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刷题养的小奶狼by白居居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 我靠刷题养的小奶狼by白居居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那些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奶狗,才是真正老谋深算的大灰狼啊。热门小说***刷题养的小奶狼完本章节阅读;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因为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那些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奶狗,才是真正老谋深算的大灰狼啊。热门小说***刷题养的小奶狼完本章节阅读;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因为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刷题养的小奶狼在线阅读

    熬夜秃头少女陆月难得早睡一个晚上,醒来时发现已经到了9102。
    入乡随俗玩起了全息游戏。
    一上线,就收到系统消息:亲爱的玩家,今日是太阳游戏科技公司成立999999年纪念日,恭喜您成为今日第999999名上线的玩家,检测到您处于未婚状态,公司决定赠送您可奶可狼体力好又听话的小少年一枚,请点击确定键签收。
    陆月:…可以拒绝吗?
    系统消息:亲,这边建议您养成哦~
    陆月看着眼前的两个确定键,认命地接受了。
    系统消息:叮~亲爱的玩家,您的支线任务【小狼狗养成】已开启,祝您任务愉快哦~
    陆月看看意识形态还是小奶狼的“小少年”,又看看自己的存款,摸摸发际线,兢兢业业地踏上了玩游戏(划掉)挣钱养小奶狼的日子。
    远在另一个星球的暴躁男人,每晚都感觉有人把“自己”抱在怀里,用甜甜软软的声音哄着说“乖,你乖些我就疼你”。
    后来的每个晚上,他都抱紧怀里的小姑娘,声音低沉:“乖,我疼你。”

    ***刷题养的小奶狼全文免费阅读

    老男人
    或许就是因为它和自己同出一源,所以才不会沉睡吧?
    不过还不算忘得彻底。
    千年太寂寞了,他也说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何要复制体内的程序,造出小奶狼,还让它随缘选了位主人。
    ——没错,他不是人类玩家。
    这个自从他有意识起,看着与他一起闯关的玩家每次上线三小时后都陷入沉睡,然后几个小时后又陆陆续续上线时,他就意识到自己与他们的不同之处。
    他一度以为自己是NPC,只是主人弄丢了他。
    寂寞之时也曾期待过主人快些来领他回家。
    然而,第一个千年的等待就让他从期待跌落到失望,再到绝望。
    他接受了自己是种无处安身的物质,或许只是得了缘或者出了bug ,让他产生了自我意识。
    而陪伴他最多的,竟然是Junius。
    后来的几千年,他的情绪和精神意识越来越弱,似是被人日复一日地抽走了喜怒哀乐。
    不过这样也好,他孤身寡人的并不需要有那种只会困扰人的情绪波动。
    然而,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满脑子都是那一个念头:造一个他的复制体,让它去寻找一个主人。
    他得不到的,都让它去替他拥有。
    察觉到了他的举动,出乎意料的,Junius并没有反对,甚至还对他提供了技术帮助,让小奶狼顺利到了主人身边。
    只是Junius在其中添了些东西。
    他没有细看。
    或许是Junius不放心这个全星际人民都会登录的游戏里又出现一个bug ,所以才加上去的控制代码吧。
    反正小奶狼只是用他的复制代码产生的,无论如何也伤害不到他本源。
    他是想小奶狼拥有主人的。
    ——就在几十分钟前,他也是这么想的。
    但当他真的见到它被这个人类温柔地抱在怀里轻声哄着的场景时,他那几乎完全丧失掉的感觉和情绪又突然剧烈地波动起来。
    ——明明只是他的一个复制体,甚至还只是一个不够完善的复制体,为何能得到他盼了千年都得不到的目光和关怀爱护?
    他不想承认他是在嫉妒。
    嫉妒自己的复制体,得到了自己渴望已久却不曾拥有过的东西。
    青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熟睡的女孩,良久,他起身,把趴在她肩膀上的喵喵抱下来,戳戳小奶狼软乎乎的小屁·股。
    小奶狼吓了一跳,慌忙转过身来瞪着他。
    再凶巴巴的眼神,那也是自己的眼睛,没在怕的。
    青玄把喵喵递给它,说:“抱着。”
    小奶狼不明所以地抱过来,“然后呢?”
    青玄没有回答,而是用实际行动告诉它他想干嘛。
    ——他弯腰,把陆月连同小奶狼一起抱起来,往客栈方向走。
    小奶狼:“……你要对六月做什么?!”
    因为爪子上还抱着喵喵,它无法行动,只好用后爪踹着青玄的衣服,询问着。
    青玄又恢复成那副生人勿近的清冷谪仙状,看看被小奶狼踹得皱起来的衣服,眉头蹙了起来,眼神锐利。
    “再动就把你回炉重造。”
    脾气怎么这么大,跟他想象中的丝毫不一样。
    青玄垂下眼睑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人。
    或许是被她宠的吧?
    呵!
    小白眼狼倒是会选主人!
    小奶狼朝天翻了个白眼,无所畏惧:“吓唬狼谁不会呀?”
    哼!它才不怕他呢!
    青玄又忍了它一爪子,看它还打算继续踹的样子,干脆直接在脑内——程序里编了个可执行码——程序病毒,投到小奶狼的程序里。
    小奶狼的行动变得呆滞,脑子还清醒着,只是动作艰难了许多。
    它感觉到有什么让它不舒服的东西在它体内横行,自动开启防火墙,但效果甚微。
    兀自斗争了许久,它那68级的防火墙总算自动生成消毒程度,把入侵的病毒彻底清除干净。
    等它缓过来时,他们已经到了一间古色古香、装饰布局精致又大气的房间里。
    它视线一花,就见到青玄把六月放在床上,正要伸手去脱六月的鞋。
    它急忙把喵喵放下,闪身跳过去阻止他的动作,不让他碰六月。
    青玄好整以暇地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奶狼,也不坚持,“你来。”
    小奶狼:“……游戏里不用脱鞋。”
    即便是全息,但游戏也仅仅是游戏,再多的脏污,也不过是用几串代码就能消去的了。
    “随便。”
    青玄本来还打算给她盖张薄被,不过既然小奶狼都这么说了,那还是算了。
    反正,他怎么做她也是感觉不到的,玩家的脑电波一旦离开了全息游戏,游戏里留下来的躯壳不过是一个虚拟体象而已。
    青玄坐在床沿边,复又看了几眼陆月,等着小奶狼把她和喵喵安顿好。
    差不多的时候,青玄站起来,问:“出去走走?”
    虽然外面的世界都犹如被施了法术一样静止下来,甚至过一会还会陷入黑暗中,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但离玩家上线还有好几个小时,就这么看下来,青玄不保证自己不会生出什么冲动的念头。
    ——就像复制出小奶狼的念头。
    所以,在黑暗的深夜里,不要做任何决定。
    因为,白天清醒时会后悔。
    小奶狼蜷起来,缩在陆月的脖颈旁,尾巴搭在她的脖子上,露出一双灰色眼睛。
    它的声音从自己的毛绒绒里透出来时闷闷的:“不去,我要陪着六月。”
    青玄纠正:“是陆月。”
    主人的名字都会弄错,怕是智力不正常吧。
    青玄心里腹诽起自己造出来的崽毫无压力。
    小奶狼不想和别人纠结这个称呼问题,反正它坚持自己的认识——那是来自它核心程序里的信息。
    别人又怎么会懂?
    即便是眼前这个它感觉熟悉又不完全一样的男人,它也隐隐地觉得他不会明白的。
    小奶狼:“我知道。”
    但我还是喜欢叫她六月。
    青玄等了一会,又说:“你打算睁着眼睛呆几个小时?”
    他和它都是游戏里独特的存在,不会累不会痛,不需要休息不需要吃饭。
    小奶狼执意留在这里,代表着它要眼睁睁地等好几个小时。
    “她现在只是一具数据构成的拟体而已。”
    连“她”都称不上。
    小奶狼耐心告罄:“你管我呀?!一边去!别吵着我陪六月睡觉觉!”
    一个孤独寂寞冷的老男人,就是嫉妒它能陪六月睡觉!
    而他,没人陪!
    青玄:“……”
    这小暴脾气!
    他现在有理由怀疑Junius当时肯定是在小奶狼的程序里插入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然由他的源代码复制出来的东西,怎么一点都不像他!
    只除了一双灰眼睛。
    青玄眼睛里蓄着冷意,转身,出去,关门。
    鬼才爱管你!
    小奶狼无所畏惧。
    古世纪里的纯人类存在很多心理疾病,其中一种就是由于常年孤独而产生的反常心理。
    在它看来,那老男人就是孤独久了,主人不在时,连高冷人设都绷不住了!
    净想着要它陪他!
    想得美!
    小奶狼睁大一双灰色眼睛,看着陆月的睡颜。
    即便只是一具长着六月相貌的拟体,它也甘愿陪着。
    那样,六月上线时第一眼就能见到它了。
    小奶狼抱着这个美滋滋的念头,静静地感受着时间无声无息的流逝。
    ——
    陆月意识流失了一瞬,几乎是一个晃眼,她就到了清醒状态。
    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好得出乎她意料。
    就像是舒舒服服地睡够了八个小时,浑身都散发着惬意的气息。
    不过一睁眼时,依旧是如昨日的一片黑。
    陆月摘下眼罩,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不,应该不是白灰糊的,可能是某些她不懂的材质做成的。
    心中一时唏嘘。
    才过了一天,也就是说,她才来到这个星际一天,她却诡异地觉得自己本就是生活在这个星际里那样,心理接受程度和熟悉感都是那么强烈。
    或许,她不是一个恋旧的人,习惯事事向前看。
    陆月心中难得的伤感还没持续一会,大白就操着它那莫得感情的声音说话了:“主人,已经到了起床的时间。”
    陆月望着它的绿眼睛,不由得想到小奶狼和青玄一样的灰色眼睛。
    她愣神了一会,翻了个身,决定赖一下床。
    大白:“……检测到主人有赖床倾向,即将开启强制起床模式。”
    陆月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
    接触了那么多NPC,她现在只想说:我信你个大头鬼!
    大白半晌没有得到答复,睡在游戏仓里的人依旧呼吸心跳平稳得好像睡着了似的。
    睡着了?
    大白一翻主人状态信息栏:睡眠状态。
    大白:“……”
    主人又变得聪明了,不爽!
    它还没有玩够呢!
    也不知道下次主人再变得像个三岁小孩子会是多少年后了。
    大白可惜地叹了口气。
    希望自己的芯片耐用些。
    它眼里绿光闪烁,收起自己的恶趣味,自觉地上网订食材做早餐。
    身下的“床”太舒服了,陆月一不小心就睡了个回笼觉。
    不过没一会儿就被肚子的“咕咕”叫声吵醒,闻着空气里浓郁的食物香味,她迷迷糊糊地撑起身。
    原来“冰棺”睡起来比席梦思还要舒服啊……
    不对……她在想什么?
    大白手艺真不错啊!怪不得“***费”那么贵!
    小奶狼和喵喵就没有口福了。
    陆月用手指把长发理顺,用手腕上的发圈扎起来一个低马尾,长马尾松松地铺在背上。
    洗漱完毕,她用手往脸上扑水,水珠顺着光滑的脸庞留下,在镜子反射进来的阳光照射下,闪着微弱的光芒。
    镜子中的人,肤如凝脂,齿如瓠犀。
    陆月琢磨了一下墙上那个手掌印的感应器,把左手掌按上去,客厅里游戏仓对面的墙忽然动了。
    白色的“墙”缓缓地卷起来,嵌进了墙体里,露出一层薄如蝉翼的透明玻璃一样的“窗户”。
    阳光透过那层“透明玻璃”洒在屋内,温度恰好宜人。
    透过“窗户”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繁华又不失宁静的世界。
    当然,这个宁静是因为人类数量少。
    陆月好奇地用手指按了按那层薄薄的“透明玻璃”,按出了一个凹进去的痕迹。
    她连忙收回手,怕把它戳破了。
    然后,那层薄玻璃很快就回复成原状,就像记忆海绵那样。
    陆月:“……”
    对了,这里是9102年,星际人民都能征服外太空了,人民生活水平这么高,豆腐渣工程肯定是不存在的了。
    玩心大起,陆月两手上阵把屋子里新颖的装饰、家具都草草地玩了个遍,顺带上天秤网研究了一下这些对她来说过于先进的材质。
    大白往客厅里布餐的时候,就见到自己的主人像只多动症幼童一样上跳下窜、兴致勃勃地研究着屋子里万年不变的装饰和家具。
    大白:“……”
    别人的主人是活得太久对生活失去强烈的热情而变成性冷淡风,它的主人有时沉默寡言、心情平淡得让它感受不到生存状态;有时又像个新生的三岁小孩子一样对一切东西充满好奇心。
    要不是身体与心理状态那一栏写着健康,大白都要怀疑它的主人是不是患了古世纪母星上所流传下来的“人格分裂”。
    大白:“亲爱的主人,早餐时间到了。”
    陆月去洗了个手,烘干。
    经过大白身边时拍了拍它软乎乎的肚子,嗯,手感一级棒。
    她一边摆弄好餐具一边对大白说教:“大白,做机器人也要诚实,表里如一才是真机器人。”
    大白绿眼睛闪闪,“大白不知道主人在说什么呢!”
    陆月露出一个看透一切的笑容,说:“你智能级别这么高,还敢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净想着驴我!”
    虽然只玩了一天的全息游戏,但经历过小恐龙和小树懒这些奇葩系列的NPC,陆月深感自己对科技的力量一无所知。
    ——AI的发展绝对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得多。
    同样是由中心控制系统Junius发展生成的,小恐龙、喵喵和小树懒它们都聪明到那种程度了,就连作为一个bug的小奶狼也不遑多让。
    而作为最新一批AI机器人大军之一的大白,只会更智能,不可能倒退的。
    ——所以还让她选个毛的模式!
    怕是和小树懒一样,它自己就可以随意修改吧?
    所以昨日那些不就是“玩弄”她么!

    ***刷题养的小奶狼by白居居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相聚时不知友谊的可贵,分别了才知那是人生最需要的东西,犹如盐,少了它还有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