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黎冉带着秦雨凝到隔壁坐下,桌上的菜盘子已经被店家撤下,只留一壶白茶。

    秦雨凝垂头,看上去异常乖巧,也不说话。

    黎冉倒一杯茶,茶水清澈,几点绿意明晃晃地点缀其中。

    秦雨凝接过,一口干了。

    “你上次不是说不去吗?”黎冉皱眉,呼啸的风涌入窗户,有点冷,她站起关上。

    没有了风声,屋内安静许多,秦雨凝深深叹口气,眉眼满是倦意,“我也不想。”

    可怎么能不去呢?

    想到娘几乎跪下,泪花点点的样子,秦雨凝的心几乎被撕裂成两半。

    一半说着:她是你娘,你这样是不孝的,她爱你,是为你好。

    一半说着:不愿成婚,不想局限在这些条条框框里。只想画画——日日夜夜。

    秦雨凝闭上眼,眼前一片漆黑,就好像那些所忧愁的、所烦恼的,都会被黑暗泯灭,随之散去。

    那里的世界只有一张白纸,一支笔。

    她想画就画,没有任何窥探,任何细碎的话,没有名为“爱”的束缚。

    .......

    望见秦雨凝如此,黎冉伸出手,附在她的手上,握住,心中明白了。

    她眼里坦率真诚,郑重其事说道:“你可以不去的,女孩子也可以选择不嫁人。”

    黎冉的话好似二月吹来的风,吹过秦雨凝心中那朵枯萎的花,吹得花瓣缓缓绽放,盛开。

    自从回到秦府,没有人告诉过她,她能有选择。

    虽然兄长告知她不必听娘的,但身边所有女子,不论年长年少,包括从小到大陪着她的嬷嬷也劝阻:

    “女孩子总不能不嫁人,总要生孩子的,不然不为世道所容。”

    秦雨凝想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身为女子一定要嫁人?一定要生孩子?

    她只是想拿着画笔,怎么就不容世道了?

    蓦然,她止不住泪水,这些日子的委屈、焦虑通通涌上心头。

    只想大哭一场。

    黎冉望着埋头阵阵抽啼的女子,眼底温柔,微微叹息。

    秦雨凝泣不成声的话断断续续地响彻这片不大的空间。

    “她们都说我想法不容世俗,女孩子就该嫁人,说我不按孝道,不听娘的劝.......”

    黎冉眼中隐隐有怒气,稍定神后,拍了拍她肩膀。

    “你不必听她们瞎说,做你想做的就好。”

    孝顺是孝敬而不是愚顺。

    秦雨凝看上去瘦了些,后背骨头凸出,眼下淡青,眉眼间围绕着不散的忧愁。

    和那日看到的活泼少女一点也不同。

    “秦大哥呢?”

    黎冉记得秦纳是站在秦雨凝这边的,想必会帮她说话。

    “兄长他很忙,并不是一直在家中。”秦雨凝睫毛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摇摇欲坠。

    昨日午后,她正在房间画画。

    轻柔的风扑面而来,屋内点着淡淡雅香,她的灵感如同泉水般,正畅快画着,秦母进来了。

    秦母好生哀求,她不应,便发怒地撕掉了画。

    那副还差几笔就完成的画化作数片白色碎渣,飘在空中,好像下雪般。

    很美,也很残酷。

    地上的残渣映入秦雨凝的眼帘,她沉默了。

    最后在秦母夺眶而出的泪水里点了点头。

    也许这辈子就这样了。

    嫁人就嫁人吧。

    她平复心情,想继续画画,面对空白的纸却落不下一笔。

    手颤颤巍巍,在空中发抖,却始终落不下。

    几次后,她丢了笔,撕了画,上床。

    不想醒来。

    却睡不着。

    ........

    见此,黎冉给自己倒杯茶,茶水甘甜,缓解干涩的嗓子。

    “你要明白,你这辈子是你自己的。”

    凡人百年寿命,死后只剩白骨。

    喝了孟婆汤,踏入轮回路,灵魂还是那个灵魂,人却不是那个人。

    所以啊,每个人都只有一次人生,务必要做自己想做的。

    黎冉眸光沉沉,声音不轻不响,不是说教,像是在说件极平常的事。

    “我从未认为,女子就该相夫教子,就该守着小小的院子里。”

    “谁说——女子不如男儿?”

    盛姜,才高八斗,诗句信手拈来,对于政治也有自己独特见解。

    譬如秦雨凝,作的一手好画,丹青妙笔,臻于化境。

    她们俩又哪点不如王二?

    秦雨凝微愣,随即垂下眼,点了点头。

    “若你娘还逼你,你去寻秦大哥,想必他是站在你那边的。”

    “你好好画画,将来我第一个买你的画。”

    听到黎冉这番话,秦雨凝脸上泪痕还在,却一下笑出来,“黎姐姐太客气了,我直接送你一幅。”

    “好,我等着。”

    黎冉失笑,用帕子轻轻抚去她面颊上的水痕。

    秦雨凝却双颊噗地红了,接过帕子,“黎姐姐,我自己来吧。”

    “最近总在你面前出丑,真是太抱歉了。”

    她有点不敢直视黎冉,近来丢脸太多。

    而且——黎姐姐真的太温柔了。

    她擦拭着,那些不好的、痛苦的,好像都被这块小小的绣帕带走。

    “这算什么。”黎冉倒杯茶,鼓励道:“你日后定能成为名扬天下的大画家!”

    “快回去休息吧。”

    秦雨凝握紧茶杯,微微低头,掩住眼里的坚定和谢意,点点头,喝完。

    放下杯子后,她嘴唇微蠕动两下,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

    心底暗暗道:谢谢你,黎姐姐。

    我要把最满意的画送给你。

    .......

    秦雨凝离去后,黎冉心中有点压抑。

    她难过于如同秦雨凝这样世家的小姐都不能选择自己的人生,更别说更底层的平民百姓。

    钟离宴很快踏入,眼神幽暗,“冉冉叫得好亲热。”

    黎冉:“?”

    见她没有反应过来,钟离宴站住,衣袖轻摆,面色沉下,语调上扬,“秦大哥?”

    哦,秦大哥。

    黎冉恍然大悟,上次她一口一个秦将军后,被秦雨凝指出,说是不用这样生疏,叫秦大哥就好。

    然后,黎冉就开始那么叫了。

    钟离宴见她不说话,抿唇直接说:“我不喜欢你这样叫他。以后你都不许这样叫。”

    黎冉打哈哈,片刻反应过来,“你偷听我们讲话?”

    “你怎么可以听女孩子墙角?”

    面对质问,钟离宴不但没有心虚,反而理直气壮起来。

    “耳朵长我身上,你们说话太大声,我也没有办法。”

    黎冉气极,抬眸,想站起来,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

    “阿宴,你当上了皇帝后,可不可以给女子多些选择?”

    “她们的人生有诸多限制,不该如此的......”

    近乎叹息的话钻进钟离宴的心,他眼眸闪闪,没有回答。

    当上皇帝?

    他要看的是世间兵荒马乱,看百姓颠沛流离。

    看这钟氏江山残破不堪。

    黎冉只是他的物件而已,凭什么向他提要求呢?

    钟离宴含笑点头,不放心上。

    ......

    天渐渐暗了,太阳西斜,房檐落下一片阴影。

    树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时不时掉下几片干枯的落叶,绿中带黄,皱巴巴的。

    黎冉和钟离宴踏出酒楼,打算回去,发现前方的人群中隐隐有骚动。

    “我的女儿啊.......”一声声哭诉撕心裂肺的,周围百姓摇头叹息。

    一个发鬓微白的大娘坐在路中央,掩面而泣,泪如雨般从粗肿指头的缝隙中顺流而下。

    “娘不信你会离开娘,”她叫喊着,神情悲切,“定是被什么人掳走了!”

    在一旁人碎碎念中黎冉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这个大娘姓陈,陈姨是个寡妇,开了家豆腐店,生意兴隆。

    她只有一独女,唤沈樱,长得美貌异常,小小年纪提亲者就踏破门槛。

    沈樱是陈姨独自一人拉扯大的,母女两人平日关系极好,什么悄悄话都讲。

    就在前日,沈樱一早去采购食物后,就没再回来。

    陈姨在焦灼等待,寻了一圈,未果,便报了官。

    后来,大理寺在沈樱闺房翻出封信,上面是她的字迹,写着心有所属,怕陈姨不同意,便与心上人私奔了。

    陈姨不相信,但大理寺不管了,只当普通私奔案受理。

    很快守在大理寺门口的侍从走下来,冷声道:“不许聚众喧哗,你的报案已结案。还请速速离开。”

    陈姨听不进去,坐在地上,哭闹着:“我就那么一个女儿,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她的心思我最懂,怎么会留下我去私奔!?”

    侍从面无表情,“这与我们何干?请速速离开。”

    大理寺只处理恶□□件,像这种私奔之事,属于家常琐事不受他们管。

    黎冉虽同情,但也不好说什么。

    这时,前方人窃窃私语道:“最近,京城女子私奔之事倒是好几件。”

    “是啊,有点奇怪,据说都是这样突然私奔的,还留了封信。”

    “这些丫头片子啊.......”

    黎冉脚顿住,拽了拽钟离宴的袖子,“不对啊。”

    一件两件可能是巧合,照这么说,好几件就有问题了。

    想到京城那只暗藏的白骨妖,她眉眼严肃。

    会不会是她在搞鬼?

    之前京城一切太平,没有耸闻。

    现在定性为少女私奔案,或是说少女失踪案的里面会不会有那个妖在掺合?

    想着,她余光里瞥见一个眼熟的人。

    美艳的女子身姿轻盈,三千青丝垂下,在一摊贩前买糕点。

    怡红院的头牌莎莎?

    可怡红院所有人不是都被关入大牢了吗?

    自从太子死在里面后,怡红院就被震怒的皇帝查封了。

    那繁盛了多年的青楼,无数官员商人流连忘返,日进斗金之处现已了无人烟,只剩满地狼藉。

    黎冉上次路过看见——那里空空荡荡的,牌坊被撤下,摔到地上,碎成几块。

    门柱上已然缠绕着密布的蜘蛛网,上面挂着的满是灰尘的五彩灯笼彰显着曾经的繁荣。

    可谓,“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2]

    可莎莎为何还出现在这里?

    黎冉眼眸微微瞪大,不远处的女子一身紫衣,买好糕点便走了。

    她忽然知道上次见到莎莎总觉面熟的原因了。

    那张脸——和当今皇后有几分相似。
★免费小说百度搜索《六点半小说网》★WWW.LDBXS.COM★

章节目录

攻略错后,我被病娇缠上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六点半小说只为原作者雾木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木羽并收藏攻略错后,我被病娇缠上了最新章节