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天捅破了扶疏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我把天捅破了扶疏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精品小说《我把天捅破了》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是青衣顾我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修仙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扶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精品小说《我把天捅破了》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是青衣顾我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修仙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扶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对于青九的话,虎王心头一跳,想都没想便否决了。虎后的名声臭了,会被摘掉身份,驱逐出去。虎王虽然与她不睦,却从没动过废掉虎后的念头。毕竟,那是他的妻。青九委屈得梨花带雨:“她都欺负我们母子到这个份上了,妾难道还不能反击?王上,王上,请怜惜我们母子吧。”

    我把天捅破了章节全文阅读

    扶疏就在自己眼前被抓,桑裴危险地眯起眼睛,怒声道:“谁!”
    “这都能发现,有意思。”一道阴柔沙哑的男音响起,听起来非常不舒服。
    桑裴放出威压,草丛声动大了起来,他不动声色放出神识探查每一处地方,随即冷笑,周围枯黄的草丛里埋伏数之不尽的小妖,修为都在化形境之上,八只金丹境,还有一只——修为在他之上!
    遂沉声道:“猫王,牧淼。”
    “这都猜出来了?好棒棒,要不要奖励?”一瘦削男子现身,脸上还带着惊讶,毕竟,他想要隐藏自己,庸陵还没有妖能猜出。嗤,这只老虎,有点意思。
    来人一身深墨色袍子,长眉入鬓,耳朵尖尖,下颔尖尖,个子不高,相貌过分的阴柔漂亮。
    桑裴看着被这男子捏住的扶疏,目色愈发冰冷,浑身戒备警惕。
    猫王牧淼温柔地抚摸扶疏,对这个草木妖满意极了,就是契约过,而且契约者还是他最讨厌的老虎。
    想到这,他笑嘻嘻地指向桑裴,开玩笑似的,道:“撕了他吧。”
    显然他的手下没将此话看作玩笑,声落的一刹那,周围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猫叫,转眼间,几十只猫妖自枯草丛钻出,每一只都有半只白虎原形大,幽深的眸子盯着桑裴,视线阴冷湿滑。
    牧淼见白虎已被猫妖团团围住,抱着扶疏,召来苍鹰离去。
    这副场面倒映在桑裴的瞳孔里,变成了漫长而崎岖的山道,记忆不自觉回到虎后死得的那天,他卯足了劲儿跑,半口气未曾歇,可山路就是跑不完,等跑完了,等他的,是血泊里奄奄一息的虎后。
    从那以后,他就厌恶那种手脚无力的感觉,恨不能除掉挡在他面前的,所有的阻碍。
    桑裴阖上眼。
    一只金丹猫妖激动得扑上前:“喵呜,撕碎他,此老虎妖力雄厚,我等共同瓜分哈哈哈!……怎么回事?喵呜!”
    这猫妖刚跑到白虎跟前,身体就腾空而起,他迷茫地扑腾着四肢,眼珠子对上底下白虎的重瞳,心头蹿出惊慌,如同被深渊凝望了。紧接着,灵气澎湃地注入内丹,带来一种恐怖的暴涨感,内视身体,只见小小灰暗的珠子骨碌碌转,发出即将爆裂的“嗡嗡”声。
    停下,停下,停下……啊!
    猫妖的眼珠已扩大到原来的两倍,妖力不支,血水钻出眼眶。接着是鼻子、耳朵、嘴巴,黑红的血“叽叽”外冒。瞧着仍在暴涨的身躯,聚集最后一点力,撕心裂肺地惨叫:“喵!!!”
    凄厉刺耳的猫叫划破长空,让众猫心头猛跳,毛骨悚然。
    “嘭”的一声巨响,率先而起的猫妖瞬间变成一团血雾。
    所有抬头的猫,身上皆沾上了同伴的鲜血。
    他们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喵呜?喵呜喵呜!
    大白虎沉稳地迈动步子,踩在草丛中发出“嘶嘶”声。明明只是在行走,却压迫得人喘不过气。他们心如擂鼓,不自觉后退,可想起逃兵的下场,尽皆是剥皮拆骨,死得惨烈。退,还是不退?
    金丹境的花脸猫和黑脸猫彼此对望一眼,点点头,“喵呜,上!”
    两个金丹境的妖,管这白虎多邪门凶残,也保证他死无葬身之地。
    桑裴却在这时停下了,漆黑的重瞳突然出现一颗极亮的白点,那白点闪烁银辉,瘆人心肺,让一众阻截猫妖头皮发麻,硬生生往后退了一退。
    两只金丹猫大叫一声,朝桑裴扑跃过去,一只攻虎头,一只抓虎尾,双面夹击。桑裴稍有不慎,必然会沦为猫爪下的尸体。
    两只猫胸有成竹,“咱们兄弟齐心协力,诛杀此妖,等会儿功劳平分哈哈哈!”
    两只猫爪锁住桑裴的前后路,见桑裴果然动弹不得,哈哈大笑,同时抓向虎头虎尾,其他猫妖从短暂的恐慌中脱身,见状激动地呐喊:“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攻击虎头的花脸猫一爪拍到虎的额心,攻击得手,愈发得意。桑裴却在此时,遽然睁开了眼。
    一对眼珠惨白惨白,正前方的花脸猫瞧了下正着,他尖叫一声,阿娘嘞,好吓人!
    周围这时忽然寂静无声,桑裴从尾巴后挑起一具尸体,摔在花脸猫跟前,赫然是他的黑脸猫兄弟。花脸猫心跳骤停,看看已咽气的兄弟,步步后退,心下震骇。
    黑脸何时死的?
    怎么死都不吭声的啊?打声招呼让哥们做好心理准备啊!
    桑裴淡淡地直视花脸猫,眼中一道锐极的亮光闪过……花脸猫惊叫一声,倏然趴下。
    “不自量力。”桑裴踩着两只猫尸,继续向前走着,荒草地一片安静,除了脚踩枯叶的沙沙响,再无其他杂音。其余猫妖惶恐不安,以神识交流:
    “回回去吧?我好怕怕,这只老虎太厉害了。”
    “不成,不成,大王不会放过咱们的。”
    “为什么不回去啊,老子快受不了了!我脚软站不稳,你你你快扶我,啊啊啊算了你还是别动,让老虎注意到就大事不妙!”
    “我不管了,我要咬死他!”
    “长尾别冲动,激怒了老虎咱们都得死!哎哎哎你们赶紧拦住他啊啊啊!”
    桑裴杀了几只猫妖后,强横的实力和***的手段震慑住群猫,一时间四周死寂。呛鼻的***,仿佛打开一道锁,放出一只远古凶兽。
    他只觉得,自己压抑了许久年的嗜血之意复又翻涌。他眼色惨白,魂体的额心深黑色火焰纹蓦地……跳动了一下。
    一只长尾巴的猫妖疯了似的扑来,张嘴就要撕咬脖子。桑裴漠然地抬爪,一星黑色火焰蹿入长尾猫的额头,火苗从脑内蔓延,长尾猫凄惨地打滚,几息功夫,就化为灰烬。
    “喵!!!”
    静默片刻,不知谁先开口“喵”了声,猫妖沸腾般炸了。
    目睹同伴们凄惨的死法,终于疯狂。猫妖分成两派,一派逃走,荒山也好,荒野也罢,就要跑掉就好。一派神智全失,凶猛地攻击桑裴。
    桑裴眯着白眼,自喉头发出凶险的虎啸,虎啸声落,猛然冲入猫群。
    猫妖一只一只腾空而起,膨胀、臃肿,“嘭”地炸成血雾,沿途火星四溅,烈焰焚身,满地打滚,可火焰就跟长在身上似的,无论如何扑不灭。
    “喵呜喵呜,救命啊,救命啊!喵喵喵……”
    “真疼啊,给我水,给我水,啊啊啊!”
    幸存者心神俱裂,顾不得猫王的命令,更加没命地奔跑。连剩余的五只金丹境猫妖也匆匆分作两派,一派已全军覆灭,一派夺命狂奔。
    猫妖挣扎着翻滚着,桑裴面对漫天血红。
    他挣扎着醒过神,瞳孔由白转黑,眺望天边盘旋的苍鹰,运足妖力,朝向猫王的方向奔跑,长长地啸了句,“扶疏!”
    “哥哥!”扶疏惊醒过来,脚下是柔软的鸟毛,并非狗洞,她扭着藤子,迷糊地道:“这是哪里,哥哥呢?”
    猫王坐在她身后,取出一袋灵石,哄诱她道:“你醒了,要不要吃东西?”
    叶子上被一股脑地塞了堆灵石,扶疏本能地卷巴卷巴叶子,先吃了几颗,察觉到不对,俯首往下望,惊觉自己正在天上,吓得立刻哇哇叫,好高好害怕!
    她转头看着猫王,这人是谁?她这么想,也这么问道:“……你是谁?这是哪里?你要做什么?”
    牧淼脸上荡开微笑,道:“我嘛,叫牧淼。你以后叫我哥哥便好。”
    扶疏躲开他的猫爪,摇头道:“我有哥哥。不能随便叫别人哥哥。”桑裴这话强调很多次,她记性再差,都记住了。
    牧淼面色一厉,随即又笑开了,漫不经心道:“你说那头老虎啊,以后忘掉他跟随本王吧,他现在已经被撕碎了。”
    扶疏悚然一惊,却很快地反应过来,藤枝一甩,道:“不会的。”
    其他的不好说,唯独这点可以确定。因为树爷爷说过,妖皇大人是天定之子,命中带煞,硬得像金刚钻,注定要一统妖域的。在那之前,即使妖域垮掉,四大部落灭族,妖皇都不会死。
    扶疏盯着牧淼看,这只妖好奇怪,虽然笑得开心,心底却一团森凉。嘴上说着好话,做的是另外一回事。
    她心底害怕,怯怯地道:“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去?”
    “当然不可以。小东西,给本王乖乖听话,自有你的好处,倘若不听,这,就是下场!”
    牧淼很没耐性,见哄扶疏不行,就动了怒,利爪上包裹着浓厚的妖力,飞快地扇她一爪。屡次被顶撞,他暴跳如雷,就想给扶疏一个教训,不听话,就该打!

    我把天捅破了完结章节阅读

    对于青九的话,虎王心头一跳,想都没想便否决了。虎后的名声臭了,会被摘掉身份,驱逐出去。虎王虽然与她不睦,却从没动过废掉虎后的念头。
    毕竟,那是他的妻。
    青九委屈得梨花带雨:“她都欺负我们母子到这个份上了,妾难道还不能反击?王上,王上,请怜惜我们母子吧。”
    虎王冷冷睨着他,下意识的维护虎后,“此事以后莫要再提。王后脾气不好,本王也没法拿她怎么样。既然是你挑的事,便受这一份打,回去好好思过,再也别来璇玑洞。”
    青九不甘地闭嘴,狐狸尾巴动了动,抽了下身旁的儿子,眼睛眯起。尤商明白母亲的意思,满脸的虎毛将心思盖住了。
    虎后怒斥一通,脸上血色尽失,身体歪了歪,就要向后栽去。
    “干娘!”扶疏吓得藤枝僵直。
    虎王也吓了一跳,几年前见到王后,她身体康健得很,能活蹦乱跳、不眠不休不带歇气地骂他三日三夜,堪称白虎一族从古至今最凶悍的母老虎,可如今怎么如此虚弱了?
    虎王紧紧盯着王后,心惊不已:这母老虎不会快要死了吧?
    桑裴及时上前,将虎后接住,打横抱起,望着虎王的神色带着薄怒,道:“今日之事,盖因狐妖贪婪所致,自作自受,怪不得我们。还有,母亲需要休息,还请王上带着狐妖和二王子离开璇玑洞。”
    虎王听到桑裴的称呼,当即皱眉一凛就要怒斥他“大逆不道”,可望着虎后苍白的脸,怒气就卡在了嗓子眼里,干干地问:“你母亲怎么了?”
    桑裴转过身,将母亲放在石床上,漠然道:“母亲如何,就不劳王上费心了。”
    虎王忍了忍,没忍住,大怒道:“逆子,我可是你父亲!”听听他叫的什么,有叫自己亲爹叫“王上”的?
    桑裴转过身,认真地看着虎王,道:“我,桑裴,只有母亲,没有父亲。”
    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尤商一直盯着桑裴,见老大如此悖逆父王,心中一喜,当即用尽力气咆哮:“阿爹,你看大哥连你都不看在眼里,等以后厉害了还得了?阿爹,大哥怨恨孩儿夺去你的宠爱,早就不满了,他、他方才还想着杀掉我!咳咳……一定要重罚他,给他一个重重的教训!”
    尤商嚎这一嗓子,扶疏听了都要炸,看着小老虎,险些一藤枝抽过去。
    倒霉的虎崽子,这是不要命了吧,居然撺掇自己的爹收拾自己的大哥!
    知不知道,你现在不遗余力诋毁的大哥,可是未来的妖皇大人。知不知道,你年幼时多皮的这几下,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死后还要被扒皮拆骨的!
    扶疏同情地望着正百折不挠作死的小老虎,一看就是个蠢的,比草木妖都蠢,怪不得以后会死得很凄惨。连妖皇都敢坑害,你不凄惨谁凄惨?
    扶疏兀自惶恐着,藤枝缩成一团,她哆哆嗦嗦地想,趁现在讨好妖皇大人,以后她可否保一条小命?就算保不住,也千万别将她晒成柴火,藤子不好当柴的。
    桑裴眯着眼,显然想起小时因为尤商撺掇险些没被打死得事,他拳头紧握,袖子就被拉住了。
    垂头,便见虎后正哀求地看他,桑裴知道母亲的意思,让他隐忍,再隐忍。虎王动不得母亲,不代表动不得他。
    “好。”桑裴沉沉道。他忍,继续忍,耐心等不必再忍的时候。
    桑裴不好受,虎后更不好受,桑裴幼时被揍得奄奄一息的场面,是她最痛苦的回忆,她要儿子忍,可她却难以忍受,心像锥子刺,疼啊。
    “二王子,你要给谁教训?要罚谁呢?我倒不知,我儿犯了何错?”
    虎后倚靠在床头,忍着悲忸看向虎王道,“你教的好儿子!无视尊卑贵贱,敢辱骂王后、诽谤王兄,也该好好罚一罚,长长记性。还有,诨峦,你既然宠爱狐狸精,就教教她,什么叫尊卑!”
    虎王紧紧皱眉,却还是平静地听虎后说话,周身气势不知不觉收敛了。
    尤商见阿爹无动于衷,又听到虎后的话,气得不行。瞧瞧,这母老虎果然跟阿娘说的一样,太坏了,居然撺掇阿爹惩罚他!
    他危险地龇牙,道:“我说的有错吗,像老大这种阴险的妖,就该打,狠狠地打!王后你别偏袒他,像老大这样的,以后定然六亲不认,为祸一方……”
    桑裴幽幽地看着尤商,突然就笑了,衬得容貌温儒清雅,风华绝代。
    璇玑洞再次陷入可怕的沉默,小妖们战战兢兢伏在地上。
    他们伺候着王后和大王子,自然知道大王子的性情,此番言论,纯属谣传。当下,他们只恨尤商胡言乱语,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犯璇玑洞的禁忌,可他是二王子,有虎王护着,谁能奈他何?
    “这句话,谁教你说的?是你娘吗……”虎后眼瞳发着幽绿的光,紧盯着尤商。
    尤商想起被大老虎虐打的恐惧,狠狠地龇了牙后,立刻缩入虎王的怀里,“是……阿爹——”救我!
    虎王本能地护住他。
    虎后见状顿时明白,喉头一热,苍凉地笑了笑,眼底泪光闪烁,哽咽地道:“原是你阿爹说的吗……”瞧瞧,这就是她的丈夫,怀孕时跟狐妖搞到一起,任由别的妖诋毁她儿,她心心念念,值得吗?
    虎王心头一惊,摇摇头,“丝萝,我……”哪来的误会,他何时说过?
    “你闭嘴!”王后捂着胸口,瞪着大眼,猛地鲜血喷溅。
    扶疏:“干娘!!!”
    虎王惊叫:“丝萝!”
    他紧紧瞪着桑裴,语气里闪过一丝自己也没发觉的紧张,“说,你娘到底怎么了?!”
    桑裴薄唇咧开,翩翩君子温润如玉,他慢慢走向虎王,一步、两步、三步,步子越来越快!突然间化身为纯白无瑕的白虎,身姿矫健,毛色雪亮,长吼一声丛林震颤。
    虎王迫不及待想得到答案,不留神身边刮过一股狂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他一下,随即掠走他怀里的小老虎,力道极大,小老虎横飞出山洞,尖叫道:“阿爹救我!”
    谁也没想到,一直闷声不吭的桑裴,突然拖着尤商就跑。出了山洞他就不笑了,要他忍耐,可以,母亲醒着,他可以忍耐。
    青九凄惨地大叫:“我儿!”
    虎王长啸一声,赶紧化身白虎追出山洞。这时候哪里还有两个儿子的身影?他施加法术,搜寻桑裴的踪迹,却发现他根本找不出。
    他心头震惊,大儿子何时这般厉害了?
    他只能用最原始的手段,低头在地上嗅着气味,一路嗅一路追。同时派遣犬妖和猫妖出去寻找,一直跑出勺皓山,犬妖猫妖都跟丢了。
    虎王着急了,同脉相残可是大忌。他既不想乖巧的小儿子出事,也不想嫡子因此背负上手足相残的罪名。于是在偌大的庚辛山脉里,他拼了老命,恨不得四足生风。
    直到暮色四合,他才在一处飞瀑旁找到两只小老虎。跑过去的时候,他脚下一软,再也维持不住稳重的虎王形象,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一幕。
    血,满地都是鲜血。
    他的大儿子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平静地扔给他一只血肉模糊地老虎,微笑道:“全身的骨头尽碎,还能修补好,只是以后行动没那么利索了……你很担心我打死他?放心,母亲说过不能胡来,我就揍了他一顿,还给他留了口气。”
    虎王愤怒至极,张口就要咆哮着冲过去,听到虎后才堪堪镇定,憋住气,嗡嗡地道:“你……你母亲如何了?”
    桑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只道:“管好你那一窝就行了。”说完,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虎王愣愣地看着他的大儿子。这个大儿子除了相貌,性子没一点像他,也不像他们白虎一族的任何老虎。他心机深沉,手段残酷,毫无悲悯之心,以后他真能放心把白虎一族交给他?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我把天捅破了扶疏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