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漆铎双手环胸,旁边传来的恶意,太过明显了。

    漆铎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份,想了想还是算了,很快男人就会明白的。

    到时候再多的恶意,也只能自己吞下。

    漆铎嘴角微微扬起一点弧度,感官没有放开,甚至于他还从兜里把耳机给拿了出来,往耳朵上。

    刚戴了一只旁边男人传来惊讶的声音,显然不明白,在这种宴会现场漆铎居然会戴耳机。

    “我最近头有点不舒服,不喜欢太吵闹。”漆铎给了个理由,就这个理由,怎么听都没说服里。

    但漆铎就不继续解释了。

    “我能听听吗?”男人笑着,一双斜长的狐狸眼,就差把自己的企图给刻在脑门上了。

    似乎现场类似的人还不少,包括两个重要的当事人,即将要订婚的人。

    这些人的感情,都太过强烈了,外面装得再若无其事,就算是不放开感官,漆铎都能够感知到这些人掩藏起来的情绪怎么样。

    漆铎都只是看着,如同一个旁观者那样。

    和他无关,他把该做的任务做好了,其他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两个向导来了一个,对方一出现,漆铎就明显感知到了向导的存在。

    一名极为年轻的女生,看起来像是女高中生。

    年轻向导往宴会厅里走,身边有其他的朋友,两人脸上都有着微笑,完全陌生的面孔,显然是来自别的地方。

    漆铎只是看了女生一眼,随即就转开了视线,没有和女生视线对上。

    是这个人?

    漆铎怎么觉得和记忆中的脸,有一点对不上。

    是他记忆出错了?

    不可能,他记忆没有错。

    那就是另外一个原因了。

    自己重生回来,回到了过去,蝴蝶的翅膀一扇,带来了一系列连锁的反应。

    前一世他没有去主动找过阚邶,阚邶的精神体更没有往他身上碰海水花环,没有向他求愛过。

    这里的一点小变动,漆铎嘴角微动,那么也算是合理。

    只有一名向导?

    一个人,对方信息应该不至于这么落后,连他们这边触动了哨兵和黑暗向导都不知道,却只拍了一个向导,还这么年轻,看那样子,分明就没成年,也更像是刚出任何。

    将这样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年轻女生去做,该说对方太多大了,还是没将他们放在眼里,漆铎弯起眼眸,他笑了笑,倒是觉得可能两个理由都不是。

    而是有别的理由。

    可那个理由又是什么呢?

    一个向导,漆铎一个人盯着就好了,漆铎给阚邶发了条短信,他已经发现了一名向导,指了个方向,阚邶顺着漆铎给的提示看了过去。

    看到年轻向导后,他心底一凝,上面居然把这个个体给派了过来,看来某项实验,已经进展到了尾声了。

    阚邶收起手机,往漆铎那里看,漆铎戴着耳机在听音乐,耳塞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男人也戴着有,两人在一起听歌。

    一个耳机,自然彼此身体就靠得近,看到两人肩膀几乎贴在一起,阚邶眸光当时就倏地暗沉了。

    迅速转过身,不让自己过度注意漆铎那里,这是在任务中,不能让个人感情影响到本质工作。

    阚邶重新看向年轻向导,这个人的话,那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订婚宴到了下午六点的时候,正是开始,宾客们都聚集在了一起,大家都面带祝福笑容,看着台上的年轻恋人,两人互换订婚戒指,又拥在一起吻上彼此,吻过后,宴会大厅众人鼓起掌来。

    漆铎也在人群后,拍了拍手掌。

    没有看向女生,结果意外中,年轻向导居然直接朝他走了过来。

    变化这么多的吗?

    “你好。”女生微笑,纯真的笑容,年轻的容颜,娇嫩花朵般的青春气息。

    “你……”漆铎上下快速打量女生一番。

    有点不确定女生的来意。

    “我有点东西想要清理,想和你提一下,你能够当没看见吗?”

    女生竟然就这样和漆铎商量了起来。

    还真的让漆铎惊讶。

    和上一世的出入太大了。

    不过显然漆铎的给的回答只有一个:“不能。”

    “真的吗?你在考虑一下?毕竟这里……我不想挵坏别的东西。”

    女生说着清理的东西,人在她的嘴里成为了东西这样的存在。

    “你很自信,我喜欢自信的人。”漆铎微笑,把音乐给停了,取下耳机,卷起来,放进兜里装好。

    “谢谢,我一直都很自信,从来没有动摇过。”

    “挺好的,人有自信是好的,但是过了头……”

    “不会啊。”没等漆铎说话,女生忽然打断了他的话。

    而就在下一刻,整个宴会大厅,忽然间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声,响动漆铎嘴角的笑一扬,他的手已经掐在了女生的脖子上。

    “已经晚了。”女生裂开了嘴角,笑容是疯狂的。

    “不晚,一点都不晚。”漆铎手指下用力,直接把女生给掐晕了,把向导给弄晕后,推到了身旁的男人怀里。

    “看着她。”

    漆铎身影骤然消失,转瞬来到了阚邶的面前,两人目光一交汇,知道攻击已经发动了。

    周围的宾客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奇怪的耳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行。

    忽然有人尖叫起来:“啊啊啊,蛇!”

    无数的响尾蛇从宴会厅角落里冲了出来,不是幻象,更不是向导精神拟态出来的具象物,是真的毒蛇。

    响尾蛇也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直接就落在了下面宾客的身上。

    尖锐的毒牙刺进宾客的脖子里,宾客立刻就痛苦惨叫出声。

    哗!巨大的海浪冲刷宴会厅的四周,将掉落的响尾蛇都给卷走了。

    漆铎和阚邶分开了,转身来到了兰程远的身边,这个人是他的保护对象,漆铎直接站在兰程远的面前,伸手护住对方。

    有人靠近兰程远,是男人的妻子,妻子瞬间就被吓惨了,瑟瑟发抖地过来。

    兰程远转身把妻子给护到了怀里,安抚着妻子的情绪,兰程远看着面前的哨兵,眉头深深地拧着。

    阚邶在抵抗那些响尾蛇,毒蛇一波接着一波侵袭上来,不过显然在黑暗向导的防御之下,没有宾客再受伤。

    有人已经拨打了急救电话,一会救护车就回来。

    阚邶余光注意到了倒下的向导,这么快就晕倒了,没有其他动作。

    阚邶并不怀疑这个个体的能力,它们的存在,披着人类的皮囊,但是被赋予的存在价值就是一项任务,它们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一项任务。

    阚邶不会怀疑这点。

    就是对具体细节不清楚。

    但是很快,细节是什么阚邶就知道了。

    因为年轻向导的身体开始自燃起来,蓝色火焰在燃烧,不是红色的火焰,看到湛蓝的火焰,阚邶盯了片刻,立马就对向导身旁的男人大喊:“离开它!”

    男人听到了,只是他速度还是慢了一点,蓝火像是有生命力一样,感知旁边有生命存在,快速就蚕食了上去。

    “啊啊啊!”男人当即就被灼烧得叫出声。

    阚邶操纵海水,泼到男人身上,只是意外地不顶用,海水淋上男人全身,不但没有让火焰熄灭,反而使得蓝火好像更加的猛烈了。

    仿佛是浇上了汽油一样。

    “好烫,救命啊,救命,救救我!”男人朝着宾客人群里冲,大家看到他疯狂地躲避,可是人太多了,有人为了自己逃命,把别人给冲撞在地上,倒地的人被男人给追上,他扑上去让对方,结果身上的蓝火顷刻间就扩散了过去。

    “你把人护住!”阚邶耳边出现了一把清朗悦耳的声音,只是等到他回头时,对方已经消失了,阚邶刚刚在大厅中间,眨眼间就换了位置,换到了兰程远的面前。

    竖立起水墙屏障,将兰程远和他的妻子都给保护在里面,阚邶在水墙前面,继续做防御,毒蛇太多了,从各个角落里冒出来。

    漆铎那边抬起了右手,两人没有配合过,这是第一次,但看到漆铎手势的刹那,阚邶就漆铎的意思。

    多面水墙都竖起起来,把宾客们相继分开,单个或者多个宾客被水墙给相互隔开,但也被保护了起来。

    漆铎一把扯下了窗帘,用此来做武器,把地上浑身着火的宾客给卷起来,扔到角落里。

    那名向导,突然自然起来的向导,可太让他没预料到了。

    不是自爆,而是自燃。

    也是这个时候,漆铎发现了上一世没有发现的细节。

    那就是这个向导,不太正常,不像是一个人。

    更像是被后期实验制造出来的东西。

    所以难怪嘴里提到人的时候,会说东西。

    因为它……自己就是个东西。

    漆铎将向导身体给卷了起来,右手里冰刃出现,有颗脑袋留下就可以了。

    只要脑袋没问题,他们想要得到的信息,就可以得到。

    冰刃挥下去,一颗燃烧着蓝火的脑袋滚落了出来。

    转过身,漆铎本来想抬脚踢的,瞬间停下来,抓起旁边一个酒瓶,落地的脑袋被窗帘给挥了起来,飞到半空中,又让漆铎手里的酒瓶给用力一砸。

    穿过宴会大厅,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阚邶看着眼前径直飞来的人头,湛蓝海水成为了一条透明的触手,触手把人头给接住,阚邶一心二用,在保持屏障的时候,猛然入侵向导的精神。

    一片荒芜,全都是漫天的风沙,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阚邶又再次往深处侵袭,出现了一个龙卷风,龙卷风原本在远方,但被阚邶给窥见后,突然就已经刮到了阚邶面前,身体甚至都被龙卷风给吹得,险些没站立稳。

    感知到了对方精神图景的反噬,龙卷风在卷上阚邶的一瞬,阚邶立刻退出。

    脸色已经彻底冰冷的下去,他怎么有种感觉,好像自己也是目标一样。

    阚邶朝中海水,直接就钻入人头脸上的七孔里,用海水将对方的整颗头都给冲刷过一遍,没有再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里。

    里面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外面就更不存在了。

    阚邶将人头给固定了起来,以免这颗人头一会再有什么异动。

    身后的水墙里有点奇怪的杀意波动,阚邶连忙回头,水墙撤开,身旁一个身影猛地闪了过来,带着寒冷白雪气息的身影,但哪怕他们都发现了,但是已经为时已晚,因为嘭一声枪响,兰程远身体微微摇晃,他低头往自己怀里看。

    他的妻子,和他在一起几十年的妻子,居然拿出来一把小型的手.枪,朝着他胸口位置开了一枪。

    呕!兰程远呕出了鲜血,嘭又是一声响,妻子枪口调转,往自己脑袋上来了一枪。
★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章节目录

情敌的精神体向他求爱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六点半小说只为原作者苓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苓心并收藏情敌的精神体向他求爱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