?

更何况,先别说有没有钱,刘炳申隐隐知道那姐弟俩的病根本不是他们市医院可以医治的。

昨日刘炳申就听说医院来了一个得了怪病的小男孩,也是被他用一些理由打发走了。

现在刘炳申过来一看,不就是昨天的那对姐弟?

“凌院长,我知道你想救他,但是那也要按照医院的流程来,如果每一个人都像你这样胡闹,医院的秩序何在?”

刘炳申一走到凌国立身边,立刻就是劈头盖脸的质问。

之后,刘炳申又对女子说道:“我身为市医院的院长,也很想救治每一个病人,但是很多事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你们还是回去吧!”

刘炳申说的冠冕堂皇,但是凌国立却看不惯刘炳申的话:“刘院长,医者仁心,什么事等结论出来了再提又有什么关系?”

凌国立说的结论,就是希望这个小男孩得到市医院的救治。

“哼!你说的轻巧,市医院的每一项技术设备的实用的都是需要经费的!”刘炳申不理会凌国立,直接给了保安队长一个眼色。

保安队长会意,随即又要去拉开那对姐弟。“慢着!如果不需要你们所谓的技术设备呢?”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众人闻言立刻就开始寻找声音的主人,就是刘炳申也在找是谁竟然敢反驳自己的人。

很快,一个打扮怪异的年轻人走进了众人的视线。

“这人是谁啊,穿这么奇怪,哪里冒出来的?”路人甲疑惑的问道。

后面就有人接话了:“应该是他那个箱子奇怪吧,从来没见过这种箱子。”

来人正是凌天,但凌天此时却紧紧盯着在场的一个男子看着,眼角微微湿润。

父亲,我们终于可以见面了!

凌国立突然感觉一个热切的眼神停留在自己身上,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人群中紧紧盯着自己,顿时,一股说不出来的熟悉和亲切涌上了凌国立的心头。

“父亲……”凌天在心头默念一声,不知道要不要现在就和他相认。

“啊……好痛……”

但很快凌天就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因为此时小男孩因为疼痛导致硬生生的痛醒了过来。

凌天想也不想就冲过去,直接来到了小男孩的身边。

“你,你干什么……”

女子发现自己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年轻人,顿时就是一惊,结结巴巴的问道。

凌天沉声说道:“你要是相信我,我就可以帮你弟弟治疗好!”

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一只手搭上了小男孩的手腕。

又是诊脉!

看到这一幕,不禁围观的群众惊呼一声,就是凌国立看向凌天的眼神也是十分惊诧。在凌国立看来,现在学习中医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了。

凌天此时脸色谨慎,不但如此,他还翻了翻小男孩的眼睑和舌头。

“眼球发散带有血丝,舌尖猩红,腹大如鼓。”凌天一边诊断一边说出了小男孩的症状。

但凌天本来沉着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抓着小男孩左边手腕的手又换到了右边。

“脉搏竟然呈现如此有规律的跳动,多半不是心脏跳动所带来的!”

凌天喃喃自语一声,随后掀起了小男孩的衣服。只见小男孩的腹部已经胀大的暴起血丝,就像妊娠纹一般。

竟然隐隐有胀破的趋势难道说……

“啊……”女子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眼泪又是哗啦的流了下来。

“你弟弟昏迷之前吃过什么东西?”

凌天转头问向了女子。

“就是平常的家常菜,茄子豆干什么的,还有芹菜。”女子下意识的回答道。

“芹菜!”

果然,凌天心中暗道,自己果然所料不错。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弟弟肚子里有一条蛇!”

蛇?

凌天的话让众人皆是一惊,怎么可能?

“哼!一派胡言!”

刘炳申之前就看到凌天二话不说拦住了保安队长就不爽了,此时见凌天胡言乱语,当即就是冷哼。

“有没有搞错,我还以为这哥们真是学医的呢!”围观的群众叫了出来。

“是你有没有搞错,你看他这么年轻,也就是不到二十岁吧?会医术?”

“哥们,就算是你要出名也不能拿人家性命开玩笑吧?”

直接有人把凌天定义为骗子了。

凌天也不解释,对凌国立说道:“凌……凌院长,麻烦你帮我买一瓶醋回来,另外,再准备一只蛇皮袋。”

凌国立就在他身旁,凌天差点就叫出了爸。

“你是认真的?”凌国立当然也不相信小男孩肚子有蛇的说法,但是凌天却一脸坚定的看着他。

“千真万确!”

凌国立看着无动于衷的刘炳申,咬了咬牙,二话不说就跑去买醋了。

超市就在医院门口,凌国立不到两分钟就把一瓶醋买了过来。

“砰!”

但凌国立刚要把醋递给凌天,一旁的刘炳申却抢先上前一手打掉了凌国立手中的瓶子,凌国立一时没有抓稳,一瓶醋就摔在了地上。

凌天见状脸色一冷,瞥了刘炳申一眼。

而刘炳申却不屑的说道:“在医院门口,还能由着你胡来?”

而围观的人也是劝道:“我去,哥们你不要胡来啊!”

凌天充耳不闻,只是在心里记住了刘炳申,随后对女子说道:“你若是相信我,我便为令弟治疗!”

女子也不是什么有主见的人,她刚要点头,怀里的小男孩又是痛苦的一句呻吟。

此时小男孩的腹部已经有血丝渗透出来,看上去生命岌岌可危!

“没时间了!”

凌天不再理会其他,打开随身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根奇形怪状的银针。

“慢着!”

正当凌天要给小男孩救治的时候,刘炳申的声音却又不适时的响了起来。

“你坑蒙拐骗我管不着,但是你在我医院门口干这种缺德的事情,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刘炳申说着就一挥手,他身后的几个保安立刻就准备上前。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凌国立见状,顿时就呵斥了起来,哪怕他只是一个中医院的副院长,也不是保安能够得罪的起的。

“哼!凌院长好大的威风,你是要助纣为虐了?”

刘炳申本来就对凌国立处处排挤,就是因为凌国立处处跟他作对。眼下见凌国立又要阻拦自己,刘炳申的脸色是无比的难看。

“你们愣着干什么,凌院长已经被那个骗子收买了,你们还不动手?”

刘炳申竟然不要脸的捏造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之后嘴角就阴险的闪过一丝冷笑。

“我看谁敢!”

凌国立原本看上去就是高大的身材,站在凌天前面护着凌天更显得正义凛然。

而凌国立挡在了凌天身前,一时间保安也不知道应该听刘炳申的,还是应该听凌国立的。

凌天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凌国立,但是想了想,凌天还是把手中的银针放了回去,又拿出另外一根同样奇形怪状的银针。

“这是……”

凌国立就在凌天身边,看到凌天手中形状怪异的银针,内心震动不已。

“七曰毫针,取法于毫毛,长一寸六分,主寒热痛痹在络也。”凌国立做梦也不会回想起自己记忆深处的这一句口诀,这句话出自《太素九针》,讲的就是这一根奇形怪状的毫针!

“国立,如果你有生之年能够见到太素九针,那便是你的大造化,如果能见到施展太素九针的人,那他的医术是为师也要顶礼膜拜的。”

凌国立还记得他年少的时候跟着师父学习中医的时候,他的师父眼光深邃的对他讲得这段话。

现在,凌国立真的在有生之年见到了太素九针之一的毫针,内心岂能不震动?

更何况让他见到太素九针的还是一个年轻人,这么说,这个年轻人会施展太素九针?

想到这里,凌国立原本就不平静的内心再次狂震了起来。

第3章 太素九针

太素九针,就是他师父也要仰望的存在,竟然会有一个少年能够施展!

内心狂震的不只是凌国立一人,凌天不知道的是,在围观的人群中,同样有一个样貌平平但是眼光锐利的中年男子直直的盯着凌天手中的毫针。

“竟然真的有太素九针?”

凌天可没工夫管谁注意到了自己,此时小男孩的脸色愈发难看,他知道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了。

凌天深吸一口气,将毫针在小男孩的腹部轻轻一挥,再将小男孩嘴巴掰开,观察了一下他的舌苔,拿着毫针的手又是一挥。

银针本就尖锐锋利,在凌天手中却如一把称心如意的手术刀一般。

小男孩的肚子很快被破开一个长达五六厘米的口子,而凌天不慌不忙,捡起只剩下瓶底的醋瓶,将里面为数不多的陈醋倒满在小男孩腹部开口附近。

“啊……好痛啊!”

陈醋一涂满小男孩的腹部,小男孩顿时痛苦的呻吟了出来,脸色极其苍白。

“再坚持一会!”凌天在心中默数着,同时将事先准备好的蛇皮袋打开了一个口子。

“我靠,这是要来真的?抓蛇?”

围观的群众先是被凌天的一手出神入化的针法镇住了,现在见凌天大有一副抓蛇的架势,顿时就有人叫了起来。

“不会真的有蛇吧?”

话音未落,围观的群众只见眼前一花,随后一旁的凌天闪电出手,直接用蛇皮袋套住了一条蛇。

“卧槽!还真是蛇!”

众人见一只鳞片灰白的蛇后半身在蛇皮袋外面挣扎,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震惊。

“幸不辱命。”大功告成,凌天平淡的声音再次传来。

尽管还是同一个人,但是众人看向凌天的眼神却变了。

神医啊!

人家只是诊个脉就知道小男孩肚子里有蛇,而且还这么华丽丽的取了出来,如果谁说这不是神医,那世界上还有谁能称得上是神医?

“刘院长,我应该不是骗子吧?”凌天不理会众人惊愕的表情,转身看了一眼脸色就像吃屎一样难看的刘炳申。

刘炳申的脸色确实无比的难看,在他的想法里,一个人的肚子里怎么可能有蛇?天方夜谭还是一千零一夜?

但是不管天方夜谭还是一千零一夜,事实就摆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神医,你是怎么知道他肚子里有蛇的?”一个人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凌天不着急回答,他再次用太素九针将小男孩的伤口缝合起来之后,嘱咐了那位女子注意的事项,这才站了起来。

“呵呵,要知道并不是很难。”凌天站起来淡淡的说道,“首先,病人的症状和脉搏跟腹部存在活物很相似。其次,病人昏迷前进食的芹菜是罪魁祸首。”

“芹菜?”凌国立忍不住重复了一遍,随即就恍然大悟。

果然下一秒凌天就说道:“蝮蛇喜欢芹菜散发出来的味道,所以蝮蛇交配的时候一般会在芹菜生长的附近,以至于芹菜上面沾染了蝮蛇的精液。而病人误食了带有蝮蛇精液的芹菜叶,导致了小蝮蛇在他的腹部孵化。”

“啪啪啪!”

凌天的一番解说下来,众人皆是十分钦佩。

“神医,那我们是不是吃不得芹菜了?”立刻就有人问了出来。

但马上就有人反驳他:“你傻了吧,芹菜我们从古代吃到现在的。”

凌天微微一笑,说道:“只要芹菜是洗干净的,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凌天的一番解释让众人皆是恍然大悟,就连凌国立也是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果然是年少有为啊!”

凌国立作为一个中医院的院长,其眼光自然是不差劲的,而他这么肯定的赞美一个少年,让众人对凌天的羡慕有多了一层。

毕竟在大部分人看来,凌天这么好的医术,将来无比在哪个医院也是无比吃香的。

有些妙龄的女孩子看向凌天的眼神已经有些异彩涟涟了。

但凌天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他突然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动作。

“扑通!”

一声闷响,让众人跌落一地眼镜的是,凌天居然毫无征兆的跪了下去。

而跪着的方向却是凌国立这边。

“孩子,你这?”凌国立被凌天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急忙想把凌天拉起来。

这也让凌国立近距离的看到了凌天的脸,让他震惊的是,凌国立居然发现凌天的脸型有些眼熟。

“爸!”

凌天嘴角苦涩的叫了一句。

“你……你是……”凌国立仿佛被雷击了一般,瞪大了眼睛惊叫道:“你是小天!”

“你真的是小天!”凌国立再次不敢相信的叫了一句,心中却是狂震。

“是我,我是小天。”凌天点点头,心中也是激动不已,他们两父子这么多年没见,心情就像五味杂陈一般。

凌国立听到凌天肯定的话语,顿时激动的上前一步拉开了凌天的衣领。一个清晰可见的星星胎记出现在凌天的后边脖子上,看到这一胎记的凌国立再也忍不住拉起了跪着的凌天。

“真的是我的小天。”凌国立如此已经是一个即将步入中年的人也忍不住眼角湿润。

凌天也是激动的说道:“爸,十年不见,你还好吗?十年前……”

“好好好,回来就好……”也不知道是因为太激动还是别的原因,凌国立虽然眼角带泪,但是却是喜极而泣。

“恭喜凌院长!”

众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也清楚眼前医术高明的少年是凌院长的儿子,现在父子团聚,他们也乐得见到一桩好事。

“凌院长,您儿子果然虎父无犬子啊!一家人都是医术高明的神医!”

不断有恭喜的话传来,凌国立却只是沉浸在凌天回归的喜悦中。

“凌医生,您医术这么厉害,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的老寒腿?可怜的我一到下雨天就痛的死去活来啊!”

最后,更是有人开口问凌天求医了,毕竟神医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遇到了一次,那就是要好好把握!

很快,其他人就像如梦惊醒一般,纷纷把自己身上有什么明疾暗疾都说了出来。

“凌神医,我半夜肚子总是叫,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大病啊!”有了一个就有第二个,但是他的话很快就被其他人打断了。

“滚,我看你那是肚子饿了。”

“凌神医,腰椎间盘突出怎么办?”

“凌神医……”

甚至一个细细的女声传了过来:“凌神医,我有痛经,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凌天无语的摇了摇头,不是说痛经这玩意儿他不会治疗,而是太简单了,他都不屑于出手的好不好?

不过想到这些人也是见证了自己和父亲团聚的有缘人,凌天对一些简单的病症都一一做了解释和应对办法。

凌天肯开口,一下子更是驱动了所有人求医若渴,一时间市中心医院门口简直人满为患。

“院长……”

一旁的助理早早的来到了刘炳申身边,看了人群中的凌天一眼,随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刘炳申此时的脸色已经是阴沉无比,求医若渴的众人早就把他挤出来到门外去了。

“哼!”刘炳申冷哼一声,大叫道:“保安,你们是吃屎的吗?”

保安队长听到院长发火了,哪里还敢怠慢,三步并作一步的跑过来陪笑道:“我明白!”

随后保安队长冲手下的保安叫道:“你们怎么回事,这么多人在这里也不知道维护一下秩序?”

维护秩序,就是要赶人了。这些保安平时可没少干这些事情,毕竟医院这种地方,不管是不是医院的错,总有一些医闹过来闹事,所以赶人这种事,没有人比医院的保安做的顺手。

“走走走,都散了散了!”其中一个领头的保安立刻就行动了起来,就差推推搡搡了。

“搞什么,还让不让人看病了。”

第4章 行医资格证

本来这些人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不适一股脑都跟凌天问个清楚,现在被打断了,立即就有人不爽了起来。

“哼!”保安冷哼一声说道:“看病?”

保安一指凌天叫道:“你问问他有没有行医资格证?”

“开玩笑,凌神医会没有资格行医?我看真正没有资格行医的是你们医院的庸医吧!”

一个人不满的叫了出来,只是他这一句话顿时就得罪了市中心医院的许多医生,话音刚落就有人不满的瞪了过来。

太拉仇恨了!在人群中的凌天当然也听到了这人的话,立刻就是皱了皱眉,随后他就朗声说道:“各位,我知道你们大家都希望自己健健康康的,但是因为我之前已经给那个小男孩看了病,所以有些劳累,还请大家散了吧!”

凌天却是直接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没办法,找他看病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他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另外,哥哥我还真没有行医资格证,那是什么,能吃吗?

凌天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众人可不知道凌天后面的心里想法,但是他们也知道神医的脾气一般都很怪,人家发话了,这些人倒也不敢不散去。

凌天见已经有很多人散去,也是松了一口气。

嗯?但是当凌天刚要跟凌国立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四周似乎有一个仇恨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凌天敏锐的一抬头,就发现市中心医院的那个秃顶恨恨的盯着自己。

“呵呵……”凌天轻笑一声,不理会刘炳申的眼神,转头对凌国立说道:“爸,你工作上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什么事我想先回家看看。”

时隔十年之久,凌天确实很是想念从小就生活的家。

凌国立听到凌天的话,顿时如梦初醒的连声说道:“没事,没事。我工作上不忙,先带你回家!”

原本凌国立以为,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再见到儿子了,但是老天所幸还是眷顾他,没有让他失望。

现在凌天想回家,凌国立岂会拒绝?就算有天大的事,也比不上儿子回来的大事!

“哼!”刘炳申见凌天想走,再次冷哼一声,突然拦在了凌天身前。

“就这么想走了?”刘炳申冷声道,“我怀疑你涉嫌非法行医,你不能走,警察很快就会到来!”

刘炳申说完还得意洋洋的扬了扬手中的手机,之前他实在是气不过,这才打了电话报警。

其实事实上刘炳申报警的意图还有一个,他隐隐听说凌国立这个中医院的副院长原本有一个儿子,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失散了。

不过现在他儿子既然回来了,刘炳申就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凌国立作为一个中医院的副院长,得罪他刘炳申的时候可不少呢……

非法行医,哼哼,够判你几年的。这个时代,不是拼爹的时代,而是坑爹的时代。

凌天可不知道刘炳申如此阴险的想法,不过看刘炳申这一副秃头的模样他就很不爽,只是自己刚刚和父亲团聚,心情好,算你秃头好运。

按照凌天的想法,这种只会认钱的黑心院长,自己随便给他扎几针就够他受的了。

“我说过了,你不能走!”刘炳申见凌天如此无所谓,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啊,凌国立跟老子作对,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跟老子作对。

刘炳申一脸怨毒的盯着凌天平静的脸,脸上的愤怒溢于言表。

“滚。”凌天不屑的瞥了刘炳申一眼,带着凌国立就要走。

只不过这时候他又被拦住了,倒不是刘炳申做的,而是另外一个人。

这人穿着虽然朴素,但是一眼就能看出他所穿的衣服面料没有差了的。哪怕是相貌平平,放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的脸庞,但是一双眼睛却给人一种能看穿对方内心的错觉。

凌天同样有一种错觉,在此人面前,自己好像有一种没有隐私可言的感觉。

这种感觉一出来,凌天就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他可不喜欢这种感觉。

“有何贵干。”

凌天不冷不热的吐出四个字,如果没有事情,也不是神经病,人家就不会无缘无故拦住他。

“贵干不敢当,鄙人刚刚见神医出手不凡,说是手到病除也不为过,所以有一件事想请神医援手。”

来人倒也没有过多废话,直接说自己想凌天出手援助。

“没兴趣。”

凌天可不想刚和父亲团聚,就被人叫去帮忙,直接拒绝道。

而来人似乎想到了凌天会拒绝,也不急着说是帮什么忙,反而拉起了家常:“神医暂时没有空暇也没关系,不知道神医家住何处,等神医有空的时候鄙人一定登门叨扰。”

凌天闻言又是一个皱眉,从来人这段话里他起码听出了三个意思。

第一个就是你现在忙没有关系,我可以等的起。第二,来人既然等得起,说明他要求自己的事情也不急这么一会儿。至于什么忙,很简单,此人一直叫着神医,那肯定是想自己出手救治一个病人了。

第三么,凌天知道这人的意思,就是你现在不答应,我以后天天去烦你。

如果来人知道凌天短短时间就猜测出了自己的意思,心里会对凌天的看法高度无疑又会增加一些。

不过凌天这时候却是饶有兴致的看了看来人,随后把目光放在了刘炳申身上。

凌天戏谑的说道:“我什么时候有空,我自己都不知道。家住哪里我也差不多忘记了,不过我刚刚好像听有人说我快要去警察局喝茶了。”

听到凌天这话,来人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显然是不相信凌天前面的话,当做了推托之词。

其实凌天这话还真没有撒谎,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空,有没有空得看心情。至于自己已经离开家有十来年了,当然会忘记家住哪里。

凌天继续说道:“我这人一看就是三好良民,怎么会沦落到被警察叫去喝茶呢?唉,真是世道不公啊!”

凌天说完还一脸痛惜的摇了摇头,好像他真的蒙受了天大的冤屈一般。

来人闻言脸色微微一怔,不过毕竟是聪明人,他很快就明白了凌天的意思。下一秒他就没有再对凌天说话,而是直接走到了刘炳申面前。

对于刘炳申,来人不是很清楚他是什么人,也不屑于知道刘炳申是什么身份,只是隐隐听到刚刚旁边好像有人叫他院长来着。

只不过,院长是个什么东西?

“你是市中心医院的院长?”来人也不废话,走到刘炳申面前直接问道。

语气虽然平淡至极,但是其中的威严却足够刘炳申喝一壶了。

事实上刘炳申在看到来人的瞬间,就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这个人不认识他刘炳申实在是太正常了,但是刘炳申却认识他。

来人是张礼,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但是不普通的却是张礼的身份,一个足足能把刘炳申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身份。

原华中地区司令的参谋长,自从华中地区地区的司令因为某些原因退下来之后,也跟着退了下来。但是职位却在H市这个地方上任职副部级官员。

如果说H市这种直辖市的市长是正部级是刘炳申这种处级干部仰望的存在,那么张礼这种副部级官员同样是刘炳申应该仰望的。

何况,张礼的身后还站在一个前军区司令这么一座压死人的大山。

所以当张礼走过来的时候,刘炳申就是下意识的小腿颤了颤。

因为,张礼是在凌天之后走向了他刘炳申的。

刘炳申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回答道:“首长您好,我是市中心医院的院长刘炳申。”

第5章 不告而别

刘炳申还知道张礼是部队里面出来的,所以特意没有叫张礼的官名,而是选择叫首长。

以张礼能看穿别人内心的双眼,岂能看不出刘炳申的小花花肠子?

对于刘炳申此人,张礼本身就是极度厌恶的,不说刘炳申本人就是一个秃顶,大多数典型的反动形象,光是之前他在人群中看到刘炳申的一副做派,张礼就想一枪崩了他。

什么医院不是福利院?难道国家每年拨钱给什么三甲二甲那些医院用于造福百姓,都喂了狗去了吗?

以张礼的眼光,一眼就看出来刘炳申根本就不是一个办实事的医院院长。

刘炳申不知道在张礼心中自己不配做一个院长,他此时正战战兢兢的等着张礼开口。

“你就是那个司令派过去找医生的刘炳申?”张礼淡淡的开口道。

刘炳申闻言大喜,自己怎么忘了这一茬?张礼是前军区司令的参谋长,部队出身的他习惯了司令司令的叫,而那个司令正是派了刘炳申这个医院院长专门寻找医生。

有了这一道关系,他刘炳申害怕什么?

“是……张书记……”

刘炳申在心里窃喜,但是张礼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如坠冰窖。

“司令派你请医生,你就是这么请人的?把凌神医往外面赶?”

“不是……我……”

刘炳申脸色大变,急忙想解释什么。

但是张礼却不容刘炳申开口,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冷哼道:“哼,不是?我怎么听说凌神医要被你请去警察局喝茶的?”

刘炳申闻言顿时心如死灰,一脸怨毒的往凌天那边望去,你特么有这么牛逼的关系倒是早点说出来啊,老子至于得罪你么!

凌天却视若不见,双眼不知道往哪里看,但眼神中的不屑却是真真切切。

而张礼的一句话更是直接宣判了刘炳申的死刑:“从今天起,你就不再是市中心医院的院长了,我会跟司令如实汇报的!”

刘炳申万念俱灰,完了,这是刘炳申心死之前唯一的一个念头。

……

“凌神医,事情的经过我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的确是刘炳申此人心术不正,冤枉了神医您,还希望神医海涵,对于刘炳申这种体制内的蛀虫,我们一定不会轻饶!”

张礼处理完刘炳申,却是再次来到了凌天面前说道。

刘炳申是什么下场,凌天可没空关心。但是既然人家帮助了自己,那肯定是要卖他一个人情的。

看来这个忙,自己是一定要帮了。

“我是凌天。”凌天淡淡的伸出了手。

张礼却早就等着和凌天握手,同时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接着,张礼只是一个电话,凌天就看到一辆加长版的红旗车出现在几人面前。

车牌号是极难看见的四个零。

非政即军,凌国立深深的看了一眼亲自打开车门的张礼,暗道这应该又是哪一个贵人。

凌天倒是没有什么军政的想法,他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后座,而且还拉上了一脸拘束的凌国立。

对于凌国立来说,坐这么牛逼的车,他是想也不敢想的。

张礼同样深深地看了凌天一眼,宠辱不惊,这是他对这个年轻人的评价。

“不愧是太素九针的传人……”张礼暗自嘀咕了一句。

凌天本以为张礼会在路上和他说说病人是什么情况,但是一路过来,凌天也没听见对方开口。

不过既然张礼不想先说什么,凌天也乐得清闲,开始闭目养神了起来。

至于凌国立倒是很想问问凌天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但是想想现在也不是时候,也就没有开口。

一时间车内的气氛安静的有些怪异,好在目的地很快就到了。

凌天下车的时候注意了一下,这是一个军区的医院,别的没有,就是站岗的战士凌天也已经看到了五六道岗了。

真正的五步一哨十步一岗。

“搞得这么神秘……”

凌天嘴里嘀咕道,算起来他们已经在军区医院走了将近十多分钟,却还没有看到需要救治的病人。

“就是这里了。”

就在凌天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张礼终于在一道房门面前停了下来。

张礼小心翼翼的推开门,之前对待刘炳申霸气侧漏的态度完全不同的是,他很谨慎的对凌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才把门重新关上。

凌天一进门,就感觉到一股不舒服的感受充满了身心。

有异常!凌天脸色微微一变。

随即凌天就看向了一张病床,一个少女有些憔悴的趴在病床前面的桌子上。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尽管脸色很是憔悴,但是依然掩不住其绝美的容颜。

而且一身咖啡色的短裙,配上一双肉色的丝袜,一双美腿在凌天眼前展露无疑。

这是一个娇美的睡美人。

但是让凌天脸色大变的却不是这个少女,而是病床上一个昏迷着的女人。

昏迷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虽然是中年妇女,但是头上没有一丝白发,如果不是因为可能是病的太久了,看上去更为虚弱的脸色,这就是一个保养的极为不错的华贵美妇。

但是此时妇人的脸色却是十分难看,面容扭曲,眉头深皱,而眉间更是一股黑气隐隐游走于中。

这是……

凌天震惊的差点叫了出来,好在他还算理智,微微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就问道:“你说的帮忙,就是她?”

其实张礼自从凌天进门的时候就一直在观察他的脸色,此时见凌天脸色先是大变一会儿之后就恢复正常,张礼见状眼神有些闪烁。

“病人什么时候开始昏迷的。”作为一个中医,凌天出乎意料之外的没有开始诊脉,而是转头问向了张礼。

张礼很是意外,不过凌天有问题他当然会回答:“夫人是昏迷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具体是多久。”凌天沉声说道。

“这个……”张礼稍微沉吟了一下,随后肯定的说道:“从上个月到今天,一共有四十三天!”

“那病人昏迷前有什么症状?”

凌天又问了一句。

张礼则是想都没想然后说道:“先是无故昏迷,醒来后高烧不止,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一反常态非常能吃。甚至一天当中除了睡觉就是吃东西!”

张礼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那是因为他们不是没有请过医生,而这些问题那些医生问过无数遍了。

问是一回事,能作出解释或者治疗又是一回事。直到今天,张礼也没有见到有哪个医生能解释为什么高烧的病人还有胃口一天不停的吃东西。

凌天静静的听着张礼描述的症状,但是越听心就越沉了下去,直到听到张礼说到特别能吃的时候,心就完全沉到了谷底。

果然么……

凌天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却是一言不发地拉着凌国立就走。

凌国立也听到了张礼的话,但是出于职业习惯,他正要上前为病人诊断一下脉搏。

这也是他的职业毛病,一见到病人就习惯性的想诊断,不过今天更多的是打算为凌天帮上点忙。

凌国立却没想到凌天二话不说就走,一时间有点懵圈,但还是下意识的跟着凌天走了。

张礼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前一秒凌神医还在认认真真的询问病情,这怎么下一秒说走就走的。

莫非就是凌天也知道夫人的病很是棘手,所以不告而别?

“啪!”

张礼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刚刚凌天临走的时候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明显是有话要说。

平时自己就以深知人心为得意之处,怎么这个时候反而犯糊涂了?

“凌神医请留步!”

想通了这一点,张礼急忙就追了出去。

……

.

小说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17日18:30:2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dbxs.com/66.html
杨凌绝品许愿系统火爆好文 热门小说

杨凌绝品许愿系统火爆好文

近期爆火好文《绝品许愿系统》的主角是杨凌,这里提供绝品许愿系统杨凌小说阅读,绝品许愿系统主要说的是。王医生脸色垮了下来,自己一个专业的,竟然连一个门外汉都不如,这让他怎么有脸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推荐指...
林烟裴聿城余生有你甜又暖火爆好文 热门小说

林烟裴聿城余生有你甜又暖火爆好文

近期爆火好文《余生有你甜又暖》的主角是林烟裴聿城,这里提供余生有你甜又暖林烟裴聿城小说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主要说的是。只见女孩那双原本黯淡消沉的眸子,如同在一瞬间被拭去尘埃的明珠,泛出清冷的光。 推荐...
情锁深宫初年晨然小说 热门小说

情锁深宫初年晨然小说

主角是初年晨然的小说叫做《情锁深宫》,这里提供情锁深宫初年晨然小说阅读,该小说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您那日陷入昏迷,是贵妃娘娘差人送回来的,第二天贵妃娘娘就叫奴婢去拿回了这个璎珞,说是向太子妃借来褒...
林志桃运天王火爆好文 热门小说

林志桃运天王火爆好文

近期爆火好文《桃运天王》的主角是林志,这里提供桃运天王林志小说阅读,桃运天王主要说的是。毕竟,虽然自己没有悬壶济世的义务,也不求杏林留芳,但他终究还算是个好人,如果看着这样的事情不管,心底下终究有些不...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