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夏日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早起还是晴空万里,中午就阴沉沉的起来。

    等到下午四五点钟时,干脆下起牛毛细雨。

    不过这雨来得缓,细细密密轻纱一般,温柔好似江南女子,也不恼人。

    放眼望去,天地间好像都挂了纱帐,微风吹来,那纱帐便都飘飘荡荡地倾斜了。

    饶是肚子里没有几滴墨水的人见了,也不自觉放慢脚步,暗自说一句:

    卧槽。

    还他娘的挺好看。

    待到傍晚时分,华灯初上,街上的草木已经全被细雨冲刷一遍,红的更艳,翠的更浓,宛如浓墨重彩的画卷。

    地面湿漉漉一片,被街上亮起的昏黄的灯光一映,立刻晕出大小不一的朦胧光圈。

    这雨依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倒也不好进行什么户外活动。

    夕阳红组合两个老爷子早早到了廖记餐馆,揉着阴雨天隐隐作痛的老胳膊老腿儿,又要酒喝。

    “有酒无肴,不美不美,”宋大爷显然是个讲究人,倒背着手往柜台前一站,熟门熟路地点单,“酱牛肉带筋头的切二两,卤猪耳朵来一个,切细丝。哈,今天还有无骨鸭掌?没尝过,来一碟!”

    李老爷子在后面接道:“再要一个五香豆腐干,水煮毛豆。”

    宋老头点头,“不错不错,就这么着吧!”

    说完,转身走回座位,可走了几步,却又走回来,“牛尾巴来一条!”

    那玩意儿炖得稀烂,一节一节嘬着吃最带劲。尤其是骨头缝里那些细碎的筋肉……

    再配一口小酒呦,滋溜,嘿嘿,妥了妥了!

    天还早呢,先来点开胃佳肴,再吃晚饭不迟。

    “呦,两位老哥哥,今儿来得早。”门铃一声响,赵阿姨也打着伞从隔壁进来了,手里还抱着一个竹编的小竹篮,里面放着些毛线什么的。

    她最近又迷上了钩织,一口气买了许多本编织教材,听说还报了网络教学班。

    这会儿下雨,店里没什么客人,她就让工作人员看店,自己到隔壁餐馆来玩。

    怎么说呢?她总觉得廖记餐馆跟别的地方不一样。

    年轻的老板人看着冷淡,话也不多,可举手投足都有股浓浓的人情味儿。

    果果吧嗒吧嗒跑过来,好奇地盯着赵阿姨的竹篮,“阿姨,你又要织围巾吗?”

    赵阿姨卯足劲头学了半个月,接了拆,拆了织,战况十分惨烈。

    一直到前天,才听她很骄傲地说,织了一条围巾。

    但具体围巾什么样?谁也没见过。

    赵阿姨摸了摸果果的小肉脸,野心勃勃,“阿姨要织好看的毛衣!”

    此言一出,众人下意识低头看自己穿的短袖。

    这才八月份吧?

    “你们懂什么?”赵阿姨有模有样地拿起毛线在针上绕了几圈,“织毛衣可费功夫了,夏天开始,冬天正好穿。”

    在坐一群大男人一听,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果果一脸崇拜,“阿姨好厉害哦。”

    廖初把两位老爷子点的菜送上来,七、八个小碟子,占了大半张桌,看上去颇有几分壮观。

    两个老头对视一眼,都很有默契的将手伸向装有无骨鸭掌的碟子。

    廖老板的手艺自然信得过,但谁会嫌惊喜多呢?

    宋大爷夹起一只,就见那鸭掌又肥又厚,在灯下颤微微泛着光。

    红棕色的浓郁卤汁顺着鸭掌的纹理缓缓流动,叫它身上的色彩,仿佛都活过来了似的。

    鸭掌里的骨头都已经拆掉,透过断口处,能看见里面半透明的筋肉,随着持筷人的动作一抖一抖的。

    廖初做菜从不吝啬火力,这鸭掌自然也极为软烂。

    两个老头儿只那么一抿,就嘬下来一大口肉。

    火候够了,但肉却不碎也不散,鸭掌肉特有的筋道弹牙发挥得淋漓尽致。合着里面的筋脉,很有点传统刚柔并济的意味。

    还有那么大一块掌中宝呢!

    没得说,自然得配口好酒。

    宋大爷咯吱咯吱嚼了几下,口腔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浓郁的咸香占据,已经是美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舒服!

    也不知这秘方怎么配出来的,跟外头卖的卤味都不一个样。

    就好像一首曲子似的,它有章节有层次呀!

    一入口,头一个就是香,可这香并不单薄,再嚼几下,随着纤维碎裂,竟又不知从哪儿冒出一抹幽幽的鲜甜,打着圈的往你脑门里钻。

    种种好味道不断堆叠,恰似曲谱里的高/潮片段。

    咽下去时就以为该戛然而止了,可唇齿间留下的余香,仍叫人回味无穷。

    等两个老头小桌上的菜吃到一半的时候,那边扬言要织毛衣的赵阿姨,却不知什么时候跟果果玩起了翻花绳。

    小朋友第一次接触这种游戏,十分投入,连脑袋上炸起的呆毛都在用力诠释何谓震惊:

    在她短暂的人生经历看来,这根变来变去的绳子简直有魔法呀!

    每当赵阿姨翻出个花样,小家伙就哇一声,用力拍巴掌:

    “阿姨你是仙女吗?”

    赵阿姨获得了无上的成就感,嗖一下给出了10点满意值。

    廖初:“??”

    这样也行?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不断有新老客人来了又去,等社畜组的池佳佳和胡顺他们到时,已经八点多了。

    现在社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

    老年人神采奕奕,青年人形容憔悴。

    有时候廖初甚至忍不住要怀疑,早上看到的池佳佳和胡顺,跟晚上看到的社畜组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几乎就是一天之内苍老好几岁的程度……

    今天胡顺一进门,宋大爷就哎呦一嗓子,“小伙子,你这眼底下怎么那么大块肉?”

    胡顺有气无力地指着自己的脸,“老爷子,这是眼袋……”

    众人闻言哄笑出声。

    宋大爷老脸微红,又眯着昏花的老眼瞅了半天,十分震惊。

    他活了六七十年,还没见过这么大的眼袋。

    这都快淌下来了吧?

    胡顺整个人一副被掏空的样子,几乎是把自己摔到座位上,“老板……”

    廖初同情看,“今晚有酸笋老鸭汤。”

    话音刚落,他眼前就竖起一片手臂的森林。

    众人异口同声道:“来一份!”

    端的气势恢宏。

    刚进门的拾荒大爷被惊了一跳,什么情况?

    餐馆新招聘的服务员关文静见他身上有些地方都被雨打湿了,忙递上一条干毛巾,“大爷,擦擦吧!”

    自从那次来给果果送了杏子之后,拾荒大爷偶尔也会在天气特别热的时候来拿一杯免费的冷饮。

    但他从不白拿。

    只要白天拿了什么,傍晚一定会过来还礼,有时是几颗紫红的李子,有时是两颗粉嘟嘟水灵灵的毛桃……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乞丐,也拒绝接受任何无缘无故的施舍。

    他虽然那样穷,但却拥有远超常人的坚强的内心和尊严。

    久而久之,廖记餐馆的食客们也认识了这位奇特的大爷,碰见了就会打个招呼。

    就像最普通的老朋友。

    今天的拾荒大爷跟以往有些不同。

    他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虽然是旧衣服,但浆洗得干干净净。

    李老爷子就招呼他坐下,“老哥哥,今天看着精神呐!”

    拾荒大爷还是第一次正式走进来,微微有点不自在,但眉眼间又透着点欢喜和期待。

    他搓着手,稍显局促地说:“老板,能点碗长寿面不?”

    廖初一愣,“您的寿诞?”

    拾荒大爷点了点头。

    餐馆内忽然安静下来。

    过了会儿,就听姬鹏突然用力打了声呼哨,“老爷子,生日快乐呀!”

    紧接着,高高低低的祝福声从各个角落响起,潮水般涌来。

    拾荒大爷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仅有过几面之缘的陌生人,竟会这样毫不吝啬地给予祝福。

    “谢谢,谢谢……”

    既然是长寿面,自然要长长久久不断绝,最好一碗只有一根面。

    廖初取下一块面坯,在案板上反复揉了几下增加韧性,却并不像日常做拉面那样两头拉伸,反而在面饼中间掏了个洞,然后不断向外扩展。

    面坯成了面圈,然后面圈被不断折叠后继续扩大……

    如此与循环往复数十次之后,原本的长条面坯就成了一把圆环状的面条。

    廖初找了个地方切断,圆环就成了直线。

    一根完美的长寿面。

    众食客早已看呆了。

    好家伙,竟然还有这一手?!

    牛肉高汤都是现成的,廖初煮了个溏心蛋、烫了绿叶菜,切了好大一摞牛肉片铺开。

    拾荒大爷盯着那碗分量十足的长寿面看了好久,这才缓缓开动。

    干了一天的活,走了一天的路,淋了一天的雨,又累又饿又冷,一口热乎乎的高汤下去,五脏六腑都跟着舒展开来。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只觉说不出的惬意。

    活着真好啊!

    先咬一口酱牛肉,嗯,久违的肉味儿。

    真好吃呀。

    再来半个溏心蛋,外弹内软,跟嘴巴里尚未散去的牛肉味儿一起咀嚼,越发香醇。

    接下来就是吃面啦。

    面条粗糙的表面裹满汤汁,呈现出一种微微的红褐色,有莹润的油光闪烁。

    拾荒大爷深吸一口气,低下头,认认真真地吃这一根,也是唯一一根长寿面。

    宋大爷拿起二胡,“老哥哥,我给你拉一段!”

    如果说二胡版的生日快乐歌已经有些奇怪,那么当李老爷子的唢呐加入之后,整个场面就瞬间诡异起来。

    又高又尖,仿佛鸡精被人掐着脖子强迫卖艺一样。

    分明音调节拍拿捏得极准,可就是让人感觉跟生日快乐歌毫无关联。

    在场者无不虎躯一震,毛发竖立。

    这该死的上头!

    别说,这唢呐还真就是啥时候都能用!

    吃完面之后,拾荒大爷过来付钱。

    廖初本打算请客,但对方却坚决不肯。

    “最近很多外地人来旅游,空瓶子、纸箱子也多了,”大爷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一天就能挣好几十块呢,我有钱。”

    廖初想了下,“好。”

    大爷心满意足地付了钱,转身离开。

    这真是他有生以来过过的最好的一个生日。

    一出门,他就看见一对小情侣模样的年轻人在往鱼缸里扔硬币,不由停住脚步。

    听说在这里许愿很灵。

    等小情侣离开之后,拾荒大爷从兜里掏出来一个钢蹦,在衣服上擦了又擦,确认没有一丝污垢之后才郑重地扔到水里。

    “希望老天保佑老板和店里那些好人……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检测到强烈的信仰之力!”

    “激发稀有buff!”

    一口气喊出两条重磅消息,系统的声音都有点失态。

    廖初也十分惊讶。

    虽然现在好多人都传言廖记餐馆外面的许愿缸灵验,但迄今为止也只刷出过池佳佳那么一个幸运buff。

    也就是说,只有她真的如愿以偿了,其他人不过是巧合。

    这是第二次。
★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章节目录

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六点半小说只为原作者少地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少地瓜并收藏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