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哑巴呀郑楚陆为真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 那个哑巴呀郑楚陆为真热门章节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主角是郑楚陆为真的小说那个哑巴呀郑楚陆为真热门章节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 郑楚嫁给了一个哑巴——冷漠阴鸷讨人嫌。 她倒不介意,但总有人想劝她改嫁。 叔叔婶婶挑着哑巴不在的时候,一个个轮流上场。

    主角是郑楚陆为真的小说那个哑巴呀郑楚陆为真热门章节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 郑楚嫁给了一个哑巴——冷漠阴鸷讨人嫌。 她倒不介意,但总有人想劝她改嫁。 叔叔婶婶挑着哑巴不在的时候,一个个轮流上场。 不久以后,私底下劝她改嫁的人更多了。 据说是哑巴发疯了。 小剧场: 郑楚要走的时候,陆为真死死抱住她,嘴唇颤抖,几近掉泪。 她不明所以,心想我不过回趟娘家,明天就回来。

    那个哑巴呀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太阳刚刚升起来,天色还有些淡淡的昏暗。 陆为真躺在躺椅上,没心情理这蠢狗。白长这么大个,活该被人欺负。 那条老狼躲了起来,他没处理,只是拉住狗没让它追。乡里闹成什么样陆为真不想管,井水不犯河水,出事了也是自找的。 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而狗不知道自己被人给嫌弃了,还蹭着陆为真结实的小腿,低声嗷叫。它昨晚出去一趟,饿得不行,平时这时候陆为真早就给它喂饭了。 陆为真被缠得不行,忍住想踹它一脚的想法,冷着脸进屋,给狗倒了饭。 他要是能说话,肯定会指着这条狗骂一顿。 别人都欺负到头上,脑子里还想着追别的东西,以为谁都会像郑楚一样帮它?也不想想郑楚为什么这样对它这么好,要不是为了他的钱,难道还能是觉得它又蠢又丑可爱? 陆为真看着大口吃饭的狗,觉得它实在是没出息。他周身都是冷气,直接转身把抽水井边的碘酒瓶放回屋里的橱柜。 等关上橱柜门之后,他才突然想到郑楚也在村子里。 陆为真的动作停了下来,犹豫了半天,才心想算了。自己又不知道郑楚住哪,再说了她也只是帮了他的狗,不值得他专门去提醒。 可不去的话,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也太危险了,出事了怎么办?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陆为真立马摇了摇头把心思甩出去,他才不关心这种事。 …… 学校今天正在期中考试,因为老师不多,郑楚一个人监考一个班。 她突然打了个喷嚏,底下答题的学生抬头看了她一眼,郑楚若无其事的披上外套,学生也没当回事。 郑楚扫顾教室,大部分都在认真写,有一个坐在最后一排的学生不时低着头,她起身绕了一圈,把他书桌里的书没收了。 那学生脸都涨红起来,郑楚却没说什么,只是朝轻轻他摇了摇头,回了讲台。 李思今天没来上课,她姑姑来请的假。李齐来是来了,但一直在打哈欠,应该是一夜没睡好。 昨夜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李婶娘她们早上提到的。 郑楚在这里呆了两年,知道乡里人大多数话都是以讹传讹,没准等她去问李齐的时候,说法就又换了种。 教室里摆放普通老旧的木桌椅,桌面凹凸不平,墙上贴着各种伟人言语,窗户打开,透进明亮的阳光。 老校长从外面走过,他手背在佝偻的腰上,站在窗外看了几眼学生答题情况,又去下一间教室巡视。 这地方的人虽然不算少,但这几年都没什么发展,又穷又苦。 老校长今年已经快七十了,人很好,至今还没有退休。 他们很喜欢自给自足的生活,不追求新鲜事物,对外面虽然向往但并不会太强求。如果这里的条件再好点,郑楚都觉得以后可以来这养老。 考试结束铃声响起,郑楚开口道:“最后一排同学收试卷。” 后面学生陆陆续续把试卷收上来后,她才说可以走了。 有几个活泼的小女生和小男生围过来,纷纷说:“郑老师,这次考试好难啊。” 郑楚收好试卷,笑了笑道:“这次可一点都不难,谁考了满分有奖励。” 他们眼睛一亮,郑老师对她们很好,表现出色的人经常会有奖励,很多时候是崭新的作业本,铅笔,还有好看的发卡和毽子。 随后又有人抱怨说:“昨晚我家的狗叫了半天,我考试的时候差点睡着了,肯定考不好了。” 说这话的人叫李奇奇,和李思是邻居。 郑楚问:“怎么回事?是不是家里进什么东西了?” 李奇奇拧紧小眉毛说:“不知道,我爸出去的时候看见陆哑巴了,可能是他来我家偷东西了。” 郑楚微怔,陆为真不像是会偷东西的人,她又问道:“你家里丢东西了?” 李奇奇老实回道:“丢了一只鸡。” 郑楚点头,不再多问,关心说:“让你爸爸妈妈多注意点,你平常好好学习就行了。” 李奇奇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微红了脸。她平时上课老出神,原来郑老师都知道。 …… 郑楚和陆为真住的地方不近,很少有联系,她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毕竟这事好像不简单,但她也不好直接问李婶娘。 李婶娘不愿意回答她有关陆为真的事,郑楚心痒痒,但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没有多追问。 她和其他老师在学校批改试卷,时不时聊上几句,不小心聊到了顾元泽,旁边黄老师劝亲的心思又起来了。 “你替顾老师代了几天课,他是不是有什么事?”黄易转过身体看她,“我最近都没怎么见他,好像是和老谢家的女儿吵了一架。” 郑楚手上的笔没停,她说:“顾老师要养四口人,我们工资又低,他一个人肩上担子重,大概是跟着别人去山上找东西了。” “顾老师人挺负责,老谢那身体不能下地,为难他一个人养家了。”她压低声音,“顾老师这么有能力,不会被埋没。老谢病根子也一直在,撑不了多久,你记得看准时机。” 黄易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去,但如果一直回不去,郑楚说不定都要三十岁了。 三十岁了没嫁人,这说出去都丢脸。 郑楚了解这边习俗,结婚不一定领结婚证,贴几张红纸,办个酒宴请乡里人吃一顿就算是夫妻。 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没几个人管这个,生了孩子再补一张也不迟。就像顾元泽和谢晨,他们两个虽然有了孩子,但证现在还没扯。谢晨难产死了,补不补都无所谓。 郑楚赶紧转移话题,说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这事不好说,等以后再看看。对了,我听学生说昨天出了事,黄老师听说了吗?”郑楚问,“看起来好像挺严重的,我班上有个学生都请假了。” 黄易知道她不想谈,只能无奈摇了摇头。 她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说:“严重是挺严重,富叔都进了医院,一家都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老富叔都有七十了,身体不怎么好,”郑楚问,“怎么突然就出了这事?” “那群孩子惹的祸,听说是被陆哑巴知道他们欺负他的狗了,所以他就放狗出来咬人。”黄老师觉得这群孩子太熊了,“不过我也不太了解具体情况,我不住在那边。” 郑楚的笔在试卷上点了点,摇头说:“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 …… 夕阳西下,余晖暖黄。 郑楚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办公室的老师都已经走了,只剩她一个。今天是她锁办公室门,所以最后一个走。 她把东西整理好,放进柜子里,之后又检查一遍窗户,最后才拿着钥匙锁门。 学校旁边的山上野草丛生,枯瘦的树木也开始冒新芽。 等郑楚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陆为真站在学校门口,他不是一个人,前面还站着老校长。 老校长和他说话,陆为真脸上没有对别人的防备,反而是对长辈的敬重。 郑楚手里抱着试卷袋,有些惊讶,陆为真和老校长关系不错? 陆为真今天没带狗,也不知道来干什么。 郑楚看见老校长欣慰地拍了拍他的手,说了句长大了,能养活自己就好。 陆为真点点头,从兜里拿出个信封,递给了他,老校长摇头推了回去。 老校长说:“我这里什么都不缺,你自己留着,你年纪不小,该娶媳妇儿了,留着当媳妇儿本吧。” 郑楚好奇看了一眼他们,陆为真的视线就一转,突然和郑楚的撞上。 郑楚停下脚步,迟疑一会儿,上前叫了声校长和陆大哥。 老校长转过头,微弓着腰,他看见郑楚手里的试卷袋,慈祥地笑了笑说:“小郑现在才回家?回家改试卷?” “今天我值日,准备周末在家里待着。” 郑楚笑着回道,“校长也早点回去吧,天快黑了。” “等会儿就回,”老校长指着陆为真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学生,陆为真,他学习很厉害,以前次次都考满分,自学了很多东西。” 陆为真竟然读过书? 郑楚点头说:“我们认识,上次我摔了请假,还是他救的我。” 老校长脸上的皱纹微微笑开,“这孩子心好,就是有点犟,小郑有事可以找他帮忙,他肯定不会拒绝的。” 郑楚心想自己哪里敢找陆为真帮忙,到时李婶娘都可能说她半天。但她没说出来,只是轻弯着细眉应好。 她没想到人人都嫌的陆为真,竟然是校长的学生。 郑楚微微讶然,抬眸看了陆为真一眼。 她的眼眸偏向桃花眼,旁人若有心,看她时自然会多观察些,觉得那双水眸好似隐隐透着诱人的妩媚。 陆为真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扫过她,对她答应的话早有预料。 当着老人家的面还敢这么看他,真是……陆为真微微皱眉。 太骚了。 路上有几个人从地里回来,路过学校,看见老校长还想去打个招呼,望见陆为真后又嫌弃地绕开。 他们对老校长倒没什么想法,只不过不想接近陆为真。 而陆为真也不关心他们的动作,他来这里只是想提醒老校长晚上别出去。 老校长生活规律,不会大半夜的出去,他就写了信放在信封里,想多提醒一句,别到时来了兴趣突然跑出去。 里面还额外放了沓钱,不多不少,整一千。 陆为真把信封放老校长手里,对他做了个手势。 老校长似乎看出了什么,手里拿着这东西,眼中有些疑惑。 陆为真没多解释,让他回家打开看一眼。郑楚站在一旁,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陆为真拉手就走了。 老校长在后面愣了一会儿,然后笑着摇手说:“小郑多看着他。” 郑楚一脸茫然,不知道陆为真要干什么,还以为他有话要说,可他们又不熟,有什么话说?她一手抱着试卷袋,另一只被陆为真握住。他的手很大,攥住郑楚手腕时就像一把温热的枷锁,陆为真脚步迈得大,腿又长又直,郑楚差点跟不上他的步伐。 他们绕过一个拐角,郑楚忍不住问了声陆大哥有事吗,他的脚步才停了下来。 陆为真松开她的手,脸上有些不耐烦。他想这女人真麻烦,走两步就叫个不停,一点力气都没有。

    那个哑巴呀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地上干净,两旁长着初生小草。 郑楚微微皱着眉,单手抱住试卷袋,揉了揉微红的手腕,她心中警惕,后退一步。 老校长人很好,对初来乍到的顾元泽和她都十分照顾,郑楚对他很敬重。 他和陆为真关系很好,但不代表陆为真是个好人。她并不了解陆为真,实在想不通他要干什么。 陆为真双手交叉,直直站在她面前,俊脸帅气,可身形实在健壮高大,身上处处都是坚硬的肌肉,双眉拧紧,有些吓人。 他不能说话,看神情似乎也不想主动和她交流。 郑楚望着他,眼眸清澈,心中却暗想他这人还真是奇怪,明明是他拉她过来的,现在这幅表情是要干什么? 但她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还不想得罪陆为真,于是先开了口问道:“你是有事要和我说吗?” 他是哑巴,没递东西过来交流,摆明了是在等郑楚开口。 郑楚认真反思了一下自己,想不出自己是哪里惹了他。难道是她给狗的药出了问题?怎么可能?李中医好歹也是精通治跌打的,陆为真似乎也没有责备她的意思。 她心中奇怪,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对劲。 陆为真盯着她的双眸,越看越觉得温顺妩媚,狐狸精就她这样。 郑楚叫了他一声,陆为真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看她。他耳朵微红,心里暗哼一声,长得确实是有模有样,但别也想能骗过他。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对折起来的白纸,径直塞到郑楚手里,也没有解释,转头直接就走了。 陆为真来跟郑楚说一声,只不过是还他上次欠的人情。不管郑楚有没有目的,她好歹帮了一次他的狗。 但让他先搭讪她,绝不可能。万一让她从这件事上尝到了甜头,以后天天跑到他家,美名其曰帮他照顾狗,事实却是想跑到他床上发|浪……陆为真脚步突然顿了顿,还真仔细思考该怎么解决这个场面。如果发生了,赶她走不好,留着似乎更加不行。 他继续往回走,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怪异,女人果然是麻烦。 郑楚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她低头看着陆为真递过来的纸张,又抬头望他离去的背影,对陆为真最后的表情感到茫然。 “郑老师还没有回去?”有老人看见陆为真走了,过来问,“陆哑巴不会是欺负你吧?” 郑楚倏地回过神,转头对她笑了笑。 “陈奶奶,好久不见,不是欺负。刚才有一份课外书的清单,准备以后买回来给学生看的,校长让他拿给我,”郑楚抬手扬了扬那张纸,“都写在里面了,我回去再加几本。” 她是郑家的独生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招学得很不错,谁都看不出她是在扯谎。 郑楚还没看这张纸的内容,陆为真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给她这东西。 陈奶奶没有怀疑,只是皱纹拧紧问:“校长跟他是有点关系,这什么课外书?不会我家孙子要交钱吧?要交钱就别买了,课外书买了也没用。” 郑楚摇头笑着说:“不用交钱,就是先讨论,以后再看看学校经费够不够。婶娘等着我吃饭,陈奶奶,我要先回去了。” “郑老师等等,”陈奶奶叫住郑楚,她小心翼翼地环顾周围,从兜里拿出个布包,打开四角,露出几十张小零钱,“我听说今天期中考试了,您能给我孙子加点分数吗?您也知道我儿子脾气暴躁,打人手劲狠,我孙子总不及格也不能怪他,孩子笨没办法,您看……” 她手上的钱又老又旧,应该攒了很久。 郑楚顿了顿,摇头说:“陈奶奶不用担心,这次考试很容易,我看了您孙子的答案,能上及格线,你拿这些钱买点肉回家给他补补身体。” 这次考试说着是期中考试,但其实只是个小检测,并不难。 老人家焦急说:“万一要是不过……” “能过,您还不信我吗?”郑楚开玩笑说,“我是老师,这还是能看得出来,您先回去吧,婶娘要是见我没回去,该出来找我了。” 既然郑楚都这么说了,陈奶奶脸上再纠结,也只好把钱收好。 这位陈奶奶平时是个泼辣人,和人吵起来一天一夜都不带停歇那种,她儿子和她差不多,倒是孙子内向又胆小。 郑楚和陈奶奶说声再见,然后就先走了。 她走了一半路,抬手打开那张纸。 “你家附近有野狼,如果不想出事,晚上别出去。” 陆为真的字迹刚劲有力,笔势利落,同他人一样,坚|硬|挺|劲,就算用来当练字的字帖也不为过。 郑楚先前以为他不识字,现在看来倒是练过很久。但她并没有在这方面多想,只是心下一惊,差点没拿稳这张薄薄的纸。 这边落后,野生环境很好,说有狼很正常,但陆为真怎么知道乡里面有这东西?难道是他昨夜放进来的? 她下意识冒出那种想法,却又立马觉得陆为真不是那种人。 郑楚继续往下看,纸上还写着一行字。 “不可能。” 她满头雾水,突然有点看不懂了。 郑楚和陆为真相识时间不久,虽然知道他极少与乡里人接触,但也不会特意去想他旁边从来没有出现过女孩子,更猜不到他会自恋想歪到那种地方。 他本来想写别的,可心底又觉得那种呵斥的言语有些伤人。郑楚胆子再怎么大,也只是一个娇弱的姑娘,万一伤到人家,把人家弄哭了,他又不能不安慰。 陆为真犹豫半晌,还是改了。 但郑楚没他想的那种心思,她上下翻看这张纸,要不是字迹崭新,出自同一人,她还以为是陆为真写错了。 如果因为不是他人品还行,没对她做过出格的事,郑楚或许都不敢和他连打招呼。 那这几个字什么意思?他是在和她开玩笑?还是说即使她说出去,别人也不可能信她? 脑子里冒出一连串的问题,郑楚微微皱眉,实在不明白他想传递的意思。 有人叫了声郑老师,郑楚抬头,望见路上走过来几个熟人,是今早上找李婶娘的几个嫂子。 她把这张纸再折起来,握在手里,笑着和她们打了个招呼。 郑楚天生一张温柔的笑脸,人会说话,和谁都能聊上几句,加上她年纪不大,很容易让人产生亲切感。 这种时候都赶着回家吃饭,她们没有多说,只是随便寒暄几句。 郑楚回到家时,李婶娘正在厨房做饭。 这间普通的厨房在进院子的右前侧,水缸摆在它前面,院墙边上爬有几株娇|嫩的黄花。 “婶娘,我先回屋,”郑楚站在厨房门口,“吃饭了再叫我,待会天黑了要点灯,耗油。” 李婶娘手里拿着铁锅铲,翻炒青菜,回头问:“今天这么怎么晚才回来了?” “轮到值日锁门,”郑楚说,“今天是期中考试,我想早点改出试卷,先上去了。” 李婶娘想起今天早上聊天的时候,好像是有人说过自家孩子要考试。 “好,那你先上去,我做完饭叫你。” 郑楚走了几步,她停了下来,又转回来问:“婶娘听说昨晚发生的事了吗?听说老富叔被咬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学校里都在议论。” “我早上还和别人说了这事,”李婶娘从灶头里抽出截长长的柴火,埋进灰里熄灭,又对郑楚说,“肯定陆哑巴做的,就是为了报复人,老富家手上没证据,闹到支书那里肯定也没结果,只能吃下这个亏。” 这里的支书是外来的,还算公正,如果没有证据,这种事确实不会有什么结果。 郑楚想了想,又问道:“万一不是他呢?会不会是乡里跑进了其他东西?” “不可能的,这穷地方能有什么东西跑进来?”李婶娘不以为然,“你先把手上东西放了,饭快做好了。” 郑楚思索片刻,应了声好。 暂且不管陆为真说的是真是假,这话是他传给她的,直接说出去,乡里面应该不会有人相信。 因为别人只看见陆为真来过。 照这样子来看,陆为真或许还不知道大家已经把罪定他身上。 郑楚回了房间,看着“不可能”这三个字,心中暗忖许久,还是想不明白,最后只能放下。 连李婶娘都认定这事是陆为真做的,这里人和李婶娘差不多,更不用多说。 这件事尽快必须要让乡里人知道,就算是假的也不能不防着,否则还会有人出事。 而且顾元泽最近要出去,要是遇上这东西,可能也会有危险,有心人知道更加麻烦。 郑楚想清楚利弊,把这张纸锁回抽屉里,起身下楼,又匆匆跟李婶娘说句有事外出,趁着天还没黑,跑了出去。 她直接跑去了支书家。 郑楚生在郑家,耳濡目染的优势就是口才好,一件小事也能被她渲染成严重的大事,有没有证明反倒成了次要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村里的孙支书,是顾家调过来的。 郑楚不用担心他信不信。 如果不是运气不好来到这个穷乡僻壤,郑楚现在根本不用操心这种事情,底下的人都不是饭桶。 但也不算运气差,她父亲已经醒了,等她回去的时候,基层历练三年的履历也印上了,至于过程是什么,没人会在意。 漆黑的夜晚只有零星点点,乡人虽然对支书的话半信半疑,不明白他哪里来的消息,但也还是尽心找了。 这一找,还真找出了麻烦——是一条枯瘦的死狼。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那个哑巴呀郑楚陆为真热门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