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兰言诗与程迦快走到紫苑台时,她斟酌了片刻,默默地拉开了与程迦的距离。

    两人由一人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

    “世子请先过去罢。”

    “好。”

    程迦懂得她的想法,并未多说。

    刚刚两人分明相谈甚欢,到了人前,就要刻意保持距离,为了所谓的名声名节。

    他鄙视这一切世俗之礼,但,将来有一日,他会让她站在自己身旁。

    名正言顺。

    陈韫见程迦来了,拍了拍手,“臭小子们,你们有福了,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今日的指导老师,程迦,程世子。”

    他们听到程迦这个名字,眼睛都直了,“程世子?漱滟先生?”

    程迦一边回答他们,边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兰言诗默默地走在很后面,“今日恰巧路经书院,陈兄告诉我这里正在比画,邀我来看看,我便来学习。”

    “世子过谦了!我们再画个一百年也不够您学啊!”

    “世子您看看我的画吧!”

    “先生您看看我的吧!”

    ……

    他们将程迦围了个水泄不通,谁也没注意到此时走到附近的兰言诗。

    兰言诗走到兰亭昭身旁,默默地看着程迦。

    他天生就是这样的万人瞩目。

    二十多张画放在石桌上。

    程迦从尽头走来,一幅一幅地看。

    他们今日所画,仿照的是黄慎1先生的《捧梅图》,黄慎先生尤爱梅花,曾多次以梅为题作画。原图中的人物是为老翁,而不是书生。

    黄老的诗文、书法、绘画被称为“三绝”2,下笔如有神,这些年轻的学生如何同他比。

    一幅人物无神韵;

    二幅梅花无傲骨;

    三幅人与梅花只描其形,然而连形也不像……

    程迦边走边看,并未批评,只是点出需要加强之处,那些书生知他画功高深,又是世家子弟,原本以为不好相与,要被重重批判一番,谁知他只是点拨提醒,非常委婉地暗示,没有拂打任何人的颜面,给足了面子,顿时心生好感,更加崇拜他。

    兰言诗也在一旁默默听着。

    她与兰亭昭是唯一站在远处的人。

    亭昭面朝外,望着连绵起伏的山脉,不知在想什么;她畏高,不敢眺望群山,只能望着石桌。

    听他语气温柔,对每一位学生俱是耐心指导。

    “勾勒线条还要再练练……”

    “这里下笔太重,不是颜色越深,才能表现梅树枝干的感觉……”

    浩瀚书院的学子有世家子弟,也有平民出生,今日因放冬假的缘故,大家都穿着自己的衣裳,稍有些眼见力的人,都能一眼辨别出他的出生。

    程迦他对待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给予尊重,一样的耐心指导。

    兰言诗看在眼中,她冷俏的眼眸,在不知觉中,覆以柔光。

    在这一片和谐中,唯独一人格格不入。

    宁妍玉本来就站在前排,此时强行挤到程迦身旁,插话道:“你光说他们也不懂啊!不如这样吧,漱滟哥哥,你当场作一副抱梅图嘛,给他们瞧瞧。”

    “宁姑娘,我不画人。”程迦想也没想,直接回绝。

    宁妍玉并不放弃:“我知道!普通人画起来有什么可欣赏的!今日正巧,有位大美人也在,她配得上你的笔!”

    方才被画的书生,被她这么一说,非常尴尬,但宁妍玉已经吃了秤砣,铁了心,今日一定要让兰言诗永生难忘。

    “谁啊?”“谁啊?”

    众书生一听到大美人,立刻四处张望。

    “喏。”宁妍玉指向兰言诗的方向。“你们说,她配不配,正巧她今日也穿了男装,也能充个书生样了。”

    众人朝她所指的方向望去,人群里开出一条缝,所有目光投到了兰言诗和兰亭昭所在之处。

    只见在青石台的另一侧,一棵孤独的海棠树下,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窈窕的女子背影,另外一个……

    好像是个身着男装的女子……

    他们站得远,看不清容貌,只能感受到隐约是个美人。

    虽梳着和他们相同的发式,但脸只有巴掌大,肌肤跟青丘山落雪时一样白净……好像曾在哪里见过……

    兰亭昭对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听到宁妍玉坚持不懈地刁难她姐姐,嘴角嗤笑,然后又微微侧头,对兰言诗说:“姐姐,知道我有多乖了吧?”

    她并未回头,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兰言诗的脸上。

    这是?

    “是她!”有人惊呼。

    还记得去年寒食,她一袭青衣入山来,在课院门口,引得书客看惊鸿。

    尽管这群人平日里一口一个“大舅哥”地叫着兰拷,但看见兰拷的妹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看见她就将“金榜题名”抛却脑后,唯留“洞房花烛”的幻想。

    也有人纳闷,怎么分明和“大舅哥”长得很像,但两人是完全不同的气质……

    兰言诗的目光无声滑过看着自己的众人……程迦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看着自己,而是盯着石桌上的红梅,沉默不语,她还是头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神情……他很为难吧。

    兰言诗也曾听过他不画美人,不画牡丹的规矩。

    她明白了,宁妍玉此提议的目的了。

    如果程迦当众拒绝画她,自己不会受到非议,他本就拒绝了许多王侯贵女的要求,但对兰言诗来说,却是尴尬的一件事。

    此次作画事件后,她这个洛阳第一美人就成了一桩笑谈,第一美人又如何,再动人也打动不了程迦。

    但,兰言诗心里有个不切实际的希冀,或许……他愿意画她呢?

    或许……

    “宁姑娘,我不画人像。”

    他说话时,现场无一人插嘴,安静到足够所有人听清楚他的话语。

    虽是意料之中,但她心里,很沮丧。

    这种滋味,只有前世,程迦对她说:娘娘,请自重。

    这种滋味,只有他能给她。

    宁妍玉听到这答案,非常满意,但她还嫌弃不够,她要让程迦再次拒绝,狠狠拒绝,让兰言诗颜面扫地。

    “漱滟哥哥,你就答应了吧,一是不辜负这么多人的期望,他们都想跟你学习绘画啊,你平常又不教人的……”宁妍玉眼眸流转,瞧着很俏皮,“虽然娉婷公主是女子,今日却穿男装,也算是天下最俊俏的书生了,配得上你的笔呀,难道,连她都不配入你画中吗?”

    在场的人都在安静等着程迦的答案,一来是因为从未见过程迦画人,二来是因为那可是兰拷的妹妹!洛阳的第一美人!

    程迦望着桌上的宣纸,沉默不答。

    这时四下已经出现了细微的议论声——

    “我看程世子会拒绝吧?”

    “要答应早答应了吧,想这么久,肯定是想用什么法子推脱,虽是大舅哥的妹妹,但身份毕竟是公主……”

    “世子又不是头一次拒绝公主了。”

    “我觉得漱滟先生是不会画人吧,不然画一副也没什么……”

    “是啊,兰姑娘长得很容易画,比方才我们画的人容易画多了……”

    ……

    这些书生的口舌好生厉害,三言两语就下了定论。

    兰言诗不想让他为难,正准备为他解围,告诉他:世子,不必为我坏了你的规矩……

    至于她被程迦拒绝的消息,随别人怎么传吧……

    她都死了一次的人了,怎么会因为这点事而看不开呢?

    “我想和公主说几句话。”

    程迦向众人道。

    然后在众目睽睽下,朝她走来。

    兰言诗知道他要说什么,他想先给自己打个底,让她不要介怀。

    她知道,他从不为任何人破例。

    她知道的。

    失望像交错的藻荇,将她内心那点儿不切实际的希望绞杀。

    在她安慰自己的时候,转眼紫衣已至身前。

    他对自己行礼,当着众人的脸面给足了她颜面。

    在他开口之前,兰言诗抢先说:“还记得我欠世子的人情吗?我现在就还给你好吗?”

    “我会告诉他们,我不爱被人画,你若敢画,便重重罚你,这样就不会坏了你的规矩,不会让你为难,如何?”

    他比她高许多,半垂着眼眸望她:“世人会说你蛮横,这样公主也不介意吗。”

    兰言诗耸了耸肩,“反正我母亲已经当街要了你弟……随从,世人恐怕早就这样想了。”

    程迦忽然笑了,那笑容,英俊又温柔,像是春阳如沐,让她心跳加速。

    欠他的,哪有那么容易就还清。

    更何况,他从未说过,不想画她。

    “我是想告诉公主,我没画过人像。”

    “嗯……”

    “画得不好,请多包涵。”

    “嗯……”她睁大了眼睛。“嗯?”

    原本高冷上挑的眼眸忽然瞪成了小鹿般的圆。

    “你要画我?”

    “公主不愿意?”

    “我没被人画过。”

    “那我们刚好……”他凑近了一些,“互相担待了。”

    “嗯……”她的心酥了半边,声音更小了。

    兰亭昭从头到尾背对着二人,但这番话都听在耳中。回眸看了一眼两人的背影,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上次在普渡寺的时候,这俩人生疏得跟今生不会再见面的人似的,怎么忽然就为对方着想了?她得好好想想。

    宁妍玉看着程迦和兰言诗并肩走来,兰言诗的脸色看起来非常凝重,想必是方才漱滟哥哥拒绝了为她作画,心里雀跃,太好了,自己今日听够了她的大话!

    就让她尝尝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地的感觉!

    让她永生难忘!

    公主又如何?

    还不是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

    说不定连三十岁都活不过!

    宁妍玉早就看她不爽,出生时七莲并蒂?自己出生时还天将霞瑞,国泰民安呢!凭她出现在哪里,哪里什么风头都让她占尽?凭什么她不在时,也是话题中心,宁妍玉最讨厌的就是,每次她出现离开后,贵女们便开始讨论她的衣裳妆容……

    今日她就让她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因她公主身份而屈服于淫威之下。

    嫉妒早就带走了她的理智。

    宁彦秋知道妹妹在刁难兰家的姑娘,他没阻拦,因为兰坯的缘故。

    漱滟拒画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洛阳,希望兰坯收敛自己,这事会牵扯兰言诗,都是他的原因。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

    等他们走到跟前,听见程迦说:“公主请坐。”

    程迦话毕,他的小书童不知从哪冒出来,将软褥放在了石椅上。

    众人霎时明白,程世子这是要为兰言诗作画啊!

    宁妍玉脸色苍白,血色尽失……

    不,不可能!

    漱滟哥哥为何要为她作画?

    她盯着兰言诗的脸,怒火中烧,想要在上头灼个洞出来。

    程迦看见了宁妍玉的表情,无声轻笑,对宁妍玉说:“就依宁姑娘所言,今日我以公主为主,画一幅报梅图。”

    此句真是杀人诛心,将宁妍玉最后一点希望无情抹灭,看见她气焰全无,不再吱声,程迦又对众人道:“我从未画过人,今日也是学子,诸位请多指教。”

    世人知他不画美人,不画牡丹。

    但有句更早的俗语,叫:英雄难过美人关。

    “不知世子可愿用我的笔?天阙斋的紫屏毫笔,画人像足够用!”说话的是陈韫的弟弟,临摹他《仰山图》的那位,此时目光中,皆是崇拜。

    既然答应作画,他不再推拒,“多谢,陈兄。”

    他听到程迦知道自己的姓氏,激动不已。

    兰言诗坐在石椅上,对面是犹如闹市的围观人群,她像只猴……但有一人,为她题笔,足以让去抵挡所有的不喜、不适。

    小书童送来梅花,她轻轻抱着,一想到程迦正在看自己……她的心,开始狂跳。

    程迦见兰言诗望着地上,像是出神,却有心事模样,她不肯看他。

    方才他一边同她讲话,一边将她的表情都纳入眼中。

    在他请她包含,答应为她作画时……三声轻“嗯”。

    见她眸光轻颤;

    见她生怯低头;

    见她莺声如蚋;

    为何。

    程迦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猜想。

    一个……不敢肯定的猜想。

    他对她说:

    “公主,请注视着卑下,请看着卑下的眼睛。”
★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章节目录

卑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六点半小说只为原作者今夜绝不放过小龙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今夜绝不放过小龙虾并收藏卑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