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吧。”最清白的谈美术若有所思,“就算有人用了安全套,也不代表李班花背叛了向总裁,不是吗?这几天除了李班花,在别墅的还有我们,也有可能是秋语文用的啊。如果是在我们来之前就有了,向总裁也不会采用这种花瓶打人的这种容易暴露指数高的做法吧?”

    “喂,别乱说,这可和我没关系,”秋语文看了看那个包装袋,“而且这个牌子很小众吧,我都没听说过。这是哪国的语言?不像是国内能买到的品牌。”

    听到很小众,乔珩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心中的某个猜测得到更多地证实:“所以,正是因为很小众,向总裁一定知道这个袋子的主人是谁,才会这样暴露以至于临时起意做了杀人的决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乔珩没给向总裁反应的时间,直接说:“喜欢用这个牌子的人,是向总裁你的哥哥,向大少爷吧?”

    秋语文:“!”

    “秋语文,你刚才问,向总裁这么优秀,怎么会有人给他戴绿帽,”乔珩笑了笑,“如果对方比他更优秀呢?”

    “啊,这么说来……”秋语文像是在回忆什么。

    “够了!”向总裁一声打断乔珩和秋语文的对话,“就凭一个包装袋,就想说班花背叛了我,和我哥哥偷情,你这是异想天开!我和班花的感情一直很好,这件事情向家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你凭一个袋子,就想污蔑我,鬼知道这个袋子你是从哪来的,我看真相就是李班花是你用花瓶砸死的吧!你冲动之下打晕了班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将她砸死,然后清理了现场离开,再假装第二次行凶的不是你,好你个乔体育,班花好心邀请你来参加聚会度假,你却因为自己的嫉妒夺去了她的生命,我今天就给班花报仇!”

    向总裁话音未落已经一拳打了过来。

    “那么这个袋子上也一定没有你哥哥的指纹了!”乔珩一直注意着向总裁的动向,见状迅速闪身到谈美术身后,谈美术的反应也很敏捷,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就随手带着乔珩一起闪到一边了。

    反应好快啊!乔珩有点惊讶的看了谈美术一眼,而向总裁明显被乔珩这句话影响到了,双眼猩红的站在原地,似乎没有决定好要不要继续打过来。

    果然,向总裁没有注意处理掉小包装袋上的指纹。这个案子稳了!

    向总裁突然抬起头,目光落在乔珩身上,方才的犹豫已经消失,现在眼中是丝毫不带掩藏的杀意。

    决定杀人灭口了吗?

    乔珩从谈美术后面绕出来,对着向总裁笑到:“现在这个屋子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了,怎么样,就算你能杀了我,背负两条人命的你难道能杀了所有人灭口吗?”

    空气中的杀意太浓,就算是不对付的赵校草也皱起了眉,和秋语文不约而同的都向远离向总裁的方向后退了两步,除了向总裁外,其余的四人渐渐站在了一起。

    “你在说什么,”察觉到气氛对自己的不利,向总裁身上的杀气顿时消弭殆尽,“我在家中捡到一个哥哥用过的包装袋又能说明什么,这里是向家的产业,我哥哥来过有什么奇怪的,我捡到垃圾周围没有垃圾桶,随手装起来忘了扔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向总裁你的脸色可不是这么说的。”乔珩一边这样说着,心里却明白要想真正渡过这一关,只是在大家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是不够的。

    “这里不是向家的产业,准确的说,这里是向总裁你的产业。”前两天各种闲聊时收集的信息此时派上了用场,“就算是你哥哥要上岛,也需要你的知道,而你显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我想起来了,我哥哥最近是上过一次岛,人太忙,一时没想起来。”向总裁恍然想起什么。

    “这事儿还真巧啊!”赵校草的语气不怎么相信,其他人看脸色显然也对向总裁的话充满怀疑。

    向总裁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继续说道:“我和我哥哥的关系一直很好,班花也一直把我哥哥当成亲哥,我不允许你在她死后这样侮辱她!”

    “是吗?不见得吧。”乔珩立刻说出了,之前在花园里听到向总裁打电话的事,“……所以,向总裁你和你哥哥的关系只是表面上很好,实则你内心非常嫉妒他。因为他才是向家真正的掌权人,而你只能继承向家的一点边角家业。你在心中对自己的这个哥哥,恐怕嫉妒和恨意是多过亲情的吧。至于电话的内容,虽然我只是偶然听到,并没有什么录音,但离开岛后,警方想查电话的通信内容也是有办法的,向总裁,就算你现在不说实话,除非你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就算你真的那样做,作为唯一活着的你,面对6条人命,即使向家再手眼通天,也是不可能挡得住的。”

    像总裁的脸色已经非常差了,眼中重新升起了杀意,但却踯躅着不前,心中明白乔珩所言非虚。

    连着下了两天的暴雨,这时屋中的温度已经并不很高,向总裁的汗水却顺着脸颊连续滴落:“我们不说这些有的没的,就算我和我哥哥关系不好,又能说明什么?再说只是一通电话而已,我就不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吗?”

    “你和你哥哥关系怎么样,在我这里不重要,在警察那里才是重要的判断标准。”

    “好不说这些,你现在怀疑班花和我大哥有一腿,我因此杀害了她,可是那天晚上还没有停电,我一晚上都在开会,只在中途上过一个厕所,一共只离开了屏幕前十几分钟,因为肚子疼我在厕所待了半天才出来,这点时间根本不够杀人的!你们之前不是也说了吗,杀人和清理现场是需要时间的!”向总裁据理力争。

    “不,之前那是说赵校草用刀砍人所需要的时间,用花瓶砸人和用刀砍人需要清理的现场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乔珩不为所动,“你说自己肚子疼,但那天晚上和你吃了同样食物的,我们并没有人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你并没有肚子疼,而在晚会的时候你的状态都还很正常,我想,你就是在上厕所的时候捡到了这个不该拣到的东西吧!”

    乔珩摇了摇手中的安全套包装袋。

    “猜想到它的来源,你心中又惊怒又怀疑,但也没有立刻下结论,你带着它前往卧室去询问李班花。”乔珩单手托住下巴,“我想那时李班花已经恢复了意识,但还没有恢复行动能力,而虚弱的她在面对你的质问时,也没有成功的掩饰自身的情绪。你明白了李班花对你的背叛,事事都不如你哥哥的你,连美丽的未婚妻都和你大哥有一腿,这样的背叛对你而言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向总裁:“……!”

    乔珩继续说到:“而倒落在地毯上的花瓶顺理成章的也就成为了你的凶器——不管你是一时冲动,还是真心实意的要杀死李班花。这一次受到重击的李班花没有撑过去,香消玉殒了。而你意识到这一切后,迅速的清理的现场,假装无事发生,回去继续开会。没有动机并拥有较为合理的不在场证明的你,即使同样身为嫌疑人,也会是受到怀疑最小的那一个。”

    向总裁:“你别以为……”

    “况且和赵校草一样,你心中原本也有一个好的顶锅对象了,不是吗?”

    赵校草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赵校草选中了我,而你选择的推锅对象是,吴厨师。吴厨师之前就和李班花大吵了一架,当天晚上又要去送燕窝,动机时间条件都有。就算没有足够的证据给吴厨师定罪,她也仍然是最可疑的嫌疑人。”乔珩轻叹,“有她作为吸引目光的焦点,向总裁想洗白自己并不难,所以你并没有过多担心,继续假装无事发生的,开完了会然后假装不愿意打扰李班花睡觉,直接歇在了书房,这样吴厨师成为命案现场的第1个发现人,原本就有嫌疑的她会变得更加可疑。”

    “但屋内的景象是你这个真凶,也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乔珩声音一沉,“李班花惨遭分尸,鲜血染红了地毯,不管是真情还是震惊,你都不自觉的进入了房内,而你的行动也在赵校草的预料之内,给了赵校草处理鞋底血迹的机会。”

    赵校草这一招也大胆又聪明,疏不如赌,与其不确定是否能把鞋底的血迹刷干净,不如让鞋底合理的沾染上血迹。

    屋内一片安静,赵校草和向总裁谁也没有说话。

    “天哪,前天晚上一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谈美术不可置信。

    “所以这一次命案的时间线就是这样:吴厨师,长久以来一直在给李班花下□□,原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脱身,但和李班花的争执使她的情绪受到了刺激,在前天晚上给李班花炖的燕窝里加了足以一次致命的毒药,但这碗燕窝并没有喝完,”乔珩的目光扫过桌子上还放着的半碗燕窝。

    “赵校草在事发的前一天给了李班花她最爱的风信子胸针,在胸针上加了毒药a,在红酒中加了毒药b,一直吸入毒药a,再搭配上毒药b,在几个小时内,李班花就会毙命,而同样食入毒药b的我们,甚至包括赵校草本人都得以幸免。秋语文在吃饭的时候,同时给李班花喝下了另一种毒药,在睡梦中能让人死去的毒药。晚宴结束后,我听到李班花和秋语文在展览厅的谈话,明白在李班花眼里,我始终只是一个搬行李的道具,于是我在10:30左右跟着李班花来到4楼,我向她对质,李班花却供认不讳。”

    乔珩深叹:“我不能接受自己的青春只是一场骗局,冲动之下用身旁的花瓶砸的李班花。在李班花晕倒后,我以为自己杀了人,慌乱的离开现场,回到自己的房间。而赵校草这时在我房间中喷入的超强力睡眠喷雾起了作用,我睡了过去。过了一段时间里班花醒来了,但还没有恢复行动能力,这时开会开到一半去上厕所的向总裁在厕所中发现了李班花和向大少爷偷情的证据,来找李班花对峙,证实了心中的猜想。用一边的花瓶把李班花杀死,然后清洗完花瓶后重新回到会议室,计划嫁祸给吴厨师。”

    “最后在深夜时,赵校草偷偷上楼观察卧室的情况,发现卧室的门并没有锁,房间的灯甚至没有关。察觉到不对的赵校草发现了屋内的情形,虽然不知道之前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眼前已经死去的李班花的尸体对他有着巨大的诱惑。让校草模仿报纸上的杀人魔进行分尸,彻底宣泄了自己的情绪。”

    乔珩:“这就是整件案子全部的真相。”

    “……好厉害,体育,10年不见,真是刮目相看!”谈美术说到。

    “嗯?没有没有!要说厉害,还是美术你更厉害。实不相瞒,我最近失业了,不知道大画家有没有什么人脉,给我介绍一份好工作?”明白自己ooc了,乔珩不抱希望地试图将乔体育重新朝一个苦逼社畜的形象塑造。

    “那么……”

    现在场中的气氛一瞬间安静的下来。4人的目光都落在向总裁身上,彼此间却又不完全是团结一体的,4人之间也流露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这里除了只爱艺术的谈美术以外,每个人都动了手,但除了向总裁以外,终究也只是动了手,和真正的杀人凶手向总裁仍然是有巨大区别的。

    气氛十分微妙。

    “虽然很合理,但终究不过是你的推测。”向总裁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丝毫不见了刚才震怒急躁的样子。

    “有了这样的推测,警方想查明真相也不是什么难事。”乔珩挑眉。向总裁态度的变化,不难让人猜测他接下来的打算。

    果然,即使乔珩这样说,向总裁在这里也没有纠结:“说到底这里除了美术,每一个人都动手了吧!是谁杀的重要吗?重要的是没,有人希望李班花活着。当然也许美术并不希望李班花死,所以——”

    “我给你们每人500万,美术1000万。我们为什么不忘掉这件事情,从此过上更好的生活呢?”

    “啊……”秋语文没反应过来,有些愣住又有些了悟,“那李班花的死怎么解释?”

    “吴厨是因为女儿白音乐的事,长期以来一直对李班花下药。在受了刺激后终究没能忍住,直接对李班花动手,吴厨师原本就在燕窝粥下了足以让李万花致死的药,在送燕窝时和李班花再次发生口角,冲动之下用旁边的花瓶将李班花两下砸死,又不解恨地用菜刀将李班花砍碎给女儿报仇,最后在清洗花瓶后离开现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燕窝只喝了一半。”向总裁不徐不疾,“至于菜刀是在哪里发现的,这种事情没必要同外人想说。赵校草你自己干的事情,一会儿把菜刀洗干净放回厨房原位。”

    “然后吴厨师在早晨和我们对峙后被发现,知道自己逃脱不了,所以畏罪自杀了?”秋语文眨眨眼睛。

    “就是这样,不愧是语文,一直都是这么聪明!”向总裁赞许的看着秋语文点点头。

    “500万啊,”秋语文若有所思,“虽然不算很多,但也不是一笔小钱了,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意思是答应了。

    “500万?”赵校草似笑非笑,“这年头随便什么钱就可以打发人了吗?”

    “至少能让你很长时间都不需要再穿山寨货。”向总裁说,“毕竟除了杀人未遂以外,你比其他人还多了一条破坏尸体的罪名。”

    这句话让原本准备继续讨价还价的赵校草停住了,犹豫再三终于嘴角扬起笑容:“行吧!500万就500万,毕竟李班花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连500块都不值!”

    “那么体育你呢?”听到不久前还甜甜蜜蜜的李班花被这样侮辱,向总裁丝毫不为所动,转向乔珩。

    “我……”

    这里应该是这个副本的最后一个致命选项了。

    同意和不同意,哪一个才是正确的选择?

    如果这里选了同意,会不会不符合游戏的内核主旨,毕竟我拿的不是凶手剧本,和凶手同流合污真的是一个好选择吗?当然也可以说是如果是假意为之,计划上岸后再报警——但这个世界在上岸前就结束了,一旦选择了同意,就算是表面的同意,系统的判定标准也很难说。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乔珩恒在心里哂笑了一下,摇摇头,如果是现实世界,本身就不可能走到这样的一种境地。无论发生什么,也不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心中的负面情绪就去伤害一条人命。这个假设原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

    所以回归游戏本身,如果同意,最大的隐患是,被凶手收买会不会影响打分,但游戏的任务是揭晓全部的真相,并没有说揭晓真相后是不是一定要刚正不阿——这一点就很薛定谔。如果不同意,风险倒是显而易见:最后的两天一夜是否能安全度过,尤其是在秋语文和赵校草已经同意的基础上。

    “白得1000万,我没有理由拒绝。”谈美术的声音突然响起。

    乔珩小吃了一惊,原本以为在其他人表态之前谈美术是不会表态的。但既然谈美术都主动同意,现在的选择似乎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了。从谈美术同意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错过了选不同意的最佳时机。

    正是其他人都目光灼灼地向乔珩看来。
★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章节目录

我在无限世界靠读档成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六点半小说只为原作者布偶猫谢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布偶猫谢菡并收藏我在无限世界靠读档成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