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卿卿多妩媚宋初宁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吾家卿卿多妩媚宋初宁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生能尽欢,死亦无憾。吾家卿卿多妩媚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完结了,一起来看吧。讲述了初宁却在这时转过脸,被晒红了的小脸上满是笑容,眼神清亮,哪里有一滴的眼泪。她这个样子叫宋娴宁看傻了眼。并不不是想的那样。

    生能尽欢,死亦无憾。吾家卿卿多妩媚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完结了,一起来看吧。讲述了初宁却在这时转过脸,被晒红了的小脸上满是笑容,眼神清亮,哪里有一滴的眼泪。她这个样子叫宋娴宁看傻了眼。并不不是想的那样,娇气得不行的堂妹根本没在哭。好心情瞬间变得气闷,甚至还阴郁地想,宋初宁就该哭才对!

    吾家卿卿多妩媚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宋大夫人耳边如有惊雷炸响,让她连眼都不会眨了,入定般看着丈夫。
    把宋初宁送到锦衣卫那里?!
    见她愣着,宋大老爷焦急地说:“快带我去寻人!锦衣卫都是些煞神,不管朝廷如何判定,宋初宁现在都算罪臣家眷了,被拿到诏狱再正常不过。”
    为了家人,他可不敢再留了,尽管这是弟弟唯一的血脉,有些对不住弟弟。
    宋大夫人脸色又白了几分,明白个中厉害。宋珉清在边上一直坚着耳朵,也听到了父亲的决定,心里卟通卟通地跳。
    爹爹要把四姐姐送到牢里去!
    他吓得小手都在抖,见父母又凑到一起小声说话,却再也听不清说什么了。他发抖着,下刻偷偷往后退。
    四姐姐对他最好了,总会偷偷藏了糕点单独分给他,还会教他怎么写大字。
    他要给四姐姐报信!
    宋珉清这一退,跟在后头的婆子发现了,忙问道:“小少爷,您要上哪?”
    他当即站住不敢动,心跳得越来越厉害,眼珠子一转高声道:“我要去抓蛐蛐,你们跟我抓去!”
    宋大夫人听到儿子在吵闹,忙回头去哄,但儿子非闹着要去抓蛐蛐,眼看夫君的脸也越来越黑。
    “你们带他去吧,注意不要跑水边就好。”
    家里现在有重要事,小孩子要玩就去吧,也省得看到什么动静吓着。
    那婆子就看向大老爷,见他没有反对,当即带着宋珉清离开。
    宋珉清走到园子,跟个小大人似地指挥着婆子钻这钻那,在婆子埋头翻草丛的时候瞅准机会,转头一路跑就到宋初宁的院子。
    “四姐姐,四姐姐,你快逃。我爹要把你送牢里!!”
    小小的人儿爆发出所有力气,一嗓子喊得洪亮。宋初宁这才换好衣服,被一嗓子都喊愣了,是汐楠先反应过来把宋珉清拉进屋里。
    男孩儿焦急地比手划脚,把听到父母说的话全盘托出,未了焦急道:“四姐姐,你快躲起来,绝对不能叫爹爹抓住了!”说话间眼眶通红,随时都能哭出来。
    汐楠气得浑身都在抖,咬牙切齿地说:“他们怎么能忘恩负义,当年不是老爷,他哪里能得来的保定知府一职!如今却要推了姑娘进火坑!”
    初宁亦浑身冰凉。
    她大伯父怎么可以这样,爹爹说他们是亲人,会护着她的啊。
    时间紧迫,汐楠也来急不多想,转身去拿了一直收好的细软,拉着还发呆的宋初宁往外走:“姑娘,我们快走!我们趁现在应该还能出城!”
    宋初宁在拉扯中脚步踉跄,忙一把拽住汐楠。
    “汐楠,我们搞不好跑不出去的,我们找个地方躲起来。”
    “姑娘!”
    “汐楠,你想想,大伯父都要来抓我送去牢里,怎么可能会没人守大门?而且我们一逃,那是罪上加罪!”
    宋初宁虽才十一岁,自小却也是在阁老父亲身边熏陶,明白的事不少,罪臣家眷逃跑被抓到的后果只有更惨。汐楠急得直跺脚:“姑娘,现在不逃,就真的晚了!”
    “不!我们不逃!”宋初宁单薄的身子站得笔直,无端生出一股气势,似坚韧的松竹,“爹爹说,我再受委屈都一定要呆在大伯父家,爹爹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而且,哪怕真进了牢里,也还能见到爹爹!”
    哪怕要死,她也陪着爹爹!
    汐楠看着瞬间就长大了似的小主子,那身气势像极了宋父,眼泪刷一下就落了下来。
    初宁做了决定后稍冷静了些,虽然还是怕得指尖都在发抖,但又有了主意。转头见到还跟在身后的宋珉清,毅然地说:“二弟,谢谢你来报信,你也快跟我们离开这院子,不然大伯父怕是要责怪你!”
    男孩儿点点头,远处却传来了脚步声。
    抓他们的人已经来了!
    初宁抹去快要落下来的眼泪,和汐楠说:“我们往北院去,我知道一个地方能***!”
    汐楠听着前来的脚步声脸色越发苍白,知道这时候往外跑确实来不急了,忙护着小主子要从院子的后门出去。
    只是主仆还未走到后门,已经抱作一团,警惕地往后退。
    府里的护院先一步由后门包抄着冲了进来。
    护院们腰间都挂着刀,个个高大,气势骇人。
    汐楠浑身都在抖,死死把小主子护在怀里。宋大老爷不知什么时候从正门进来,来到两人后方,看到儿子也在,知道这小崽子来报信了。
    他冷冷扫了眼差点坏事的儿子,又皮笑肉不笑看向侄女:“初宁,你这拿着包袱是要上哪里去。”
    初宁小脸煞白,却勇敢地迎上他的视线,说:“大伯父带着这么些护院来,又是要做什么呢。”
    宋大老爷被那双清澈的眼眸一看,莫名脸上就火辣辣地,下刻反应过来是侄女在暗中讥讽他。
    想到自己确实有那么些不仁义,老脸再也挂不住,也懒得哄一个小姑娘玩。他表情一变,带着几分凶恶吩咐道:“还不把人捉起来!”
    护院应喏,团团就将主仆俩围住。
    汐楠从袖子里摸出一把匕首,指着包围过来的护院。
    宋大老爷眼底就有几不屑:“你这奴婢莫要做螳臂挡车的事,刀剑无眼,伤到就不美了。”
    “大伯父!”初宁拉下了汐楠握着匕首的手,大着胆从她身后站出来说,“大伯父不过是要我,汐楠是我去世的娘亲带到宋家来的,***契还是落在我外祖家,你让汐楠走吧。这与她无关。”
    “姑娘!”
    汐楠怎么也没想到,小主子要这样来保自己,眼泪直落。
    初宁已伸手在那包袱里翻着,翻出身契塞到她手里,压低了声说:“汐楠你快走吧,我不要你伺候了,你拿着身契回外祖家。”
    “姑娘!奴婢不走!”
    如若回去夫人娘家可以救小主子,千里万里她都早带着小主子去了,但那里不行!老爷也知道不行,才会无奈把小主子送到兄长家。
    不料这人比白眼狼都冷血无情!
    一大一小主仆情深,宋大老爷冷笑连连,他才是做主的人,没有他的话谁也别想走!
    他见护院又停在那里,大喊道:“连个小姑娘都拿不住吗!”
    护院被喝得一凛,再度逼近。
    “——连个奴婢都知道要有情有义,宋大人听着不感动吗?”
    千钧一发之际,有道清朗男声传来,把周边一切的喧闹声都压了下去。
    宋大老爷被惊了惊,忙回头去看,发现一个身姿笔挺的青年正走进院来,身后跟了个高大面冷的壮汉。
    他......并不太认得这个青年。
    宋家管事已经哭丧着脸跑上来,小声在他耳边嘀咕:“这个人不让小的通禀,一路闯了进来,主要他仆人说是徐家,京城有这样气势的徐家怕只有......”
    管事和宋大老爷在那里窃窃私语,初宁正打量来人,心头猛然一跳。
    宋大老爷听完管事的话,也打量来人。
    弱冠的年纪,五官英俊,浓眉下是一双带笑的黑眸,深遂似海,把这样一张面容衬得越发似刀凿斧刻的立体清晰。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是笑着,可又给人一种隔山隔海似的疏离感。
    宋大老爷心中大约知道了他的身份,还是踌躇着想确认地问道:“这位公子是徐家的.......”
    “说起来也是宋大人和同朝为官,在下翰林院徐砚。”
    徐砚笑着自报家门,宋大老爷当即吸了口气,果然是此人!
    徐家的徐三爷!
    他兄长位列小九卿,他本人是明德十七年的两榜进士,十八岁的探花郎,然后就进了翰林。不过两年,成为太子侍讲,颇得明德帝与太子看重!
    “原来是徐三爷。”宋大老爷笑着朝他拱手,不喊他品级低的官衔,而是给面子喊一声徐三爷。
    徐砚在家排行第三,是徐老夫人中年得子,他与位列小九卿的长兄差了足足十岁,前些日子才行了及冠礼。
    徐砚仍是笑着,似乎对这他人这种称呼早已习惯,显出几分清傲。他面上带笑,声线却清冷无比:“宋大人,我受宋阁老所托,来接初宁的。”
    受二弟所托?
    宋大老爷的笑就有些勉强了。虽然知道出事的二弟和徐家这位徐三爷有来往,但他怎么会来接宋初宁,还是这种时候。
    ——刚才他究竟又听到多少?
    宋大老爷想到自己要抓了侄女送牢里,脸又热了起来。
    初宁那头也认出人来了,听到他的话心中更是激动,紧紧握住了汐楠的手,眼中亮起的光把整个人都衬得精神不少。
    徐砚见宋大老爷满脸迟疑,也不管他,而是直接走向殷殷看着自己的宋初宁。
    他和宋二老爷宋霖常来往,兴趣相投,是闻音知雅的知己,有幸成为忘年之交。他是见过宋初宁的。
    此时只到他胸口高的小姑娘粉面桃腮,比先前见她的时候出落得更加精致可人。她红着眼,刚才要保住婢女的凛然气势已经不见了,杏眸蒙着雾气,期盼又忐忑地看着他。
    像只被人丢弃了,想要人再怜爱的小奶狗,那样的神色,心肠再硬的人看了都会软化。她刚刚肯定很害怕,只是在强撑着色厉内荏的,他也没想到偏她有个狼心狗肺的大伯父,若他再来晚一些......
    徐砚自责自己耽搁了时间,他深邃的双眸慢慢变得柔和,让人觉得隔阂的距离感瞬间消失了。他蹲下身,轻轻去握了她的手:“卿卿,还得我吗,徐三叔,我们以前见过的。你还请我吃了千层糕。”
    卿卿,宋初宁的小名儿,只有爹娘才这样亲密喊她。如今从徐砚嘴里喊出来,温柔又对她充满怜爱,就如同她爹爹一样,让人无端就觉得安心。宋初宁哪能没有触动,大大的杏眸瞬间蒙了层雾气。
    爹爹是让她在这里等他的吧。
    徐砚见小姑娘泪眼朦胧的样子,眉心狠狠一跳。
    这是要哭的前奏吗?
    要是小姑娘真哭了,他要怎么办。他是见过她几回,但是比这个时候还小,他身上又没有带哄小女孩儿的糕点糖果的。
    即便是面对皇帝太子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紧张过。
    他绷着脸,想,难道要去抱抱她?
    就当他手无措的时候,初宁却是展颜一笑,甜甜地喊他:“徐三叔。”
    声音柔糯得像他在上元节时吃的汤圆。
    焦头烂额想怎么哄人的徐砚就愣住了,原来她没有要哭啊。

    吾家卿卿多妩媚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徐家也有和宋初宁差不多年岁的女孩儿,是徐砚的侄女。他几乎都不和她们说话,不过是遇到了就听她们问个安,喊声三叔父,那声三叔父也从来不像宋初宁这种调调。
    软软糯糯的,像是能缠绕到人心尖上去。
    徐砚望着小姑娘的笑脸愣了会。
    阳光斜斜照下来,落在他肩头上,落在宋初宁的小脸上,她水雾未散的杏眸就在阳光下潋滟生辉。
    徐砚盯着她的眼晴看,取出帕子伸手去帮她轻轻按了按。
    “随徐三叔回家好吗?”
    宋初宁眼前先是一黑,很又就亮了,清晰地看到他清俊面容,温润柔情皆在眉梢。她忙不迭地点头,那样子仿佛她应得慢一些,他就会反悔似的。
    徐砚就缓缓地笑,收回帕子,片刻后去牵了她的手,把伸手前的犹豫隐藏得极好。
    不过小姑娘指骨太纤细了,他都怕用力一些就得捏碎,真是像樽白瓷娃娃。家里的侄女们好像要胖一些?
    掌心的小手却是十分用力去握住他。
    他诧异,低头看到她腼腆朝自己又是一笑,细白脸颊梨涡浅浅。
    他心间微动,莫名松了口气,握着她的僵硬姿势也变得自然。
    “徐三爷,初宁她......”
    宋大老爷可一点也不轻松,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徐三爷是什么意思。
    是要包庇罪臣的家眷吗?
    他不怕陛下责怪?这恐怕不是他有个位例九卿的兄长就能顶住的事。
    徐砚闻声这才想起,这里还有个宋大老爷,淡淡笑着说:“既得宋兄所托,初宁以后就由在下照看,正好不麻烦宋大人了。”
    什么叫不麻烦他了。宋大老爷被他言语里的讥讽噎得满脸通红,他果然什么都听到了。
    宋大老爷嘴唇动了动,但到底没和他辩驳,跟哑了的炮仗一样,站在边上沉默。
    徐砚哪里不明白沉默的意思,这是要顺势置身度外,不再过问宋初宁的事了。在所有人眼里,宋初宁的父亲是犯了重罪,一个罪臣之女,谁敢靠近。
    他看着宋大老爷的目光就多了轻视,赤|裸裸的嘲讽。
    徐砚就收回视线,吩咐还在发征的汐楠:“你是初宁身边伺候的?跟我一同走吧。”再没看在场的宋家什么人,牵着小姑娘往外走。边走还边吩咐身边的壮汉:“齐圳,一会叫他们过来把四姑娘的东西搬回府。”
    宋大老爷见他一点面子也不给,把这里当做自家似的,来去自由,脸色更加难看。喊他一声徐三爷,不过是抬举他,居然如此目中无人!
    ——徐砚这人果然如外边说的一样自傲。
    初宁在走出院门前回头,遥遥朝宋珉清投去感激的目光,宋珉清高兴地朝她挥着小短手。
    结果下刻就被父亲狠狠瞪了一眼,知道自己逃不得一顿骂,可一想到四姐姐没被送牢里,又抬头挺胸梗着脖子和父亲对视。
    宋大老爷险些没把气吐血,老脸也再度火辣辣的,狠狠瞪他,小兔崽子要翻天了!
    徐砚是坐马车过来的,看着娇娇小小的宋初宁站在马凳上艰难抬脚迈步,他才想起来应该要她扶一下。汐楠却先一步去扶住小主子,然后再恭敬退到一边。
    徐砚伸出去的手就收了回来负在身后沉默,他是真不清楚要怎么和这种半大的小姑娘相处,看来以后要多注意。
    等他上了车,汐楠很自觉地坐到车辕,马车徐徐驶离。
    初宁坐在马车里,十分安静,双手规矩放在膝盖上,端庄乖巧。
    徐砚想到她刚才汗津津的手心,知道她在紧张,遂笑着和她说话:“初宁以后在徐家,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家里也有几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姐姐。”
    “徐三叔,你把我送去我爹爹那里吧,我不能给您添麻烦。”
    初宁软软地声音响起,还是深吸一口气才开的口,仿佛是在给自己鼓劲。徐砚怔住,旋即有些哭笑不得:“初宁,你怎么会给徐三叔添麻烦呢,以后这种话可不能再说了。你安心呆在徐家,外头的事自有三叔。”
    “可是.......”初宁抬着头,欲言又止,满脸踌躇。
    她现在是罪臣之女,她爹爹也还在牢里.......
    “没有什么可是,我既然应下你爹爹会护着你,就一定会护你安然。你爹爹的事,你也不要太担心,太子和首辅那里都在为你爹爹求情,兴许不能再当官了,可性命应该是保下来了。”
    宋初宁不知道父亲究竟是犯了什么大罪,最担心莫过于父亲的安危,听到性命无忧,自然是高兴的。
    她欢喜地问:“那我爹爹是能从牢里出来了吗?”
    徐砚对上她闪动着喜悦的双眸,不知该如何说出猜测。
    最好的结果确实是能从牢里出来,但那人怎么会放过宋霖,十有八|九是要被判流。,毕竟和戎守边陲的大将通信是真,当朝皇帝最忌讳这点,能保住她不被牵连,已经是皇帝莫大的恩典。
    他心里发堵,最终婉转地说道:“应该是能出来,但也不能留在京城了,恐怕一时不能把你接到身边。初宁就安心在家里等爹爹回来......”
    话还未落,他就见到小姑娘双眸变暗,才刚刚有光彩的小脸也跟着蔫了,他余下那些安抚的话自然也说不下去。
    这对她来说,还是不能接受的吧。
    徐砚想着还是要多安慰她,未料她再度给他意外的表现,又朝他笑了,虽然是强颜欢笑。
    初宁笑着,温顺地说:“我都听徐三叔的。”
    这孩子真是太懂事和乖巧了,这个时候她若是哭出来,恐怕他也会跟着好受些。
    徐砚黯然地忆起出事前的种种,为亦友亦师的宋霖叹息,现在也只能是感慨世事难预料,他尽所能护好宋初宁吧。
    徐家在阜成门的咸宜坊,紧临丰城胡同,是个分了三路的大宅子,宅了还建了个大的园子。戏台水榭,楼阁掇山,风雅精致,在京城颇有知名度。是徐家祖上几代皆出了进士在朝为官,还出了位内阁辅臣,一点一点攒下来的家业。
    马车走了约三刻钟就进了徐府,停至砖雕的喜鹊登枝影壁。
    下马车的时候,徐砚没有再让初宁踩着马凳下来,而是顺势将她抱下车。
    徐砚是抱孩子的姿势,双手穿过她腋下,举高高一样将她提起来,然后再放到地上。
    初宁在脚悬空的时候杏眸大睁,是慌乱,一张脸紧着热热烧了起来。
    她......她是才十一岁,可也不算是个小姑娘了,就连爹爹在十岁以后都没这样抱她了,最多是背她。
    宋初宁站在马车边,连手都不会摆了,瓷白的肌肤染有红晕。
    她对徐砚其实还是很陌生的,最后一回见他还是在两年前,只是经常听爹爹提起,每当提起也尽都是夸赞。
    她对他的印象只到这里。
    被他那样抱下车,宋初宁感激之余,整个人都不好了。
    徐砚倒没想那么多,也还没来得及想妥当不妥当,就听到啧的一声笑。
    他皱眉侧头一瞅,影壁处倚着个头戴玉冠的青年,脸上的笑痞痞的,没点正形的样子。
    “——吴怀慎,你怎么跑我家来了。”
    被喊吴怀慎的青年就哈哈地笑:“不跑过来,我怎么能看到徐三爷把人抱下车的场面。啧啧,你真把这丫头接回来,你信不信明日京城里就该说你......”
    “吴怀慎,你不知道自己的字怎么取来的吗,闭上你的嘴!”
    徐砚余光扫了眼边上的宋初宁,冷了脸朝他喝道。
    初宁觉得吴怀慎这名字有点耳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这人的名字她绝对听过,多半是从爹爹那里听的。
    能从她爹爹嘴里说出来的,都是非富极贵,又或者极有才识。
    她被抱下车的不自在就被好奇替代了,杏眼圆圆地看着那紫衣玉冠的青年走过来。
    能被徐三叔这样连名带姓的喊,两人应该是好友吧。
    她在胡乱猜测,吴怀慎又在说道:“哟哟,我们人称笑面公子的徐三爷居然生气了,还真是少见。”
    这个笑面公子是有来厉的。徐砚平时见人总是带笑,不管别人再如何刺他或让他生气,他都是淡然微笑,极少失态。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越是笑得无害,惹他的人就会越倒霉,私下通常是喊他笑面虎。
    徐砚见他还是不着调,变本加厉地挪揄自己,嗤笑一声:“有事就去我的书房等着,看热闹好走不送。”
    吴怀慎见他端起惯有的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眸光闪了闪,当即服了软:“我去书房,我去书房。宋小丫头,他可是个厉害家伙,你不要被他这皮相骗了。”
    初宁正安安静静听两人说话,猛然被点名,疑惑地抬头。
    他怎么知道她是宋家人。
    她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只能先朝他福了一礼,慢吞吞却郑重地说:“徐三叔不会骗我,我也没有什么好被骗的。”
    吴怀慎听她居然护着徐砚,还一脸认真,他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
    这小姑娘实在太天真了,宋阁老居然养了这么个可爱的女儿。年纪小小的已显姝色,像株要绽放的白玉兰,若他有这么一个小姑娘护着,肯定也要疼到心里去。
    他笑得初宁莫名奇妙,她的话有什么好笑的。
    吴怀慎察觉到某人在自己身上的眸光越来越锐利,忙止住笑,从荷包里就掏出几个小鱼形状的金锞子,不由分说塞到她手里。
    “初次见面,没什么好给你的,这个拿着玩。”
    初宁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她想还回去,徐砚却说道:“既然是你吴二哥给你的,你就收好。”
    吴、吴二哥?
    吴怀慎连头发都要坚起来了,怒道:“徐嘉珩,你占我便宜!”
    宋小丫头喊他三叔,却让喊自己哥哥!
    这人......这嘴!
    徐砚根本不理他的暴跳如雷,牵着还听得一愣一愣的小姑娘往里走,边走轻声说:“我带你去见老夫人,老夫人听到你要住到家里,十分高兴,早早就命人去打扫院子了。”
    吴怀慎在他身后又喊了好几声,见他一步也不停,冷冷一笑。
    现在不理会他,就不怕他跑到宋家丫头乱说?
    他徐砚在宋霖出事前可是被明德帝召到跟前,就问的与宋霖相关一事,然后宋霖就入狱了。
    现在满朝的人都说是他出卖了如师如友的宋霖,他再领了宋家丫头回府,伪君子的骂名肯定也躲不了,太子那边的人更是恨他恨得牙痒痒的。
    徐砚怎么还能如此淡定,竟不澄清也不反击,还有心情奚落他。
    他真是为他瞎操心!

    小说吾家卿卿多妩媚宋初宁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的是一本良心巨作,喜欢的友友们,抓紧时间关注吧!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