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皎如明月陈皎皎周明凯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 皎皎如明月陈皎皎周明凯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皎皎如明月陈皎皎周明凯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陈皎皎一生中做过两件她认为最勇敢的事。 一件事是她从知道“喜欢”这个词的意思开始锲而不舍地喜欢周明凯,最后周明凯也终于如她所愿娶了她。

    皎皎如明月陈皎皎周明凯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陈皎皎一生中做过两件她认为最勇敢的事。 一件事是她从知道“喜欢”这个词的意思开始锲而不舍地喜欢周明凯,最后周明凯也终于如她所愿娶了她; 另一件事就是她甩了周明凯。

    皎皎如明月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若干年前遥远记忆里的在那个充满潮湿又带着凉意的早晨,陈少季依旧笔挺地站在陈家大宅的门口。 赵馨瑶坐在餐厅里喝了两口小米粥,就摔了手里的汤勺,看着窗外的少年骂道:“真晦气。” 旁边的侍者也不敢搭话,连忙递上干净的汤勺。 陈皎皎换上了干净的校服,收拾得清清爽爽地下楼,拎着书包对赵馨瑶说:“我去上学了。” 赵馨瑶问她:“你不吃早饭了?” 陈皎皎把书包背好,理了一把胸前的领带:“不想吃。” 赵馨瑶想要叫住她:“皎皎…”但是陈皎皎已经走出了家里的客厅。 陈皎皎打开了家里的房门,陈少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男孩的脸上已经带着一些苍白和满满的疲惫,但是丝毫没有软和下来的打算。 陈皎皎关上家里的门,拍了拍自己的小裙子,没什么感情地对陈少季说:“不想对里面那个女人低头的话…就装晕过去吧。” 她亮晶晶的眼睛像昨夜陈少季看到的星星,说出口的话却带着些蛊惑和坏心眼,但是让陈少季感觉到了莫名的温暖与善意。 “就这样——倒下去就行了,那女人不会不管你的。” 她修长的手指在陈少季的眼前做出一个笔直的“倒下去”的手势,然后扬长而去。 陈皎皎坐上了司机大叔的车,关上车门的那一瞬间,看到家门外那个竹竿一般的瘦弱少年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 陈少季将洗干净的玻璃杯重新放到了柜子上收好,目光却是停留在窗外的璀璨灯火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皎皎将睡着了的陈北北在小床上放好,去陈少季的房间领女儿,却发现陈少季并不在卧室里,于是出来寻他。 “阿季…”陈皎皎在厨房的门口看到了那个高大颓废的背影。 陈少季收回视线转过头,月光下的男人像一只沾染上月色的精灵。 陈少季面色平静而自然,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对陈皎皎说:“我来喝杯水,走吧。” 陈皎皎跟着弟弟回到房间,将陈西西裹进小被子抱进怀里,陈少季帮她拿着陈西西的小奶嘴和小玩具跟在她后面。 陈皎皎本来腿就,陈西西的小身体越长越开,明显得有一些撑手,陈少季怕她的短胳膊短腿吃力:“我来吧?” 陈皎皎摇摇头,轻声道:“没关系。”然后轻轻地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更省力一点,最后把陈西西放在了她自己的小床上,套上了小睡袋。 陈皎皎把她的小胳膊小腿在睡袋里放好不让她着凉,然后拉上拉链解释道:“她以后越长越大啦…我快要抱不动她了,趁现在还抱得动多抱一抱吧。” 陈少季去检查了一下陈北北的睡袋和被子,关掉了小夜灯,然后和陈皎皎一起走出了小隔间。 陈少季今天晚上明显得不太对劲,走出了房间,陈皎皎问他:“你怎么了,阿季?” 陈少季把客厅的灯打开,拉了客厅的里的懒人椅随便地坐下,示意姐姐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 陈皎皎不明所以地坐下,习惯性地扒拉了沙发上的抱枕抱在怀里,陈少季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记得,他以前在某本杂志里看过,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刚刚,西西问我,她的爸爸呢?” 陈少季一开口,陈皎皎就倏地抬起头看向他,陈少季在心里叹口气,语气愈发地温和:“皎皎,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陈皎皎捏紧了手里的抱枕边角,指尖摩挲着丝线缠绕缠绕着的抱枕套,视线在金色的流畅线条上流连。 又是这样。 不说话。 陈少季伸手,将她手里捏着的抱枕边边拯救出来,换了更加温柔的语气:“皎皎,不是我在逼你,西西出生的时候你是怎么和我说的?西西现在长大了,更不要说还有北北,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你也什么都不懂吗?” 陈皎皎低着头,脸颊两侧的刘海顺着她垂下的脑袋散落在耳边,她也只是略微思索了片刻就抬起头:“阿季,你不用担心,西西她…你知道的,没有人可以把她从我身边带走…” 陈少季何尝不知道她的意思,但他显然是不仅仅想要说抚养权的事情:“皎皎,我不是在说这个…西西在一天天的长大,她会开始意识到自己生活的…怎么说呢,有些畸形——她的生活里有妈妈有哥哥,还有我这个舅舅,但是没有爸爸。” 陈少季的语气放佛在说着什么别人的故事一样,甚至带着些飘渺与感慨:“皎皎,最起码,我不想他们像我一样。” 陈少季孤独走过的童年是怎样的呢?那份埋藏在他心底最深的痛楚与无奈,是深深埋葬在心底的自卑。 刚刚去到陈家的时候,陈少季在陈家都不怎么说话,更不要提在外面了,家里有赵馨瑶天天找他麻烦,陈皎皎冷眼看着,但是最多会在赵馨瑶给他使绊子的时候出来说一句:“妈你能安静点吗?” 在学校的时候是最难熬的时间,陈少季的成绩也不好,他们上的还是私立中学,班里人少,陈少季不怎么说话,自然有人仗势欺人。 陈皎皎是在那天放学后会教室拿东西的时候看到陈少季被那群人校园暴力的。 那天是周明凯的生日,陈皎皎给他准备了生日礼物,但是白天的时候正好赶上学校排练大合唱,陈皎皎就把礼物和书包都留在了教室,排练结束了再回教室拿。 陈少季被那群男生女生逼到了墙角,领头的男孩嘴角勾着坏笑:“陈少季是吧?姓陈啊?听说是隔壁六班那个小短腿的陈皎皎的弟弟呢。” 身后的一群人立刻闻言哄笑了起来:“只不过是野种啊,陈家压根没打算认他呢!” “你可别说,他都已经住到陈家去了,指不定以后能分到陈家的家财呢,以后我们还要靠人家罩着呢!” …… 他们说的侮辱的话在陈少季的耳边不停的回响、陈少季麻木地听着,一言不发,这样的羞辱结束之后就是一群人的殴打,然后他就会带着伤痕回家,赵馨瑶自然是不会管的,所以他连晚饭都不想下楼吃。 就在那群人说完***性地话语之后,陈少季闭上眼睛,漠然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拳头。 但是没有来。 那天背着书包的陈皎皎,手里拎着漂亮的礼品袋,眼神冷漠地在教室的门上敲了几下。 喊了一声:“喂。” 一群摩拳擦掌准备动手打人找乐子的少年少女们成功地被清亮的女声吸引了注意力,就连陈少季都睁开眼向声源望去。 陈皎皎没什么表情的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他被围在中间,陈皎皎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流连片刻,出了声:“俞肖,你在干什么呢?” 俞肖自然是为首的那个痞子男生的名字。 陈皎皎在学校里一向是特立独行不给这帮混子学生面子的,她的到来激化了即将发生的斗争。 俞肖朝着陈皎皎一步一步走过去:“呦,这不是我们陈家的大小姐吗?怎么,也想来看看我们怎么对这个野种的?” 陈皎皎放下了手里的书包,把给周明凯的生日礼物拿了出来,那是一支高尔夫球杆。 真可惜,给周明凯准备的礼物泡汤了。 陈皎皎抚摸了一下光滑冰凉的球杆表面,然后冷冷地看了一眼俞肖,叫他的名字:“俞肖。” 俞肖坏笑着抬起头等待着陈皎皎接下里的话语。 陈皎皎的眼睛里像是淬了毒:“你找死吗?” 俞肖一瞬间脸色大变:“陈皎皎!别给你脸不要…” 陈皎皎伸手就是一棍子打在了他的腿上。 陈家是开保全公司的,陈皎皎的童年生活可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样,富二代圈子里最会打架的许林烟可都是陈皎皎教出来的。 陈少季从听到陈皎皎说出那一句“你找死吗”开始,就吃惊地抬起头,直到看到校园暴力他的人四散逃走。 陈皎皎掰着俞肖的胳膊,把高尔夫球杆扔到一边,警告他:“俞肖,没有下次了,如果你再敢找他麻烦,我要你一条腿。” 说完,陈皎皎冷眼看着那个叫俞肖的男孩一瘸一拐地跑出了教室,才一步一步地朝着陈少季走过来。 刚刚还一个打十个的女孩冷漠的声音在空旷的教室里响起。 “陈少季,为什么不还手?” 陈少季没有回答,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然后拎起一边的书包:“没有为什么。” 毋庸置疑少年的长相是极好看的,陈柏峰的长相在糟老头的行列中一向是数一数二的,不然也不会私生子女一个比一个好看——但是陈少季和陈皎皎是不一样的好看,少年的眉眼温柔而缱绻,陈皎皎一度猜想他的母亲也是个这般性格的人。 陈皎皎是个问了问题就一定要得到回答的人,陈皎皎拦在了他的面前:“陈少季,我不喜欢问第二遍。” 少年的刘海已经有些长了,垂下的发丝遮盖住他眼里的无助与迷茫。 陈皎皎依然不依不饶地站在他面前,这是陈皎皎第一次和他说这么多个字。 陈少季看着矮他一头的姐姐,怔怔地回答:“因为他们没说错啊…” 他们没说错啊,我就是这样一个糟糕的人。 连你,都应该憎恨我,把我像垃圾一样丢掉才对啊。 他语气里的无助像是蜜蜂的刺一样狠狠地蜇在了陈皎皎的心上。 那份浓重的自厌…还有自卑。 陈皎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冲动,她伸出手,拉住了少年的袖子:“跟我走。” …… 回忆戛然而止,时光回转,不过是一眨眼,那个善良而嘴硬的女孩已经是一个妈妈了,而那个怯弱自卑的少年已经顶着光芒四射的明星光环。 陈少季的目光坚定而悠远:“皎皎,关于爸爸这件事,我们都没有资格替西西做决定,不是吗?” 是啊,陈柏峰从来不是一个好父亲,关于“爸爸”这个词的温暖记忆,离陈皎皎已经太遥远了。 陈皎皎抬起头,眼睛里尽是嘲讽:“阿季,不是所有的人都配得上父亲这个称呼的:我宁愿她一直觉得她没有爸爸,也不想她知道她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 “——最起码在我的人生里,是这样的。”

    皎皎如明月完结章节在线阅读

    陈皎皎的固执,陈少季并不是第一次领教的,但是还是举手投降了。 “好了皎皎,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父亲这个角色,对于孩子的成长很重要…” 陈皎皎面无表情地玩着抱枕上的流苏:“嗯,我也觉得很重要,所以我会努力给他们找个后爸的。” …… 江小少爷的事情实在是弄得人心惶惶,陈皎皎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阿棍带着他的队伍已经在客厅里整装待发。 看到陈皎皎带着两个孩子洗漱好出来,阿棍也很上道的和他们打招呼:“大小姐早、小小姐早。”他顿了一下,看着还在揉眼睛的陈北北:“小少爷早。” 陈皎皎帮陈北北理了一下衣服领子,看了一眼阿棍,阿棍带着墨镜被她这一眼瞪得一个激灵。 陈皎皎这才慢条斯理地道:“叫少爷。” 阿棍抽搐了一下嘴角,这家的父女两个真的是一个也不让他好过!陈柏峰一大早就把他叫过去交待——要让他一定旁敲侧击怂恿陈皎皎把陈北北送走! 结果这一个立刻逼他承认陈北北的少爷身份,直接打陈柏峰的脸,阿棍真的头大,这父女俩不和,干嘛要来为难他嘛! 但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阿棍立刻很上道地和陈北北小朋友打招呼:“少爷早。” 陈皎皎舒坦了,她拍拍两个小朋友的小脑袋:“去吧,去和阿棍哥哥玩吧,让他教你们空手道。” 陈皎皎把两个小孩扔给了阿棍,就去厨房找陈少季,陈少季正在煮燕麦,看到她进来关了火,慢悠悠地装盘:“醒了?” 陈皎皎点点头,自觉地走过去帮他切水果,陈少季和两个小朋友都有每天必须摄入的维生素,所以虽然陈北北极其讨厌吃水果,陈皎皎也还是要规定他吃完早餐的水果。 陈皎皎熟练地清理山竹,陈少季一边把牛奶鸡蛋燕麦装盘,一边和她交代今天的琐事:“我叫了搬家公司来,我们搬去成民路的那套别墅吧,我今天刚好休息,陪你一起收拾。” 他说的很平淡,陈皎皎下意识地惊诧地抬起头。 “为什么这么突然?” 陈少季冷笑一声:“不突然,江家老爷子昨天就知道了,今天阿棍他们来的时候楼下鬼鬼祟祟的人可一点都不少。” “虽然别墅对小孩子来说危险系数有些高,但是小区治安相对来说比较好,又靠近市中心,旁边几百米就是警局…” 陈少季把小孩子的两份早餐摆好,和她仔细地解释:“你回国开始就住在这里,江家知道这里也正常,那栋别墅是我还在兴睿的时候买的,保密性比较好,狗仔和私生都没有摸到过,地方也大,小朋友的防护措施我今天就会找人做好。” 陈皎皎眨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听他说,讲道理她也很心水别墅,但是她心水的原因很特别,所以她眨巴着眼睛看着弟弟,示意性很是明显。 陈少季是最了解陈皎皎的人,他无奈地看着姐姐期盼的眼神,扶额道:“好吧,我下午,带你去宠物店买一只狗狗。” 陈皎皎对于狗狗的执念真的是由来已久,小时候路上看到个小猫小狗的就忍不住上去逗弄,看到许林烟小时候能养一只博美都羡慕得要命。 但是从小陈柏峰是严令禁止家里有除了金鱼和乌龟之外的宠物出现的,后来在新西兰和英国,陈皎皎和陈少季照顾两个孩子都够呛,哪还有功夫再养只宠物? 刚刚回国的时候,陈少季也曾以这里是大平层有气味为理由拒绝过陈皎皎。 这下陈皎皎圆满了,听到他的承诺,快乐地尖叫一声:“耶!阿季!我想要一只哈士奇!” 陈少季看了一眼陈皎皎:“皎皎,我个人觉得,你还是养一只柯基比较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人又拐着弯骂她腿短! 陈少季还在不知死活地说着:“你要考虑一下孩子们,陈西西的腿也短,她要怎么出去遛狗?” “陈少季!我杀了你!” …… 陈家姐弟是实打实的行动派,说要搬家,也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都已经打包收拾好,在收拾的过程中,保镖队长阿棍充当了保姆的角色,被两个小朋友缠得脑壳疼。 陈皎皎把最后一箱东西打包好,任由搬家公司的人搬下去,招招手,对趴在阿棍身上的陈北北说:“北北过来,皎皎给你穿衣服。” 陈北北这才从阿棍的身上爬下来,乖乖地任由皎皎给他穿外套。 陈西西在一旁翻着自己的小人书,也拎着自己的粉红色的小棉袄跑过来,乖巧地站在一边等妈妈给她穿衣服。 陈少季从楼下上来,帮穿好外套的陈北北把帽子戴上,然后抱他下楼。 陈皎皎帮陈西西穿好衣服,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阿棍:“上班了阿棍。” 作为陈系保全公司连续三年的业绩王,阿棍极具职业素养,立刻立正:“是!大小姐!” 陈皎皎面不改色地对他说:“你的任务嘛,就是给我看好陈北北,要是我家北北出现任何差错,你和我们陈家可是签了协议的,我要你的命。” 被陈皎皎拿***契明晃晃威胁的阿棍欲哭无泪:老爷对不起!大小姐要杀了我!我不能再继续帮你旁敲侧击了! 成名路的房子陈少季昨天晚上就找人去打扫过了,床单什么的都是新换的,今天的太阳也好,晒得暖洋洋的。 陈皎皎在房子里晃了一圈,对这栋房子的构造很是满意,尤其是门口的小院子。 陈西西小朋友倒是最喜欢院子里的秋千,陈北北则是看中了陈少季私藏的□□模型。 总而言之,小朋友们都很喜欢这个新家! 陈少季还在有条不紊的交代着:“那里开一片地方出来,给我订一块地毯,陈西西喜欢在那里玩玩具…窗帘换成金棕色的吧…小朋友们的床今天下午能到吗?行,蹦床也要尽快送过来…” 陈西西在沙发上蹦来蹦去,然后开心地对陈少季说:“舅舅!我好喜欢这里哦!” 陈少季捏捏她的小脸:“那太好啦!西西要奖励舅舅一下吗?” 小女孩害羞地笑笑,然后毫不客气地在舅舅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带着口水的吻。 陈皎皎把小朋友的房间收拾好,又把叫来的饭菜放进餐盘里,叫他们来吃饭。 陈少季一把就抱起了两个小朋友,把他们带到了餐桌前。 陈皎皎给他们把龙利鱼肉剪开,分到他们的小盘子里:“吃饭了,陈西西,陈北北。” 陈西西仰着小脑袋和她讨价还价:“那吃完饭干什么呢?” 陈皎皎又给他们一人夹了一筷子青菜:“吃完了去逛宠物店,买一只大狗狗!” 陈西西立刻扭头向舅舅求证:“真的吗舅舅?” 陈西西小朋友也想要一只大狗狗! 陈少季艰难地咽下饭菜,看着对面母女两个期待的眼神,向她承诺:“真的…” …… 但是事实证明基因这种东西真的很可怕,当陈西西真的在宠物店里挑中一只柯基的时候,陈皎皎的脸都要绿了。 陈皎皎看着那只短腿的小东西,蹲下来看着女儿,和她商量:“西西,皎皎喜欢那只狗狗,我们养它好不好?” 陈西西看了一眼旁边的笼子里的黑白相间的哈士奇,朝着陈皎皎摇摇头,抱紧了怀里黄白相间的小东西,坚定地说:“不要,我就喜欢这一只。” 小姑娘怀中的柯基宝宝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陈皎皎,仿佛在质问她为什么不喜欢自己。 陈少季憋着笑看着姐姐:“皎皎,我觉得柯基挺好的,真的。” …… 陈皎皎和陈西西都是好固执的,陈少季谁也得罪不起,于是最终决定把两只小东西都带回去。 在陈西西小朋友的坚持下,陈皎皎只能屈服了,任由陈少季刷了卡把那两只小东西和一大堆狗粮玩具和日常用品带回了家。 陈西西小朋友敏锐地感觉出了妈妈的不开心,于是拉拉陈皎皎的手,问她:“皎皎,你真的不开心吗?你真的不喜欢西西挑的这只狗狗吗?” 陈少季看着一脸很丧的皎皎,牵起了陈北北的小手,然后拍了拍小外甥女的脸蛋:“西西,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做同性相斥——你长大就会懂了。” ……我杀了你。 陈少季非常敏锐地从姐姐的眼神里得到了这个讯息,然后很识相地闭嘴了。 两大两小的人抱着两只奶狗狗走在小区的路上,后面还跟着一小票的黑衣人,怎么看都怎么引人注目。 陈北北更是赖皮不想自己走路非要陈少季抱着,陈少季只能把他抱起来,陈北北趴在陈少季的肩膀上,随着走路的一颠一颠匀速的动作,居然睡了过去。 小区有很多住户,大多是退休的老人或者是偏好静谧的外国人,正是下午,又刚好是周末,他们在小区里散步遛狗,很是悠闲。 一个牵着狗的男人远远的朝他们走过来,连陈少季也忍不住看了两眼,男人穿着简单的卫衣卫裤,面无表情的样子仿佛是路上的人都欠了他八百万。 随着男人和狗的走近,陈少季眯起眼睛,在心里连连“卧槽”。 卧槽不会吧?这么衰? 这人为什么也住这个小区? 陈皎皎全然没有发现迎面走来的男人是谁,她正在和陈西西讨论“妈妈的需求重要还是女儿的需求重要”这种十分深奥的话题。 陈西西首先被男人手里牵着的那只大狗吸引了,她迈着小短腿站在原地不想走了,悄悄地看着那只有半人高的哈士奇朝他们走过来。 那只哈士奇的毛色纯正,看起来十分神气,连陈皎皎都忍不住瞥了几眼。 陈西西小朋友看着别人家的哈士奇,又看看自己脚边的小奶狗,仰起头来问陈皎皎:“皎皎,它长大了也会变成这样吗?” 陈皎皎刚想回答她“是的”,一扭头就看到了牵着狗的男人的面容。 …… 陈皎皎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在自己的脑子里面过了四遍刚刚陈西西叫了自己什么,最终确认陈西西叫了自己“皎皎”而不是“妈妈”。 陈少季安抚似的拍了拍姐姐的后背,叫小外甥女:“好了西西,我们快点回去吧,家里的蹦蹦床应该快要送到了。” 但是陈西西小朋友丝毫没有挪动脚步的想法,她仰起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牵着狗的男人,仔细地开动了小脑袋想了半天,觉得这位牵狗的叔叔实在眼熟。 小短腿扬起天真无邪的小脸,像是一颗小太阳,大大方方地和周明凯交流。 “好巧哦叔叔,你不是皎皎的朋友吗?你也住在这里吗?你家的狗狗几岁了呀?叫什么名字呢?” 口齿伶俐的小女孩,每一句话都问在了她的老母亲的心上,“砰砰砰”地开了好几枪。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皎皎如明月陈皎皎周明凯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