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我家让你住薛煦夏菱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 别哭我家让你住薛煦夏菱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

一部文笔俱佳的小说――别哭我家让你住(薛煦夏菱)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它是由叶惜语原创的,小说讲述了薛煦夏菱的故事!人人都说薛煦乖戾嚣张,心狠手辣,仗着家世无法无天,谁惹了他都没好果子吃。

    一部文笔俱佳的小说――别哭我家让你住(薛煦夏菱)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它是由叶惜语原创的,小说讲述了薛煦夏菱的故事!人人都说薛煦乖戾嚣张,心狠手辣,仗着家世无法无天,谁惹了他都没好果子吃。天道好轮回,有天他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痛揍一顿,在医院躺了三天三夜,有人听到他高烧中都在咒骂女人,恨之入骨。几天后隔壁夏家接回来个孤女,一身白裙纤细秀美,说话声音细软好听,众人纷纷惊呼看到了仙女!只有薛煦一眼认出了仇人,红着眼发誓要找她算账!

    别哭我家让你住章节全文阅读

    夏菱的后脑勺重重磕到了地面,疼得她脸色发白,但她没有叫出声,只是轻轻皱眉,冷静的打量着身上的陌生少年。
    “你是谁?”
    薛煦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掌下温热柔软的触感让他短暂愣了一下,就近看着女孩的脸,黑眸重新燃仇恨的火焰。
    像是怕她跑掉一般,他非但没有起身,反而就这样压着她,骨节分明的双掌牢牢扣住她细白的手腕,目光森冷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咬牙道:“我总算找到你了。”
    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又沉又哑。
    薛煦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这么惦记过一个女生。
    想她想得茶饭不思。
    找她找得肝肠寸断。
    就是为了再见面时……
    狠狠给她来上一拳!
    那边夏卓群听到动静,转眼就看到自己刚接回来的女儿被一个男生压在身下,吓得立刻放下手中的行李赶过去。
    “薛煦,你干什么呢!?”
    夏卓群自然一眼就认出了男生的身份,心中吃惊,面上却不显,肃容质问道,顾忌到对方身份,态度还算客气。
    薛煦理智恢复了些,有长辈在场,也不好真的拿夏菱怎么样,他平复暴躁的情绪,一言不发的放开了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脸色依旧冷硬无比。
    “没事吧?”夏卓群把夏菱扶起来,见她小脸苍白,以为她被吓着了,难得柔声关切。
    “没事。”夏菱摇摇头,她脸色虽然白,但表情一直很平静,即使薛煦的拳头快打到她身上时也没有变过。
    她细细端倪着眼前俊秀非凡的少年,“对不起,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从他说的话可以推断出,他好像认识她,并一直在找她,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照理说,他相貌这么出众,如果她以前见过的话,没理由会忘记才对。
    薛煦见她还敢装傻,火气又冒了出来,张嘴,刚要说话,周嘉江他们刚好赶了过来。
    “夏叔叔,对不起啊,阿煦他刚睡醒,脑瓜子不太清醒,所以才不小心冲撞了这位美女,我们这就带他离开。”季修渊对薛煦使眼色,赔笑打圆场。
    夏卓群皱眉,扫了他们一眼,目光最后定格在自己的大女儿身上,“你怎么在这里?”
    “我想在哪就在哪,关你屁事!”夏冉冉呛声,脸色很臭。
    而周嘉江则用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薛煦,“阿煦,你怎么回事啊?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竟然当着人家老爸的面做出这种丧心病狂之事,你是不是疯了?!”
    从他们的角度看,薛煦的行为完全就是一个被美女冲昏头脑,不管不顾冲过去扑倒人家的禽兽!
    “你就算真的看上了她,也该注意点形象,私底下慢慢攻略啊,你这样和流氓有什么两样……”
    薛煦听他越说越离谱,终于忍不住打断他,表情很憋屈,“她就是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周嘉江一怔,灵光一闪,难以置信的指着夏菱大叫:“你的意思是说,她就是那个把你打得满地找牙的人?”
    薛煦:“……”他从来没有这么讨厌他的大嗓门。
    其他人犯糊涂了,没明白他什么意思,季修渊是第一个领悟的,不可思议的睁大眼,“阿煦,你没逗我吧?她可是个女人!还是个大腿没我胳膊粗的女人,弱不禁风的,怎么可能打得过你……不对,她的样子哪里像是会打架?”
    受到最大冲击的还是当属周嘉江,因为薛煦要面子,所以整件事的经过,他就只告诉了他一个人,并要他帮忙找人。
    关于女人的外貌特征,薛煦是这样形容的: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尖嘴猴腮,面目可憎,要多丑有多丑!
    所以周嘉江也一直都是按这个标准找的。
    可如今咋眼一看,周嘉江很想带薛煦去医院挂眼科。
    人家哪里丑了!?
    哪、里、丑、了!
    他是不是对丑有什么误解?
    她明明就是仙女啊!
    女孩乌发红唇,五官清丽,虽然穿着朴素,但盖不住人家长得漂亮,周嘉江要收回薛煦最白的言论,眼前女孩明显还要更白一点,只不过看上去不太健康,青色的血管隐隐浮于皮肤表面,精致易碎,有种病态的苍白感。
    而且她长得是真瘦,腰细腿长,气质比一般女生都要柔弱,一看就是乖乖女类型,她听了他们的对话后,显然也被吓着了,眼底尽是迷茫。
    周嘉江严重怀疑她连夏冉冉都打不过,就这小身板,怎么可能伤得了从小顽劣不堪,身经百战的薛家大少呢?
    因为这就等于告诉他,林黛玉大战孙悟空,最后还获胜了一样。
    就连一旁的夏冉冉都不太信,她虽然讨厌夏菱,但她并不觉得她能打得过薛煦,她已经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薛煦做戏,为了帮她赶走夏菱而编的谎话,毕竟爸爸肯定不会为了夏菱得罪薛家。
    想到这里,夏冉冉开心地笑了,她就知道薛煦嘴上说不管她,心里肯定还是向着她的。
    薛煦自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撇了撇嘴,懒得解释,想当初,他也是因为太轻敌,才会被吊打得如此凄惨。
    如果重来一次,他发誓,绝对不会以貌取人,更不会重蹈覆辙。
    “你说夏菱就是前些天把你打进医院的那个人?”夏卓群内心觉得荒谬无比,怀疑他是不是在无理取闹。
    “你有什么证据?”
    “没有。”
    事情到了这一步,薛煦也懒得藏着掖着,乌黑漂亮的眼睛冷冷看着夏菱:“不过这张脸,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你真的没有认错人吗?”夏菱无辜回视:“我很确定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更不会打架,就算会,我也不觉得自己能打得过你。”
    “3月28日,晚上八点半,梧州桥旁,你穿着深蓝色牛仔马甲和紧身皮裤。”薛煦眸色犀利,一字一顿,“你敢说你没有一点印象?”
    夏菱听到时间地点时还没什么反应,直到听他说起她的穿着打扮时才微微愣了愣,表情有了细小的波动,不过很快就被她掩盖过去。
    “没有。”她神色如常的摇头,表情没有露出一丝破绽,“你一定认错人了。”
    “你!”薛煦咬牙,看她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来气,从小到大,从来都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第一次尝到了有苦说不出的滋味。
    “行吧,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你想怎么解决?”夏卓棘手的看着薛煦,揉了揉眉心。
    他现在已经后悔把夏菱接回来了,倒不是说他相信了这么离谱的事情,而是他和夏冉冉想到一块去了,冉冉多讨厌夏菱他不是不知道,一定是她鼓动了这群少年,相互配合演了这么一出好戏。
    可就算是假的又如何?薛煦不顾自己的名声,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他作为夏菱的监护人,不可能不给个交代,薛家势力太庞大,他惹不起。
    夏菱心思敏感,自是听出了他话中的含义。
    他,要放弃她了。
    她轻轻抬起澄静的眸,看着父亲冷淡漠然的脸庞,微微抿嘴,又低下眼睑,没有说话,脸上是听天由命的淡然。
    “那简单,让我揍一拳就成。”
    少年爽快的声音传入耳中,干脆利落,不带任何犹豫。
    夏菱微惊,抬眼讶然的看着薛煦。
    就……这么简单?
    “你这么简单就放过她了?”夏冉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尖着嗓子替夏菱问出了口。
    夏卓群和在一旁看好戏的季修渊都有点意外。
    薛煦理都没理她,见夏菱傻傻看着自己,以为她不愿意,皱起好看的眉,“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当初打断了我两根肋骨,右腿骨折,我还你一拳不过分吧?”
    旁边的周嘉江听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何止是不过分,简直太轻松了好吗!?
    薛煦当初伤得是真的挺严重的,后来经过医院专业鉴定,判定伤残轻伤二级,这已经完全可以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了。
    平时他们虽然总会拿这件事调侃他,但私底下都有认真的找凶手,想帮他报仇雪恨。
    但万万没想到,对方是个女孩子!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喂,你下得了手吗?”周嘉江表情不忍。
    薛煦懒理他,眼里只有夏菱,扬眉挑衅,“怎么样,就一拳,我们一笔勾销。”
    “可以。”几乎没有犹豫,夏菱点了点头。
    她话音刚落,薛煦就出拳了,速度快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夏菱不躲不闪,看着少年的拳头离她的脸越来越近,黑白分明的眼睛平静如水。
    最终,拳头,稳稳停在了她鼻前一寸处,没有落下去,凌厉的拳风吹乱了女孩的刘海。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薛煦眼中划过一丝蕴怒,收起拳头,转身就走。
    怎么回事啊?
    周嘉江和季修渊见薛煦就这么走了,愣了一下,连忙跟上去。
    夏冉冉也想跟过去,被夏卓群厉声叫住:“站住!你一个女孩子家成天和一群男生混在一起像什么样?还不快给我回来!”
    夏冉冉撅嘴,停住脚步。
    夏卓群不知道薛煦最后为什么会放了夏菱一马,也无心去探究,薛家这个少爷一向任性,说风就是雨,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以防万一,他很严肃的问了夏菱一遍:“现在他们走了,你老实告诉我,薛煦的伤确定不是你弄的?”
    “……不是我。”夏菱垂眼淡淡看着地面,声音小而坚定,“我没有他的记忆。”
    这话听着有点怪,但夏卓群没多想,他也觉得不可能,便点点头:“我们回家吧。”
    ***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会打下去呢。”周嘉江拍着胸脯,虚惊一场。
    季修渊手指转着篮球,表情竟还有点意犹未尽,“就是说啊,你怎么不打啊,真没劲。”
    “是不是你突然发现自己认错了人?”
    周嘉江猜道,他对夏菱还是很有好感的。
    “我就说嘛,夏菱一看就是那种温柔善良,乖巧懂事的女孩子,怎么可能那么暴力……”
    薛煦闻言,突然停下脚步,朝他扬起拳,作势要打他。
    周嘉江吓得闭眼,哇哇大叫:“你干嘛啊?”
    “我这还没打下去呢,你的眼睛就闭上了,你看看那女的,我的拳头都挥到她眼前了,她的眼睛有眨过一下么。”
    薛煦冷笑,扬了扬拳头,“你们是不是蠢?”
    周嘉江和季修渊一愣,好像,确实……
    不太正常。
    薛煦嗤了一声,转身,跛着右脚,缓缓向前走。
    从见到夏菱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不管她是不是打伤他的那个女人,她也绝对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等他的身体完全好了,再去找她算账。
    迟早有一天,他会揪出她的真面目。

    别哭我家让你住章节全文阅读

    夏家的别墅有三层楼,建筑风格偏欧式,装潢铺张奢华,价值连城的古董玉器到处都是。
    夏菱踩在深褐色的波斯地毯上,打量着屋内摆设时,肩膀忽然被人用力撞了一下,还未回头,就听到夏冉冉在耳旁冷声道:“你别以为住进来了就有好日子过,等着瞧,我总有一天会把你赶出去!”
    “还有你!”她又转头看向夏卓群,满脸憎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就算你哪天死在外面我也不会给你送终!”
    夏冉冉说完,不管他们什么反应,飞快爬上三楼,跑进房间后用力甩上门,声响故意弄得很大。
    “混账东西,你给我回来!”夏卓群气得全身哆嗦,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夏菱见状,走到他身旁道:“叔叔,你别生气了。”
    声音软软糯糯,温柔又细腻。
    有了夏冉冉这个反面教材,夏卓群现在看夏菱这副乖巧懂事的模样格外顺眼,怒气刚消退一点,就听到她俏生生道:“她不送我送。”
    夏卓群:“……”
    夏菱好似没看见他黑沉的脸色般,不知死活的又补充一句:“您放心,我妈妈也是我送的,我很熟练的。”
    “……”
    夏卓群深吸一口气,对夏菱刚生起来的一丁点好感化为乌有,他面无表情的唤来保姆阿姨,“李嫂,带夏菱小姐回房休息。”
    “是。”穿着围裙赶过来的中年女人恭敬应道。
    夏卓群简单吩咐完,就大步流星的走向一楼的书房,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看见这些闹心的女儿。
    李嫂对夏菱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语气略显冷淡。
    “夏菱小姐,这边请。”
    她假装没看到女孩脚边硕大的行李,若无其事的在前面带路。
    “谢谢。”夏菱似无所觉,纤瘦的手有些费力地提着笨重的行李箱,跟着她逐步爬上实木旋转楼梯,来到二楼最里面一间房间。
    “就是这里了。”李嫂敞开房间的门,态度不冷不热,“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我说。”
    “谢谢。”夏菱微笑着再次道谢:“您对我真好。”
    李嫂表情古怪起来,打量了她好几眼,转身离去。
    她的身影消失不见后,夏菱才敛去笑容,慢吞吞的拖着行李箱进房,有一瞬间的失神。
    房间很大,比以前家里的客厅还大,光衣橱就占了整整一面墙,地上也铺了地毯,不过和客厅的种类不一样,是绒软的羊毛材质,满眼的金黄色,很温暖的感觉,夏菱忍不住弯腰摸了摸。
    软绵绵的,比以前家里的床还舒服
    除此之外,这里书桌书架梳妆台都应有尽有,床铺位于正中间,粉白色的被褥,配合着花边精巧细致的吊顶纱帐,有种公主般的梦幻感。
    夏菱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最初的震撼散去后,内心回归了平静。
    她轻轻关上房门,蹲下身打开行李箱,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件的拿出来。
    其中,就有薛煦说的深蓝色牛仔马甲和紧身皮裤。
    “……”
    夏菱表情莫名有些心虚,她默默的把证据叠起来放好,打算哪天把它带去垃圾场销毁。
    她又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一本日记本和几瓶药,便把其他东西都放回原位,拉上箱子的拉链,把它塞到床底下。
    晚饭时,夏冉冉没有出现,餐桌上只有夏菱和夏卓群,家里的佣人保姆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不用夏卓群说,李嫂就自发自觉的把丰盛的饭菜端到夏冉冉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恭敬道:“大小姐,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那声音,那态度,比对夏菱时温柔一百倍。
    然而大小姐并不领情,房门一直都没有动静,李嫂叹了口气,把晚饭放在门前,默默离去。
    “放心吧。”
    注意到夏菱的心不在焉,夏卓群以为她担心夏冉冉,淡淡开口:“她饿了自然会出来吃的。”
    “哦。”夏菱点点头,收敛神思,默不作声的扒饭。
    餐桌气氛安静压抑。
    夏卓群咳了一声,“我算过了,你的年龄和冉冉差不多,念高一,我已经给你联系好学校了,明天直接去就行。”
    夏菱拿筷子的手顿了顿。
    夏卓群发现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夏菱沉默了两秒,摇头。
    她不好意思说,她读书比别人晚了一年,现在在念初三,而且妈妈出事后,她都没怎么去过学校,正常水平可能连初三都不如。
    “那就好。”夏卓群:“学校和冉冉是同一所,明天你和她一起去,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她。”
    “好。”
    “还有,我在这里警告你一句。”夏卓群表情忽而严肃:“别去招惹薛煦那伙人,他们背景深,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能离远点就远点。”
    “好的,我记住了。”夏菱吃完了饭,放下筷子,生疏有礼道:“谢谢叔叔。”
    回到房间,夏菱关上门,坐在书桌前拿出了那本日记本。
    本子是很普通的胶装笔记本,黑色封皮,很厚,已经写了一半,密密麻麻,字迹清秀工整。
    夏菱翻到最新空白的一页,提笔,首先在第一行标注了日期。
    4月13日。
    然后她歪了歪脑袋,凝神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把时间线大概梳理一遍,才开始动笔写日记。
    如果有人看的话,会发现她写的日记和一般人很不一样。
    一般人记日记,都会把自己印象深刻的,难以忘怀的事情写下来,借此抒发自己的情感,而夏菱完完全全就是在记录自己的生活,别人和她说的每一句话,说话时的表情语气,都被她完完整整的写了下来,就连她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也会按照早中晚三个时间节点,分别写下,偶尔加入当时的心情感受。
    当她写到薛煦时,笔头顿了顿,有些伤脑筋,因为她不知道他的名字怎么写,薛姓少见,不难猜,可“xu”会是哪个字?
    夏菱撑着下巴,无意识的在本子上写下了薛绪,薛序,薛续……
    看着都不像,太正经,不符合那人气质。
    那是一个像火焰一样炙热,仿佛能把一切都燃烧殆尽的少年呵。
    漂亮又危险。
    夏菱其实并不讨厌他,她从小到大遭受的白眼无数,比起他们,少年的敌意坦荡而直接。
    比在背后说闲话使绊子的小人要好太多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敌意是来自于她这个人,而不是她见不得光的身份。
    想起他,就不免想到他说的话。
    “3月28日,晚上八点半,梧州桥旁……你敢说你没有一点印象?”少年气势凌人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3月28日啊……
    夏菱将日记本往前翻,自从知道自己得了那个病后,她就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
    一天不漏。
    3月26日,3月27日……
    她数着,又往后翻了一页——
    3月29日。
    手指抖了抖,心下一沉。
    ***
    夏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就算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也完全不会感到任何的不适应,脑袋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醒来时天空已经大亮。
    因为没有手机,所以也不知道几点了。
    她的房间自带独卫,夏菱梳洗完毕后打开房门,看到楼下空无一人。
    李嫂适时出现:“夏菱小姐,由于你起得太晚了,大小姐说她先走一步了。”
    自然,司机也已经开车走掉了。
    很晚了吗?
    夏菱静静看着她。
    她出来时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大厅墙上的挂钟。
    六点一刻。
    李嫂脸色有些不自在,犹豫了下,说:“早餐冷了,所以我都收起来了,要不要我拿出来热一下?”
    “不用了,太晚了,我先去学校了。”夏菱眉眼平易,微笑着拒绝,没有揭露她,只是轻轻问了一句:“您能告诉我学校怎么走吗?”
    李嫂说:“不远,走路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确实不远,锦色别墅区的房子除了占尽市中心豪华地段的优势外,还都是学区房,附近就盖了好几个重点中学,夏菱即将上的华德中学就是其中一个。
    华德据说是市里最好的私立学校,升学率高,师资力量雄厚,就是学费高得吓人,一般家庭都读不起,相对的,对于那些成绩特别优异的学生,学校不仅不收学费,还会花钱把他买进去,牢牢抓住升学率。
    夏菱高估了自己的认路能力,李嫂说得轻松,出家门后右拐再左拐,会看到一个红绿灯,然后一直往前走就到了。
    她认真的按着路线走,穿过弯弯狭窄的小巷,红绿灯没看到,倒是看到了许多拐角,根本分不清该拐进哪个。
    反正时间还早,她也不急,挨个拐进去探路,结果转悠一圈后,她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地。
    “……”
    夏菱放弃了靠自己的力量找路,刚想找个人问路时,一个清冽的声音在身后冷不丁的响起。
    “你干嘛呢?”
    夏菱一愣,转头,再次看到了薛煦。
    少年穿着黑白相间的校服,墨色破洞牛仔裤,身姿修长,五官隽秀,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黑发有些乱,蓬松柔软的搭在额前,内衫领口扣子也没系,露出的半截锁骨精致纤细。
    他单肩背着书包,手里握着一盒牛奶,神情古怪的打量她。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别哭我家让你住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作者文笔非常不错,人物的构造很棒,情节也很清晰,值得一看,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